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43:哪来的野人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20-02-21 10:54:11pm

奇幻·玄幻


同一时间。

这是一家新开的四星级酒店。

酒店大厅里,水晶灯倒挂在天花板上,沉静而华丽。

大厅正侧方是供客人观赏及拍照打卡的布置,那区的地面铺满了鹅卵石,石上大大的铜钱雕像刻着“开元通宝”,雕像旁由檀木雕刻而成的巨掌,撑起了一个金灿灿的元宝,犹如结出的砚果。

鹅卵石的四周以红掌与水仙花做为点缀,这样的布置让整个酒店焕然一新。

曾亦儿步行而至,没有片刻犹豫地走近酒店。

同样,她身上的气味也随之而至,大门前的员工见状张开手臂想请她止步。

他侧首,就见好几张钞票触不及防在面前放大了好几倍。

曾亦儿眉目未动,手里捏着钞票“我今日不小心掉到了水沟里。”

一阵冷风吹来。

钞票在风中晃动“哗哗”作响。

员工如梦初醒,终于回神,下意识再看向曾亦儿裤兜。

裤兜里鼓鼓的,好似塞了不少钞票。

面对比自己爸爸还亲的毛爷爷,员工实在没办法拒绝,也不管曾亦儿说的是否真实,笑脸兮兮就给曾亦儿拉开了酒店大门,侧开身体放行。

一进入大厅,就见工作人员皆一身红白色制服。

酒店的瓷砖地板干净得发亮,加上定期打蜡,客人几乎可以在地板上看到另一个自己。

前台后方贴着一副吸人眼球的书法对联:【春归大地人间暖,福降神州喜临门】

上头的毛笔字笔力劲挺,飞龙舞凤。

曾亦儿站在里头仔细打量着酒店,发自内心地赞叹。

价格便宜,实质性价却比价格高许多。

她却不曾发现,自己的身影与这里的一切是多么格格不入。

很快,她察觉别人对她投以的眼光是鄙夷的,深怕她连空气也一块弄脏一般。

特别是前台小姐姐,对上一位客人明明还温文尔雅,一见到曾亦儿邋遢的形象再加上裹剩一双眼睛的脸后,脸色骤变。

她嗤之以鼻,一副阅人无数的自信,面上嫌弃之色不加掩饰。

变脸的功夫还不带缓冲。

“哪来的野人?”

前台小姐姐说话的声量不小,丝毫不介意这话传进曾亦儿的耳里。

她这是认定了,曾亦儿消费不起她的服务。

前台,曾亦儿咬牙扯下围巾。

“给我办三晚商务套房。”

“你消费得起么?”

曾亦儿一股怒气蹭蹭往上升,她原想将口袋里的现金都掏出来,让这不长眼的小姐姐看看什么叫人不可貌相。

可她脑子一转,想起这些现金她打算用来对付墨卿云用得,而且老往银行跑也不怎么合适,于是到了嗓子眼的【现金支付】硬是换成了“微信支付!”

小姐姐摆弄着手指,不理会。

装!

就使劲的装!

这一刻她态度越糟,下一刻站在曾亦儿身后的支持者就越多!

曾亦儿萌生了一个念头,深吸了一口气忍住愤怒,敲了敲前台的桌面,故意提高声量道“三晚商务套房听见没有?到底会不会啊,不会的话麻烦让经理换个人来招呼,磨磨蹭蹭的。”

前台小姐姐楞了一楞,以为这些乞丐都是软柿子,卑微得连自尊都可以任人践踏,而不反抗。

她万万没想到曾亦儿会反击。

她脑羞成怒,拿起话筒拨了电话“保安,前台这里有个闹事的乞丐,快把人给请......”

小姐姐话还没说完,曾亦儿就舞动着双手去抢话筒了。

乞丐?!她曾亦儿可是真金白银的来住酒店的!

“啊......”

纠缠的过程中,小姐姐为了护住话筒推了曾亦儿一把。

曾亦儿重心是有些不稳,但如果及时扶住前台的话还是不至于跌倒的。

可曾亦儿,却选择了顺势往后跌。

她狠狠地跌在了地上,手肘痛得发凉。

安静的酒店内忽然被她刺耳的声音打破了宁静,在场所有人顿了顿,接着齐刷刷地看了过去。

但凡涉及道德伦理的事情,总有人支持有人反对。

有的人认为曾亦儿没有素质,灰头土脸不修边幅还敢踏进这四星级酒店,这下可好,自讨苦吃了吧。

有的人则是酒店的常客,对前台小姐姐的为人还算熟悉,都知道她总是嚣张得瑟,办事态度也不怎么好。

如今她如此对待一个手无寸铁,瘦得几乎只剩下骨头的流浪汉,难道这人真的一点怜悯之心都没有吗?

所以原本只落在曾亦儿身上的眸光,一下也就落在了前台小姐姐的身上。

眸光中的是厌恶,带着鄙夷,是从骨子里对她的恶心。

在通话中听见异样动静的保安连忙通知了酒店经理。

他们是一路小跑到大厅的。

一抵达大厅,就看见曾亦儿跌坐在地上,从周遭客人的眼光,大家都基本上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保安非常识时务,立即上前将人给搀扶起来。

待曾亦儿站稳身子,酒店经理连给她赔不是,还下令让前台小姐姐先行退下。

但是曾亦儿却黑着一张脸,坚决不妥协。

前台小姐姐见酒店经理也出动了,吓得花容失色。

毕竟对于新开的酒店而言,除了装潢和酒店设备的卖点,能吸引客人的就只剩下服务和名声了。

眼下酒店才开业四个月个月不到,就闹出这事情,酒店为保名声很大可能会把她这闹事的员工给开除。

她悔得肠子都青了,大颗大颗的眼泪倾巢而出。

这份工她是等了多久才等到的机会,为了这份工她在老乡的母亲甚至把家里唯一一头牛都给卖了只为了给她她筹路费,让她来城里找份好的工作,过好的生活。

她不能因此失业,失业了她拿还有脸回去面对老母亲。。

如果失业了,她哪来的生活费寄回老乡?

如果因为此事失业,这事传了出去或许从此她就很难再找到前台的工作了。

思及此,小姐姐没了先前的嚣张拔萃,害怕得身体微颤。

她“扑通”一声跪在曾亦儿的跟前,也顾不得她气味难闻,便抱住她的大腿请求原谅。

可惜,小姐姐这回抱错了大腿,惹错了人,曾亦儿这人小气得很,要谁得罪了她她都会千方百计地报复,绝不存在原谅二字。

曾亦儿不语,脸上的不悦更甚。

经理见状,主动拉开了前台小姐姐,还让保安将人带下。

经过经理一番安抚,还信誓旦旦保证绝对会让人事部开除前台小姐姐后,曾亦儿才消了口气,扬起笑容决定不向酒店追究。

也因此,酒店决定让曾亦儿免费升级去总统套房。

房内,曾亦儿围着浴巾靠坐在床上,打算给自己网购三套衣物。

点开app,她看见上头满满的新年促销,才想起如今离过年还剩不到一周了。

以往临近年关,秦秀都会带着她去超市购买年货,为家里添购碗筷,还有为他父亲挑选新衣物。

每年的年二九,一家人都会围在厨房忙前忙后为第二天的团圆饭做准备,然后父亲也搬着板凳,把每个门都贴上“福”字,而她则在后头负责指挥。

想着想着,她的眸光不自觉柔和了许多。

那是只有家才能给予的温暖,也是这一个月来支撑着她走过来的回忆

但是今年的春节,她怕是没有办法和家人一起过了了。

X X X

网购的衣服在一小时内就送来了。

曾亦儿换上黑色阔腿长裤和灰色的卫衣,戴上鸭嘴帽后,她回了一趟家。

途中她给秦秀发了封简讯,让她把证件用粉色盒子裹住,然后放在楼下公园的椅子上,她自行去取。

原本仅仅只是打算回去拿回证件顺道远远地看父母一眼的她却前脚才刚抵达小区,就见一道熟悉的身影被人从后套上麻袋。

那人曾尝试挣脱,可套麻袋的是个年轻的壮汉,那人的反抗在他面前压根儿没用。

壮汉轻松就将人给压制住,接着一拳头重重捶击在那人的腹部。

几乎是瞬间那人就被拖进了小巷。

“曾少白。”

一把低沉的男音传来从巷尾传来,即使被套着麻袋也知道来者是谁。

是九爷,追债的九爷!

曾少白心里拔凉拔凉,只觉后背有人推了一把,将他整个人推倒在地面上。

他吃痛地爬起,畏惧得连痛呼声都不敢发出来,结巴道“九九九,九爷,你怎么来了?”

随着麻袋被拿掉,曾少白的眼眸中倒映出九爷的脸。

九爷朝他扬起了一抹笑容, 这份笑意不达眼底,紧接着捏住他的下巴“我没了你的消息一个月,这不是来看看你吗?”九爷穿着一条黑色背心,露出皮肤上满满的刺青,字句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呵呵呵,我过得,挺好挺好。”曾少白心虚地笑着别开脸,却被九爷紧捏住下巴将脸摆回来。

“还装?说,欠我的钱几时还?”暴怒的气息吹在他脸上,火热火热的,就像要把他烤熟一般。

似乎在回应着他的怒气,余音刚落,身后就左右一个壮汉将曾少白给固定着,接着另一个彪汉递上了一把手术刀给九爷。

手术刀的锋芒,不偏不倚划过曾少白的双眸。

他差点睁不开眼睛,还差点稳不住身子。

不妙的钟声在他心里敲得叮当乱响“不是我不还,你也知道我女儿都失踪了一段日子,这段日子我都断了零花钱了。”

九爷勾起了嘴角,猜不出笑意。

眼见着手术刀在眼前晃着,曾少白急忙补充道“不过!我老婆的外甥最近成了小有名气的艺人!爷你看,能否和上次一样把欠下的数目都加在墨卿云养母身上,然后找她要去?”

不提还好,提及墨卿云九爷直接将手术刀插入曾少白的肩上。“你还敢给老子提这女人!”

曾少白惨叫一声,抱住鲜血飞溅的肩膀满地打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