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三 - 67、68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2-12 9:52:38pm

奇幻·玄幻


3-67

  那個自窗戶衝出來的東西慈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形容,只能瞠目結舌的站在那裡,就連厄臨也無法理解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那東西已不再是他們在屋中看到的樣子了,還添加了許多的部件,大量的肢體纏繞在一起將整個窗戶堵起,成了巨大的靈魂肉球,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肉球中傳來痛苦擠壓的聲音。”闇夜聖者!救命!”

  

  原本,普通幽靈的聲音慈是聽不到的,但在完全毀滅這個極大的威脅之下,這亡者呼喊清清楚楚的在他耳邊響起,慈臉色不由大變,若是這聲音也透到了夜宮之外,被那些護衛聽見了,那又該如何是好?厄臨也同時想到這一點,可眼下卻不容分心,ㄧ收到求救訊號,厄臨不假思索伸手用盡力氣大聲呼喊。

  

  ”回來!我的僕人!回應我的要求!”

  

  “如您所願,我的救贖者!”由於這次厄臨情急之下沒有指定,所有的幽靈都發出回應,當然也包含了被包覆在肉球之中的那五個幽靈,但萬萬沒想到的是,原本應該脫離肉球直接回到厄臨身邊的幽靈竟然沒能離開那肉球就飛向他,連帶著那可怕的肉球也跟著過來,幸好慈雖然吃驚,光明之盾還在運轉中,肉球狠狠的撞上去後以更快的速度反彈回房間裡,而這次細線終於撐不住,啪的一聲斷開。

  

   “聖者!救……”聲音嘎然而止,只剩下餘音在耳中不停迴響,令人不寒而慄。

  

  厄臨默默的看著漆黑的窗戶,張大著嘴不停的對著他們發出嘲笑,厄臨顫抖著伸出手扯扯慈:「二舅,把光明之盾收起來!」厄臨用力甩手,惡狠狠的咬牙,然後深深的吸氣,抬腳往前走。

  

  「厄臨!」因為沒有聽到最後的求救,慈原本沒想那麼多,還以為厄臨已經想到了解決的方法,想不到厄臨ㄧ付要拼命的樣子往前走,慈用力扯住厄臨。「你想做什麼?」

  

  厄臨搖搖頭,眼睛直直的盯著窗戶裡:「二舅,那是我的責任。」是的,雖然說起來毫無根據,細細想來是那樣的不值,但每個亡靈聖者都對自己所拯救的靈魂都自覺有種責任,現在的他感覺就好像好不容易從水中打撈出溺水者,卻又再次將她踢入河中,這種事情沒有ㄧ個亡靈聖者能忍受。

  

  「見鬼的責任,你跟那東西沒有責任!」對於自幼身處高位,ㄧ直以來使用著貴族的御下之道的他,發自內心的不理解這一切,這是多麼令人難以理解的事情,他只能默默的看著厄臨堅定的掙開他的手,轉過頭往窗戶走去。

  

  “出來!冒犯亡靈聖者的尊嚴者,必將受到來自黑暗的懲戒!以冥界之尊者之名起誓,必將受到毀滅的制裁!”厄臨對著房間裡發出最後的警告,吞噬了那些幽靈後的肉球似乎重新有了力氣,憤怒的對外嘶吼。”服從我!歸順我!應我的要求行動!”

  

3-68

  “服從靈魂的法則!服從冥神的庇護!服從聖者的裁決!”厄臨厲聲大吼,後方幽靈們同時咆哮,這似乎對那肉球發出巨大的威脅,房間裡傳出更加劇烈的怒吼咆哮,厄臨可以感覺到那東西正在掙扎著衝出來,厄臨立刻死死的拉住慈,不讓他有任何的異動。

  

  「小厄臨!放手讓我淨化它!」慈有些氣急敗壞,他已經有些受不了這種危險的感覺,讓厄臨陷入這種危險之中跟讓厄臨討厭自己比起來,他寧願選擇讓厄臨討厭自己,但厄臨迅速的察覺到這一點,死死的拉住他不讓他有任何動作。

  

  “裡面有我的僕人!”

  

  「但你進去會發生什麼事情誰都不知道!」

  

  就在兩人僵持不下的時候,房間裡的那東西已經等不及了,趁著兩人只注意對方沒關住房間,從窗戶裡跳出來!慈立刻反身互助厄臨,但厄臨的動作更快,他竟然伸出手來,直接抓住那東西!

  

  慈敢發誓,他今天過後再也不敢說自己心臟不好,但若是自己的心臟不好可以換來這事情從沒發生,他是千百個願意,因為他看到那肉球直接將厄臨吞吃進去!就像它吃掉厄臨派進去的幽靈ㄧ樣!

  

   “把他拉開!以我的名義賜與你們這個權力!”厄臨的聲音傳來,所有的幽靈直接撲上去將慈死死的扯住,不讓他上前去用光明法術消滅眼前的肉球,他只能不停掙扎,看著厄臨發出痛苦的嗚噎,手用力的抓住那靈魂撕扯,要將那東西扯下來,那肉球淒厲的哀鳴,卻死死的纏著厄臨不肯鬆手,貪婪的抓緊著他。

  

  突然,厄臨的手用力一扯,撕開肉球的一角,擲出那塊小玉,四個幽靈從裡面飛出,驚恐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他們自從進屋之後,在完全無法察覺的情況下就被那東西抓住,那東西不停的要求他們服從,讓他們不由自主的接受它的指令,若不是最後有個幽靈即時清醒,大吼向厄臨求救,讓厄臨對他們發出的招喚喚醒了他們,只怕現在他們已經完蛋了,但可惜的是那個即時提醒的幽靈卻被抓住,現在被困在那肉球裏面,是死是活都不清楚。

  

  厄臨持續的掙扎著,不停的撕扯那東西,但怎樣也掙脫不了,他找不到被困住的幽靈,甚至不敢發出任何的呻吟,他不能讓慈發現,那個東西正在粗暴的試圖控制他,用那詭異而令人痛苦的方式不停的入侵,像是針ㄧ樣不停的刺入他的靈魂之中。

  

  慈終於受不了,掙脫那些幽靈衝到肉球旁邊,伸出手來也開始試著撕扯,他不知道碰不碰的到那東西,用薄薄的一層光明元素覆蓋在手上,他不管會怎樣了,就算把自己也搭進去也沒辦法,現在厄臨也在裡面,他不知道攻擊會造成怎樣的影響,不能冒這個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