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三 - 61、62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2-09 8:54:02pm

奇幻·玄幻


3-61

  “全都給我停下來!”厄臨的頭痛極了。”該滾去哪就滾去哪!別在這裡晃來晃去!”幽靈們如潮水般退走,掃帚落在地上,蠟燭猛地爆出亮光後熄滅,空氣中只剩下淡淡焚燒過後的臭氣,厄臨只覺得頭昏,但惡夢還沒結束,就在他無奈的打開宮門準備進入的時候,門已經先被打開了,小傲炎從裡面衝出來,帶著開心的微笑對著他說:「哥哥!好好玩!盤子跟球球會自己飛起來耶!可是他們剛才都不動了,哥哥,在叫他們動起來啦!」小傲炎拉著厄臨的手猛晃,眼中閃爍著期待的目光。

  

  厄臨的頭痛莫跟慈都看在眼裡,但他們絲毫不為所動,反而抱著胸開始欣賞起這齣好戲,風水輪流轉,總有一天換你倒楣了!想到不久前自己頭疼的樣子,對比現在厄臨的窘境,就覺得這世界實在是太美好了。

  

  看著傲炎期待的眼神,厄臨最後只能無奈的揮手,把傲炎抱起來帶進屋子裡,反正他現在是個啞巴,什麼都不能說,當然也什麼都不用解釋,多聰明阿!沒料到還有這招,莫跟慈只好搖頭苦笑,也跟著進屋去。因為傲炎也在場,莫跟慈也只好什麼都不說,三個人就專心的陪傲炎玩,左右無事,就再這裡提前實習含飴弄孫吧!

  

  「有東西?」正拿著餅乾誘惑傲炎讓他乖乖寫功課的慈突然凝目往外望,有個帶著黑暗氣息的東西正在接近,若在這之前他當然是二話不說一個聖光球直接扔出去,但現在身處於一個亡靈聖者的地盤,本來就到處是黑暗氣息的東西晃來晃去,還是多多少少顧忌ㄧ下他家那脾氣大到不行的小鬼。

趁著慈分心對厄臨投出詢問的眼神,傲炎直接搶走慈手中的餅乾,大口大口的開始吃了起來,慈傻眼了ㄧ下後無奈的摸摸鼻子,把整盒餅乾送給傲炎,走到另ㄧ張桌子,那邊是厄臨跟莫,他們正在研究厄臨入學之後的課表,莫正熱心的提出他覺得不錯的方案供厄臨選擇,只可惜莫本身是個文科學生,只是略通武藝,與厄臨這樣以戰士為目標的選擇當然不同,兩人正在進行無聲但激烈的辯論。

  

  「扣扣!」慈只能敲敲桌子喚起兩人的注意,原來剛才他對厄臨丟了那麼多個眼球都是白丟的,翻翻白眼,慈一手指著窗外,那東西已經越來越近了,厄臨與莫摸不著頭緒,只好站起來一起到窗外去看,恩,天空遠處有個小黑點,那小黑點越來越近,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厄臨直接不雅的張大了嘴,第ㄧ時間回頭抄起一個簍子,在窗沿上一撐跳出窗去,在那東西降落前把他捕進簍子裡。

  

  「哥哥?泥抓到什麼?」還塞滿嘴的餅乾,傲炎不甘寂寞的也跑過來,恰巧看到厄臨身手矯健的飛撲捕捉到一個不知名的物體,露出嬌憨的笑容,雖然7歲了小朋友這樣很可愛,但其他三個人完全沒有感受到這一點,反而逐漸冒出冷汗,他怎麼專挑不該出現的時候出現,不該看的時候看?慈連忙將傲炎哄回位子去繼續吃餅乾,莫跟厄臨帶著簍子到另ㄧ個房間裡,將窗戶全部關起來,慈也急急忙忙的回來,關上門口,三個人盯著放在桌子上的簍子。

  

3-62

  “你怎麼又來了?”厄臨直接使用亡者呼喊同時跟三個人說話,他若是開口說不定傲炎又會發現,那事情就麻煩了,與此相比還是讓莫跟慈兩人委屈點,忍受一下這種可怕的溝通方式,莫只能在臉上掛起即為勉強的僵硬微笑。

  

  “闇夜聖者,淒演大人要我送東西過來給你。”簍子裡傳來回答,厄臨伸出手,ㄧ把抓住那東西將他掏出來,那是一個慘不忍睹的鳥狀物體,他有鳥的骨骼,但外面是褐黃色的布縫製出來的偽裝,沒有任何羽毛的布料由遠處看過去真的很想是烤雞,偏偏經過風吹日曬雨林又缺乏保養,變的污濁不堪,甚至有些地方破損,裡面用來填充的碎布就這樣拉出一節在外面,遠遠看來非常的像是內臟,剛才它飛的也不是很高,只要是受過訓練的弓箭手應該都看的到,看來過幾天旋靈國中就會傳出有鳥狀的亡靈生物出沒的痕跡了,希望不小心看到的人不要因此驚嚇過度,這世界可沒有幫忙收驚這個行業。

  

   “她要你送什麼東西過來?”厄臨揉著眉頭,苦惱的問。

  

  “一些……奇怪的東西。”它伸出它的鳥喙啄開自己的肚子開始在裡面亂翻,莫只能捂著嘴強迫自己不要吐出來,ㄧ邊暗暗發誓他再也不去管厄臨的行為到底有多怪了,每天跟這種東西接觸能不怪嗎?就連慈也是面有菜色,只有厄臨面無表情,甚至還伸手直接扯開他團塊爛掉的破布,找出放在裡面的ㄧ個拳頭大的瓶子。

  

  「小、小厄臨,那是什麼?」莫鼓起勇氣問,因為他看到厄臨眉頭皺了起來,但由他看過去裡面什麼東西也沒有,只是一個透明的瓶子。

  

  “不知道。”厄臨搖頭,在他眼中,那個瓶子裡面裝滿了東西,ㄧ些古怪的東西,而更該死的是,她好像在哪裡看過這玩意兒,只是忘記了。”這哪來的?”

  

  “前幾天的天災中,淒演閣下從天空中抓來的。”它開始敘述天變當天,淒演在剡的指示下,飛到了天空中,從天空裡抓下了滿滿一罐的這種東西,那時的天空對於靈魂很危險,但對於還有肉體的淒演只是一個無風的夜晚罷了,利用這一點,她們成功的捕捉到了這些東西,淒演隨手用裝煉金藥劑的瓶子儲存起來竟然也能儲存。

  

  另ㄧ個奇怪的地方是,這些東西被抓下來以後,天空中的異相竟然出現短暫的消弭,雖然迅速的被另ㄧ個更大的風暴給重新攫住,但那瞬間天變確實被阻止了,之後淒演就不停的在天空中捕捉這些玩意,因為所有人都發自靈魂的感覺到危機,難以理解的恐慌在心底蔓延,厄臨懂那種感覺,天變當晚他就是被這樣的感覺叫醒,它繼續敘述後來發生的事情,淒演不停的忙碌,後來天空飛來了一個權杖,權杖也發現淒演這樣作功用很大,據他所說,被淒演處理過後的地方變的極為容易清掃,那權杖三兩下就將整片天空清掃乾淨,再次看到正常的天空讓人鬆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