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跳脱正妃栓心记 - 第一二九章

冷面侠女≪借尸还魂之跳脱正妃栓≫  - 发布于2020-02-14 6:21:45pm

武侠·仙侠


第一二九章 你们真是大惊小怪

萧尧没听见范采湘的回答,于是好奇地出了声“嗯?”随即在另一个圆椅上坐了下来懒懒地睨着她。

范采湘无奈之下只能这样说了,希望王爷不会要了她的命,她还要回家照顾阿爹的... “民女错了,请王爷责罚,但是手下留情。”

见她这么快就求饶,跟上回那小辣椒相差甚远,萧尧顿时也失了玩心,将茶杯放在桌上,语气悠然自得的说“跟你闹着玩的,起来吧。”

咦?范采湘正伏着地跪在萧尧面前,听见他让她起来一时反应不过来。

这么简单?

闹着玩的?

“这么喜欢地板么?那就不用起来了。”萧尧冷冷地声音再次响起。

他这一句话成功的让小姑娘回过神来,立即就直起身子站了起来。

“过来陪本王聊聊。”萧尧拍了拍他旁边的圆椅,示意她坐下。

站起来的范采湘先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才又局促的走了过去,坐在他拍了拍的圆椅上。

看着她的表现,萧尧真心觉得这个小姑娘有多重标准。

怎么说呢?

上回不是因为他挡了她的道而开口要他让开吗?当时的样子可霸气得很。

接着她被抗进王府,与他激烈的杠上,当时的态度与表情,那是凶悍得很呢。

怎么今儿...变这样了?

“诶...”萧尧试着开口与她说话,却见她依旧局促得很。

他今天有做了什么吓到她吗?除了上房梁,没有了吧?

“我说你今天怎么这么拘束?上回不是很多话吗?”萧尧终究是忍不住的直接问道,说着还将自己坐的圆椅与她拉近。

范采湘见状却将自己坐的圆椅与他拉开了距离,才拘谨的回道“回王爷,民女没有。”

“还说没有?”萧尧俊脸一黑,指着她拉开了的圆椅说“那你为何与本王拉开距离?本王是瘟疫?”

范采湘知道,无论如何都不能拂了这尊大佛的意,于是就将圆椅拉原本的位置,与他的距离也相对的拉近。

这才像话...萧尧如是的想。

“那个...王爷找民女过来,所为何事?”范采湘左看右看的寻着话题与他说。

她心里犯嘀咕: 上回不就因为还不知道他是王爷,后来知道了也不敢说得太多,以为安全回到家以后再也不会见他,所以...

萧尧眯着漂亮凤眸,心下有些黯然。当然是因为蓉儿误会他是杀死华聚的帮凶了。

可是他不能对范采湘说这个,毕竟他确实是与华情勾结来着。

唉...

见他不说话,范采湘睁着无辜的大水眸看着他道“没事,那民女给王爷说个笑话。”

萧尧点点头表示没意见。

于是范采湘开始说第一个笑话“有一个姑娘,名字叫做小菜,有一天她在街上走着,走着走着就被端走了。”说着,她感觉好好笑地看着他。

萧尧听完之后对着她眨眨眼,再眨眨眼,随即微微启唇问道“然后呢?”

范采湘闻言顿时内牛满面...对牛弹琴啊这是...

那是小菜啊!

被端走就没有然后了呀喂!

她干笑两声,摇摇头道“再说一个啊。”她想了片刻才开口道“一块猪肉在街上遇上了一块牛肉,可是它们都没给对方打招呼,为什么?”

“为什么?”萧尧重复她的话然后反问“你不是在说笑话吗?为何问本王问题?”说着就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一群草泥马从范采湘的身体上飞奔而过...

范采湘听着他的反问眨了眨眼,随即再次干笑两声称赞道“王爷您真是太精明了!”精明得连笑话也不会听啊啊啊啊啊!这句话倒是在心里咬牙切齿飘过就算了。

萧尧却依旧是那副严肃的表情,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嗯...她该说什么呢?

“饭菜香。”萧尧轻唤了一声。

不过音调不对...范采湘在心里嘀咕。“王爷有何吩咐?”

“能不能安慰安慰本王?”萧尧轻声的说。

范采湘一脸懵,安慰?她不会安慰人啊!

萧尧却二话不说的将她搂进了怀里,而且是紧紧的。

范采湘立即回神,想要推开他,却听见他说“让本王抱一下。”她与蓉儿真的很像,性格像极,头脑却有些偏差,不过不妨碍他与她交朋友。

如今既然不能抱蓉儿,就抱她吧,安慰安慰他脆弱的小心脏...

范采湘原本抬起要推开他的手瞬间定格,然后转而扶着他坚实的后背,任他抱着。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他们保持这个动作许久,久得范采湘觉得...好酸啊...她的腰...

“你就不能好好的让本王抱着么?”萧尧推开她,一脸怒意地瞪着她。

呃?她有啊!

“你全身僵硬让本王怎么抱啊?”萧尧对着她低叫道。

好吧,这是她第二次与男子有近距离接触,全身僵硬...纯属正常。

范采湘紧抿双唇对着他傻笑。

萧尧无可奈何,摆了摆手道“如果你不愿意待在这儿,就离开吧。”说完就转身背对着她不说话。

范采湘看着萧尧落寞的背部,心里有些怪异。她向来是乐天派,不喜欢身边有任何不开心的事发生,面对这个一言不合就生气的人,她觉得有必要开导。

于是她起身走向他,伸出左手搭在他的肩头,语气就像给哥儿们说话一般“王爷,什么事让您那么郁结呢?无论如何,日子还是得过,这个世界上不会因为今天谁死了,谁离开谁了,或是失去什么了而有任何改变,明天,太阳还是会从东边升起来。”说着,她的右手还比划了抬起的动作。

“王爷,万事皆有定数,虽说人定胜天,但是人又怎么能够赢得了天呢?”说到这里她拍了拍他的肩霸气的说“开开心心的,日子也不是那么难过的!”说完就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

侧头看着她咧开嘴笑得灿烂,又听她说了这么一个大道理,萧尧心内是感动的。

从来没有人愿意对他说这么多道理,总是认为他长大了,成熟了,这些道理一定懂得。

可是,又有谁知道,他也希望身边有一个愿意给他说笑话,愿意给他说道理,愿意鼓励他的人。

如今,这个人出现了。

伸手摸了摸范采湘的头顶,萧尧露出了生命中的第一个大大的真实的笑容对着她说“饭菜香,谢谢你。”

范采湘听了瞬间嘟嘴道“是范采湘!”

“不都一样么?”萧尧无赖的说。

“哪儿一样了?诶你刚才为何摸我的头?”范采湘再次嘟嚷。

萧尧冷凝着声音,一副高深莫测的道“摸你的头怎么了?”

“我又不是小狗!”范采湘抗议。

“摸久了就是了。”萧尧依旧冷凝着声音,彰显着自己的成熟气质。

“你胡说!”范采湘张牙舞爪的反驳。

两人在房里打打闹闹,俨然是认识了很久的朋友一般。

门外的悸风与悸行,下巴简直都要掉下来了,倒是悸流则是一副你们真是大惊小怪的表情。

....................

华聚再也没跟父母提起要回去谧琅族的事,但是这件事却是滞留在她的心里,她一直在盘算着回去的时机。

她也让春勋带着她的道歉信送去了玄玖村给幽婆婆,且说明了暂时没办法回去的原因。

幽婆婆倒是不急,既然白倩蓉有那个心,她再等等也无妨。

另一方面,华聚对灵魂出窍这个能力很好奇,但是无论怎么钻研,她就是使不出来。

这让她懊恼极了。

她就该在答应幽婆婆之前先让她教一教。

唉...

这天,天气异常的晴朗,马谦亦手中暂时没有任务,正好许久未曾上街走动,于是相邀谢孟桓与陆非迅一同到茶楼饮茶。

原是想邀萧煜一起,但是他如今风头正冒,还是免了吧。

三人来到了丰收茶楼,立即吸引了不少人的侧目,特别是一些未婚女子。

现场是异常的安静,静得连各自的呼吸声也听得见。

撇开皇族,像马家、谢家、陆家这样的朝廷忠臣之子,也是不少世家小姐争相嫁与的对象。

三人的相貌,其实也不输皇族的那几位皇子。且轮家世,那是几十年的历史,根基稳固,若是嫁入这些门第,未来的日子不说荣华富贵,却是不愁吃穿的。

三人之中除了马谦亦,其余二人非常享受被关注的感觉,但是面上却不显山不漏水,一派平静地大步走入,然后踏上前往厢房的楼梯间。

三人消失在楼梯间之后,茶厅立即又恢复了原来的热闹。

进入了厢房,三人落座之后,马谦亦对着掌柜的说了一句’老规矩’,就见掌柜的点点头后退下了。

他们是常客,每一次的到来都是掌柜的亲自招待,人人都说这是因为他们是朝廷忠臣之子,得到的待遇当然不一般。

但是真实情况只有他们知道。

这丰收茶楼其实是萧煜、马谦亦、谢孟桓与陆非迅四人合资开的,目的是掩人耳目。表面上是茶楼,真真的做人的生意,可实际上是用来谈事情与查案子。

上回萧尧与范采湘杠上,茶楼老板送出去的白鸽飞的方向就是马谦亦的家。

所以萧煜才会知道原本用来迷惑萧尧的范采湘,已经和萧尧打过照面了。

丰收茶楼坐落于涛悦城中最旺的地带,且茶楼是一座三层楼的建筑,三楼之上还有一个楼顶供人远观。

但是外观就是一座极其普通的茶楼。

今天,三人纯粹是来品茶闲聊的。

“诶,听说白倩蓉是谧琅族后人,是不是真的啊?”陆非迅的八卦细胞睡醒了,一副饶有兴致的问着两位兄弟。

马谦亦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啪一声打开了手中的折扇对着自己扇了扇。

陆非迅见状,转而专注的看着谢孟桓,一脸的感兴趣。

谢孟桓瞄了他一眼,一脸鄙夷的撇了撇嘴道“你不知道的事,我们会知道么?”说着就转头看向窗外街道上的景色。

陆非迅瞬间无趣极了,他才不信他们不知道呢!马谦亦这个查案高手,能有他不知道的事?

糊弄他呢吧!哼!

这时掌柜的敲了敲门,在马谦亦道了一声进来后就捧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

托盘上有一壶热茶、四小碟点心、四小碟小菜与三碗白粥。

平日里,掌柜的放下了食物与茶水,就会将托盘带走,但是今天他将食物茶水放好之后,就将整个托盘也放于桌上,然后就躬身退下了。

三人立即知道这是有事儿,陆非迅坐直了身体,马谦亦和谢孟桓则是保持原来的坐姿,冷眼瞧着陆非迅将托盘翻了过来。

咦?

什么都没有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