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一:傳說開始 - 8-2 紅色劍士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2-16 9:49:04pm

奇幻·玄幻


允希腦袋頓時冒出排山倒海的問題,有太多的東西需要問眼前的表姐。

對於各隊的白魔法師是親戚這件事,紅色劍士和神武臉上紛紛表現出訝異之情。

『我覺得,妳還是先救他吧。』同樣埋在連帽白袍底下的欣心暫時忍耐哭泣,指著啟人繼續說:『再這樣失血下去,他會死的。』

欣心這句話把紅色劍士從訝異中喚醒。

『小哥,看在我倆的白魔法師是表姐妹的份上,可不可以請你放下手中的武器?治療期間,我們會好好說明的。』紅色劍士舉起雙手,表示自己無意戰鬥。

『先救啟人要緊。』允望在神武身旁輕聲說。

神武放下武器,臉上依然繃著生人勿近的表情,眼裡盡是焚燒的怒火。

允希一個箭步衝到啟人身邊,溫煦白光包覆的雙手輕放在啟人濺著血的手腕。

『竟……竟然不必詠唱咒語便可施放魔法……』肌肉男讚歎道。

『不好意思,我不是天才魔法師,必須詠唱咒語,真是對不起了。』說完,欣心哭得更大聲了。

『喂喂,這節骨眼上你們在鬧什麼啊?』紅色劍士摸摸後腦勺無奈地說。

血流如注的傷口讓魔法的白光暈染成粉紅色,只見允希全神貫注在治療傷口。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在允希的努力治療下,傷口漸漸受到控制,形成一道粉色傷疤,現在上頭只微微滲出一些血絲。

允希像是放下心頭大石嘆了一口氣,抬起頭擔心地看著啟人說:『啟人先……』

她猛然停下即將說出口的話語。這才發現原來啟人早已失去意識,只是身體僵在原地而已。兩姐妹合力把啟人平躺在地面,接著允希繼續對啟人胸口上大大的V形傷口做應急處理;對方的白魔法師欣心也同樣繼續對男人進行治療。

『萬物之靈,天地之寧,生命奧義·全恢復!』欣心念出咒語後,雙手白光乍現,接著將手輕放到男人身上。

兩道治愈的白色魔法交織在一起,散發出溫煦的白光,彷彿也暫時卸下神武和紅色劍士的怒氣。

神武首先打破沉默,說:『解釋。』

『喂喂,小哥。是你的同伴先出手,你也看見我身後的夥伴昏迷不醒吧?語氣稍微轉轉如何?』紅色劍士挑起眉毛不悅道。

神武深吸一口氣,看了看目前狀況,肌肉男依然睜著雙眼凶狠盯著自己,對方的白魔法師也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對躺在地上的同伴進行急救。其實神武早已心裡有數,於是隨著深呼吸而放下緊繃的肩頭,說:

『解釋。』

۞۞۞

艷陽高照,灼熱氣流在稻田中散播開來,偶爾路過的微風輕輕打在稻田中正嚴肅交代來龍去脈的人臉上,卻吹走不了發生過的慘劇。

紅色劍士向神武一行人完整交代事情經過。說到一半時,不省人事的男人也恢復神智,挺起傷痕累累的身軀,用著沙啞的聲音說出事情開端。

神武安靜聆聽,並在腦海裡模擬當時的情況,接著默默低下頭。

現場所有人安靜地看著神武。

沉默彷彿一個世紀那麼漫長,接著神武猛然抬頭,隨即又彎下身子鞠躬說:

『對不起。』

『咦?』

『對於我的同伴無故傷害你的同伴,我代他向你們道歉。』

『但……我一時怒火遮眼想要砍斷你同伴的手……雖然他靠著優秀的反應能力避開了直接傷害,但還是挑斷了他的手筋了吧……這是永久性傷害,或許他這輩子再也無法握劍……我也很抱歉。』

聽見紅色劍士說到這裡,神武依然保持著鞠躬的姿勢,雙手因拳頭緊握而顫抖,咬緊的嘴唇幾乎都滲血了。他不斷告訴自己要忍耐,一定一定要忍耐。

就算這是啟人挑起的事端,但一想到他可能再也無法拿起劍這件事,就讓神武恨不得把對方碎屍萬段。

因為啟人成為劍士的夢想,可能就此幻滅。

神武一直都給人感覺是個冷靜、不會感情用事的人。但在這件事上,若不是他以強大的意志力壓抑自己的感情,說不定早就不管後果,誓要紅色劍士遭受相同痛苦。

紅色劍士回頭看一眼自己的夥伴,勉強牽起嘴角露出苦笑的男人搖搖手表示已無大礙。接著紅色劍士也像是下定決心般從身後的劍鞘抽出紫色長劍遞給神武說:

『你用這把劍挑斷我的手筋吧。』

神武猛然抬起頭,瞪大的雙眸流露出滿滿的驚訝。

在場所有人——除了紅色劍士的同伴——也訝異地看著紅色劍士,無法確信剛才聽到的那句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神武直立起身子,雙眉全往中間擠成一團,那雙銳利的眼眸彷彿有一閃而逝的紅光,俊美的臉龐瞬間成了冷血殺手的兇惡表情。

『你是認真的嗎?』神武的語氣中帶有怒氣和不確定。

『嗯。』紅色劍士點點頭,繼續說:『我這人就是這樣,良心稍微不安,就會想要彌補。就當是為了讓我夜晚睡覺不會被良心譴責,你動手吧。』

『可是,這樣的話……』神武努力擠出那殘酷的話語:『你不就也無法繼續成為一名劍士了?』

『別看我這樣,我可是左右手都能揮劍的呢。別猶豫了,快來吧,長痛不如短痛。』

紫劍的劍柄就在神武面前,所有人屏著呼吸等著他的決定。

不消片刻,神武握住劍柄,從劍士手上接過紫劍。

紅色劍士伸出戴著紅色皮手套的右手,手心朝天,白皙的皮膚依稀可見手腕處浮現淡綠色的經脈。

神武將紫劍高舉在頭,眼神死死盯著劍士的手腕,猶豫片刻——揮下長劍!紫劍轟一聲劃過劍士的側身,在地面刻畫出一道深深的軌跡。

神武緊閉雙眼,看似努力壓下心中盛大的怒氣,然後把劍還給紅色劍士,生平第一次如此激動地說:『雖然你把啟人搞成這副模樣,我有十萬個把你碎屍萬段的理由,但我懂你只是想保護自己的同伴。再說,是啟人讓你們陷入生命危險當中,知道這些後我若是如你意願挑斷你手筋,我還是人嗎?』

紅色劍士沉默不語,清澈的紅眼直視對方。

『好吧,我不勉強你。』從神武的手上接過紫劍後,紅色劍士低聲說:『如果將來有機會,我會對你們做出補償的。』

說完,他和肌肉男合力扶起男人,一行四人穿過高高的稻禾,逐漸離開神武他們的視線。

這場鬧劇,在慘痛的代價中畫上了句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