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前篇 柳三聽濤 - 柳三聽濤(一)

三羽≪擬把疏狂圖一劍≫  - 发布于2017-02-11 8:06:36pm

武侠·仙侠


長安,西市。

嚴冬方過,大地不減料峭寒意,春陽還未照暖街上行人,轉眼天色又是一片鋪天蓋地的灰暗之色,刮起了陣陣冷風。

為躲避風寒,不少行人暫時往酒樓而去,不過晌午時分,酒樓兩層共三十六張桌子,幾乎是坐無虛席。只見酒客三五成群,擊杯暢飲,大談趣事,看得那正敲打著算盤的掌櫃,笑得不亦樂乎。

正當掌櫃手上帳目算到一個段落之時,忽然一道略顯青澀的聲音喚道:「掌櫃的,打兩斤新豐酒帶走。」

掌櫃聞言抬頭定睛一看,櫃檯前站定了一名十七、八歲的少年,穿著西域常見的服飾,風塵僕僕,似乎是遠道而來。

那少年背上揹了一樣厚重之物,通體以白布包裹住,約有五尺之長,外表看去有些像塊寬厚木板,也不知道是裝了些什麼。

掌櫃對著少年人欠聲道:「對不住啊這位客官,新豐酒恰好賣完了。不過,已經讓夥計去補貨了,一時半刻便會回來。若客官不介意,要不先入店內等會?等酒一到,便給客官送去。」

「嗯,我便在這等吧。」

少年沉思一會,接著詢問道:「對了,掌櫃的,跟你打探些消息。」

掌櫃神情一斂,笑容也減去半分,仔細回道:「不知這位客官,想打探些什麼?」

少年笑了笑,回道:「掌櫃的你不要緊張。我只是想向你打聽,不知道這附近可有什麼名山可供遊覽──越是奇特怪異的地方越是好。」

掌櫃一聽,似乎鬆了口氣,沉吟片刻思索,這才說道:「說道名山,當屬長安南方的秦嶺山脈。但若要說道奇特且怪異的嘛……不知客官你可聽過『暮雲山』呢?」

「暮雲山?」少年低聲重複念了一次,搖頭道:「不瞞掌櫃的,我剛從關外回到中原不久,對這暮雲山實在不認識。」

掌櫃點頭道:「原來如此。可也不怪客官不認識,這暮雲山其實也是甚少人知曉的。」

原來那暮雲山本是秦嶺茫茫群山之一,原本就是寂然無名的。恰巧百年前,詩仙李白偶然登臨山頂,見山頂黃昏之時,雲氣繚繞,景色甚是奇異,於

是留下了「暮雲」二字,從此山才有了名號。

不過,即使已經有了之名字,暮雲山仍舊是乏人問津,就連居住在秦嶺的居民,也未必認得出那暮雲山,究竟是秦嶺百岳當中的哪一座。

「說也奇怪,最近暮雲之名卻是甚囂塵上啊。」

掌櫃話鋒一轉,突也說道:「『李白暮雲山,江湖一劍寒!』這話也不知道是誰開始傳的,轉眼這兩句話,在江湖上可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少年想了想那兩句打油詩,疑問道:「還請掌櫃的說清楚些吧。」

掌櫃嘆了一聲,語氣中突然幾分害怕意味,「近來半年來,傳聞暮雲山出現了一名白衣女鬼,身形飄忽不定,總在入夜時分現身,手持利刃,見人便殺!」

少年露出驚容,道:「喔!竟有如此傳言!」

掌櫃道:「這事的確傳的沸沸揚揚,可不知幸也不幸,卻也讓暮雲之名,重新為世人重視。」

少年毫不思考便道:「不知道掌櫃可知道如何前往暮雲山?」

掌櫃驚訝地退了一步,驚呼道:「客官你莫非起了興趣?奉勸客官你還是打消這念頭,這暮雲山是不去的好,傳聞江湖上已有許多人死在那女鬼手上了啊!」

「掌櫃的你放心,我也就只是在山下晃晃而已。」少年顯然沒有打消念頭的想法。

掌櫃的拗不過少年的再三詢問,想想對方既然沒打算上山,那說也無妨。況且就算自己不說吧,看這少年神情,定會去詢問他人,只能如實回答了,同時也千叮嚀萬囑咐,讓少年千萬別往那幕雲山去。

就在掌櫃說完不久,去運酒的夥計正好回來了,掌櫃連忙讓那夥計備了兩斤新豐酒,少年交了銀子,取了酒,便離去了。

不久,又有一名避寒風的客人來到酒樓,往櫃檯走去,正準備跟掌櫃的點些熱酒菜取暖時,忽然「唉呦!」的叫一聲,整個人跌倒在地。

那人吃痛地爬了起身,朝地上看了一眼,立刻向著掌櫃叫罵道:「你這店裡,怎麼挖了兩個坑在這摔人啊!」

掌櫃的連忙賠不是,低頭一看,只見櫃檯前的地上,不知何時多了兩個陷地三寸的足印,痕跡猶新。

掌櫃仔細回想,那不就是方才少年站立之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