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45:绑入阴庙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20-03-02 8:01:25pm

奇幻·玄幻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墨卿云喝得酩酊大醉,趴在餐桌一动也不动,手里还依依不舍地握住酒瓶。

随着她的动作,酒瓶倒在桌上,里头剩余的酒水流出来,湿了桌布以及她的整个手臂。

她一头枕在手臂上,浑身皮肤通红,特别是脸颊红得像熟透的樱桃。

颜无天无奈,只好唤来服务员,递上从墨卿云皮夹里找到的信用卡结账。

服务员瞄了眼餐桌上被一扫而空,连汤汁都不剩的空盘子还有东倒西歪的酒瓶,脱口赞叹二位食量过人,可视线移到墨卿云时“好酒量”这三个字她硬是咽回了肚子里。

她不禁担心了起来。

“这位女士还好吗?我看她应该喝了不少酒。”小酌怡情,酗酒伤身,墨卿云这确实是在酗酒。

墨卿云听见有人在谈论她,从桌上弹了起来高举着酒瓶,嘴上叨叨“我美追!我真美追!”

眼皮子却始终未抬半分。

她醉得口齿不清,大家都估摸着应该是在说她没醉之类的话吧。

不等他人回神,墨卿云又径自“啪”的一声倒了下去。

服务员见状,不再多话,赶紧把账给结了好让墨卿云早些回家歇息。

颜无天从服务员手上接过信用卡,随手丢进墨卿云的背包,搀扶着墨卿云离开。

电梯门完全合上前,服务员摇摇头轻叹一句“豪喝豪醉,伤身。”

这一幕,正好落在颜无天的眼里。

颜无天瞥了墨卿云一眼,分不清她究竟是真醉,还是装作无动于衷,随着酒意将自己麻痹。

墨卿云的身高勉强到颜无天的肩头,走动间一侧头,就落入颜无天的怀里。

暮色苍茫,凉风呼号,华光开满繁华林立的楼盘。

她凤眼紧紧闭着,眉头皱成团,睫毛和眼角染上了几分湿气。

在路人兴趣未减开心逛着的身影中,显得散淡惆怅。

对他人而言,或许觉得她喝得痛快,可其中辛酸只能在自己心里默默掂量。

凡人的想法数百年来颜无天始终无法参透,为魔哪点不好了,拥有不同与凡人的能力。

是,如今的躯体确实不是很完美,但又不是不可以修复,不就是要动手让人间界少几个人,然后以血为养。

为什么需要这么犹豫,挣扎,难过。

若是魔界中人,就算双手鲜血淋漓,踏着遍野尸身也不为所动。

就像在摄影棚力量觉醒时一样,毫不犹豫地下手,毕竟有时候所谓的仁慈会让你万劫不复。

远方夜幕之中,突现巨大秃鹰振翅而来。

在旁路人见状无一不大惊失色,大城市里平日巨型鸟少之又少,更别说是食腐的秃鹰。

谁知道这大型猛禽是迷路了还是吃腻了腐肉,跑出来猎物的?

唯颜无天神色淡定等待秃鹰飞向自己。

秃鹰飞到颜无天的面前,不时轻拍翅膀以维持和颜无天相同的高度。

颜无天轻启唇瓣唤了一声“鹊焱。”,秃鹰回应似地化成火鸟。

那跳跃的烈火,比秃鹰大了足足一倍,火翅扇动的瞬间弹出了不少火苗。

见此异状,路人们可倒吸了不止一口气,一个个吓得几乎肝胆皆颤,第一反应便是轻手轻脚地倒退了好几步,尽量降低存在感,接着转身连滚带爬地离开了。

更多的是好奇心胜过恐惧的人,坚持留在原地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秃鹰是自燃的,燃烧的时候连被火焰包围的原型都不见了,就像是一团愤怒的鸟状烈火,深深烙在众人的脑海里。

烧得正旺的红焰之中两排直立的字渐渐浮现。

【少主,侯爷有请。】

秃鹰名唤鹊焱,是颜无天饲养的灵兽,能自由穿梭于这四面八方之中,不仅能战还能传信。

颜无天行踪漂浮不定,神出鬼没,若想找到颜无天唯一的办法就是通过鹊焱。

也只有鹊焱能够清楚感应到他的行踪。

那老狐狸找他究竟是所谓何事?

颜无天撇嘴笑了笑,一手抱住墨卿云的腰,大袖轻轻一挥,红焰优如得到安抚逐渐缩小,接着寸寸分化成零碎的火苗,熄灭于正好拂过的夜风之中。

火苗熄灭之时,鹊焱来过的任何痕迹就会随之抹灭,就连烙印在凡人脑海里的记忆亦无例外。

由于喝了大量的酒,墨卿云胃里收缩翻搅得难受,开始不安躁地动了起来。

确认她一时半会不会呕吐之后,颜无天连忙找来代驾,附上地址,望着桥车绝尘而去这才离开。

一路上,车子平稳行驶。

墨卿云斜躺在后座上,没有了先前难受,睡得十分安稳。

代驾望了眼后车镜,戴上面罩,往后座喷射迷魂喷雾。

确认墨卿云没有醒来的征兆,代驾悄悄地按下一串号码拨通了电话。

“喂,怎么这么久?该不会是拿了定金不办事吧?”接电话的是一个女人,语气有些焦虑。

“刚刚这女人全程被一个年轻的帅伙子护着,我没法动手,现在人已经到手了。” 代驾怕曾亦儿不相信他,特意给她发来一张颜无天搀扶墨卿云的照片。

“很好,按照约定,把人带到那里。”

电话挂断后,代驾毅然转了方向盘,朝地址的另一个方向行驶。

曾亦儿目光锁定照片里的绝色美男,心中的嫉妒几乎化成绿色的毒液,把墨卿云的五脏六腑全腐蚀掉。

那男人可比现如今的男人优秀多了,男人穿着的古装看上去价值不菲,浑身上下散发着这个年代不符的禁欲和沉稳。

这贱人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才不见一个月各方面运势都在扶摇直上。

这段时间她全靠幻想墨卿云名义扫地,出门被车撞得半身不遂或忽然暴毙的情景来安慰自己的,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白天差点被曾少白卖掉的气更加憋屈了,就连肺部和肋骨都在隐隐做疼。

曾亦儿随手拿起身侧的杯子摔得支离破碎,重重地喘了口气。

她心中酝酿着更加恶毒的计划,露出疯狂的神情,哈哈大笑起来。

“墨卿云,我就不相信你的运气一辈子都花不完!”

X X X

代驾将墨卿云的车子弃在了偏僻的荒野,换了台没有车牌的货车,再把人送到指定的地点。

那是一间废弃的神庙,神庙外的大殿由六根粗大的柱子撑起,每根柱子被一条大青蛇缠绕着,只不过这些青蛇早已黯然失色。

过了大殿便是正厅,里头物去人空,只剩下正中央摆着一尊雕像,是个拥有着男儿身的女生,女生半裸着身体站在一团黑雾上,两手拿着斧头,嘴上笑得邪魅,实在看不出是何方神圣。

神庙内部分屋瓦缺失,冷月不偏不倚地照在厅中的神像上,莫名地让人浑身寒汗毛耸立。

其中一位叫小吴的男人忍不住开口“老大,你说那妞不会是骗我们吧,你看看这周围的,哪一点像神庙了?”

此话一出,身后其余出来混的时间较短的男人表情开始扭曲,浑身鸡皮疙瘩一下就起来了。

九爷的眼神飞刀子似地落在小吴身上。

说话间,神庙外有了动静。

九爷和其余的九个兄弟早已在那里等候,见货车抵达,手脚麻利将装着人的油桶运下货车并且付给了代驾一万块钱。

“兄弟,辛苦了。”

收了钱后,代驾飞快地离开地点,压根儿不想再继续和他们扯上任何关系。

反正,他只是负责送货的,那位小姐若真要寻仇,麻烦请向出钱的人追究去。

九爷的手下,急色地打开油桶盖,邪淫地打量着墨卿云。

他当即惊艳得一拍大腿,像他们这种再寒酸地方混的,漂亮的都是老大的女人,剩余的都是不上眼的货色。

哪曾见过如此白净的女人。

“我去!这妞也太正了吧!兄弟们这回有福了!”

一记手刀触不及防从后劈上他的头,是老吴动的手。

他吓得赶紧盖上盖子,把桶运入大厅。

惊吓后手的力度本就不好控制,盖上盖子的时候力度过大,把墨卿云直接给震醒了。

墨卿云骤然睁开眼,耸动着鼻子,闻到了熟悉的味道。

那是黑暗的气息。

欲望,邪恶弥漫着整个空间,促使她的双眼在黑暗中转为艳红,红得得发光。

她静静地听着男人们的对白,几句下来原本还听不见什么,直到一道格外不同的脚步声降临——

高跟鞋的声音在空荡的神庙里有规律地回荡,曾亦儿满脸都是得意癫狂的笑意,视线开始在神庙里环绕。

她真的是太机智了,一早就让人打听墨卿云的下落顺道让他伪装成代驾,甚至连地点都是她精心挑选的。

据网络说法,这是一间废弃的阴庙,大厅里供奉的不是神像,而是恶魔之领,娜罗祢。

传说娜罗祢本是凡人之身,后因爱上罗刹毗摩质多罗成为女恶魔并与其共结连理,成为名副其实的罗刹之妻。

罗刹虽是让人文风丧胆的恶鬼,但比起罗刹娜罗祢却更为可怖,可以自行离开修罗界,人界、冥界、妖界皆曾出现过她的踪影。

她手上的斧头锋利无比,左斧诛人,右斧诛神、魔、妖,故此除了神界何方生灵见着她的还得俯首膜拜,不让她动怒。

故此,曾亦儿相信不管墨卿云是何方神圣,在娜罗祢的面前一样会被压制得服服帖帖,使不出半点妖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