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五:前世恩怨 - 第三十三章:老师

夏血瞑≪妖孽风流:傲娇除魔师≫  - 发布于2020-06-26 8:29:48am

耽美·百合


距离萧平凡毫无缘由地死去,已经是十六年前的事情。而这十六年以来,他们都调查不出究竟萧平凡的死因是什么。还有就是,牧棋的失踪是怎么一回事,因为牧棋被救出之后,并没有解释自己失踪的事情。

尽管如此,众人也就不再多问。他们唯一要做的事情,是调查萧平凡的一切。

萧平凡的前世以及牧棋身为魔族前王子殿下前世的事情,都是萧平凡死去的导火线。或许,前世的事情,就是导致萧平凡死去的真正原因。

现在,十六年后,他们总算找到了小小的线索。

目标:千音高中。

***

慵懒地躺在操场的草地上,少年不由叹息。他实在搞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看到他不想看到的东西。他很无奈,只能任由“他们”在自己身边徘徊。

“小凡,你在那里干嘛?午休快结束了,你还不回班?”身为少年的竹马,金发的少年有些不悦地说道。

鼓腮地瞥了金发少年,少年只好不甘不愿地起身,准备回班。

只是,在他还没踏出一步的时候,身后仿佛有什么冰冷的视线落在他身上,迫使他不得不转身看去。

什么都没有。

错觉?

不像啊……

“呐,音韫,你刚刚有没有感觉到什么?”少年迟疑着问答,反正他的提问,金发少年不会不明白。

愣怔了几秒,金发少年的脸色微微变了。

“什么都没有啊!小凡,拜托你别吓我啊……你知道我心脏不好,经不起你吓。”金发少年的眼眶开始泛红。

见他快哭出来了,少年慌张起来,立刻来到他面前,温柔地抚摸他的脑袋。

他相当自责,因为他竟然吓哭自己的竹马。

“萧平凡!何音韫!你们俩又打算逃课了吗?”教官忽然冒出,指着他们俩大声喝道。

被点到名字的少年萧平凡和金发少年何音韫立刻开跑。

逃过教官的手掌心,没有被抓到,萧平凡自然是高兴得差点大笑出声。他看向喘气不已,脸红红的何音韫,倒是感到有些对不起。

“我说,小凡,你会不会很困扰?”何音韫突然问了这么一个奇怪的问题。

头顶上冒出许多问号,萧平凡无法理解他的提问。

微微歪头,他眨了眨眼看着他,“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应该知道除魔师里面,十六年前有个与你同名的除魔师,对吧?”何音韫努力回想自己曾经看过的资料,同时开口详细询问。见他颔首,他便继续,“那位与你同名的除魔师,听说是背叛者。所以,很有可能你加入我们的协会,反而遭到他人的排挤。”

确实,何音韫言之有理。

但是萧平凡是真的很想要成为除魔师,毕竟他本身就有天赋,能够看见一般人所看不见的东西,也有能力驱除。

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央求何音韫这个打从一出生开始就是除魔师的竹马帮他获取成为除魔师的资格。

“我没关系的啦~最重要的是,我想要成为除魔师,摆脱‘他们’的纠缠。”萧平凡用无奈的语气回答了他的问题。

见他如此坚定,何音韫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反而是直直地盯着他看。

注意到他的视线,萧平凡困惑不已地看过去,所对上的是一双带着炽烈眼神的眸子。

好像……很危险?

“呐……小凡,说真的,你明明长得眉清目秀,干嘛要如此糟蹋自己的长相?”何音韫幽怨地问道。

的确,萧平凡真的长得眉清目秀,再加上肌肤晶莹剔透般的白皙,墨黑色的发丝闪烁着银光,同样墨色的眸子清澈得毫无一丝杂质,樱色的唇不薄不厚甚至泛着水泽,身材算是纤瘦。

只可惜那过长的刘海几乎遮掩了那漂亮的长相的一半,将人给丑化了。

“还好吧?人都是一个样,何必去在意长相?”萧平凡实在不明白何音韫为何要在意他的形象。

明明这样就好了啊。再者,他很随意,懒惰装扮自己。

早就知道他会这么回答,何音韫顿感有些挫败。他明明是想要对萧平凡下手,但却还是下不了手。

面对一个天然呆的孩子,他真的无法下手。

“啊……我们现在翘课了……”何音韫哀嚎起来,因为早就过了午休时刻。

“该死!忘记了啦~我们现在快点回班吧?”萧平凡也慌乱起来。

于是两个人匆匆忙忙地回到自己的教室。

不过……怎么气氛怪怪的?

萧平凡注意到气氛不太对劲,立刻看向何音韫。两个人面面相觑,点点头,小心翼翼地走过去。

然后就看到一个不知怎么令他萌生怀念感觉的男子。

这人是谁啊?

蓝色中长发有些凌乱地随意用橡胶圈扎起,那张脸算的上俊朗,看得出是个大大咧咧的人。

见有两个学生站在门外,陆廷便看过去。他是被派遣过来这儿除魔的,所以人才会在这儿,而且角色的设定是老师。

一看到那两个很显然是迟回班的少年,他有些不悦。不过,他却感到很疑惑。

“陆老师,这是我们班的逃课大王,萧平凡。至于他身边那个是病美人,何音韫。”学习委员长调侃似的介绍萧平凡和何音韫。

“什么逃课大王啊!还有,音韫的绰号是谁取的?也太烂了吧?”萧平凡不由炸毛。

第一次听到自己的绰号是病美人,何音韫当然是一脸黑线了。

他知道他身体不好,经常生病,但他不是美人!

“萧……平凡?同名吗……”陆廷愣怔了许久,嘴里小声念叨那熟悉的名字,随即又想起另外一个人的名字也很耳熟。

“你……陆廷?”何音韫这时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

“我都还没自我介绍……啊!原来是同道中人……你是何家的孩子,音韫。好久不见,看来你身体似乎很不错。”陆廷一脸的恍然大悟。

何音韫微微笑,没有再说下去。

毕竟有些事情不能在这种场合说吧?

萧平凡见何音韫认识陆廷,然后陆廷又说了同道中人,他也就瞬间明白什么。但基于礼貌,他选择保持安静。

突然,他的背脊发凉,耳边仿若听见了什么。他的脸色骤变,立刻扭头看去……

什么都没有。

那不是幻觉……也不是错觉……

“小凡?”何音韫见他突然如此这般,不由担心起来。

“啧,又来了?”学习委员长一脸鄙视。

“灵异少年又出现了。”在场的同学们都开始窃窃私语,表现对于萧平凡的厌恶。

但萧平凡并没有在意他们的厌恶。他全身颤抖不已,脸色极为苍白,神色看起来充满惊惧。

“闭嘴!你们根本什么都……小凡!”何音韫不忿地瞪了他们一眼,想要说什么之际,萧平凡竟然当场昏倒。

这是第一次他昏倒,而且那表情看起来是如此的脆弱。

“音韫,我来送他去保健室吧。”陆廷蹙眉道。

何音韫没有拒绝,就这样任由陆廷抱起萧平凡送去保健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