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一 - 卷一之三十七、三十八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0-09 8:58:47pm

奇幻·玄幻


1-37

“瑟西公爵這樣說?”厄臨想了想,然後點點頭表示知道了,然後接著問。”那我為什麼會在這裡睡下?就算夜宮毀了,也還是有地方吧。”

“還不是你弟,小小年紀脾氣倒是不小,還很愛黏人,原本僕人要把你帶走了,他死拉著你不放,還哭了起來,最後就把你們兩個安排在一起了,反正明天起你就是跟他一起生活,也不差這個時候,不過明天你應該就可以在這個炙宮有一個自己的房間就是。”看了看根本被棉被淹沒的傲炎,劍靈哭笑不得,也慶幸還好他的亡靈聖者是厄臨,要是遇到一個像傲炎這樣外表可愛,撒嬌程度極高的人物,他就不用混了,光是這個臉他就丟不起。

「殿下,醒醒,新老師要來了。」一個宮女,大概是平常照顧傲炎習慣了,走進來放下臉盆之後開口想要喚醒傲炎,卻發現厄臨張著眼睛看著她,她這才想到好像有接獲這樣的通知,說厄臨王子現在也住在這裡。

「厄臨王子,由於老公爵要求,再加上傲炎殿下也該延請師傅開始學習,就請兩位一同接受指導,老公爵也同意了。」大概是沒接觸過這麼安靜的孩子,宮女只好照個上面告訴她的話原封不動的轉達過去,完全忘記修飾,等到說完之後才想起厄臨現在才十一歲,不由的尷尬了起來,這樣對一個孩子來說會不會不太好?或許自己應該換個方式說,最好再加上一些比較正面的辭彙,正想再解釋,厄臨已經爬起來離開床舖。

厄臨心中有些怒火,這個宮女開口閉口都是瑟西,似乎很擔心自己忘記現在是誰在罩著他的阿!但最後厄臨還是沒有說什麼,因為宮女的表情不對,似乎沒有說出這樣的話的人該有的表情,反而還是有些尷尬,摸不準這個宮女到底是站在哪個方面的人,厄臨只好不做任何動作,事實上就算宮女真的是王妃的人,他還是不能有任何動作。

他是個啞巴這件事情還得繼續裝下去。

厄臨最後還是對著宮女點頭,然後下床把傲炎讓出來給她服侍,自己熟練的梳洗、繫上髮帶,一邊思考著,對於即將到來的真正的教育,而且是帝王家的教育,真是令人期待,不過按照他現在接收到這個世界的人,好像還很純樸,不知道是真純樸還是假純樸。

但開始上課的時候,厄臨大失所望,不知道是傲炎之前太混,還是根本沒有人管他,他竟然才剛開始學字!想當時厄臨剛覺醒的時候,就已經可以自行閱讀書籍了,但他沒想過的是,其實是原本的厄臨本身對於自己的未來十分茫然害怕,又不像是傲炎有一大堆人陪著他玩,只能自己一個人呆在陰暗的書房裡閱讀,所以厄臨才會在小小五歲就可以讀書寫字,傲炎這種天之嬌子怎麼可能會做這麼無聊的學習呢?

或者說被寵著的孩子哪有時間去做那麼無聊的事情,又沒有人逼他。

1-38

  所以,厄臨只能在旁邊拿起一本遊記無聊的閱讀,傲炎則是在旁邊專心的練字,其實看樣子傲炎應該也是認得一些字的,只是他有太多的新鮮好玩的事物分了他的心,所以才會到現在還沒辦法很輕鬆的閱讀。

  「這個…厄臨王子,是否有不明白的地方,需要講解?」銘泌,是負責他們兩個孩子的文學老師,現在這個情況還真是出乎他的意料,原本以為只有一個孩子,現在又多了一個,很明顯的兩人的差距還不小,因為年齡差距也不小,最後銘泌只能這樣分開上課,雖然是在同一個房間。

厄臨抬頭看看銘泌,皺著眉頭看著他,之後才點點頭,把自己手中的書拿起來,這是一本介紹宗教的書籍,說是介紹宗教倒不如說是現在這個大陸最強勢的宗教光明教會所撰寫的書籍,厄臨指著書中介紹教皇的詩歌,圈起了「榮臨」兩字。

「榮臨,這是指一個儀式,是光明教會中的秘密,對外他們說是一個光明神降臨的儀式,但真實情況如何只是個傳說,畢竟已經有上萬年沒有神降臨的事蹟。」銘泌想了想,開口這樣回答:「這是一個十分慎重且盛大的儀式,只有光明教會內部的人才有資格觀看,詳細情形外界不清楚。」

厄臨點點頭,這個銘泌好像真的很好用,一邊繼續讀著,厄臨一邊思考,最後他輕輕拿起書籤,然後闔上書本,走向旁邊的書架,開始抽下另一本書,翻到之前他讀過但不能理解的部份,開始詢問,靠著他那受過訓練驚人的記憶力以及那些專門用來記錄事情的靈魂配件,每本書都是直接翻到定位,然後問問題,一點停留也沒有。

隨著時間經過,兩人之間的書也越堆越高,幸好厄臨還記得這個銘泌只是個文學老師,同時對大陸史比較精通些,並不是真的什麼書都看的大儒,也不是那些魔法師,所以沒有拿一些奇奇怪怪的鬥氣、魔法書來問,要不然銘泌可能真的要求救了。

這一天,厄臨只是把他以前讀到的一些奇奇怪怪的名詞拿出來問,然後在心中替這個老師下結論:很好用。而銘泌呢?他知道厄臨真正的程度了,同時決定好明天該怎麼面對厄臨。

兩人都覺得今天很有進度而且得到不少,真是愉快充實的早晨。

對厄臨來說,這一天還沒結束。一個上午就這樣匆匆過去,認真的時候時間總是過的特別的迅速,其實兩人之間也沒有真正授課到多少,時間就過去了,銘泌有些疲倦的收拾著東西,看僕人帶著傲炎以及厄臨兩人去用膳,厄臨小心的牽著傲炎的手,兩人小小的身影看起來頗為有趣,讓他不由自主的笑了出來。

「銘泌,你覺得怎樣,我怎麼覺得你的臉色不怎麼好看?」銘泌正在思考,走廊陰影處走出一個人,這裡是王公所以他沒有攜帶武器,但看身材與肌肉應該是一名戰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