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10:残酷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6-10-10 7:17:35pm

奇幻·玄幻


我还活着吗?还是已经死了?

还记得面具男刚刚才放了一个大招砸下来......

晓雪、语馨和梅隆特感觉不到半点痛处,唯独那过盛的亮光让眼睛有点难受,等到三人的视力恢复过来,一切都结束了。

所幸笼罩着她们的屏障足够牢固,否则恐怕会跟屏障外的景物一样,皆被夷为了平地;花草树木都无法见到半寸,湖水也完全消失了,只留下一个满是裂痕的大盆地。

面具男在空中已经摆出了双手插入口袋的高傲姿势,静静地看着雾气消散而晴朗的天空。这个天空正在裂开、粉碎。最终,这个由怪龙所独立起来的空间彻底崩解,环境又变回到了他们最初进入空间的地方。

‘淅————’外头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大雨,毫无准备的面具男瞬间就被淋成了落汤鸡,守护着晓雪等人的屏障仍是健在,雨水也只能附在屏障的表面、然后滑落。

等等!这雨有些不对,是红色的!?

面具男有没有戴上面具,其实都没有区别,一样是耗无表情,对周遭的一切不以为意、漠视。

他很清楚,这一带的自然只是在用下红雨的方式来进行一场哀悼,长久庇佑它们的神已经死了;怪龙被面具男给杀了。

两个女孩则是傻愣地盯着沐浴在红雨中的面具男,有种莫名的魅力。

“抱歉,老龙,是我害了你。”梅隆特昂首望了望下红雨的天空,悲伤的老泪也无法再忍耐下去。杀害自己好友的凶手明明就在面前,偏偏它又打不过对方,而且它还肩负着整个族群的生存安危,更不能轻易舍命相陪,无能为力总是很无奈的。

“可恨的人类!!我死了也不会让你好过!接受我的诅咒吧!”是怪龙的声音,当中的低沉语调仿佛就像来自地狱的深渊,但却不见其形。即使空间塌了,它本身也死无全尸,但这并不是空口说大话,很快面具男的身体就出现了异常。

他的脸上正迅速地长出鱼鳞,鱼鳍也正要冲赤裸的上身长出;那是之前施展在村民们身上的相同诅咒,鱼人化的诅咒。

“你的憎恨,我确实收下了......”不过面具男身上的鱼人化现象很快就停止了下来,就连他身上长出的鱼鳞和鱼鳍都以背上的六芒星阵图为中心,纷纷被吸纳了进去、消失了。

诅咒无效?!

“真是的,我的衣服和面具都毁了。”面具男消除了飓风步、着陆。

“那个......”这时,晓雪主动向不远处的面具男搭话。

“对了,差点忘记了。”面具男伸出剑指,看似随意地凭空比划了几下,笼罩着两个女孩和梅隆特的屏障就自我瓦解了,同时作为这屏障核心的黄符纸也自燃成灰。

“你到底是什么人?”面具男刚刚展现的压倒性强大,深深震撼了语馨的好奇心,令她禁不住提问。

“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为好。”面具男慢步走过了语馨和晓雪的身边,只见他用枪顶着悲伤的老人家——梅隆特的后脑,看上去就是一个不人道的画面。

“你......?!”梅隆特感到意外。

“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砰!’面具男冷眼一瞪,指尖也扣下了扳机。

这个瞬间没有悬念,梅隆特就这般被爆了头;惨遭杀害。

两个在场的女孩最初看到这一幕是彻底呆滞了,几秒后才迟钝地反应过来。

“等等!你这家伙在干什么!?”语馨怎么说也受过梅隆特的恩惠,纵然它是个爱性骚扰的色老头,多多少少也还存在些感情。面具男这等残酷的行为,令她深感悲愤,富含感性的泪水也马上滑落了脸颊。

“你这个混蛋!”晓雪同样悲愤难耐,她甚至还掏出了自己的短法杖,将法杖顶端对向面具男,碧绿的水晶也随即射出了一颗跟拳头差不多大小的火球。

那是火系法术中最低等的入门魔法——火球术。如同字面上的意思,就是将火系的魔力元素压缩成球体,发射出去的一个技能。

“妳是要点生日蛋糕吗?”面具男当然没把这种程度的攻击放在眼里,随手一拍,火球就被击毁。

“可恶!!!!”晓雪被面具男这番嘲讽,愤怒完全突破了极限,已经顾不上实力差距的问题,不断灌注自己的魔力进入法杖,持续射出许多火球。

“得了吧,就你这种程度,别来强出头比较好。”面具男不慌不忙地将所有火球徒手拍散,尽显轻松。

“你为什么要杀死梅隆特!?”语馨也失去了冷静,但这和平常那种抓狂不同,而是情绪的爆发正唆使着她冲动。她将手臂高举过顶,再挥落;一条紫色的电弧便直直朝面具男打来。

这是雷系的初阶魔法——雷箭。这招和刚刚面具男所释放的雷系魔法相比,根本就是大象与蝼蚁的区别。

“为什么?它们可是恶魔啊,是人类的天敌。抓准机会把它们统统消灭才是正常的吧?”面具男很简单就用剑指了钳住电弧。

“你这家伙!”语馨不敢掉以轻心,已经拔出了双手枪保持戒备。

“梅隆特老爷爷明明就救了我们!虽然它有些好色,但却跟我们一样是有感情的,不然也不会为了自己的族群向你妥协!你认为这样的它难道该杀吗!?”晓雪已经将自己的全部魔力给发射殆尽,但她满腔怒火所燃烧的热血却无法平复,她也激动得泪腺崩塌。

“族群?说起来,我还要去杀掉那些恶心的赤炎守宫和木灵呢。”面具男根本不想去理解晓雪说的理论,反而口吐危言。

“你这个没人性的人渣!”语馨很清楚面具男是道理说不通的,冲动地扣下扳机射击。

面具男用另支手迅速将所有射来的子弹全数接下,然后钳住雷箭的手则将雷箭给扔了回去。语馨可谓是自食其果,被自己发出的雷箭给准确击中,令她瞬间浑身麻痹、瘫倒在地。

“学姐!!!”晓雪抓紧法杖,就要再尝试发动魔法,不过面具男早已犹如鬼魅般,在她不察觉的情况下,绕到了她的身后。

“妳也好好睡一下吧。”面具男手刀朝着晓雪的后颈一落,晓雪也被打晕了过去。

—————————

直到两个女孩苏醒过来后,她们已经被送回了刚开始到来的村子;这里的村民们已经解除了诅咒,恢复人形。全村人都在生气勃勃地举办庆典,两个女孩也很自然被受邀参与,尽管庆典的欢乐气氛没办法感染她们此刻悲痛的心情。

最初的四人队伍,胖子和瘦子死了,就留下了她们两个人,还有就是面具男。虽然他曾经在战斗中保护她们,但按照之前的记忆来看,他现在估计已经去屠杀着梅隆特的族群了吧?梅隆特和小木灵们明明是那么少见的友善魔物,甚至还照顾了她们......

这一趟行程发生的事太多了,这让两个女孩有些心力憔悴。

两个女孩坐在村子中央摆设的宴席,先接受村里人的热情招待,才准备收拾心情回去城市。

“恩公,真的不再多留几天吗?”这时,村民们正围绕着一个人,是面具男;也不晓得他从哪里再弄来跟之前一样的黑色大衣、还有面具,他又变回了最初邂逅时的印象。

两个女孩一见到他,当下的沮丧和悲伤立马就转化成了愤怒。

“我很感谢你们的热情,不过我还得去筹划下一次的工作,不好意思。”面具男礼貌周周,叫两个女孩看得恶心,之前说话的语气明明高傲得叫人想劈死他。

“哎呀,我还想好好介绍我家女儿给你认识呢......”村民A遗憾道。

“恩公还要去别的地方行侠仗义,我们也不能太强留。”村民B奉承道。

“恩公,这是点小小心意,请收下。”村民C拿出了一篮鸡蛋。

“还有我的!”其他村民也异口同声地说着类似的话,什么鸡猪牛羊都硬是塞给面具男,这叫面具男有些受宠若惊。

“那个,我也带不上这么多行装,各位的好意我心领了。只要你们以后能像今天这样有活力,就是最好的报答了。”面具男由于重新戴上了面具,两个女孩还幻想着他面具底下那猥琐愉悦的表情,没见过他真面貌的村民真是好忽悠!

“大哥哥,还要再来我们村子玩哦。”这时,村里的小孩也纷纷靠拢了过来。

“我长大后,也要成为跟恩公一样的英雄!”其中一个天真的小孩说了句充满稚气的话,不过却激得两个女孩再也听不下去了。

英雄?!简直放屁!两个女孩绝对不会承认。

“你别太得意了!你这个可恶的人渣!”晓雪忍无可忍,冲动地涌入人群,一把揪住了面具男的衣襟。

“娘们儿!妳想对恩公做什么!?”村民们对于晓雪这番不敬的行为感到意外和愤怒。

“大家冷静点,这事我自己处理。”面具男马上发言安抚所有村民,这才让愤怒的村民们勉强保持肃静。

“笨蛋!”语馨很清楚现在群情汹涌,这样冲出去无疑就是在自掘坟墓。

“哦,是妳吗?”面具男故作态道。

“你别再装模作样了!你这个混蛋,后来将木灵它们怎么了!?”晓雪还是纠结着这个问题。

“当然是一只不剩地杀掉了,附近一带的魔物我也全都杀光了。”面具男也不顾在场有孩童,直接坦言。

“你这个混蛋!”晓雪不听还好,一听就立即爆发了内心的所有小宇宙。她举手弓臂,就要朝面具男挥拳。

咦?!

突然,她的后背给许多小石子砸中,顿住了她当前的行为。

“妳这个坏女人!要对大哥哥做什么!”是孩子们扔的石头,他们不像大人那么理性,自己所崇拜的人正要被攻击,他们岂会坐视不理?

“别太过分了!恩公做的事都是对的。”其他在旁的成年村民也开始跟着起哄。

“对呀!魔物本来都会危害我们,杀光才好!”

“如果恩公不杀光它们!难道指望妳们这些没用的驱魔师吗?!”

“呸,恩公真是白救了妳回来!”

“我们现在能好起来,也是多亏恩公!妳敢动他,就休想踏出这村子半步!”

“碧池!”

“不要脸的贱货!”

短短的瞬间,充满恶意和针对的唾骂不断接涌而来,这是何等的屈辱!让一个才十几岁的少女,心理上又如何能忍耐呢?脆弱的她唯有选择哭泣一途。

“晓雪.....”语馨才想上前搭把手。

“诸位!就当给我个面子,这件事就此作罢,感谢你们的帮忙。”面具男率先把手搭在了晓雪的头,温柔地轻抚了起来。

“不需要你假好心!”晓雪狠狠甩开了面具男的手,挤出人潮就哭着狂奔,离开这个容不下她的地方。

“等等!”语馨也只能追了上去

由于面具男有言在先,村民们也不好多加阻拦,反倒犹如送走了瘟神般,松了口气。

面具男盯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若有所思。

一个不问理由而疯狂屠戮的极端分子,本该是邪恶和恐怖的象征才对。不过对象若是换做了人们所畏惧的恶魔,那他便是英雄。

这就是残酷的现实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