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47 创巨痛深的记忆 - 一起醒来的第一个早晨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2-16 8:05:38am

都市·爱情


周围一片火红。包围着他的是一团又一团的熊熊烈火。

自己只不过是在外头玩了一会儿,为什么家里就变成了一片火海?妈妈在哪里?还有那个妈妈说是爸爸的男人呢,他又在哪里?就是因为刚才那个男人来了,妈妈才打发他到小区的公园玩儿,怎么现在他们俩都不见了?

他一步步越来越深入眼前红红的火舌之中,完全没想过面临的将会是被那炎炎火焰吞噬的危险。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找到妈妈!

好热!好呛!好刺眼!他难受得好想立刻逃出去。可是,妈妈呢?妈妈怎么办?

这时,他听到自头顶传来一阵断裂的巨响。他抬头一看,见到一团着火的庞然大物正从屋顶降下,朝自己坠落!

眼见巨物就要掉下压在自己身上,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他感觉到有人冲过来用力地将他瘦小的身躯推开了去!

就这样,为了救他,那个人代替了他的位置,被那坠落的巨物重重压住,发出极其惨烈的叫声!

文叔叔!他很想这么大叫,可是被吓呆的他,喉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那不就是邻居文叔叔吗?

火势骤然大了起来, 眼前被重物压住的文叔叔一脸痛苦,嘴巴正一张一合的,似乎在说些什么,但两人之间隔着一片火海,小小的他完全听不清楚。他隐隐约约只听得到:“……快……门口……带她一起……快跑……来不及了……别回头……快……跑!”

小小的他虽然很害怕,却不忘听话地点点头,旋即转身向门口奔去。

片刻,他听到身后传来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不可以回头!要快!带着她!一定要快!文叔叔是大好人,自己一定要听他的话!于是,他丝毫不敢分心,只是专注地向前不停地飞快奔跑,一直跑… …

跑着跑着,周围的景象越来越模糊,就像是一切即将被冲天的热气融化瓦解一样,正在一点一点流失,而他的意识也越来越馄饨。一定要加快脚步!否则连自己也会一并消失!

跑着跑着,他感觉自己好像不再是一个人,耳畔传来嚎啕的哭声,自己的一只手像是拉着另一只手… …他于是转头看了看自己身旁……

张星宇惊恐地睁开眼,发觉自己身处一片黑暗之中。刚才感受到的火光和灼热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凉如水的宁静黑夜。

又做噩梦了。

他感觉到身边有一个温暖的物体在蠕动,转头一看,发现李瞳不知何时已经滚到他身畔,正依偎着他熟睡着。

这个傻丫头,还千嘱咐万交代他不准越界,没想到她自己却滚了过来,此刻紧紧挨着他睡的正香,像一只可爱的小猪一样。他伸出一只手臂,轻轻环抱住身边的她。

她的体温和淡淡体香,让他顿时觉得舒心了。

这个噩梦时不时会骤然来袭,提醒他内心最深的恐惧--那段儿时创巨痛深的记忆。午夜梦回的孤独感总会让他不知所措,这就是他不喜欢自己睡的原因。若是只有自己一个人,他肯定会辗转难眠,再也睡不着,只能睁着眼等天亮。

拥着她,他原本纠成一团的难受心情立即被平抚,紧绷的神经也安定了下来。

幸好有你呢,我的宝贝。有你在身边,真好。

他闭上眼睛,很快又再度睡着了。

翌日早上,一抹晨光透过落地大窗,照射进房里,在柚木地板上投影。

屋外唧唧的鸟叫声将被窝里的李瞳从睡梦中唤醒。

张开眼的一瞬间,睡眼惺忪的她一时忘了自己身处何处。接着,她看到了那只环抱她的手臂,微微一愣,方才记起自己在张星宇家里过夜,正和他一起躺在同一张大床上。

他们不是各自一人睡一边的吗?糟糕!她怎么不知不觉从自己那一边滚进他怀里了?

她轻手轻脚地稍稍撑起身子一看,见张星宇还在熟睡。望着他酣睡的模样,她自豪地微笑了:这个男人从今天起就是我的专属王子了呢。天啊,这太叫人难以置信了,像做梦一样美好!

看着他犹如雕像一样立体的五官,李瞳忍不住赞叹:人长得帅真好,连睡觉的样子都那么迷人。还有那两排眼睫毛!怎么会这么长、这么卷翘?

她心里冒起了一个顽皮的念头,撅起了嘴巴,在他眼皮上轻轻吹了口气。

他那又长又卷的眼睫毛随着她的吹气微微颤动荡漾着,煞是好看,让她越看越过瘾,不由自主又吹了第二次、第三次。

“有这么好玩吗?”依然闭着眼睛的张星宇突然说话,嘴角泛起了淡淡笑意,把李瞳吓了一跳。

他张开迷朦的双眼,盯着眼前那个难为情又无处窜逃的李瞳。

她害羞地不敢直视他:“不好意思,把你吵醒了。”

她含羞答答的模样又在他身体里激起了想一举把她压在身下的原始欲望。他死命地按耐住,为了避免自己进一步陷入欲罢不能的遐想之中,他只是轻轻掐了掐她的脸颊,然后快快从床上爬起来吩咐道:“你这个小淘气,还不快起来去梳洗。我先把帮你洗好烘干的衣服拿给你,然后就去做早餐。你洗好换好就下来吧。今天得早点出门,我约了人八点在公司的咖啡座,你和我一起去。”

李瞳应了一声“哦”,就遵照张星宇的指示起身到换衣间梳洗,跟着换上张星宇帮她洗好烘干的衣服,随之就准备下楼去。

她一走出房门就嗅到了一阵阵食物的飘香,让她食欲大振。来到了设计时髦的开放式小厨房,她看见围着围裙的张星宇正聚精会神地在炉子边弄煎饼。看着自己的专属王子专心烹饪的样子,李瞳陶醉了:怎么随便搭条围裙都可以这么有型呢?

“好香!”她走到他身边笑着赞道。“没想到堂堂董事长大人竟然还会亲自弄早餐!太厉害了!”

“荣幸吧?我可不是随便下厨的。”他一面熟练地翻着锅子里的煎饼,一边洋洋得意地应道。

“荣幸之至!这么多年来,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给我弄早餐。谢谢你,星宇。”李瞳感触良深,自然而然挨近他,把头靠在他身上。

“以后你什么时候想吃就尽管吩咐,我随时为你服务。”他知道这些年来她有多孤独,转头在她额头上怜惜地亲了一下。

能够和他这样亲昵的互动,李瞳倍感温馨:“嗯!我一定不会客气的!我可以帮什么忙吗?”

“你帮我用咖啡机弄咖啡吧,我要一杯卡布奇诺。然后呢,请你再帮我把餐具拿出来。杯子和餐具都在那里右边的第一个抽屉。”他用手指了指旁边的一个抽屉。

厨房里接着传出叮叮当当厨具餐具碰撞的清脆声响,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咖啡香气。最平凡的声音,最日常的气息,这些都像是幸福的伴奏,丰富了生活的旋律。

他们俩没有再说话, 两人像是有着心领神会的默契,想要尽情沉浸在他们俩一起醒来的第一个早晨里,享受着简单又踏实的快乐。

一切准备就绪,他们面对面坐在靠窗的小小二人餐桌前开始吃早餐。

李瞳切了一块煎饼放进嘴里,张星宇在一旁迫不及待问:“怎样怎样?好不好吃?喜欢吗?”

“好好吃!我好喜欢!”李瞳因为塞了满嘴的煎饼,所以有些口齿不清。她怕张星宇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同时竖起了大拇指。

见她一脸满足的吃相,张星宇笑了:“你喜欢就好!我就担心对不上你的胃口。”

“对了,你等一下约了谁在咖啡座见面啊?谈公事吗?我怎么没印象有帮你排了这个日程?”李瞳一边吃一边好奇问道。

张星宇目不转睛地看着李瞳:“我约了丹盈。”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