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42:十绊心血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20-02-16 9:15:26pm

奇幻·玄幻


一路无语。

墨卿云盯着电梯里的数字从一开始往上跳动,一直到十二楼,眼里流过几回期待的目光。

门外,整个十二楼就只有这烤鱼餐厅一间店面。

这是一间以中国风为主的餐厅,门口左右立着栩栩如生的石狮子,狮旁成串的落地祥云灯笼。

餐厅的招牌以木制成,字体是工匠手工刻上的,涂漆用色方面更是以大红为主。

电梯门开,阵阵香气扑鼻而来,勾着路过的人往内走去。

这家餐厅的口碑非常好,如今已过午饭时间,店内却依然座无虚席。

来之前墨卿云已经做好需要排队拿号的准备,反正她手上拍摄目前全都已经完成,档期暂时空空的,也不着急那一时半刻。

门前迎宾女招待看见墨卿云和颜无天的,先是一愣,目光即惊艳又惊奇,但是很快又回复了一贯专业的笑容。

不得不说,这家餐厅的服务员专业,方才的眼神分明是认出了墨卿云,可还是迅速就回复了工作的状态。

“先生,小姐,您们好。非常不好意思,今日本店普通座位和包间暂时客满,如果您们不介意的话,本店还有一间特包。”

居然不用排队,墨卿云万万没想到自己今日如此幸运。

墨卿云望了眼身后的颜无天。

颜无天表示没意见。

“那就特包吧。”墨卿云爽快地应了声。

一身汉服示人的迎宾女招待领着两人穿过普通座位,里头坐满形形色色的客人,有年轻的,年迈的,还有年幼的。

有的人相谈甚欢,有的人萧瑟落寞,有的人愁容满面地望着窗外,也有的人分不清脸色。

“今日与李先生的合作项目终于敲定了,为了感谢大家为了这个项目通宵,这顿饭我请客!”身侧,酒杯互碰的声响回荡,酒杯溅出些微酒花,衣着稍微正式的人们正围着上满佳肴的圆桌聚餐,说话的男人先干为敬,仰头将酒一饮而尽,面上的喜悦丝毫掩盖不住。

而这桌的隔壁桌,就在餐厅最不起眼的角落,那里坐着一对老夫妇。

桌子是靠着角落的,空间很小,加上隔壁桌挤满了人,俩老的背景是几乎挨到了一起。

不难看出老先生比老妇人年迈不少,每做一个动作浑身都在颤抖,以至于老先生的一举一动都是老妇人在照顾着的。

老先生喝水时,老妇人会扶着他的被让他慢些喝;老先生用餐时,老妇人不时会为他擦去沾到嘴角的食物。

就在他们互动的时候,服务员小心翼翼地递上一盘与桌上清淡菜肴格格不入的东西——

麻辣烫。

老先生似很中意这道麻辣烫,也不等摊凉就迫不及待喝了好几口汤汁。

还别说,老夫人方才还一副和善温柔的模样,转眼就对老先生拉长了一张脸。

老先生宠溺地放下汤匙,安慰老夫人表示不再那喝汤汁,只吃里头的配料。

墨卿云观察着所有人,在想他们究竟是在想什么?

因何开心,因何伤心,又因何生气?

而她,其实非常羡慕这种简单平淡的生活,喜怒哀乐皆可随意写在脸上。

偏偏,造化弄人。

从她自愿为魔的那一刻,这一辈子就注定和平凡二字毫无瓜葛。

过了普通座,就是包厢,包厢一路往前就是一面墙。

迎宾女招待凑近那面墙,就听到咯吱咯吱的声音,然后墙突然动了一下,开出个暗门。

颜无天和墨卿云依次入座,迎宾女招待唤来了服务员,便笑着退下了。

服务员递来了菜单。

“女士,请点餐。”里头的菜色琳琅满目,墨卿云老早就把这里的菜单记得倒背如流,也不看一眼便合起菜单。

“能吃辣吧?”

“无辣不欢。”

“那就一份麻辣烤鳕鱼,辣子鸡,酸辣饺子,番茄刀削面,还有麻辣烫和一壶铁观音。食物的话全都要特辣再加辣。”墨卿云点餐的语速有些快,见服务员写单子的手顿了一顿,怕服务员是没听清楚,特意又重复了一遍。

顾客都重复了两遍,他没听错呀!

“是这样的,本店的烤鱼一份是两到三人的份量,一般两人的话建议只点烤鱼。小姐您看......是否要先吃完烤鱼再点其他的?” 服务员一字一句咬词清晰,每说一句话都是盯着墨卿云脸上看的,就怕错过了任何一个表情变化。

不料,墨卿云眨着凤眼怔怔看住他,面上的脸色再正常不过,毫无波澜。

颜无天失笑,萌生起恶整的念头,道“就这点分量大可无需操心。小姑娘已经半年没有食物下肚,绝对绰绰有余。”

服务员咽了咽口水,眼珠子睁得就快掉出来。

半半半,半年??

这位哥您莫不是上天派来逗我的吧,人半年不吃东西能活吗?

他眼角不禁偷偷打量了颜无天。

精致的古装,上头的刺绣与细节都十分仔细,再往上看去,脸上那双艳红得欲滴出血来的眸子不时透出寒意。

这,当真只是彩色眼隐?

男客人都还没看他呢,他就只看了人家的侧脸,竟自己看着看着就打起了寒颤,浑身汗毛立了起来。

当今世上真有人有如此气场?

服务员不敢再多想,正好墨卿云坚持,启声道“你就照这下单吧,我不会要求退款的。”

“那......好吧。两位请稍等。”服务员也不再多说,唯唯诺诺地出去了。

特别包间的环境确实不错,不单隐私度够好,刚才进来前外头还是挺吵杂的,这门一关外头的声音顿时就隔绝了。

这正是墨卿云想要的,毕竟至今她还无法完全相信自己的身体能进食。

若是待会儿有任何难受感觉的话,她可是打算直接破肚将食物给掏出来的。

没过多久,服务员送来了铁观音和两个杯子,紧接着是方才所点的食物。

包间的门再次合上。

看着一桌的美食,墨卿云紧张得心跳都快失衡了。

既期待又害怕受伤害。

颜无天拿起了面前的瓷碗,给自己夹了一些辣子鸡,又给她装了一块烤鱼“尝尝。”

她接过了碗,用筷子夹了一小块鱼肉,小心翼翼地往嘴里送。

心跳越来越快。

咚!

沉默的十分钟过去,肚子了并没有感觉到异样,反而有种暖暖的感觉,墨卿云一颗心才落了地。

也才敞开心地吃饭,她边给自己添菜,边问道“其实,你究竟是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突然就可以吃饭了?”既然这个方法可行,为何他不早将这告诉洪逸灵?

“魔族皇室的血,能复原魔的躯体。”换句话说,颜无天在魔族有着至上的地位。

颜无天居然是皇族。

然而这些目前都不是她在意的。

颜无天接着沉声道“只是对于你,只能是暂时性的复原。”

闻言,墨卿云波澜不惊的眸子里出现了一丝裂痕。

裂痕里的情绪,颜无天猜不透。

若是以前,即使她不说半字他也可以猜透她的内心,但是这一刻....

不见得。

这段时间,她确实变了。

变得比以前强了,都已经可以随意将他和她的魔性相连都给断了。

“因为我不是纯魔......是吧。”她的身躯本就是凡人,道理就和基因一样,再怎么变异也只是属于优化,并不会改变原基础基因。

“不错,你需要十绊心血。只要你下的了手。”

当邪念在凡人心里开始萌芽的那一刻起,善意的种子便随着邪念的增长而慢慢枯萎。善意彻底在心中泯灭之时,邪念便会溶于心血,不可划分。

绊心血便是恶人多年以邪念欲念为养的血,于魔而言是大补之物。由古至今,人间界从不缺的便是恶人,所以只要她愿意,想拿到绊心血并不难。

墨卿云低头加快了吃饭的速度,将饭菜大口大口地送进嘴里。

包间内他俩都沉默着,谁也没有再次主动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