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41:进来坐坐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20-02-13 11:06:01pm

奇幻·玄幻


“妈......谢谢你。”

“傻孩子,说什么话呢。你是妈唯一的宝贝儿,只要你想要的妈都会尽量满足你。”

挂断通话不久。

曾亦儿从垃圾堆找到了一件旧围巾将自己大半张脸给裹得严实,只留无神的双眼。

为的就是不让别人认出她来,却不知道其实经历了这些折磨,自己已经瘦得不成人形,原本白亮的皮肤也显得有些暗黄,不仅发量少了整个人还老了不止十岁。

她紧张地从地道探出半颗头,张望许久才说服自己低着头走了出来。

眼角的余光,她看到路过的人目光停留在她身上。

砰砰砰!

曾亦儿心跳急速,一颗心几乎跳到了嗓子眼。

所幸。

路人只是以怪异的眼光瞥了她一眼,接着捂住口鼻嫌弃地离开。

曾亦儿多少也能猜出,路人是被她身上的味道给恶心到了。还别说,其实连她自己也快受不了自己身上没洗澡的味道。

曾亦儿提着一口气,来到了人烟较稀少的公园,向年轻人请求借充电宝一用,那人当然同样嫌弃至极,甚至怀疑曾亦儿是不是来碰瓷的,对她的态度是退避三舍。

突然曾亦儿灵光闪动,狠狠咬了舌尖,眼眶里立马冒出一层泪花。

她“扑通”一声跪地哭的泪雨梨花,谎称自己得了绝症,散尽家财都没能治疗痊愈,更掷地有声地保证自己没动什么歪念,命财两空的她只想在油尽灯枯前争取给电话充电,致电给家人做最后的道别。

她的演技发挥得淋漓尽致,差点连她自己都快信以为真。

或许是因为曾亦儿此刻的模样与病人无异,整个人憔悴得跟风一吹就飘走似的,隐约间,她看见那人眼眶微微发着红,面上有了片刻犹豫。

最终那人答应,勉为其难将充电宝借给她——

十分钟。

擦!

曾亦儿心中暗骂,抬眼起身瞬间面色骤然一变,变得狠厉。

她有病?做梦!那人才有病,他全家都有病!

方才为求真实度,眼泪都快流干了,跪下时也十分用力,膝盖碰到地面的那一刻甚至发出一声闷响,敢情她的眼泪和疼痛在那人眼里只值......区区的十分钟?

曾亦儿拳头紧紧握住,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腾。

她如咽在喉,牙齿咬得络络作响,从来就没受过这样的耻辱。

但碍于还在逃亡,也不好发作。

若不是墨卿云给害的,她曾亦儿需要这样放低姿态地示弱吗?

她恨不得现在就撕了墨卿云。

于是,曾亦儿在心里默默地将今天的耻辱给记到了墨卿云的头上,待她拿到钱绝对会将今天所受的委屈给十倍还回去!

借来的充电宝属于快充型,短短的十分钟手机电量已经恢复了大约二十五巴仙。

她将充电宝物归原主,第一时间就是将手机开机。

“叮叮叮——”

手机上有几条消息,其中一条是银行到账通知。

短短的二十分钟分钟内,秦秀已经将钱给转到了曾亦儿的户头上了。

曾亦儿一刻没有耽误,提出部分现金租了三晚廉价酒店,将自己从头到脚清理完毕后,再安排找房的事宜。

X X X

与此同时。

墨卿云已今非昔日,秦秀以为语气故作平淡就可以瞒过她。

啧啧啧,她还不知道,墨卿云即使不摘着耳朵,那些声音都会撞邪般自动跑进墨卿云的耳里。

她淡定自若地翻起杂志,不说穿,为的就是看看她们肚子里的坏水究竟有多深。。

突然。

熟悉的声音,在屋里轻飘飘地回荡。

“你的猎物就快跑了。”

抬头不见人影,墨卿云眼里没有半分惊讶。

她停下手中翻阅的动作,随手拿起茶几上的花茶,老神在在地抿了几口接着道“就让她跑吧。”

怪怪,以往常的经验推断,这主刚开始对声音的主人可是害怕到了极点,到后来恐惧感变成了厌恶,就连和他多说几句话都嫌多的感觉。

可今儿,这主对他虽还是惜字如金,但是语气中的冰冷明显减少了。

这回墨卿云可勾起了声音主人的好奇心。

声音的主人打趣地开口“难不成觉得表妹可怜,打算放弃复仇?”

“呵——”

轻飘飘的一个字,将对于曾亦儿的不屑发挥到了极致。

表妹?当今世上可从来没有属于她的亲情。

包括养母的温暖,继父的爱,以及以往她所执着的一切不过是黄粱一梦,梦醒了,剩下的只有被欲望吞噬的人性。

别人压根儿就不把她当回事好吗。

“区区凡人,她逃得了吗?”

屋内恢复沉默,换页的声音还在持续。

窗外阳光正烈,隔着纱帘阳光还是漏了进来。

墨卿云看了眼墙上的时钟,正午十二点,想起魔天生不喜欢热天。

“来都来了,不进来坐坐吗?”

这一次,声音的主人不再回应,而是于墨卿云身后白光一闪,罕见地着一身蓝白古装出现,脸上的笑容半分不多,半分不少。

“我颜无天这还不是担心吓着你的家人么。”

家人这两个字,他可是可以加重了语气,生怕墨卿云听不到。

墨卿云回以他大大的白眼 “我没有家人。”

颜无天一点也不见外,径自走进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水便拿着水杯参观起房子了。

房子的面积不大,两房一厅正好供一家三口居住,而且装修风格十分简化,颜无天眨眼的功夫就参观完毕了。

他走到了墨卿云身边,弯着腰饶有兴趣地盯着墨卿云手上的书,寻思究竟是怎么的一本书可以让墨卿云看得如此入神,连眼角都没有给他。

直到看到杂志上一张张的照片,这才恍然大悟。

干锅鸡,酸辣粉,烤鱼,韩式烧烤等等的照片不停变换中,颜无天冷不丁问了一句“你很饿?”

墨卿云内心:看看!看看!这说的是什么话?魔会饿吗!再说这句话的后半句不都是我给你买之类的对白吗?她又吃不了东西!

墨卿云觉得颜无天今天是来找茬的。

咕噜!

心里是这么想着,可墨卿云想起那些美食杂志是怎么将这些食物形容的色香味俱全时,却不争气地吞了吞口水。

她不是饿,而是.......

馋。

她憋着一股闷气,不答反问“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颜无天笑得无比灿烂,邀功一般,道“我有办法。”

说走就走。

墨卿云生怕颜无天反悔,带着颜无天发动引擎,车速一路狂飚至一百二十。

很快,车子便抵达了目的地。

那是一间商场上的中餐厅,餐厅里最出名的菜色是烤鱼,据说他家的烤鱼胜在香而不油,鱼肉不仅仅吸收了麻辣的香气却又不抢走鱼肉的鲜甜。

商场对街,墨卿云停好了车子,隔着车窗兴冲冲指了指商场上“烤鱼”的招牌,再三确认“就是这家烤鱼!你真有办法让我用食吗?”

见状,颜无天一副“今天前辈给你长长见识”的表情,掏出置于腰间的铁扇于掌心轻轻一划,接着他握上了墨卿云的右手。

与墨卿云的血不同,颜无天的手没有温度,血就和冰块一样冷。

墨卿云下意识收回手,却被颜无天紧紧钳着“别动。”

颜无天的力气很大,墨卿云只能任由他直到再也感觉不到冰了。

“好了,现在我们可以进去用餐了。”颜无天松开手后,墨卿云愣愣地看了眼颜无天握过的手心。

那头干净如初,血液已经被她给完全吸收了。

这就好了?

待她回过神,颜无天已经合上车门,迈开长腿往商场走去。

他他他,他就这身打扮......直接下了车?

墨卿云顿时惊的凤眼圆睁,她感觉嘴角抽抽的,就不怕别人把他当神经病?

况且,他的眸子还是鲜红色的!

墨卿云赶紧下车,追在颜无天后头,轻声提醒他这服装在人间界过于显眼了,示意他换身便服。

结果颜无天那斯完全不将这回事放在心上,眉目未动地回应“没事的。”

颜无天今日的装扮将他身上的轻浮气息给柔滑了不少,还给人一种知事明理少年郎的感觉。

商场人多,那颜值那气质着实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紧跟在侧的墨卿云也因此连带备受瞩目。

“哇!那男的长得好帅,刚在漫场怎么没看见他?是在扮演哪个角色呀?”

“身边那女的也不错,该不会是自创CP吧?”

“那女的身上服装结合了现代与古汉服的柔美!好希望我有有一套这样的衣服哦!”

墨卿云尴尬不已,觉得自己的智商在这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妖怪面前完全不够用啊!

人家早就知道这里正举办漫展,结果还她煞有其事地劝人家换衣服,想想觉得自己的行为特像傻子!

众人纷纷围观甚至还出现挤推的现象,只是当他们的目光落在颜无天艳红的眼眸时,双脚竟不知觉在地上扎了根。

颜无天的目光,太过尖锐,太过气势凌人。

以至于他还没正眼瞧过任何人,所有人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已经对他产生了畏惧。

也正因如此,众人自觉地为他让出一条路,只是远远地方拿起手机狂拍。

两人顺利搭上电梯,一路上了十二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