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40:她需要钱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20-02-11 3:56:24pm

奇幻·玄幻


墨卿云往浴室用了整整一瓶的樱花沐浴露才将肉类烤焦的味道给掩盖过去。

客厅里。

墨卿云已经将浴室清理完毕。

她悠哉地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黑色长发用橡皮筋扎成马尾,黑色连衣裙外披着一件长款薄纱外套,看起来有几分古风的韵味。

她面无表情地滑着微博,一遍又一遍看着热搜榜上的话题。

校巴撞毁,砂石车翻覆的意外对于广大的网友来说影响很大,甚至是难以忘怀的,因为事发当天案发现场的闭路电视竟不约而同地出现了故障,因此没有实质证据的情况下,警方也无法采取任何进一步的行动。

再加上秦邡唯的关系,这案件最终还是被定为普通意外结案。

至于闭路电视发生故障的原因,有关单位一直无法给出一个解释,毕竟没有人会知道墨卿云在闭路电视那头动了手脚。

众人只是不解和愤怒,为何作恶的人却得不到法律的制裁。

不少目睹车祸经过的人连晚上睡觉也会梦见染红的沙石填满了泊油路上的缝隙。

以及徒手挖开沙石露出尸体尚有一丝温热的画面,那情况别说有多让人心酸。

于是一个平平无奇的素人因此连占了热搜榜上前十名整整一个月,热度不减反增,而且还是被骂上热搜的。

这热度不仅仅已经超越所有一线明星,更可谓是前所未闻。

论现如今的热度就连老马这种名人或许都得甘拜下风。

从一开始网友跳出来爆料事件发生的原由,并贴上罪魁祸首狼狈逃离的照片,到后来曾亦儿这名字浮出水面,曾亦儿这三个字如过街老鼠一般,人人憎恨至极。

“究竟是谁家的孩子竟然这么猖狂,光天化日之下将人推出大马路上!这还是人吗!”

“长得不怎么样也就算了,还心思歹毒......”

“曾亦儿你会下地狱的!”

“认同!法律制裁不了的,老天会给予报应!”

谩骂的声音一次比一次强烈,墨卿云翻着曾亦儿微博里的评论,看得入神。

突然,脚上悠悠摇着的拖鞋顿了顿,墨卿云阴沉地眯起眼。

“你们懂个屁!事实并非你们所想的那样!”

几乎是一面倒的谩骂评论里,破天荒出现一个名为“花一样年华”的支持留言。

留言随后就被移除了,几乎是秒删, 不过风头火势下居然还有人敢跳出来支持,这让墨卿云联想起曾亦儿这个名字。

她默默地搜起“花一样年华”这个微博,结果显示同名的微博有还几人,最后她点进头像是只柯基犬的微博,将空间内容滑了一遍。

内容大多围绕在各种名牌奢侈品的分享和追捧。

墨卿云仔细翻了老半天终于在被压下去的帖子里,翻出了一张主人翁幼时的照片。

照片十分旧黄,估计是后来为了让逐渐破旧的照片保存起来而用手机拍了再上传微博的。

一个长得不怎么讨喜的小女孩鼻子扁塌,穿着十分少女的粉色公主裙,满脸胜利地握住手上的东西,东西那处沾过水颜料已经化开,看不清是什么。

墨卿云却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女孩,和手上的东西。

那是一个水晶。

九岁那年,她养母带着她改嫁的第一年,当时继父对养母宠爱有加,连带她一块享有了被疼爱的专利,那水晶是她自出生以来第一次收到的礼物,所以她十分爱惜这份礼物。

同年的暑假,曾亦儿才刚满八岁。

秦秀带着曾亦儿来度假,曾亦儿一眼就看中了那个水晶,便以退为进,一边告诉墨卿云的继父自己有多喜欢这个水晶,一边又露出愧疚的模样,说自己不好不应该把心声告诉墨卿云的继父,让墨卿云为难。

当时墨卿云的继父说既然喜欢那他便再买一个就好了,让曾亦儿不要感到愧疚,曾亦儿当即就拒绝了说不好让他破费,还一副可怜兮兮的脸。

多么懂事的孩子呀!

最后,墨卿云的养母为了化解僵局,只好让墨卿云主动将水晶给让了出去。

水晶一到手,曾亦儿炫耀般地让秦秀给她拍照留恋,当天晚上水晶就被曾亦儿当着墨卿云的面给刻意摔破了,原因是乞丐碰过的东西她压根儿就不想要。

墨卿云那会儿可是气得双眼发红,还没来得及去告状,曾亦儿就哭哭啼啼地跑去找她养母继父,说自己不小心把水晶给摔破了。

所以这张照片即使是化成灰烬,她也认得。

她曾听闻曾亦儿虽如今长得不怎么样,不过因为高中时有去做过不少的微调,和小时候相比确实是好看许多。

而曾亦儿觉得自己小时候长得并不咋的,所以都不会让人看见她小时候的照片,因此她曾把原本的微博账号给隐藏起来,另创一个。

当时墨卿云还没觉得有什么,就没有刻意去记微博名字。

毋需置疑“花一样年华”就是曾亦儿的旧号,石沉大海这么久,曾亦儿终于又出现了。

墨卿云退出微博正想做些什么,秦秀碰巧接着电话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妈。”

一秒,两秒,五秒钟过去......

秦秀有些懵,看了眼手机上连串的陌生号码。

空气中死一般寂静。

“妈!我是亦儿!”曾亦儿经历了一连串的低潮,有家归不得,虽然还没听见秦秀的声音,眼泪却还是立马就流了出来。

整整一个月。

她消失的这一个月里,一直躲在暗无天日的地道里和流浪者抢纸皮睡觉,和老鼠争夺食物,吃喝拉撒都在那里,浑然不敢离开地道。

有时候,为了将流浪者找来的食物抢过去,她甚至挨了不少揍,即使痛她也紧紧将食物护在怀里,不肯松手。

这一个月里,她的父母应该同样因为操心而老了不少吧。

思及此,她的心不禁狠狠地抽痛了一下。

秦秀激动得颤抖,好一阵子说不出半句话。

这是她女儿,她就知道她女儿会没事的!

秦秀没来得及开口,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妈,别让任何人知道我联系过你,包括爸爸。”

闻言,秦秀下意识看向墨卿云,墨卿云正好也在看她。

四目相对,墨卿云一手搭在沙发背上淡淡地笑着,眼神里满是审视。

虽然墨卿云有钱有名气了,秦秀巴不得巴结她从中捞取好处,不过很多事情除了曾亦儿她谁也不信任,就连自己的丈夫也一样。

秦秀避讳,收起一闪而过的喜悦,尽可能将情绪藏起,如往常出门去菜市般拿起门边的小篮子,带上钥匙出门去了。

“对,我是秦秀,有什么我可以帮到你?”

曾亦儿诧异,抹掉泪水试嗓音微冷“那贱女人和你一起?”

“是的,你等我一下。”

秦秀还没走远,怕墨卿云摘着耳朵偷听,留了心眼。

直到下了楼大步离开后,才将自己压抑的情绪表露出来,声音像机关枪“突突突”的响起来。

“亦儿啊!你现在在哪里,在外头没少受苦吧?还有这是谁的手机号,你怎么过了这么久才联系妈妈......突然打电话给妈妈是不是有什么需要妈妈这边帮忙的?”

曾亦儿本来就习惯了被父母当眼珠子在呵护的,经秦秀这么一阵嘘寒问暖,又忍不住泪眼婆娑。

她在外边确实过得很苦,一个月没洗澡,她浑身臭气冲天,夜宿时以纸皮为床以寒风为背、三餐不定,胃里空荡荡饿得前胸贴后背,她原想待风头一过就立马回家可这段日子里她看着微博里的热度不减反增,她才意识到不能坐以待毙!

她想翻身,想反击,想让自己得以回家!

所以,她需要钱!

曾亦儿要的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而她记得母亲曾对她提起出嫁的那一天,外婆给了母亲一笔钱。

这么多年过去,她也不清楚这笔钱是否已经被花光,于是她没直接向秦秀要,而是试探性地开口“妈这事情有些复杂......我觉得自己都快活不下去了......你也知道的,现在外头的人一个个都想把我抽筋扒皮,我如今一无所有、身无分文,若是哪天被人发现了,我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如何有招架之力?”

秦秀沉默了片刻,想想曾亦儿说得很有道理,她这阵子太急着找曾亦儿,差点就忽略掉了人身安全这问题。

在她心中曾亦儿就是她花一样的闺女,就算别人没将曾亦儿抽筋扒皮,也难保别人不会因为曾亦儿的美色而动了歪念。

“亦儿啊!你怎么会身无分文,不是还有妈妈吗?你可千万别想不开!你还这么年轻,以后还有很多可能的!”

电话另一头,曾亦儿的哭声更厉害了。

是,她是有真哭的成分,可更多的是......假哭。

她眼角挂着泪水,嘴角却不知觉弯起了弧度。

这话的潜台词不就是只要你好好活着,钱不是问题吗?

果然,秦秀那头很快又传来了声音“这样吧,妈这边有些私房钱是你爸爸也不知道的,我现在就打到你的账户去,你用这笔钱先在外边租套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