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正文 - 71 找吃

尚痕≪拥暮之耀日≫  - 发布于2017-02-15 9:04:36am

都市·爱情


第七十一章

天轩逸对日曜抱持的敌意并没有维持太久,只因顾若彤并不是真的要找日曜红杏出墙,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玩笑,再说了,日曜和她都已经结婚了,作为华人那‘对自己的另一半忠诚’的想法还是挺根深蒂固的。

几人也没再继续刚刚的话题,都怕自己惹到了天轩逸,最怕就是说多错多,然后一不小心自己就被送进监狱坐个终身监禁。当然,这个想法是垂暮日曜有的,顾若彤一脸悠然自得,看起来不是很管天轩逸是些啥表情。

四人分成二人一队,一前一后地走着,配对则是顾若彤和垂暮、天轩逸和日曜。毕竟各自都有自己的事情要谈,分开也算是个好事。

顾若彤和垂暮都走在前面,边聊着自己的事,边看看路边有什么好吃的,他们是男人,对吃的倒是没什么所谓,只要自己的女人高兴就好,所以,他们也很放心地跟在后方聊着自己的事。

先是由日曜开口,他道:“天先生,谢谢你告知我垂暮在公司受到了什么样的待遇…若不是你,我恐怕也不会知道,毕竟连垂暮本人也将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

“没事。”天轩逸敷衍道,眼神始终不离前方的顾若彤身上。“助人为快乐之本。”

日曜点了个头,原本没想要继续话题的他突然想到了一点,于是又开口道:“天先生,不知可否麻烦你,我想去见一见那位叶萍小姐呢?”

天轩逸看了日曜一眼,“为什么要见她?”

“男人保护自己的女人,不让她受到伤害,不是很正常吗?”日曜笑道。与平日不同的笑,天轩逸感觉得到,日曜这样的笑容似乎是带刺的。若真带他去见叶萍的话,他会不会想不开去杀了叶萍啊?

但最终,天轩逸只淡淡地吐出了一句:“可以,但什么都别带。”

日曜怔住,…什么都别带?是叫他手机衣服都不能带吗?那他岂不是要裸着进去裸着出来!?

天轩逸看着日曜那一脸惊悚,有什么也不说的样子,心中不免萌生起了疑惑之感。“你干嘛?”

“你说…什么也别带…”日曜仍然是那一脸惊悚,目光看了自己的身体,再看向天轩逸,算是给他了一个提示。

天轩逸也总算明白日曜那一脸是在干什么,他无奈地叹了口气,随即扬起了一抹笑,道:“你要是不想穿衣服进出的话我也不介意。”

日曜当下就差点喊出了“我很介意”这四个字。他清了清喉,“那什么时候过去呢?”

“你想要什么时候就自己定吧,我只是负责把你送过去罢了。”天轩逸道,目光又转回看向前方的顾若彤身上。

“好的。”日曜应允,目光也随之投到了垂暮身上,“我确定了时间就告诉你。”

前方两个女人依然还悠然自得地聊着天,许是聊得投入,所以压根儿就没注意到后方递来的目光。看起来很是专注于她们的聊天。

垂暮和顾若彤高高兴兴地聊了好一会儿之后,垂暮脑袋中突然闪过昨晚自己动用了能力的事情,以及今早日曜说没什么的那件事。虽说自己是为了顾若彤而生气,导致自己动用了自己的能力,可是每一动用能力的时候,自己的意识会变得涣散十分,丝毫不记得自己曾经做过些什么。

她瞄了顾若彤一眼,见对方脸上并无任何害怕的神情,就认为昨晚的事情就如日曜所说,不是一件多大的事。即便如此,她还是问得小心翼翼:“若彤,昨晚…其实究竟发生了何事?”

只见顾若彤身形一震,看着垂暮的目光中闪过了一丝畏惧。

垂暮猜想,昨天发生的事绝对不是一句“没什么”就能盖过的,那件事…一定给顾若彤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所以,她才会有那样的表情。

好不容易觉得自己终于有了归属感的垂暮,顿时又觉得自己被抛弃了。一个星期的放松生活让她感觉到自己与常人无异,可是她的能力却无时无刻在提醒她:她并不是一个普通人。

“我…”垂暮自知自己问错了,于是便把头低下,活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对不起。”她其实是不应该发动自己的能力的,即使她知道发动了能力之后别人就会开始对她有所畏惧,她即便知道了,却还是义无反顾地动用了,结局,正是如她所想…

不是常人,那么就不该享有常人拥有的生活。她是不是应该回去就要和日曜离婚,和所有人远离关系,最后回到自己长大的寺庙中生活呢?

现在这个状况,似乎正叫自己这么做。

垂暮正胡思乱想,顾若彤温暖的手便握上了她的小手,似乎想要让不安十分的她感到些许的安心。她这才缓缓道:“我不知道你老公向医生对你说过了什么,可是昨晚发生了那样的事,那般恐怖的你,说我不害怕,那自然是在说假话。”

垂暮不知该如何形容她此时此刻的心情,很复杂,五味陈杂…似乎渗杂了对人世间的心灰意冷。

顾若彤握着她的手,力道更紧,“不过呢,你昨晚是为了保护我对吧?”她的视线转向另一边,脸有些微红。

即使已经嫁做人妇,她依然不擅长说太多的甜言蜜语去哄人,这也是为什么她和天轩逸的婚姻会那么地需要配合磨合,因为他们都一样的性格。只是,天轩逸处理事情的方式比她圆润得多,所以他们才可以甜甜蜜蜜地步入婚姻。

“再说了,我又不是在怪你还是什么…”顾若彤话毕,便又把目光转回看向垂暮,带着羡慕,“我昨天晚上还在害怕的时候,只有日曜毫无畏惧地走过来,从我这里把你抱起来,还对你说你做得很好…我想,若不是真正用心爱你的话,是不可能会这么做的…吧?”

垂暮抿唇,对于顾若彤对她说的话并没有太大的反应。日曜一直都爱对她说情话,有时候她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假的,什么时候是真的?亦或是,所有都是假的…?

即便如此,被说了很多次情话的她仍旧如一个刚坠入情网的小女孩般心跳不止。

“对不起…”垂暮红着脸道,脸上满满都是愧疚之色。对于吓到顾若彤他们这件事,她是真的真心感觉到十分抱歉。

顾若彤的脸上爬上了笑容,从牵着对方的手这个动作转换成了亲昵地挽着对方的手臂。“反正事情都过了,提起来还有什么用呢?现在我们要专注吃东西!吃了东西,烦闷就会随着食物进到肚子里消化掉,然后排解出来!”

垂暮笑笑,并没有给予任何回应。

顾若彤听不见回应,整张脸立刻凑近了垂暮的,佯装生气道:“你 . 的 . 回 . 应 . 呢?”

垂暮呆住半响,失笑地应了一声:“好。”

日曜和天轩逸看着前方边走边有说有笑的俩女人,一时不禁对她们所聊的话题感到有兴趣,究竟是什么样的话题会让他们聊的那么嗨呢?

男人和女人的分别就在于他们没有共同的话题可聊,所以要想尽办法来配合彼此的兴趣。要真正遇到一个有同样的话题的人是很难,可是若是真的很爱一个人,那么就会为了对方而牺牲自己。

这确实是一件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