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46: 接连惊变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20-03-09 10:44:58pm

奇幻·玄幻


曾亦儿脱下鸭嘴帽的时候,所有不曾见过她的人不禁失望了。

还以为身材不好,颜值来凑。

没想到,是他们多想了。

曾亦儿自然是察觉到他们赤裸裸的猥琐目光,也不介意,问道“人呢?”

“在那儿呢。”九爷朝油桶扬了扬下巴“我对这妞不感兴趣,让兄弟们先轮吧,完事后由我亲自解决。”

九爷之所以同意接下曾亦儿的单子,纯粹是因为墨卿云让他颜面扫地,这人一日不除,他的面子在兄弟面前挂不住啊。

他必须亲自解决她,以洗耻辱。

墨卿云这下终于弄明白自己的处境,整个人顿时清醒,不止出了一身冷汗,浑身也直打颤。

不是因为她害怕,而是因为激动。

曾亦儿一直以来欺负栽赃她,对她的行为糟得透顶,但曾亦儿始终未曾想过取她性命,所以她对曾亦儿也不穷追不舍。

可她怎么都想不到这人和她简直就是打从娘胎就开始结下的孽缘,从小到大见不得她好,不但追着她不放,手段还越发狠辣,恨她恨得要以如此恶毒的方式来报复。

这个曾亦儿究竟有什么心里疾病,她抚摸自己良心的时候不会感到痛吗??

对于自己所作的一切,晚上睡觉从来都不发噩梦的吗?

若她还是以往平凡的墨卿云,她的下场会是什么,可想而知。

墨卿云厌倦了人间,厌倦了人类的恶毒,在人间界好人从来不得善终,就像过去一忍再忍的墨卿云最终会遇到如此大劫。

她迅速地,闭上双眼。

曾亦儿掀开油桶盖看见毫无反抗之力的墨卿云,欣喜若狂,面上挂着快要失控的笑意。“哈哈哈!小贱人,让你使妖术害我从此见不得光,今日

我就要让你明白得罪我会是什么样的一个下场!我倒想看看残花败柳还会有哪个护花使者会想救你,你就等着以后悔绝望的心情死去!”

她转身,丢出简洁的三个字,仿若来自地狱的死亡钟声。

“动手吧!”

余音方落,九爷手下的九个男人迫不及待脱下上衣露,出毛茸茸的胸膛,七手八脚将人抬出油桶。

谁也没有发现,面向他们的娜罗祢雕像此时竟露出晦暗莫测的笑容,原本垂于身侧的左斧已高高举至头顶。

曾亦儿拿出折凳,选了最靠近门口的位置叉手翘脚,等待着看好戏。

“小美人,我来了!”

墨卿云后背才刚着地,老吴脱下裤子就往她扑了过去。

就在他差点触碰到墨卿云时,天边划过一记闪电,一层层乌云漫过头顶,越积越厚最后掩去冷月,整个空间顿时暗了不少。

墨卿云身后的娜罗祢雕像的笑容随之转为狠厉,双目泛起红光。

出来干坏事的心理承受压力也就这么点,区区一声惊雷老吴当即吓得魂都飞了,一时收脚不急绊到自己的另一只脚,直接摔个狗啃泥,当场摔断了牙门。

这一刻,不光老吴变了脸色,就连曾亦儿也没了好脸色。

曾亦儿是最先发现娜罗祢不对劲的人,也是吓的不轻,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躲到九爷身后,两手紧紧抓着九爷的衣物。

九爷原想靠近雕像查看,却发觉门外同样有异,压低了身子,对兄弟们做了对一个停的手势,低喝“等等,不对劲!”

“怎么?” 其他人本来就是九爷找来的外援,自抵达就带着兴奋心情准备好好冲刺一翻,这会儿被九爷给拦住顿时不高兴了。

“你这都怕?”

九爷没有说话,指了指外面。

厅外的大殿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声音极其细微,一不留神就会错过。

这样的声响在昏暗的环境下,格外渗人,所有人不禁磨擦起自己的双臂。

九爷手下当中的其中一人顺着他指的方向走去,边虚张声势道“谁!是谁!”

所有人紧紧抿着唇,默契地沉默了一下。

黑暗中,回应着他似乎不是人类的声响,而是不间断的——

“嘶嘶”声。

老吴的人最为胆小,登时浑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加上经过刚才这一惊也没了兴致。

他将碎牙和满口的血腥随地一吐,连忙拉起裤子就小跑回九爷的身边,嘴里还骂骂咧咧的“铁定是我今日出门没烧香的关系!吃个妞处处受阻也就算了,还赔了只门牙!”

至于其他几人恋恋不舍地留在原地。

殿内的动静还在继续。

所有人的神经线像极了绷紧的弦,随时都会断开。

他们屏息凝神,看着那人离大殿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接着拉开了那扇紧闭的铁门。

瑟瑟阴风自殿内迎面吹来——

夜空中,齿锯型的火光再次划破沉寂的云层,雷声惊天动地,在庙里久久回荡。

借着雷光,殿内的景物吓得众人浑身血液冻结。

卧槽!

殿内其中一根柱子上的青蛇雕像竟然活了过来,此时正缠着柱子蠕动身体,蛇身足有成年人这么粗,蛇头比人头还大,嘴里不时吐出红红的蛇信子!

那人被吓得脸色煞白,当下就站不住脚了,往后跌坐在地上。

这,这,这,这可是他二十多年来见过最巨大的蛇啊!

不止是他,这尺寸的蛇就连在场诸位活了这么久都不曾见过的!

估计那蛇站直身躯都可以直接捅破庙顶了!

九爷反应极快,直接跑上前,趁巨蛇还未发现他们之前谨慎细微地将门合上。

原地震惊片刻后,是无法喝止的怒火。

九爷转身,眼神恨不得将曾亦儿射穿,他抓起曾亦儿的手腕,声音压得极低,像是暴风雨前的抑郁 “这地方有古怪!”

曾亦儿被拽得疼,脸上的五官痛苦得挤在一起“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我若是知道还会站在这里吗?”

墨卿云为何不怕娜罗祢,曾亦儿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原因。

听到曾亦儿的话,九爷怒火凭空烧得更旺了。

当初他就知道墨卿云这货不是好惹,只打算避她避得远远的。

是曾亦儿拍拍胸脯,说她有办法制得了墨卿云,这鬼地方也是她找来的,若不是她,他和兄弟们岂会像如今命悬一线?

“一句不知道就想脱身?如果今日我和兄弟们逃不出去,你也别想活了!”九爷怒火中烧,扇了曾亦儿数巴掌泄愤,将曾亦儿狠狠甩到墙上。

曾亦儿本来身子就不太好,又是后脑勺着墙,在撞上的那一刻就失去了意识。

正当九爷思索着该怎么撤离时,其他人惊恐的眼神也在偷偷交流。

【什么情况??】

【还什么情况!夜路走多,见鬼了!】

【那还等什么?逃啊!必须的活命!】

殿内有巨蛇,原路离开相等于白白送人头,庙顶高度太高,就算顺着雕像往上爬也够不了。

九爷怒目四顾,忽然发现娜罗祢身侧的墙上有道大大的裂口,墙身看上去也比其他地方薄。

他记得来得路上,他们先把车停在了一个空地,接着才徒步绕进前门的。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车子就在这道墙的不远处,拿到了车子再往前开出去一段路就是高速了。

再说这座庙残旧不堪,看上去有不少年头,几人对着那道裂痕撞击或许还能撞出一条生路。

殿内蛇行的声响越来越大,似乎连其他的蛇雕像都活过来了。

“兄弟们!我们齐心协力对着雕像旁的裂痕撞,从那里逃出去!”九爷当即就下令,接着带头跑了过去,对着那副墙猛撞。

紧要关头,一众人的九颗脑袋忽然就当机了,任谁也没能相想出更好的逃生办法。

为了活命其他八人唯有跟随。

至于那第九个人,不是他不想逃,而是色让智昏,经过墨卿云身旁时竟然将脚步往回挪,不假思索就扶起了墨卿云。

墨卿云猛然睁开双眼对他露出魔鬼般的恐怖笑容,笑容中隐藏的危险气息是那样的浓厚,就连九爷数人也感受到了,连忙扭头擦看。

就这一眼,只觉一股寒气从脚趾涌了上来,身上骨头几乎冻得寸寸断裂。

好强大的气场。

九爷那群人视线还停留在墨卿云身上,身体却本能加大了撞击的力量,果然撞出了一个足够让人爬过的口子。

只是,墙外的哪是什么平地,分明就是一个白烟滚滚的池子!

他们来的时候可没有经过任何池子才对的啊!

扶着墨卿云的那人像是浑身肌肤吸附在她身上一样,动弹不得,背梁不禁落下一股冷汗。

他感觉到一只冰凉的手缓缓地触碰到了他的盘骨。

一霎间,剧烈的疼痛从左脚传来,那人甚至还来不及求救便带着疑惑倒在地上。

视线里的是一袭被勾破的黑裙摆旁,那扭曲过大的右手。

那只手鲜血淋漓,手上紧紧握住一根股骨。

鲜血顺着股骨在地上开出了一朵鲜艳的花。

眼前开始昏暗,他恍然大悟,伸长了双臂却始终触碰不了属于他的腿骨,直到彻底没了气息......

眼前画面带来的冲击过大,远远超脱了他们可以接受的范围,而谁也没有想到最后真正压死骆驼的,是一只无足轻重的老鼠。

也不知是哪来的老鼠从九爷的脚边跑过,就从他们撞出的那个口子溜了出去。

老鼠的下场无需置疑,自然是掉进滚滚白烟不停往外冒的池子。

池子里的白烟一接触到活物立马就将老鼠给拉进池底,不消数秒一堆白骨被推出了池子。

那是,老鼠的骨头。

仅存的最后一丝理智,在这一刻彻底崩溃了。

这妞究竟是什么怪物?

他们浑身抖如筛糠,惊恐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倾巢而出,带着绝望在脸上纵横奔驰。

逃?呵呵,怎么可能从这样的怪物手中逃脱......

不可能。

似乎已经忍命,一众人等无力滑坐在地上。

他们的挣扎在这样的一个怪物面前是多么地渺小。

他们只能尽可能地卷缩着身子往墙上靠去,仿佛越往里靠,墨卿云就会大发慈悲让他们死得痛快些。

然而,这些不过只是开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