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篇 灭国之恨 - 那一夜

黎胖妞≪无头女妖≫  - 发布于2020-02-14 6:23:48pm

奇幻·玄幻


在明国境外,有一座被青苔及灰烬覆盖着的废城,那是一座无人城,历经多年的摧残,这座废城的历史已经无人知晓。

这座废城曾经有家家户户的人们,聚集在屋子里欢笑,也曾经有权贵分子在皇城中谈论国事。

更重要的是这座废城曾经被人统治过,皇城中的长生殿,承载着满满的回忆,记载着这座古城究竟是如何被灭国的。

在皇城中,穆赞站在长生殿,姚望着那殿堂上的王座,曾经那王座坐着一个男人,那股皇威霸气,在他眼里,依然存在。

然而穆赞转身,看着一片被蜘蛛网覆盖的座椅,及金属装饰,一切都是如此的冷清。

穆赞仿佛想起了过去那金黄色的殿堂,总是有许多侍女走来走去,大臣们在殿堂与殿下谈论国事的雄姿,以及殿上总是有一位穿着白色衣裳的女人跳着舞。

她的一颤一笑,让殿下眼里充满柔情。

她的嫉妒之心使所有人为她陪葬。

以至于最终复蓝国走上覆灭之路。

穆赞悲叹,他的心被这座废城整整困住了三百年,即使他有了强大的力量,但他从未走出去过。

穆赞时常在想,若不是他当年为了权力往上爬,而把这女人送给殿下,也许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复蓝国也不会因此而覆灭。

穆赞闭上眼睛,他回忆起三百年前的某一晚,殿下赐予陈不洁新名字的那一晚。

那一夜。

在皇城中,殿下召开一场宴席,邀大臣们进长生殿,品尝御膳房弄的新食谱,那时穆赞是新人,还与众多大臣不熟悉,刚继承父亲的位置的他,因为地位不高,而被大臣排挤在外,进入不了大臣们的圈子。

一想到这里,穆赞就有点失落,想他读遍所有书籍,空有一身热腔,待父亲过世后,到他上位之时,却没想到自己被大臣们所排挤。

融入不了大臣们的穆赞趁着宴席还未开始,他走出长生殿,独自一人在长生殿外赏月,看着天空。

在穆赞无聊的数星星时,突然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令他感到吃惊,他立马回头看来人。

“哈哈,穆赞,你还是像小时候一样呀!容易被吓!”

“殿下!微臣失态了!”穆赞见到身穿一袭黄袍的殿下带着笑意看他,他立马行礼下跪。

“你别给朕行礼!”殿下扶穆赞起来,穆赞有点受宠若惊,没想到殿下对自己反倒很友好。

他不过是与殿下小时候在宫中玩乐过一段时间。

穆赞真没想到殿下还会记得他!

殿下走到穆赞身旁,抬头看着天空,他的神情落寞,叹气道:“朕只想要暂时卸下这一身黄袍,松一口气,朕很少在外头如此放松了!”

“殿下…..”穆赞第一次见到如此亲切的殿下,想必殿下被皇城的规矩绑手绑脚,自然不太轻松。

“唉,我的一生被人所控,我被众人推上王座,没得选择自己的路,只能待在书房批奏则,不然就是召开一场宴席,就像现在这样出来透透气。”殿下神情哀愁,罕见的与穆赞倾诉自己的心事。

穆赞见殿下如此惆怅,便把自己秘密安排的事告诉殿下,“殿下,其实我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原本是想秘密送给殿下,可今日见殿下这么愁,我唯有提前告知了!”

殿下一听到穆赞送他一份大礼,便欣喜的看穆赞,“大礼?什么大礼?”

穆赞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意,说道:“宴会开始,殿下就知道了!”

“你….”殿下本想要问下去,岂知护卫已经来告知他宴席即将开始,殿下只好先行离去,接着穆赞也回了自己座位。

所幸殿下还与他交好,那么他待会儿送的大礼,估计会让殿下喜欢。

接下来,宴席开始,殿下与皇后一同走上王座,坐在王座上,殿下开始与大臣们说了一席话,穆赞觉得有些无聊,方才与自己轻松谈天的殿下与坐在王座上的殿下截然不同,是一严肃且谨慎的殿下。

接下来,殿下说完话后,侍女这才把美味佳肴捧上每一桌,待所有佳肴捧上桌后,殿下便宣舞姬进场,诸位大臣才安静下来,仔细品尝佳肴美酒,观看一场舞蹈表演。

舞姬们进场,跳了一段舞蹈,各个舞姬都是曼妙的舞姿,配合着其她舞姬的节奏,翩翩起舞,所有大臣看得入迷,几乎都把舞姬的身子给看穿了。

在座的只有穆赞和殿下,对这场表演毫无兴致,于穆赞而言,他对美人没有太大的兴趣,而殿下则是天天看着这些舞姬表演的,早就感到无趣了。

而坐殿下身边的皇后慈善面目,更是对这些舞姬了无兴趣,安静地品尝佳肴。

殿堂上,殿下与每位大臣敬酒,来到穆赞这一桌,殿下露出了一丝笑意,几乎没人看到,而这一幕只有穆赞见到了,他回敬了殿下一杯酒,穆赞一饮而尽。接着,在殿堂上,四名舞姬退下,有一名舞姬领舞进场,舞姬一出场,所有大臣都紧盯着这名舞姬的曼妙身姿,舞姬的身材凹凸有致,每个转身都令人为之迷恋。

而殿下也开始对这场舞蹈表演有了兴致,这名舞姬是他从未在大殿上见过的,金闪闪的大殿中有一点红,那便是这名舞姬带出来的红,火辣辣的舞蹈,大红的衣裳覆盖着舞姬的身子,舞姬的一颤一笑,都令殿下动了心。

而穆赞也在看舞蹈表演,这名舞姬便是他送殿下的大礼,也不枉他费了点苦心,教导这名舞姬七日的舞蹈,这才在大殿上夺人眼目。

穆赞转眼看殿下的神色,殿下对这名舞姬似乎很满意,面上的红润及心悦舞姬的眼神,对穆赞而言,已是一场胜利。

舞蹈表演结束后,大臣们走了,皇后也回了自己的宫殿,只剩穆赞一人留在大殿上,殿下留下了那名舞姬,舞姬跪在殿堂上,望着高高在上的殿下,而殿下坐在王座上,问了舞姬的名字。

“你叫什么名字?”殿下问道。

“启禀殿下,民女惶恐自己的名讳对殿下不敬,不敢告知一二!”舞姬畏惧殿下的眼神说道。

殿下见舞姬如此畏惧自己,便温柔的道:“没关系,朕不怕你的名讳,尽管说出来!”

舞姬犹豫了半会儿,便道出名讳:“民女名为陈不洁!还望殿下别责怪民女!”

殿下听了一听舞姬的名字,只觉得这名字其实没什么忌讳,便道:“朕没怪你,只不过朕思考了一下,也觉得这名字确实不洁!”

舞姬闻言,回应了殿下的话:“是的,的确不洁,这乃是父亲赐给民女的名字,民女不敢随意篡改!”

殿下望着舞姬的美貌,道:“既然如此,朕就替你改了这名吧!!”

舞姬一听殿下的话语,脸上便露出欢喜之意,心里很高兴,便道:“多谢殿下,还请殿下赐予民女新名讳!”说完,舞姬叩首,望着殿下的脸庞。

殿下思考了一会儿,抬起头望着整个殿堂,穆赞还在一旁守候,忽然殿下看到穆赞,便叫来了穆赞。

“穆赞,你来为不洁取个名讳吧!”殿下叫唤穆赞。

穆赞这才上前,跪下来,望着殿下:“殿下,微臣怎敢为她取名!”

“穆赞,就你了!不必多说,你是最了解朕的!就你来取名吧!”殿下要穆赞为舞姬取个新名讳。

穆赞无法再推脱,他便在脑中过滤女子的名讳,穆赞转头望着陈不洁,陈不洁正在望着穆赞,她眼中带有期盼的目光,正在等待穆赞的答案。

穆赞看见陈不洁,突然想起了,第一次见到陈不洁,陈不洁穿着一身干净且纯白的衣裳,比起这一身大红的衣裳,他更喜欢那一身纯净不妩媚的衣裳。

穆赞想到了陈不洁的新名讳,便转头与殿下道:“就唤她白沉雪吧!意喻沉木带着一点雪,纯洁的衣裳更适合她多些!”

得到新名讳的陈不洁转头望着穆赞,眼里的窃喜之意,已经代表这个名讳,她很喜欢。

殿下看到了陈不洁的表情,便欢喜道:“好!这名字甚好,穆赞,你果然是了解朕的!”说完,殿下转眼望着穆赞。

穆赞心喜,便谦虚道:“这都是殿下喜欢,无关微臣的事!”

语毕,穆赞见殿下与白沉雪眉来眼去,穆赞便知趣,知道自己该退下了。

“微臣告退,还望殿下保重身体。”

殿下闻言,便笑着道:“好,穆赞,朕改日再找你!”

“好的,殿下!”

穆赞缓缓退下殿堂,走出长生殿,接着守在殿堂的护卫护送殿下与白沉雪出长生殿,一瞬间长生殿的灯火熄灭了,只剩下侍女及护卫。

那一晚宴席结束之后,殿下与白沉雪在殿下的寝宫欢度一夜,过了一夜,殿下才从白沉雪口中得知,白沉雪便是穆赞所说的大礼,殿下宠幸白沉雪,便把穆赞给升了三级,穆赞顿时成了大臣们之间的红人。

各个大臣议论纷纷,根本就不知穆赞究竟是做了什么好事,殿下才把他升了三级的官职,这个秘密只有殿下和他知晓。

穆赞升了三个级别后,白沉雪也正式成为了殿下的众多妃嫔之一。

五日后,白沉雪邀请穆赞进入自己所居住的长乐殿聚一聚,穆赞应了白沉雪的邀请,穆赞来到长乐殿时,白沉雪正在跳一支舞蹈,给殿下观赏。白沉雪邀请他时,穆赞知道殿下也会到长乐殿,因此穆赞没太大的惊讶,穆赞坐在一旁喝茶,看白沉雪的舞蹈。

殿下见穆赞坐在一旁,便唤了白沉雪:“沉雪,你歇一会儿,过来朕的身边!”

白沉雪得到殿下的旨意后,便停止跳舞,走过来依偎在殿下的怀里,殿下丝毫不顾忌穆赞在此,让白沉雪躺在自己腿上。

殿下宠溺的揉了揉白沉雪的头发,白沉雪幸福的闭上眼睛躺在殿下的腿上,俨然是羡煞穆赞。

穆赞淡定的看着殿下及白沉雪恩爱,等殿下开口。

殿下抬头看穆赞,笑着道:“穆赞,你觉得沉雪跳的这支舞好看吗?”

穆赞闻言,这一听便是要穆赞赞美白沉雪的舞姿,穆赞道:“白妃的舞姿美妙无穷,而且这支舞蹈与上次在长生殿跳的舞蹈有所不同!看上去较为优雅!”

穆赞的这一句夸赞是真心赞美白沉雪的舞蹈,并没有捧白沉雪的意思。

白沉雪听穆赞称赞自己,便笑着道:“多谢大人的赞赏,这一支舞是妾身在民间一家青楼,从一位舞姬身上学来的!就连殿下也赞叹不已!”

“朕本来就该赞叹!朕的沉雪如此温柔可人,肯为朕习舞,值得朕疼惜!”殿下低头望着白沉雪,白沉雪睁开眼,对殿下露出迷人的笑意。

穆赞看着殿下的眼神出现难得的温柔,他能感觉到殿下对白沉雪的真心,穆赞假咳一番,殿下这才意识到穆赞还在殿上。

殿下抱歉的看了穆赞一眼,道:“抱歉,穆赞,朕差点忘了你!”

“没关系,今日不知殿下找微臣有何要事?”

经穆赞提起,殿下这才想起正事,原本躺在殿下腿上的白沉雪意识到殿下想谈事情,她立马起身。为殿下倒杯酒。

殿下望着穆赞,道:“今日朕找你来,是想感谢你,为朕找来了沉雪,因为沉雪,朕才得以在沉雪面前卸下自己的黄袍,做个平凡人!”

“殿下不必客气,只要殿下想要什么,凡是在微臣的能力范围,微臣通通都能为你做到!”

穆赞这套说辞,殿下听得赏心悦耳,点点头道:“穆赞,你不愧是知道朕的心腹,很了解朕的需求!”

“是的,微臣承蒙殿下的厚爱,不敢当!”

殿下一听穆赞的话语,神情更加欢喜,穆赞也知道自己的地位怕是不可撼动,穆赞喝了一口茶解渴。

穆赞与殿下在长乐殿一同欣赏白沉雪的舞姿,那是他记忆中的一片美景,白沉雪的舞姿、殿下的温柔、酒香味成为他一生值得铭记的回忆。

他以为殿下和白沉雪会一直幸福地生活下去,可他未曾料到人心往往难测,皇城也因此招来祸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