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跳脱正妃栓心记 - 第七十八章 稍安勿躁

冷面侠女≪借尸还魂之跳脱正妃栓≫  - 发布于2020-01-14 6:08:04pm

武侠·仙侠


第七十八章 稍安勿躁

听着皇帝的提问,皇后心里再次一咯噔,心说难道皇上已经知道她刺杀煜儿就是为了翔儿?

“回皇上,翔儿是二十一了。”皇后屈膝恭敬地应道。

皇帝点点头却叹了一口气。“难怪啊...”

“皇上这是...”皇后一脸恐慌,她不明白皇帝的意思。

“皇后啊,你真是糊涂透了。”

皇帝想了很久,想了很多,终于想到她要刺杀煜儿的原因了。

作为一个母亲,有什么事不都是为了孩子的?

身为皇储,萧翔迄今为止依旧孑然一身,明眼人都清楚那是为什么。

白倩蓉,除了煜儿,他的皇弟萧尧也是对她喜欢得很。

现在,连他的太子也是对她青睐有加。

这个小姑娘他见过,娇小的一个,却胆识过人,聪慧有余却又谦和有度。处事沉稳外加头脑清晰,好像是上天刻意的杰作,专门为皇家创造了这么一个未来后宫之主的一号人物。

但是从她的言谈之中,她的理想不在宫里,她更向往外面的海阔天空,煜儿更是一个不被皇宫拘束的人。

这两个年轻人搭配在一起异常合适。

但若是将小姑娘绑在翔儿这个太子身边...

“皇上这是何意,臣妾...不懂。”皇后努力的维持着脸上的平静,心里已经是一片惊涛骇浪。

“你怎么会不懂。”皇帝有些失望地摇摇头。“这次的事,朕不想再探究了,只是翔儿的左臂...”

皇后闻言立即紧张的抬头看着他。

皇帝心下叹息,淡淡的道“朕会广寻明医,务必让翔儿的左臂好起来。”

皇后听到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瞬间热泪盈眶,立即下跪俯首。

“皇上,臣妾错了,请皇上降罪。”

皇帝看着跪着俯首的皇后,无奈至极,随即站起身走到她面前将她扶起。

“朕知道,这次你为了翔儿真是昏头了,朕只能说,就算你真让倩蓉丫头待在他身边,他就会高兴吗?”

皇后流着泪看着他,琢磨着他的话。

“煜儿和倩蓉丫头经历了这么多,不是翔儿能够介入的,你如此强硬的将她与翔儿配在一起,你不是为难了一个小姑娘,也为难了翔儿,咱们翔儿那是多么善解人意的孩子,否则他早就对小丫头展开攻势,以他的身份,煜儿会是对手吗?”皇帝以一个丈夫的姿态说着最寻常的家常话,试图让已经昏了头的皇后明白。

皇后依旧泪流不止。

“现在可好,你不仅没杀了想杀的人,反倒伤了最疼爱的人,你这不是得不偿失么?”皇上叹息着说道,话落的当儿忍不住再次摇摇头。

皇后闻言,抬手抹掉脸上泪痕,随即泣声道“臣妾知错,请皇上降罪。”

皇上摆摆手,摆上帝王之态道“朕一言九鼎,刚刚说了不想再探究,你就回去好好反己思过,想来最近后宫事多,你该是忙坏了,先歇一段日子吧。”

皇后听了心里虽有些不满,却无可奈何。暂时失去了掌管后宫之权,总好过株连三族吧。

“臣妾...听皇上的。”皇后弱弱的说道。

皇上摆摆手示意她跪安。

次日,一道圣旨下达至启秀园各处与京城的宫里,这个圣旨惊呆了整个后宫。

皇后即日起,禁足启秀园牡丹仙居,回宫后禁足玉坤宫,凤印暂由潋贵妃掌管,柔嫔协管。

皇后是后宫里最完美的表率,究竟出了什么事儿?竟被皇帝罚禁足,还夺了凤印掌管权?

而皇帝竟是直接跳过了文妃,让柔嫔协理六宫。

这消息也是挺令人咋舌的。

萧翔与萧煜知道这个消息之后都完全不做任何反应,该怎么过日子还是怎么过日子。毕竟这种宫廷丑闻,掀开了就是让皇家蒙羞,既然父皇将这事儿掩盖了,以禁足了结于此,他们当然也不能再追究了。

同日,几位民间郎中被带到启秀园纯阳艳居给萧翔诊脉,萧翔不明就里,只见郎中们诊了脉都不做声,陆续离开纯阳艳居他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于是,他一个眼色扔给骏一,骏一立即隐下气息跟了上去。

晴隆雅间里,皇帝坐于御案前看着几名郎中,眼神带着几分锐利的道“说吧,太子的左臂如何?”

郎中们都你看我我看你的,没有一个敢回答。

啪!

皇帝一脸怒意的一掌拍向御案,另一手指着其中一人道“你,说。”

被指着的郎中暗叫不妙,却只能硬着头皮膝行上前,拘着礼道“回、回皇、上,恕草民、草民无能。”语毕就俯首磕头。

另几名郎中见状也俯首磕头,意思明显。

旁边的徐公公一脸忐忑,微微转头看向主子。

皇帝看着这样的架势,心里跟明镜儿似的。

翔儿的左臂,真没救了么?这几个郎中可是南陵国里最厉害的了。

皇帝皱着眉不说话,他的脸色打从翔儿与煜儿出事以来就没好看过。

睡眠不足啊这是!

就在郎中们以为皇帝要降罪于他们的时候,皇帝开口了。

“平身吧,去领了赏就各自回去。”说完就摆摆手。

郎中们听了都愣然的抬头看着皇帝,还是徐公公反应快的走上前说“还不谢恩退下?”

郎中们才反应过来谢了恩赶紧退了出去。

徐公公转身对着皇帝道“皇上,不如让奴才再去寻明医,说不定有漏网之鱼呢?”

皇帝摇摇头,抬手示意他禁声,徐公公立即躬身退到一旁继续当透明人。

皇帝抬手撑着腮帮子想,最近的事儿,真的太多了,来避暑狩猎都不能安泰。

唉。

“去看看品婕妤。”皇帝起身,大步的往外走。

徐公公应了声是就追了上去。

尾随而至的骏一只听到后半部,内心满是疑惑地回去了。

细雨凉亭里,华萱刚喝完燕窝粥,正在小花园里散着步。

挺着个五个月的身子,走起路来却一点都不笨重。走着走着,在听见院外宫人请安的声音时就知道是皇上来了。

明黄的身影一进来,华萱上前就要行礼,想起皇上斥责的眼神,愣是硬生生的没行礼。

“皇上万安。”华萱只能站着这样请安。

原本皱着眉头的皇帝立即眉开眼笑,走前去拉着她的手。

“有点凉。”说的是她的手,吹风吹凉了。

华萱失笑摇头道“皇上,如今是夏末呢,天气并不是很冷,嫔妾正是觉着热才出来吹风的。”

皇帝皱眉不认同地道“也不能穿得如此单薄出来晃,是要朕罚你的下人么?”

华萱闻言有些惊慌,不知如何作答,今儿的皇帝看着有些心烦。

见她有些吓着了,皇帝才惊觉自己的反应有些过了,但碍于帝王的威严,并没再说什么,只牵着她静静的往室内走。

徐公公和宝盒跟在两位主子身后,偷偷的眼神传递消息,然后又默默地低头继续跟着。

皇上心情不太好啊这是...宝盒想。

主子走进去之后,两人在门外停下然后站岗。

皇帝牵着华萱一路走到了寝室,让她坐到床边靠着,才跟着坐到她身边。

微微叹了一口气,皇帝开口说“朕今儿有些烦心事,刚刚反应过了,在这里给你赔不是。”

华萱微微一笑柔声说“皇上言重了,嫔妾没多想啊。”

皇帝闻言拍了拍她的手,释然的道“你的乖巧,在这皇宫里真是太难得了。”

华萱摇摇头,反驳道“皇上又言重了,嫔妾可不是宫里最乖的呢。”

“哦?”皇帝闻言来了兴趣,忙问“谁是最乖的呀?”

华萱撒娇着道“这个嫔妾哪儿能知道呢?后宫可不只嫔妾一个宫妃。”她顿了顿再开口“盈常在是个不错的人,嫔妾与她交谈过,是个活泼却又不失分寸的人,倒是与...”说到这里才发现说错了话,连忙止住。

“嗯?”皇帝正听得起劲,疑惑的看着她“怎么不说了?”

华萱以为他生气了,连忙紧张的低头认错道“嫔妾说错话了,请皇上恕罪。”

皇帝笑了笑,拍拍她的手道“怎么怀孕了越发容易紧张惊慌了?”

华萱这才知道他并没有不高兴,遂松了一口气。

“朕知道盈常在,她确实是和她姐姐不同,但是目前,朕还不能宠幸她。”皇帝越发幽深的眸子直视着她。

“为何?”华萱冲口而出,又发现自己失态了,真想咬掉舌头。

“你说说,盈常在如今虽是常在,可是待遇如何?”皇帝知道小姑娘好奇心强,也不恼,却不答反问。

华萱立即忘了刚刚的顾忌,开始琢磨。“嫔妾觉着,碍于盈常在是文妃娘娘的嫡亲妹妹,既是同父同母,在她的’关照’下,没有人敢亏待盈常在。”

皇帝点点头,眼眸中露出赞许,孺子可教也。

“再者,后宫乃皇后娘娘掌权,娘娘向来仁厚,不会允许后宫哪一个嫔妃被苛待了。”华萱顺着自己的话说道。

听她提起皇后,皇帝的脸色忽而转暗,却并非是生气的情绪,像是不舒坦的感受。

华萱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后又垂眸看着自己被他握着的手,不发一语。

后宫之主也不是谁都可以随便议论的,刚刚说了一段好话或许已经是皇上的极限,还是见好就收吧...华萱如是的想。

皇帝沉默了半响后就拍了拍她的手道“好好歇着,朕还有折子要看,先回去了。”

华萱乖顺的点点头道“嫔妾恭送皇上。”

皇帝点点头后就转身大步离去。

宝盒一步三回头的走进来问道“主子,皇上怎么这么快就走了?”还以为他会陪主子用了膳才走呢。

华萱摇了摇头微笑着说“皇上还有政事要忙呢。”说着都觉得心虚,但好在宝盒是个比较简单的人,她听不出任何异常。

她点了点头道“主子饿了么?奴婢给您摆膳吧?”

华萱点点头表示同意。

彼时四皇子府聚心阁,华情一脸精致的妆容,却掩盖不了眼窝的暗沉青紫。

三个月了,她被禁足至今,萧煜完全没有来过,既不说要怎样处置她,也没苛待她,什么也没有。

她摸不准他的想法,心里却依旧抓着一丝希望。

或许夫君对她还是有一点的怜惜?

想到这里,她都觉得自己可笑。

怎么可能呢?

三个月完全不闻不问,傻子才会觉得他对她还有情。

还有情?

萧煜表示,从来没有过好么!

萧尧呢?

那个说好要合作的男人,她出事了,他不可能不知道,怎么完全没动静了?

当夜,华情如愿收到了萧尧的字条。

如今萧煜人在启秀园,要派人将她救出是很容易的事,让她稍安勿躁。

华情顿时心下安定了些,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她还那么年轻,有的是机会。

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华情安心的睡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