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前尘篇 - 19.大劫.邪主

默雨冰凉≪来自冥界≫  - 发布于2020-02-14 12:07:59pm

奇幻·玄幻


若大的殿堂内,气氛庄严肃穆。

放眼望去,四位家主难得安静地坐着,时不时望几眼入口,又看一眼在场空着的唯一一张椅子。

站在家主们身后的长老及少主们屏息静气,都干瞪着入口,盼着要等的人赶紧出现。

蓦地,众人背脊一直,齐齐盯着门口。

——来了。

众人的眼睛首先落在站于最前方的人。

来人是个中年女人,着一身白色银纹锦袍,仪态大方高雅,气势不输四位家主。行走间衣袍翻动,处处透着一种神秘气质。

跟在她身后的是一众着白色蓝边衣袍的弟子,玄妙的气息扑面而来,不似武修那般利落大方,也不似剑修那样锐气逼人。

“天机门门主落霞星,携众弟子见过各位。”落霞星作揖道。

“劳烦落门主走这一趟了,”四位家主起身回礼道,“请坐。”

“在下北冥落天。”

“西门康。”

“南宫柏零。”

“东方元。”

“此次邀落门主前来,想必您也清楚我们的目的。”北冥落天清咳一声说。

“是的。”落霞星抬眼道,“各位很疑惑本门的弟子因何出世吧?”

“没错。”

“总有人言道贵门弟子神出鬼没,着实吓人。”

落霞星深吸一口气。

“逆人已铸,大劫将至——”落霞星顿了顿,“人间,将有大劫。”

轰隆——

天穹不知何时暗了下来,云间蓦地划过一道雷。像是应和这句话,又像是暴风雨的前兆。

“此话,怎说?”南宫柏零连笑容都没有了,盯着落霞星道。

“字面意思。”落霞星啜了一口茶。细看的话,她的手有一丝丝的颤抖,但没有人注意到。

“本门弟子近来出现,只为应付此劫而做准备。”

“逆命之人,天理不容。逆人已铸,天降大劫。”

“人间,恐灭……”

所有人都知道,天机门没必要撒谎。因为窥测天机正是他们的强项。几百年前天机门便是盛极一时,只因有通天之辈练就神鬼莫测之能,受多方江湖人士尊敬,使之声名大噪。

所以众人一时沉默。

“何为逆命之人……?”西门康沉声问。

“违天者。”

殿內气氛一时凝滞。

谁都没有注意到,站在北冥落天身后的北冥修瞳孔猛然一缩,表情骤然有些紧绷,垂在身侧的手指紧了紧。

——“劫难什么的,我还真不怕。”

——“天要亡我,我便逆天。”

——“慎言。”

坐在梁上的阎看见了北冥修的异样,原本平静俯视着众人的冷眸起了一丝波澜。

——“如果你的加入让天道注意到了……”

——“可能会加重劫难……”

——“你要小心。”

“呵,这天……”一声嗤笑打破殿內的沉默,“倒是专制的很。”

这意思是说,这天还挺霸道。

众人视线齐齐落在说出这句话的西门康身上,但除了三位家主和落霞星,谁也不敢把视线停留太久,纷纷低下头。

“说多无用。”落霞星没有理会西门康的讽刺,“我与门中长老勉强寻得一线生机。”

“请说。”北冥落天颇有些紧张地道。

“大劫当日,以身……祭天,抵消大劫。”说着这句话的同时,落霞星的嘴还是忍不住颤了颤。

又是死一般的寂静。

此刻的北冥修早已暗中攥紧了拳,气息在一瞬间有些混乱——

该、死、的、天……

“……天意弄人,在下愿做那劫下鬼魂。”北冥落天苦笑一声。

“……爹!”北冥修蓦地抬头,眼角微红。

“大哥都这么说了,小弟我也只能从了!哈哈……”东方元哂笑一声。

“总要有人站出来。”西门康淡淡地说。

南宫柏零只是点了点头,脸上是少有的毫无表情。

对四人的反应,一众少主与长老们都红了眼眶,只有天机门这儿感到有些意外。

“四位不愧当世豪杰……本门主奉陪到底。”落霞星嫣然一笑,却是让得身后一众弟子难过地唤了几声门主。

“愿跟随家主(门主)!”在五人身后的众人一齐说道。

“你们就算了吧!好歹给后世留下血脉和传承。”北冥落天哈哈一笑。

落霞星板着脸点头:“不错,传承不可断。你们是后世的领路人,天劫有我们便好。”

这时,一个守门侍卫有些急促的闯进殿中。

“禀家主,门外邪主上门拜访!说,说欲与五位共谈!”侍卫的冷汗不断从额间流下,天知道那邪主是怎么知道这里的!这可是四大家族密议之地,隐蔽之极,没有引路人可是进不来的!

“邪主?!”落霞星猛地吸气,就连她都没想到那位竟然会参与进来,而且还找到这里了。

说到邪主,江湖人人都可以数出他几件传说。众邪修之首,修为不明,只知不在四家主之下。曾经一个人灭了几百个修为都在师阶之上的极端分子,更灭过朝廷的一个千人精英军队,收拢并约束了各地邪修,使正道和邪道多年处于一个微妙的和平……

“共谈……请他进来吧。”北冥落天也很意外,但想到共谈这个词,直觉应是来谈合作的,又吩咐人备一张椅子。

正道和邪道好几年和平相处,对双方都没有太极端的排斥。但像这样共谈,还是头一次。

“是!”侍卫急匆匆地去给邪主领路。

“还真是意外,那位竟然会来到这里。”南宫柏零又恢复一脸笑吟吟的样子。

“且看这邪主意欲何为。”落霞星也弯唇笑了笑,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神情。

众人没有等太久,便看见一身黑袍红纹的青年男子款款而来。纷纷有些错愕,这屡屡捅出大事的邪主竟如此年轻啊。

这传说中的邪主倒没有人人口中那般面容阴狠猥琐,却是生了一副阳光俊逸的面相,嘴角挂着看似温和的笑容,举止间慵懒闲适,但周身气质还是透着一股血腥气,让人感觉既矛盾又无违和。

“不知如何称呼?”五人站起身。

“段青。”段青噙着笑扫了一眼众人,眼底却是透着一股子冷漠,“感谢各位的欢迎了。”说完便大大方方地落座,还懒懒地靠在了椅背上。

明明是不太礼貌的举止,却让人不觉得失礼,反而有种理所当然的感觉,仿佛这人就是这么不讲究礼数,只要随意就好。

五人面面相觑,随着坐下,北冥落天接了话:“段公子,不知此番所为何来?”

“听闻天下将发生大事,邪修一方可提供帮助。”段青随意地开口道。

落霞星蓦地站起来:“段公子如何得知?”

从头到尾,正道一方都没有泄露过消息,只有天机门的弟子早前出外筹备一番。想知道详情,也就只有从天机门弟子身上下手。

只是天机门弟子都有练就顶级身法,那可是圣阶都难以勘破的身法,这段青的修为该有多高?落霞星越想越是细思极恐。

四家主有些不明所以,以疑惑的目光看着段青。

“不必紧张,只是客气询问了一番,那些小朋友虽然有些调皮,但已经安然无恙地回去了。”段青露齿一笑,宛若阳光绽放,黑眸却深深地看了一眼落霞星,把她硬生生地看得背脊发寒。

“那还多谢邪主对门下弟子手下留情。”落霞星有些咬牙切齿地说。她感觉到段青修为深不可测,很可能是圣阶后期或是大圆满,这让她有些震惊。

据她所知,四家主中修为最高的北冥落天也才圣阶中期……而且已经是步入中年时才进阶的,这段青如此年轻就有这样的修为,也不知这邪修到底是怎么修的?!

听到她的话,众人这才想到了这一茬。

邪修果然用的都是不寻常手段……

但既然说了安然无恙地放了人,也不能再追究。

“段公子如何保证你们那一方定会出手?”北冥落天叹了口气。

说是帮助,其实就是牺牲自己,素来我行我素爱走猥琐流的邪修真会这样做吗?

“有我在,便不是问题。”段青懒懒一笑,“让他们有去无回,反正留着也是祸害。”

邪修:感觉背后冒冷汗……

众:这真是邪主么……

“啊,我也会帮助你们的,不用担心。毕竟世界覆灭面前,生命也不怎么重要。”

众:……一瞬间无语。

但段青这话也没错,在大劫之下,一切都不再重要。

以身抵消大劫,让传承延续,最后就看谁能撑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