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五:前世恩怨 - 第三十五章:确认

夏血瞑≪妖孽风流:傲娇除魔师≫  - 发布于2020-06-26 8:30:49am

耽美·百合


保健室内同样完全结冰,呈现出蓝色一片。静静地坐在床上,不敢轻举妄动的萧平凡神经紧绷,深怕一个不小心,他就会被袭击。

实际上,他早就被这不知为何一心想要杀死他的不明人士(那不是人类吧……)盯上,也袭击过很多次。只是,每一次被袭击,身边都有何音韫在,所以不会很害怕。

唯有这一次他特别的不安,总感觉脑海里有什么就快涌泉而出。

“这里……还有人?”很熟悉,但却又陌生的声音响起,萧平凡下意识地循声望去。

映入眼帘的是个黑发的男子。

那张脸庞,带给他无比熟悉怀念的感觉。

谁?这是谁?

“翼棋,这里还有人在?”又是一把熟悉的声音。

萧平凡呆滞地看着那个正看着自己的黑发男子,随即再看向不知从哪里冒出,拥有血色长发,长相妖异般美的男子。

不过,他看得出,那血色长发的男子并非人类。

究竟是怎样?为什么今天会看到这么多陌生却又熟悉的人?为什么那个对自己穷追不舍,一心想要铲除自己的家伙今天会如此激动想要杀死自己?

他不明白……真的很不明白啊!

“小凡!小凡,你在哪里?呜……该不会又昏倒了吧?”何音御焦急的声音响起,让萧平凡立刻回神。

“御哥!我在这儿~”

他知道如果他不出声的话,何音御真的会哭。实际上,听到他的声音的时候,他知道他真的已经在哭了。

然后何音御出现了,而且眼眶红红的,出奇意外的可爱。

萧平凡有些无奈,毕竟他认识何音御十六年了,何音御依然还是个孩子般。

明明都是二十四岁的成年人了……

“太好了,我还以为你又被袭击。”何音御松了一口气地看着他,灿烂一笑。

看到他的笑容,萧平凡的心情自然平静下来。

但是,现在他们无法出去,被困在这里。

“你是何家的……何音韫的兄长?”血色长发的男子认出何音御是什么人。

“嗯?我是何音御。呃……请问你们二位是……?”何音御不认识这两个人,好奇地询问起来,也代替萧平凡问出心底话。

沉默地相互对视了一下,血色长发的男子苦笑了笑。

“我是司钥。呵呵,我不是人类,我是魔族。”司钥自我介绍一番,毫不避讳地说出自己并非人类。紧接着,他又介绍身旁的人。“这是牧棋,除魔师最强组合之一的。”

无言地看了眼司钥,然后牧棋便将视线放在萧平凡身上。

简直是同一个人……

牧棋不由垂帘。

只是,这种时刻,不适合忧伤,因为现在可是有着很大的麻烦。

就在牧棋准备进行除魔的时候,结冰现象突然消失不见。

寒冷的感觉消失了。

“走了……”萧平凡松了一口气似的说道,整个人虚脱了。

“小凡!”保健室的门被撞开,何音韫就这样冲进来,直接抱住萧平凡。

众人被这情况给弄得一愣一愣的。

牧棋看着萧平凡那无奈的表情,随即就感觉到那微弱的灵力,双眸微微睁大。

在何音韫松开拥抱后,就换成牧棋凑过去,并伸手紧紧抓住萧平凡的手。这实在出乎预料,因此所有人都傻眼了。

“不会有错的……你是凡……”牧棋哀伤地说道。

“啊?你在说……”

萧平凡很想把话给问完,但心脏突然抽痛,让他无法把话给说完。

见萧平凡很显然脸色突然变得苍白难看,何音御立刻来到他身边。牧棋这时也松手,倒退几步。

有些慌张地为萧平凡测量心跳,何音御下意识地抬手碰触他的额头。

莫名的,心不痛了。

眨眨眼看着何音御,萧平凡不由得轻笑了笑,因为何音御呆萌呆萌的表情真的很可爱。

知道萧平凡已经没事了,何音韫也就放心下来。随即,他瞪向牧棋等人,脸上浮现出不悦的表情。

“不好意思,请你们出去。”

逐客令。

冯敏敏自然是差点当场发飙。要不是有陆廷在他身边,恐怕他真的是当场发飙,拿东西砸人。

于是,他们全都离开保健室。

反正,也可以顺便商量事情。

见他们都离开了,何音韫的心情反而变得有些复杂。

他知道,萧平凡可能就快离开自己了。哪怕他不愿意放开萧平凡,也必须放开。

***

“棋,你刚刚为什么突然那个样子?”冯敏敏心有余惊地顺手将牧棋搂在怀里嗔道,因为那举动不但突然,甚至还很吓人。

然而牧棋却沉默不语,相当之乖巧地靠在冯敏敏的怀里。

要不是知道冯敏敏是男的,这副情景会让人想入非非。

只是,就算不知道也会感到很莫名其妙吧!

“那么,已经确认了吗?”陆廷能够理解牧棋方才的反应,因此才会开口如此询问。当然,他自己也很想确定一下那是不是他们正在找寻的人。

闻言,冯敏敏想起了方才所看到的少年,不由得看了看自己怀中的人儿。司钥也不例外,毕竟除了牧棋以外,他也是目前唯一最了解“他”的人(?)。

然而牧棋却不说话,一直保持沉默。

良久之后,永久青春的白发少年凭空出现,身边还跟着两个人。只是一个是紫色头发的男子,另外一个是死灰色头发的男子。

“情况如何?”紫发的男子是紫离,而搂着他的人不用说自然是秦笙。

“确认了……”这时牧棋才悠悠地开口,但他停顿了一下方才继续,“那是凡,我们所认识的萧平凡,虽说是转世了,但他保留着前世所有的记忆。”

一听他这么说,他们都愣怔住。

保留着前世所有的记忆?

这不就是意味着……?

“咦?不对啊,那少年看起来不像是认识我们,你怎么判定他保留着前世的记忆?”陆廷反驳牧棋所说的,因为那少年确实认不得他。

“有人对他施行了记忆封印,所以他才会不记得我们。”牧棋摇摇头,如此答道。

陆廷也就无话可说。

那么,现在要怎样?

他们到底该如何还是好?

“那么,你有办法解开那道封印么?”冯敏敏轻声问道。

如果可以的话,他们都希望萧平凡能够想起他们,只是这么做对于萧平凡而言有些残忍。

毕竟……是他们间接害死了他,导致他死去,让他再一次转世为人。

牧棋沉默地看了他们各一眼,最后颔首,“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