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46 孤单的童年 - 害死我爸的凶手是我妈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2-15 3:24:43pm

都市·爱情


见诡计终于得逞,张星宇心中狂喜,可是表面上却依旧装出一脸的无所谓,极力按耐住,不让自己表露出雀跃之情:“好吧,既然你害怕,我就陪你一起睡吧。我可是正人君子,不是色狼,你大可不用这么防着我。我发誓不会碰你一根汗毛!好啦,放心快睡吧,明天还要上班。”

于是,张星宇就关了灯,他们俩各自躺在那大床的两边准备睡觉。

张星宇当然不敢造次,规规矩矩地睡在他那一边,没有任何越轨之举。在黑暗之中,他目不转睛地看着睡在另一边的李瞳。大概是害羞的关系,李瞳此刻正背对着张星宇侧躺着。

其实,在一片黑漆漆之中,他只看得到夜色中她背影若隐若现的轮廓。即使只是这样,张星宇心里已经感觉无比温馨又快乐。

刚才,李瞳其实说错了呢。她说不论以前或是现在,张星宇都不曾变过。

事实上,张星宇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张星宇了。以前那个经常带不同女人回家的张星宇,绝对做不到像现在这样,只是静静地安分地看着一个躺在自己身边伸手可及的女人。若是以前那个他,早就扑过去把她征服了。

见到李瞳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张星宇以为她睡着了,因此就更放肆地、毫无避忌地盯着她。他视线根本没法移开,心里更是在同时想着:如果她无时无刻都能像这样呆在自己身边,每天晚上和他一起入睡,每天早上又一同醒来,那该有多美好。

“张星宇,谢谢你。”

这时,李瞳出其不意说了这么一句。

原来她还没睡。

李瞳这句没头没脑的话,让张星宇觉得奇怪,就问道:“怎么突然说‘谢谢’?”

她幽幽解释道:“谢谢你爱我。”

她缓缓转过身子来,看着他:“我爸去世以后,我妈要养家,一直忙于工作,连我生日她都没时间陪我,只是买了一个小蛋糕放在桌上让我自己吃,就去上班了。我从来没怪过她,因为她真的很辛苦。我不想加重她的负担,所以不管有什么事,都会学着自己解决。饿了就自己做饭,难过了就自己安慰自己。在我十八岁的时候,我妈因为长年积劳成疾,也去世了。从那时起,我都是一个人生活。我知道自己不漂亮,个性也不讨喜,因此从没奢望会和别的女孩那样获得什么命中注定的幸福,更是做好了从此孤独终老的打算。可是因为你,从今天开始,我就不再是一个人了。我一直以为老天早就把我这个饼干屑女孩给遗忘了,没想到它原来是把最好的留给了我。我真的觉得好幸福,好快乐,完全像是做梦一样!所以,我要谢谢你爱我。”

张星宇接着也娓娓道来:“应该是我谢谢你才是。从来没有人像你这样,不管我是什么身份、做了些什么,总是无条件就相信我。六岁的时候,我被接入张家生活。那个时候,张家每一个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待我,没人相信我是我爸的亲儿子,大家都怀疑我进张家别有所图。那个时代的亲子鉴定技术较为落后,更因为我爸当时已经不在人世,所以必须采取比较迂回又复杂的方式进行鉴定,那样的鉴定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有所结论。等待的日子里,大家都像防贼一样防着我,也不想想我只是一个六岁的孩子,能有什么谋夺家产的阴谋?六岁的我根本还弄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大家都用轻蔑的眼光看待我,对我很冷漠,除了爷爷和奶奶,其他人根本不欢迎我进张家。于是,我变得很叛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既然你们不信任我,把我当坏人,我就真的坏给你们看。我是不是很幼稚?”

李瞳听着他诉说着那些不堪回首的前尘往事,心里心疼不已。她伸出了自己的一只手,紧紧抓住了他的。

“原来我们俩都有段孤单的童年。好在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从今以后,我们彼此作伴,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相濡以沫,相互扶持,一起挺过去。”李瞳真心剖白。

张星宇内心又是一阵感动和感慨。

真是败给这个女孩了,自己这个有泪不轻弹的大男人,每次都会被她弄得百感交集,心潮澎湃,差点儿落泪。

他也用自己的大手反握她的小手:“我承诺--只要你不松手,我一定会紧紧牵着你,永远陪你一起走。”

房里真的很暗,但是在黑夜之中,张星宇还是看见了李瞳那双星眸盈着泪光,怜惜地温柔问:“傻瓜,哭什么?”

李瞳会心一笑:“是感动和感恩的泪水。虽然我爸很早就去世,妈妈也不常说起他的事,但是我知道爸妈非常相爱。即使爸爸不在了,我妈还是会常常捂着心口对我说——你爸爸一直住在这里,一直陪着妈妈。虽然妈妈有时会因为想念爸爸偷偷地哭,可是因为有着对爸爸的爱,妈妈说她的心很踏实,不管多苦都能熬过来。我现在好像能够体会妈妈的心情了。因为有你,我的心里感到好实在,总觉得无论以后会遭遇什么问题,都难不倒我。也因为有你,我认为自己会有勇气去面对任何事。你就好比我的支撑和力量一样!”

张星宇无限感触:“你爸妈好恩爱,不像我的父母。”

“伯父伯母合不来吗?”李瞳好奇问。

他叹了一口气,苦笑:“何止?你一定猜不到,害死我爸的凶手,就是我妈。”

张星宇这样的回复,让李瞳始料不及,暗暗吃了一惊。

虽然在黑暗之中看不清她的表情,张星宇单是从空气中气氛微妙的变化,大概也猜得到李瞳一定是被他吓了一跳:“这件事三言两语说不清楚,以后才慢慢告诉你。”

“对不起,提起不愉快的事,让你心情不好了。”李瞳由衷抱歉说道。

张星宇伸出一只手轻轻掐了一下李瞳的脸,安慰道:“傻丫头,这件事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如果我还放不下,就不会对你提起。只是间中真的是错综复杂,一时半刻很难说明。况且啊,如果再不睡,明天就没精神工作了。记得吗,明早九点半我还要有个重要会议,而且在那之前我还得去见个人。日程排得满满的,肯定有得忙的。还是快闭上眼睡吧。”

她听话,继续紧紧握着他的手,乖乖闭起眼睛:“嗯。晚安。”

看着她合上眼睡觉的可爱模样,张星宇脸上不自觉泛起了暖暖的微笑,也轻轻道:“晚安,我的宝贝。”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