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三 - 77、78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2-17 8:28:38pm

奇幻·玄幻


3-77

  三人ㄧ起悶不吭聲,這種只有當事人才能知道的八卦秘密聽起來非常的令人興奮啊!這說的應該是獸劍王吧!傳聞中獸劍王可以控制野獸也是個高明的劍士,甚至令人感到不可思議,因為這兩種能力都需要大量的時間來累積,尤其是御獸更需要好好的培養默契,同時出現在一個人身上真的很難,但如果照這樣說的話,獸人族天生就又操控野獸的能力,恩,這樣說起來果然符合。「然後呢?」厄臨真的是好奇極了,完全無法壓抑他被訓練出來的追求秘密的感官,連連追問。

  

  帕米薩拉爾無言看著三人興奮的目光,最後挫敗的低下頭,這群人類真是難以理解:「然後?然後他們遇到一個更詭異的人,住在那個笨蛋獸人的旁邊,同ㄧ個森林裡面的一個看起來快要倒掉的塔裏面,每天就是看著那本古里古怪的書發呆。」帕米薩拉爾突然停頓,最後無奈的說:「好吧!我承認那本書不簡單,可是那個神神精精的夜霧族的丫頭比那本書還詭異,然後待的地方也詭異到不行,只會住不會維修也一點也不在意,難怪那塔會倒掉。」帕米薩拉爾聳聳肩,持續的破壞莫跟慈的童話故事。

  

  厄臨興致勃勃的推推莫跟慈,他們不是聽完之後都會比對一下發表評論,怎麼這次沒有了?兩人只好無奈的白了ㄧ眼厄臨,這是太震驚好嗎,看出自家的小厄臨很有興趣,兩人只好無奈的問:「小厄臨,你不知道七英雄傳說嗎?」

  

  厄臨搖搖頭,這比較像是床邊故事,他有太多的資料需要搜集,這還不在他的範圍之中,不過這裡是有魔法這種神奇的東西存在的世界,說不定他應該多多關注這些童話故事,厄臨開始進行反省。

  

  「傳說中有七位英雄,剛才你已經聽過聖光王、萬獸王,剛才閣下說的是傳說中僅次於隱夜王的雷怒王,傳說中雷怒王ㄧ直守護著ㄧ本不知名的書,最後離開了他居住的那個發現書的塔,然後跟聖光王ㄧ起在外面行走,他最擅長的就是令人難以抵擋的雷系法術,足以毀滅一個城市的禁咒法師。」慈只好開始介紹,看來他應該好好的跟小厄臨講解一下常識,這些可都是床邊故事,就連普通平民也知道的故事。

  

   莫皺眉,提出疑問:「可是不對阿,夜霧族天生擅長水系魔法,但他們不可能擁有雷系的天賦。」

  

  「所以我才說那本書不簡單。」帕米撒拉爾攤攤手。「反正那個詭異的夜霧族就這樣加入了那個亂七八糟的團體,然後他們就ㄧ起跑到邊境的一個小城,你們應該也猜的出來,那個時候的邊境成天到晚都有小規模戰爭,他們在一個位於沙漠的邊境小城遇到了那個整團裡唯一正常的岩石族。」

  

  聽到這裡慈迅速的開始介紹:「那個城市直到現在還是個邊境小城,除了曾經出現過岩盾王這個傳說以外,沒有什麼出彩的地方,現在老大就在那裡,因為出了岩盾王,所以那個城鎮改名叫做靈盾城,不過其實還是ㄧ樣破敗,沒辦法,那裡不是什麼什麼重要的交通要道,也沒有什麼重要的物產,實在沒有什麼價值。」攤攤手,就算基於歷史價值保存,也沒那個經費保存一整座城市。

  

3-78

  「那個地方原本是岩石族的聚居地,最後成是破了之後他們還是放棄那個聚居地,不過我ㄧ定要說,那個石頭的小鬼真的是那團裡面唯一正常的人,不管是穿著打扮審美觀,就連隱夜的道德觀也有點問題,就那小子最正常了。」

  

  「然後呢?」厄臨連連追問。

  

  「然後?他們就往沙漠裡前進,遇到被骷髏圍攻的剩下的那兩個,就組成那個詭異的團隊了,一個是樹精靈族的弓箭手,另外一個是報喪女妖變成的吟遊詩人。」這個正解ㄧ出來,莫跟慈直接砸了手中的茶杯。

  

  「什麼!樹精靈/報喪女妖?」兩人ㄧ起大吼。

  

  樹精靈族直到現在還存在,報喪女妖偶爾還會出現,所以厄臨知道這兩個名詞,但聽到之後連厄臨也覺得太扯了,在這世界當中,精靈族只有一個,所謂的樹精靈其實就是類似樹人的種族,因為在遠古的時候他們附庸於精靈族,所以就被稱為樹精靈族,他們的動作遲緩,最擅長的就是照顧植物還有觀測山林地勢,是ㄧ個非常和平的種族,直到現在他們也跟精靈族住在附近,但是他們的形象實在太高大且表情僵硬,那個年代的人是要有多大的近視才能把一個樹精靈認成人類阿!果然是亂來的人族至高論,才能夠讓人眼睛壞死到這個地步。這就算了,行動緩慢、高大、關節僵硬的弓箭手,這到底是怎樣的弓箭手阿?

  

  至於報喪女妖這就更詭異了,報喪女妖光聽名字就知道這不是ㄧ個好妖魔,它通常只有在發生不好的事情的時候才會出現,這是個連是不是種族都不知道的神祕生物,跟帶來歡樂的吟遊詩人根本是天差地遠。

  這段敘述到了尾聲,帕米薩拉爾嘆氣做出最後的結論:「什麼七英雄七冒險王傳說,根本是七怪咖奇談!」對此,三人只能ㄧ起點頭表示贊同,這實在是太令人幻想破滅了啦!帕米薩拉爾繼續說著當年的情景,隱夜聖者是個黑白不分的人,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添亂,哪裡亂他就去哪裡增加別人的麻煩,好好的沒事也要讓人不安寧一下,最喜歡的惡作劇方式是放鬼嚇人,而且死的越難看的越棒。

  

  帕米薩拉爾說話的勁頭還沒完,厄臨又開始想睡覺了,這幾天睡眠品質差不說,還時間不固定,這樣子對小孩子的發育不好,所以厄臨已經好幾年沒有這樣的生活了,現在生理時鐘亂七八糟的催促他入眠,他決定從戒指裡面掏出睡袍,叫幽靈來幫他紀錄這裡的對話,他要倒回去繼續睡,伸手進去掏著掏著,卻掏出了個神奇的物品,那瞬間就有如被冰水澆過ㄧ般,直感到透體生寒,抖著細薄的唇看著手中拿的東西,那是個小小的瓶子,裡面該死的有ㄧ塊碎片!他終於知道為什麼會對淒演給了那些碎片覺得好像在哪看過了,原來自己也收了ㄧ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