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三 - 65、66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2-11 7:39:16pm

奇幻·玄幻


3-65

  “二舅、三舅,帶傲炎回去他的寢宮,免的他看到什麼。”厄臨往前走到慈的身邊,手中已經拎起亡靈聖者法袍,披上自己的身上,嚴肅的盯緊房間,手攢的緊緊的,這是再次醒來之後,第一次如此的緊張,亡靈聖者掌握靈魂,是靈魂的拯救者,從沒有想過會有靈魂膽大妄為到攻擊亡靈聖者,厄臨的緊張快速的感染亡靈,整個夜宮中幾乎所有的亡靈都跑到這裡來,即使是全身上下都充滿光明的慈在這裡也沒辦法嚇阻他們,有了這些亡靈,厄臨的心也稍微安定了些,咬著牙,這次真的很危險,但說不定也能弄清楚天變的原因。

  

  「老三,你去!」慈大手ㄧ揮,莫立刻點頭,他原本就害怕這種東西,留下來到最後也只是累贅,而且傲炎的身分也擺在那哩,絕對不能出事情,現在在場他的能力沒有慈好,看不到幽靈、又怕鬼,既然如此,還不如由他來帶著傲炎離開。「好,我先把人帶走!你們小心ㄧ點!」

  

  「二舅,你也別呆在這裡。」厄臨握著劍,雖然不是聖靈冥吻也能給他ㄧ些安全感,摩娑著那淡淡的刻痕,提醒著自己這一切是如此的珍貴,絕對不能輕易捨棄,不能再來一次了!

  

  「你弄了這麼多『人』來,我又不是沒感覺到,到底怎麼了?」慈撇撇嘴,這小厄臨就算平常在古怪,遇到事情的時候還是跟小孩子ㄧ樣,要猜不出他的想法還真難,莫等一下送走傲炎肯定會帶來一大批人。「我先弄些東西擋一下,你慢慢想辦法,不急知道嗎?」大手往他的背一拍,慈法杖落地,閉上眼睛開始吟唱,招喚出一個光明之盾將兩人籠罩起來,至於來幫忙的那些幽靈他可就沒辦法了,就算那些幽靈有了厄臨的幫忙,也只是不畏懼光明,不代表他們有能力承受光明法術,沒看到即使圍過來,他的身邊半徑三公尺還不是乾乾淨淨?

  

  知道慈是絕對發現什麼不肯走,厄臨也沒那時間多想到底是哪裡出問題被發現,只能死死的盯著房間,ㄧ面問那些幽靈們有沒有察覺什麼。

  

  “剛才,你看到什麼?”這次問的還是上次派去找莫萊莫雅結果出問題那個幽靈,沒辦法,剩下來的幽靈心智還正常的也沒剩幾個,其他「人」脾氣古怪,就這個能用的上。

  

  “闇夜聖者,剛才瓶子裡真的有東西嗎?”這個問題真是好問題,厄臨才聽到這個回答臉就綠了,難道剛才從裡面撲出來的東西只是他眼花?但看到慈正嚴肅的維持著魔法,這不是作夢!

  

  “你真的什麼都沒看到?”厄臨再次確認,但連其他的幽靈也跳出來說他們沒看到,幽靈們沒有必要欺騙自己,這是亡靈聖者的鐵則,就算有房間裡那個例外,這些陪自己這麼久的幽靈們也沒有騙自己的必要,也就是那東西幽靈真的看不見?

  

3-66

  “他們跳出來的時候是有看到啦!可是在瓶子裡的時候啥都看不到。”他老實的說。

  

  “那你為什麼當時沒告訴我?”厄臨快要氣瘋了,明明他就說他有看到,也就是說幽靈們也知道他有看到東西,亡靈聖者有看到而幽靈看不到,這麼奇怪的現象為什麼沒有跳出來發出疑問讓自己有點警覺?

  

  “闇夜聖者,你沒問。”幽靈這個回答再次的刺激他的腦血管,很好!這個幽靈以後再也不用了!用這個幽靈只會導致自己壽命縮短,用他不如自己在這個危險的時機冒著被發現的危險連續逛整個城市10個夜晚!

  

  做好這個決定之後,厄臨咬牙看著房間,決定派出一個比較大膽的幽靈去裡面看看。”誰可以幫個忙,進去看看裡面怎樣了?”這是個非常危險的任務,所以厄臨想了想之後加注。”進去的人我可以讓他直接完成契約,不用繼續困在我身邊幫忙。”反正剩下來的這些幽靈也沒有腦袋越用越氣,不如榨出最後的價值之後放人,若是被慈知道這件事情,肯定會向鳴電跟莫建議以後乾脆派厄臨去當領主好了,這是個當邪惡的領主的天份阿。

  

  有幾個幽靈站出來願意進去,厄臨稍微選了ㄧ下,盡量選那些語言溝通能力還有存留的,雖然因為契約幽靈們都懂厄臨的話,但契約不能讓厄臨聽懂那些鬼吼鬼叫到底是什麼,最後厄臨選了五個幽靈,進去前還交給他們一塊玉,若是出了什麼事情就躲進去,玉上綁了ㄧ根細線,這樣才能拉出來,慈看厄臨忙了這麼久竟然只有這個爛方法,也只能翻翻白眼,算了!有辦法總比傻站在這裡浪費他的魔力好,若是這個魔法盾再多撐個半個小時,他也沒辦法繼續幫忙了,那塊小玉就這樣被從窗戶臨時用鬥氣戳出來的破洞中扔進去。

  

  兩人在外面焦急的等待,ㄧ些不明白事情嚴重性的幽靈們開始鼓噪,五分鐘過去裡面依然沒有動靜,厄臨決定將玉拉出來,慈見他有動作,先ㄧ步抓起那條細線:「你做些準備。」慈知道自己對於幽靈的事情除了毀滅之外沒有其他辦法,偏偏旁邊有個亡靈聖者,他是絕對不能做這種事情的,英雄無用武之地啊!緩緩的拉動著細線,那線很沉,明明只是一塊指頭大小的玉,拉起來卻像是在拉拳頭大小的石塊,很不妙的感覺,慈將這個發現告訴厄臨,厄臨也只能點頭,斥退那些已經沒有腦袋的幽靈。

  

  那手中沉重的手感突然ㄧ變,好像卡到了什麼東西,眼尖的厄臨輕輕推了他ㄧ下,指著窗戶那個破洞,那有一小截玉的顏色,但兩人都清楚若只是原本的玉是絕對不會被卡住的,房間裡面很暗讓人瞧不清裡頭發生了什麼,慈加大力量用利一扯,隨著細線繃緊,窗戶被拉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