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梳城中学 - 7 名句精华

守航≪冰山融化的那一天≫  - 发布于2020-01-14 2:27:06am

都市·爱情


「这题目不简单,你也不简单。」 ——赖凯泽

----

“啊?”雨舟一怔。“在场听?”

徐折光拿出簿子,写了一句:“也就是说,汇报当天不要缺席。”

“你说话怎么像霸道总裁那样的?”雨舟扑哧一声笑出来。“欸,你知道我去年的出席率可是全满的,哪怕是SPM考试,我也会来学校的。不行不行,我替你加多一些资料,明天给你。”

徐折光意味深长地看了雨舟一眼。

“不信?”雨舟忙道。“不信你问敬晨,我可是和他一起在教室上课的。敬晨,你说是不是?”

“啊?”敬晨被雨舟这么一叫,一时分神,手中的书就被孝凤抢回去。他转过身来,满脸怨愤地指着雨舟就吼道:“她啊,去年都是我在帮她点名!她早上去教室露个脸,然后拿书包就跑去贷书室里躲着,说要帮忙,还不是---喂,痛的啊!”

雨舟呵呵两声,又赏了敬晨肩膀第二掌,对徐折光说道:“我还是来学校了,不是吗?”

“喂,你一个女孩子,可以不要动手动脚吗?”敬晨怪叫。“成何体统!”

“没你的事了,回去。”雨舟把敬晨推回去。

“陈老师来了!陈老师来了!”忽然有人叫道。

叩,叩。课室外传来有规律的高跟鞋敲击地面声响。下一秒,陈老师的身影果然出现在教室前门。凯泽跟在陈老师后方,拿着一叠书。中文课老师陈停云老师是个身材高瘦的妇女,一副无框眼镜底下是她冷峻的目光。脚下高跟鞋鞋跟与地面接触时会发出叩叩叩的清脆巨响,不急不徐,好比武林高手的脚步声,成为她在梳城中学独一无二的特征。

“陈老师!”雨舟挥舞双手,欢迎陈老师的到来。

身为梳城中学唯一一位中文课老师,陈老师负责梳城中学所有年级的中文课,所以雨舟从中一开始就认识她。屈指一算,这是雨舟和陈老师相识的第四个年头。

“雨舟同学,请你坐下。我并没有问题要问你。”陈老师见到徐折光坐在雨舟旁边,咦了一声。“折光同学,你总算坐过来教室中间了,这样我教课就不用再抬高声量。”

“老师,这都是雨舟同学的功劳。”敬晨举手道。

“苏敬晨!”雨舟叫道。

“是吗?那得谢谢她呢。”陈老师头也不抬,拿出一叠纸张,分派给同学们。“这是中一到中三的名句精华填充练习,你们不要以为上了高中就不会出现初中的名句,相反的,考试里至少会有一题是预备班至中三的名句精华中抽选的。”

课室里一片哀鸿遍野,其中雨舟和敬晨的声音占了三成有余。

雨舟去年大考前曾努力背诵所有名句精华,从预备班到中三,整整一百六十个,甚至还成功把其中几个不露痕迹地塞进作文中,但她还是与第八个A失之交臂。“为什么~”雨舟吼道,不知是在释放心中对于考试制度和社会制度的疑惑,还是因为她必须在这个闷热的下午里还得动脑做练习。

面对全班的声浪,陈老师面不改色,继续说道:“你们试着不要参考书本,看看你们还记得多少。我给你们十分钟,然后我们讨论答案。”

雨舟见好就收,拿起练习纸来看。

十题名句精华接龙。

雨舟明白:根据墨菲定律,你越是不想发生的事情,事情就越会发生。这时千万不能说“哎呀,这么简单!”,因为无论是小说还是连续剧,说出这番狂妄言论的下场就是被打脸,体无完肤。见到题目就大喊“这题目不简单,不简单啊!”才是正道,因为就算被打脸,结果也是好的。

“这题目肯定很难。”雨舟下了结论。

众人开始答题,教室里安静得剩下电风扇旋转的呼呼声。学霸就坐在身边,雨舟好奇心大起,忍不住瞄向徐折光的桌面。咦?怎么会有小玩具车在碰撞?雨舟倒抽一口凉气。徐折光竟然在复习物理!

“呃,折光?”雨舟很想确认一件事。

徐折光抬起头来。

“你可以借我看一下你的纸吗?”

徐折光想也没想就从物理簿子下抽出练习纸,交给雨舟。雨舟瞪大眼睛一看,果不其然,徐折光在雨舟他们乱吼乱叫的时候已经把名句精华练习纸填满,整整齐齐的,乍看之下就像打印出来的答案一样。啧啧,全校第一就是不一样。雨舟心想。

“谢谢。”雨舟把练习纸慢慢地塞进徐折光物理簿子下,再看向自己空白的练习纸,叹了口气。

-------

第一题

上半句:尺有所短,寸有所长

下半句:

-------

物有所不足,智有所不明!

雨舟写了那十个字,哼了一声,觉得自己仿佛已经使出一掌排山倒海,直接把敌人轰进烟雾中 ---

-------

第二题

上半句:

下半句:向阳花木易为春

-------

近水楼台先得月!

雨舟闯过第二关,嘿嘿两声,甩了甩头发,继续往第三关前进。踏入第三关,雨舟笑容僵住,像是发现烟雾散尽后坏人竟然没死。

-------

第三题

上半句:富贵不能淫

下半句:

-------

等等,这是什么?我们曾经读过吗?雨舟表示怀疑。她拿铅笔盒拍打敬晨的背,压低声音道:“喂,第三题是什么?”

“我怎么知道?”敬晨用手在背后乱扫一通。“不要打我!”

“你不是把所有名句精华都背起来了吗?”雨舟又道,继续攻击。敬晨忽然转过身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走雨舟的铅笔盒,并给了她一记眼刀。雨舟要抢回铅笔盒,却被陈老师的轻轻咳嗽声给打住。

“雨舟同学有什么问题吗?不如和全班分享一下?”陈老师挑眉。

“没有,没有。”雨舟赶紧摇头,提笔装作正在思考。她不仅没得到答案,连铅笔盒也丢了,可谓偷鸡不成蚀把米。她接着把目标转向敬晨隔壁的李孝凤,整个人伏在桌上,好不容易勾到李孝凤的衣袖。“凤啊凤,你知不知道第三题是什么答案?”

“你不会去看书?”李孝凤没好气地道。雨舟恍然大悟,立刻拿出书包翻找,把希望寄托于去年PMR中文参考书所附送的名句精华小册子上。她把书包里所有东西都一股脑倒在桌上,才在一堆皱巴巴的纸张中找到可怜的小册子。

正当雨舟把所有课本再一一塞回书包,徐折光忽然把簿子递来。

“你要参加恶搞比赛?”徐折光写道。

“什么恶搞比赛?”雨舟一怔,徐折光指着她的桌面。桌面上是一张海报,海报上写着“恶搞吧,同学!”五个大字。她恍然大悟,随即回答:“喔,没有啦,我只是拿着看看。这奖金很多,如果能拿前三名,最少也有十令吉。”

徐折光点点头,将簿子拿回去,没再多问。

“好,我们开始讨论。”陈老师站起身来。“第一题 --- 从敬晨开始。”

雨舟才要填上第三题的答案,便被窗外的景象吸引住目光。隔着百叶窗,天地只有黑白之分。黑的是乌云,白的是阳光照亮之处。这时忽来一阵大风,椰树摇摆身体,落叶在地面狂奔。有一对男女学生在凉亭下温习功课,女孩没压住纸张,纸张随风飞走。男学生赶紧从长凳上跳起来,追着纸张。这不是电视剧的剧情吗?到时男女双方会在追捡纸张时意外牵手,然后脸红地看着对方 ---

嘿,怪不得徐折光喜欢坐在窗边。雨舟心想。

叩叩。雨舟回过神来,只见徐折光轻轻敲着她的桌面。教师前方的陈老师正等着她的答案。她看了看白板。糟糕,怎么偏偏就是第三题!她翻开PMR名句精华手册,来回翻动页面,却找不到“富贵不能淫”。这时徐折光把簿子推到雨舟眼前,雨舟一眼就看见答案。

“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雨舟朗声道。

“很好。”陈老师点头。“来,折光同学。”

“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徐折光在下一秒立刻回答,获得陈老师赞许的眼神。十题名句精华结束,陈老师派发中四华文作业簿。趁着陈老师正在向他们解释大马教育文凭中文科的试卷模式,雨舟对徐折光表示感激:“谢谢你,幸好有你在。”

徐折光在簿子写了几个字,又把簿子递来。

“我是你的同桌,应该的。”徐折光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