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跳脱正妃栓心记 - 第七十七章 二十有一

冷面侠女≪借尸还魂之跳脱正妃栓≫  - 发布于2020-01-14 6:07:18pm

武侠·仙侠


第七十七章 二十有一

几人嘻哈完了之后,萧翔忽而收起笑容“查到什么了吗?”这个,说的自然是伏击的事了。

萧煜与白倩蓉对视一眼,皆摇了摇头。然后萧煜应道“父皇也查了,目前为止,一无所获。”

“是么。”萧翔淡淡的,琢磨了半响道“可有怀疑的对象。”

这次,萧煜和白倩蓉默契的禁声。

让他知道了还得了?

然后两人默契的摇摇头。

表示没有。

萧翔一脸的不疑有他,继续吃着点心。可心里已经有了计较,当下传了腹语让骏一着人去查。

不让他知道?他有的是办法知道。

萧煜和白倩蓉自然是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了。

半个月后,华聚从启秀园回到馥艺坊,皇帝他们依旧留在那儿避暑,她只是个百姓,能够参与狩猎,是皇帝给萧煜的特许,伤养的差不多,就该回来了。

她一回来,倒在床上就沉沉入睡,人事不知了。

雾气迷蒙里,空气中那紧绷冷凝的气息,让华聚从熟睡中渐渐醒来。

睁眼,她发现自己半飘浮在床幔顶部,俯视着躺在床上的女子。

那不是她借尸还魂的白倩蓉吗?

她怎么能够俯视她了?

发生什么事?

飘浮的身子动弹不得,她只能焦急的直盯着躺着的白倩蓉。

这是梦吗?

是梦吧。

一定是。

于是华聚闭上眼,努力的放松自己,想象着自己还是躺在床上睡觉。

半响,她睁眼,发现自己依旧是飘浮着身子俯视躺在床上的白倩蓉。

她想大喊,可是嗓子发不出声音。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突然,一股强劲儿将她一拉,她就失去了意识。

第二日一早,仿佛做了噩梦般,她惊醒了过来,然后倒抽着气坐起身。

翠依一直伺候在侧,刚刚却意外的离开了一下,并没有看到现下惊慌的主子。

华聚缓了缓心绪,心想,这一定是梦,看吧,她这不被惊醒了?

别自己吓自己了。

抬手用袖子擦了擦额头的细汗,确保没有异状的时候,才唤了一声翠依。

翠依诶了一声快步走进来道“主子您醒了,老爷请您赶紧到正堂。”

华聚疑惑却也没说什么的立即起床。

倒是翠依收不住嘴,压低了声音唤了一声“小姐。”然后左右看了一记才对她耳语一番。

听完她说的话,华聚心里震惊极了,随即让翠依赶紧给她洗漱更衣。

第一次,华聚在一刻钟以内将自己打理好,连早膳也跳过,直奔正堂。

就在还差十步远的距离时她放缓了脚步,以一贯的从容步伐走了进去。

“民女白倩蓉给皇后娘娘请安,娘娘万安。”说着的同时已经对着坐在正堂上首位置的皇后行跪拜大礼。

皇后慈爱的看着跪在下首给她行礼的小姑娘,微笑柔声道了声免礼,就让贴身宫婢扶她起来上座。

华聚从善如流地就着宫婢的虚扶落座,心里不免打鼓,皇后这个节骨眼来访,是为了什么呢?

“既然蓉儿来了,那我就将我的来意告诉你们。”皇后如此尊贵,却纾尊降贵的来到民间的艺坊,馥艺坊外已经围满了百姓,却有两层的御林军隔了开来,以防百姓骚扰了贵人。

今儿只有白旗安一人招待皇后,夫人秦恒淑因为身体不适,怕过了病气给贵人,所以不敢前来。

听了皇后那句话,白旗安与白倩蓉你看我、我看你,不明就里。

“蓉儿。”皇后忽而一脸肃然的唤了一声。

华聚站起来屈膝道“民女在。”蓉儿蓉儿,叫得这么亲热,怪别扭的。

“嗯,本宫决定封你为颉泷郡主。”皇后依旧一脸肃然,语气认真坚定地道。

白旗安与华聚立即满脸困惑。

颉泷郡主?那是什么?

当然,大家都知道郡主也是个尊贵的存在,可是华聚不认为,封她为郡主是好事。

华聚没接话,毕竟这不是懿旨,就目前来看,还只是皇后的一厢情愿,然后就自己贸贸然的来了,皇帝或许不知呢。

不接话,是不想接受。

华聚站直起身,一脸泰然,恭敬的说“民女感谢娘娘厚爱,虽然不知为何娘娘会有这个决定,不过,民女不能接受,请您收回成命。”说着就与白旗安跪了下来。

皇后闻言立即挑眉,一脸的不敢置信。随即示意宫婢扶起两人,然后摆手要他们坐下说话。

“这是为何。”皇后淡淡的问,刚刚的和善已经减了一半。

华聚心知这回怕是得罪皇后了,人家抬举她呢,她还如此不识趣。

华聚再次站起身屈膝才道“回皇后娘娘的话,郡主这个荣衔,比之娘娘、或后宫嫔妃、或皇家公主,当然尊贵不足。但是以民女这样的老百姓看来,这可是大大的殊荣,民女怕是受不起,还请娘娘收回成命。”说着就保持着屈膝的姿势低着头。

人家一直不让她跪嘛!

白旗安微微点头,这个灵魂不是他们女儿的女子向来耿直,从来对荣华富贵不感冒。就她现在如此胆大的回绝皇后娘娘的抬举,得罪了娘娘不说,这馥艺坊的未来怕是...

但是,如果为了不得罪皇后而牺牲了女儿,他白旗安也不用活在这世上了。

皇后听完眉头跳了一下。

明晃晃的,这是第二轮拒绝。

她堂堂南陵国中宫皇后,被一个小小民女拒绝两次,顿觉有些失了面子。奈何自己儿子喜欢,而这个小小民女也的确拥有母仪天下的风范,将她娶进门当翔儿的太子妃,会是最完美的安排。

想到这里,她暗暗压下心中的不舒适感,再次扬起微笑,暖声道“蓉儿就不必客气了,本宫已经与皇上商量过,他也同意了,圣旨不日就会送达馥艺坊。”

话落,她对着白倩蓉抬手道“蓉儿快平身吧,别动不动就行礼,这儿不是皇宫。

华聚闻言乖顺的应了是就直起身子然后落座,心里却是七上八下的。

怎么突然就来册封郡主这一出呢?

这是刮的什么风?

正堂里一片静谧。

若是现在有一根针掉落,怕是连那’叮’一声的掉落声也听得见吧。

“嗯对了,虽然已经过了半个月,我还是要问候一下,蓉儿的伤,如今大好了吗?”

华聚在启秀园里养伤的半个月以来,皇后不时会派人来慰问及送补品过来,只是,感情不在那个阶级,华聚怎么也没办法像对潋贵妃一般对她亲近。

皇后一声声的蓉儿那般叫唤,她心里是有疙瘩的。

跟萧翔友好是一回事,跟他娘亲能不能友好又是一回事。

“回娘娘的话,民女的伤已经完好,多谢娘娘挂怀。”华聚这次只在座位上弯身低头的谢恩。

明晃晃的,尊贵的皇后不让她一再的对她行礼,那她就不客气了。

皇后听了点点头,爱怜的说“好了,本宫也不便叨扰太久,先回去启秀园了。”

外头的管事太监闻言就唱和着皇后摆驾启秀园,接着就是皇后的仪驾,后头跟着一大班的御林军浩浩荡荡的从馥艺坊离开了。

白旗安与白倩蓉同时松了口气,可想到了那个册封的事,不禁皱起了眉头。

华聚心想,一定要阻止。

回到常乐居,立即唤来春勋,让她寻萧煜帮忙阻止。

而往启秀园的方向走着的仪驾里,皇后心里非常的不高兴。

从来没有人能够忤逆她的决定,就算是翔儿,除了聚儿,他也从未忤逆过她。

想她向来与人为善,可后宫之主的架势一来,那也是什么情面也没用的。

可她一再对白倩蓉隐忍,却是为了她的儿子。

世家之女无一不上赶着能让皇家人多加青睐,何况她还是这凤临天下的皇后娘娘。

白倩蓉,果然是与众不同的。

至于她说皇上会下旨册封白倩蓉为颉泷郡主,这个是权宜之计罢了。

这是为了让白倩蓉接受她的决定,她再跟皇上说说。

反正皇上现在可是信任她得紧呢。

摸摸护甲,皇后已经换上一贯的雍容神色,好似方才对白倩蓉多方不屑的人不是她一般。

...................

春勋跪着对萧煜说明来意,萧煜一脸震惊。

母后这一出,是终于忍不住了么?

不错,勋一查到的消息,确实是母后策划安排这次围场里的伏击,却没想到竟然伤到了她自己的儿子,当今太子萧翔。

怎么能如此确定就是她?

黑衣人主要的联系人,就是母后的奶娘。她与母后宫里的管事嬷嬷地位不同,平常时候都是不露面的。母后最得力最信任的人就是她,只要是她亲自出马,没有办不妥的事。

看来这次,母后是玩真的。

这种状况,事实已经不言而喻。

而且,父皇怕是也已经查到了。

你说太子?他早已经查到了幕后黑手,却不动声色,他在琢磨母后的目的。

夺嫡?

他已经是储君。

帮他除去后患?萧煜和蓉儿吗?

他们明明是他的战友!

怎么想,怎么不对。

而一发生伏击事件之后就立马让人彻查的皇帝,在知道幕后黑手竟是向来仁善的皇后时,他是震惊的。

意儿她这是为何...

他绝对不相信这几十年的意儿都是在演戏,假装自己是个良善温和的后宫之主。

这一次的伏击,想必是有什么原因导致她不得不为之...

看来,得好好跟她谈谈了。

彼时刚回到启秀园牡丹仙居的皇后,稍微洗漱换了衣裳之后,就让宫婢陪着她去晴隆雅间。

她今晚要请皇上允准册封白倩蓉为郡主,这样将来指婚给翔儿,身份上也说得过去。

白倩蓉这个儿媳妇,她要定了。

即便翔儿以后不是太子。

“皇后娘娘万福,娘娘可是来找皇上的?”晴隆雅间外的徐公公甩了甩拂尘后恭敬的问。

皇后温和一笑道“公公免礼,本宫的确是有事找皇上,劳烦公公给本宫通报一声?”

徐公公再次恭敬的道“娘娘哪儿的话,皇上已等候多时,您请进吧。”语毕就对着她恭敬的比了个请势。

皇后闻言立即挑眉。

皇上等候多时?是早就知道她会来?

想到这里,皇后心里一个咯噔,突然觉得皇上或许已经知道伏击的幕后黑手就是她。

皇后垂了垂眸,暗自深呼吸了几番,才若无其事的对着徐公公微笑,随即走了进去。

“你来了。”皇帝坐在御案前检阅已经批完的奏折,头也没抬的道。

“臣妾给皇上请安,皇上万安。”皇后听了急忙上前屈膝行礼请安。

皇上依旧埋头在奏折里,大约半盏茶的时间之后,才停下检阅动作,抬起头看向依然屈膝却开始有些摇晃的皇后。

他的皇后,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心狠。

不管什么理由,刺杀皇嗣,是重罪,是株连三族以上的重罪,她是后宫之主,不会不知道。

更不会不知道,他这个一国之主,对于查案,亦是有一定的能力的。

他的皇家暗卫,可不是养着玩儿的。

哪怕是太子萧翔、皇四子萧煜,或是其他皇子,只要是身边有个有本事的,查出伏击的幕后黑手,根本不是难事。

“免礼吧。”皇上淡淡的吐出这三个字后就搁下朱笔,将检阅了一半的奏折合上。

皇后摇摇晃晃的微微躬身谢了恩后才摇摇晃晃的直起身子。

膝盖酸透了...皇后如是的想。

“皇后。”皇帝轻轻吐出一口浊气,才沉声唤了一声。

皇后再次屈膝道“臣妾在。”她的内心七上八下,却不得不强作镇定。

皇帝沉默了片刻才开口“你说,翔儿今儿是不是二十有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