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48:诸神群逼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20-03-22 1:24:50pm

奇幻·玄幻


天界那头,不过才日过三竿。

紫霞仙子带着文芳和似宝正在重新整顿刚还原不久的客房。

客房风格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是新添了不少生活用品,例如铜镜、衣物、发饰、书卷等等。

毕竟这客房是白魔之主目前居住的地方,带着文芳和似宝一起整顿,待白魔之主日后归来,她俩也不至于落到找不到东西的下场。

客房位置离天界的后院较近,从窗户望去便可见远方那连神明也到不了的漂浮岛屿。

天界后院暖阳高挂,远方岛屿亦正值白昼,蒙蒙胧胧看不见其他景物,天边似乎还意外地挂着一牙弯月,梦幻依旧。

此番情景论谁见着了都会心情愉悦,但紫霞仙子却震惊得于原地石化。

数万年来,众神极目眺望也只能隐约看见那座岛屿上的松树,可如今竟还能分得清日夜白昼了。

这是极不寻常的异像。

很快,她放下手中的书卷扭头问道“今日,谁可曾见过真者爷爷?”

X X X

夜郇将护带着白魔之主离开天界不过才一个时辰,这段时间可谓是天界所经历过最长,最难熬的一个时辰。

白发真者于仙居那处,徘徊许久,实在坐立难安,最后决定往月辰君的药居会一会故友。

药居与仙居这两者之间大有不同,其他神明的仙居一般就是天界中被划分出来小府邸,府邸的大门上会刻有名字,进入大门直接就是小花园,再往里走便是厅和房。

月辰君的住处是天界里唯一一个药居,没有花园,迈入大门第一眼看见的便是正前方那和屋樑齐高的柜子。

柜子上许许多多的小抽屉,每个抽屉都长得一模一样,白发真者也不多看柜子一眼便径自走到右侧的床榻,掀开棉被,在上头敲了三下。

床榻应声而开,出现了一条梯子,梯子左右的墙上悬浮着暗淡无色的莲花苞,一路往下直达暗室。

白发真者熟门熟路地踏上第一个阶梯,莲花苞骤然发光绽放,同时伴随着月辰君缥缈的声音,像是从天边传来,又像是在耳边轻轻耳语。

“白发真者来得来正是时候。”

待他抵达暗室,就见月辰君正从炼丹炉里拿一颗丹药放进木匣子,接着递给了他。

“整整五百年,总算炼出了这颗化解同心咒的丹药。”月辰君的语气淡淡的,可说话间多少还能看出他的激动。

白发真者紧紧握住木匣子的手微微颤抖,眼神锁定在黑得发亮的丹药,总觉得鼻头有点发酸。

心中同样是压抑不住的激动,期待和快乐。

自开天辟地以来同心咒就是个无解之术,所以后来即使他深知月辰君擅于针对咒术研制丹药也不敢对此事抱有太大的希望。

谁也没想到,月辰君这怪脾气的家伙还真炼制成了。

“让身怀同心咒的俩人服下此丹,方可解咒。”

“有劳月辰君了。”

白发真者将木匣子收入衣袖之中,没来得及迈出月辰药居就见紫霞仙子促忙促急地跑来“真者爷爷,可算找到您了!天界异像再先,映月台上出大事了!”

说完,紫霞仙子也顾不上问候月辰君,拉着白发真者风一般离开了。

稍早,天神与白发真人在后花园散心,途经映月台却见东侯岳佟,携着诸多神族与神侯,似乎特意在此等候天神多时。

众所周知神族和神侯的住处不在天界,离天界有一段距离,平日里若无要事诸神族是断然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至于所谓的要事,通常都不会是门好事。

一见着天神,这群有备而来的神族立马就蹦不住了,东侯岳佟率先开口“参见天神大人。岳佟深知天神大人今日有要事缠身,拒绝一切进谏,着实不应贸然惊扰。”

东侯此言一出,这边天神大人与白发真人的脸色马上就变了。

这阵仗也让袁护卫十分惊讶。

夜郇将护离开后,天神有命谁也不见,当东侯和北侯要求进谏时他就打发了好几次,即使被恐吓逼迫也无动于衷,可这群神族是铁了心不见天神不回府。

也不晓得究竟是从哪里打听到天神大人的行踪,居然敢跑到这里拦住天神的去路,是想挑战天威不成?

他连忙凑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轻声告知天神。

听完袁护卫的禀报,天神眼睛不由分地沉了几分 “深知不该,却执意为之,东侯与诸神侯这是明知故犯?”

说这话的时候,天神闭月羞花的面上扬起一反以往的笑容,这笑容没有灵魂,比不笑还可怖,充满着警告性。

众神深知天神震怒以东侯的一句“岳佟不敢,今日异像再现,因事态严重,神侯们也是迫不得已,还请天神大人恕罪!”为指示,动作一致地跪地俯首请罪。

不止天神,在旁的白发真人本就对此番行为难以理解,再被东侯这般看似请罪,实则以退为进的手段一撩拨,那怒火是腾地一下窜了起来,再也按捺不住,提醒“依老朽看来,东侯迫不得已就做出了如此放肆之事,下回是否身不由己就得上天了?诸位神侯不怕惹怒了天神大人,被贬入凡间?”

此言一出,诸神侯都闭口藏舌,没谁敢接话。

唯独他——北侯华夏却站了出来。

“白发真人,此言差矣。华夏听闻人间界黑魔肆虐夺断送了近百条人命,白魔如今灵力尽失,白魔之主还奉命到另界,音讯全无,情况实在不容乐观。眼看着黑魔正一日日壮大,神侯们担忧有遭一日受牵连的可不止人间界。若非如此即使东侯有意,华夏也不敢公然违背天神旨意啊!”

紫霞仙子和白发真者抵达时正好赶上北侯满口大义凌然,为了天下苍生不惜牺牲小我的表演,愣是被膈应得鸡皮疙瘩掉一地,心下冷笑了两声。

天神的义子南侯,东侯,北侯之所以名震六界不是因为他们有着与宋恒武神那般实力,而是因为仨人的性格。

南侯桦陵城府颇深,为谋一己之利会不惜一切代价;东侯岳佟在南侯之下办事,助南侯掌管人间界,以南侯马首是瞻;北侯华夏贪生怕死,每做任何决定前都会掂量着各种利与弊,不利己的事情一概事不关己。

所以这话搁在他嘴里,也未免太没说服力了吧?

可偏偏,这四面八方太平得太久了,久的神侯们一遇到上任何异动就怕牵连自己,乱了阵脚,让东侯和北侯趁虚而入给利用了。

等了老半天不见天神说话,东侯岳佟又小心翼翼开口“天神大人,经过诸位神族与神侯的再三深虑,认为应向黑魔降下讨伐的昧火。”先前黑魔真身异常坚固,以至于迟迟无法消灭,但现如今黑魔已经和凡人的躯体结合,凡人躯体本就脆弱,加上昧火本身能灭天下邪秽,这方法值得一试。

这时其他沉默已久的神侯一股经地点头,表示极为认同,并且开始你一句我一句地攀附起来。

“天神大人,还望下令降下昧火。”

“还望天神大人及时解救苍生!”

诸神侯为了表示决心,开始磕起头来,逼迫之意就连袁护卫这不善察言观色的人都感受到了。

他小心翼翼地偷瞄了天神一眼,见天神天神沉默着,面上表情管理还是做得滴水不漏。

理智尚存,袁护卫这才放心,低下头继续做个旁听者。

这群神族的所做所谓实在令人发指,若仅凭念想便可伤人,估计这东侯和北侯早就死于白发真人之手了。

就在白发真者亦忍无可忍之时,天神命仙奴抬了张椅子过来,她不疾不徐地坐下,视线扫过在场诸位,发现南侯桦陵竟不在这里。

莫非此事与南侯有关?

天神思索片刻,终于开口 “昧火可灭邪秽亦可伤及凡人,贸然降下昧火,若伤及无辜,这责任是否由诸神族来担?诸神侯可得深思熟虑,伤及无辜之罪,牵连九族遭天雷劈至元神散尽。”

贬入凡间顶多只是从新开始,若干年后还有机会回归神族,可元神尽散对任何一个神来说都意味着死亡,彻底消失。

生死攸关,诸神当中没有谁敢应下此事,局势顿时反转,这下换成天神向诸神侯逼去。

这样一来即使最终还是得降昧火,以致伤及无辜,也不会动摇她在天界的地位半分。

只不过,得委屈她可怜的子民了......

大家都杜口无言,互相等待着彼此做出牺牲,场面难得清静下来,静得紫霞仙子差点以为诸神侯离开了。

仿若过了半个世纪,北侯的声音缓缓传来“天神大人。若伤及无辜,这责任华夏一人担下。”

诸神哗然。

毕竟应下这事就等于淌了趟浑水,他们可不记得北侯是如此心系苍生的神族啊!

当中的后果,北侯自然再清楚不过,无奈他有把柄在他人之手,即便有千百万个不愿意也不得不为之。

况且那人答应过他,届时若真走到牵连九族这一步,他自然有办法帮他。

于是,天神最后只好下令“北侯怜悯苍生,降昧火讨伐黑魔之请求,准了。”

“华夏,谢过天神大人恩准。”

华夏沉重的声音响起,身后跪着的诸神站起身来,眼底尽是掩饰不住的喜色,独留华夏瘫坐在地上,脑门上都见了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