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跳脱正妃栓心记 - 第二一四章 可能有孕

冷面侠女≪借尸还魂之跳脱正妃栓≫  - 发布于2020-03-25 7:35:06pm

武侠·仙侠


第二一四章 可能有孕

华聚有心试探麦雅婷是不是对萧煜有意,她故意强调“对呀,我刚从母妃那儿回来。”说着话的同时还不着痕迹地观察着。

一道黯然的光芒在麦雅婷的眼中一闪而逝,暗中观察的华聚完全看在眼里,心中确定麦雅婷怕是已经对萧煜芳心暗许,她为之一惊,也生出不舒服的感觉。

自己的丈夫被人觊觎,那是非常不好受的。

麦雅婷从醉心那儿得知白倩蓉或许已经对她起疑,但是未免她突然的变化让白倩蓉更加的怀疑,最好的方法是将计就计,于是她露出对萧煜的情意,也将原本的计划稍微做了更改。

“那蓉侧妃一定很累了,赶紧的去洗洗歇下吧。”麦雅婷保持着脸上的微笑,说话的态度也关切非常。

华聚点点头,带着满心的不舒坦转身往芙蓉苑而去。

麦雅婷在白倩蓉转身的那一刻露出鄙夷邪恶的神色,只一瞬就将眸光掩饰起来,微笑着转身往玲珑阁的方向走。

她告诉自己,千万别那么轻易被白倩蓉发现。

....................

随着范父和礼品店被烧成灰烬半个月后,悸流带着查到的消息来到范采湘在莘王府住的摘星小院。

当范采湘听了他的汇报,不禁气得眼泪直冒。

“司马彩昕...”她喃喃的咬出这四个字。

“范姑娘,真凶现在人已经在回着东洋国的路上,您想要报仇可能有些困难。”悸流看着眼眶泛泪的范采湘,老实地说道。

“我知道。”范采湘气得呛了悸流一声,用力的擦了擦眼泪“萧尧要很久才回来吗?”

悸流想了想道“还要大约半个月,主子才可以回来一次。”

范采湘的眼泪再次不听使唤地往下掉,她如今非常无助,明明知道谁是害死阿爹的凶手,却只能放任对方逍遥法外。

她现在需要萧尧的帮忙。

非常需要。

悸流看着范采湘的眼泪流得更凶,有些手足无措,却只能保持沉默。

“你先退下吧。”她想静一静,好好想想该怎么做。

悸流瞬间迟疑,并没有移动脚步。

范采湘知道他的顾虑,对着他不耐烦地摆摆手“去去去,我范采湘的大仇一日未报,就不会轻易去寻短,退下吧!”

悸流这才略微放心的退了出去,随即将这事儿写在纸条塞进竹筒里,让一只白鸽给送了出去。

主子,您还是回来一趟吧,属下有心无力啊!

彼时,宫中忠孝阁主殿里,柔妃身边坐着盈贵人,一身茉莉香气的她看着让人赏心悦目。

未免吸进太多的香气搞得自己也中毒,柔妃谎称自己受了风寒,害怕过病气给盈贵人,于是就蒙着口鼻。

盈贵人压根儿不会怀疑对她有提携之恩的柔妃,对她关切地嘘寒问暖。

柔妃有心跟进她与品贵嫔的进度,于是淡淡的将生病的事带过,就切入正题。

“最近和品贵嫔处得如何?”柔妃佯装不经意的提起,一边给盈贵人夹点心,一边轻声问着。

盈贵人对柔妃向来都知无不言,她只顿了一顿就说道“品贵嫔不知发生什么事,最近老是足不出户的躲在阁子里,奴婢去拜访几次都被挡在门外,快一个月未见着她,怪担心的。”

柔妃闻言哦一声挑眉“没听谁说发生什么事?”

盈贵人摇摇头“没有。”除了每天的晨昏定省,品贵嫔基本都是待在阁子里。“而且皇上就是翻了她的牌子,她也是称病不去呢。”

“皇上没说什么吗?”柔妃也知道这事,只以为品贵嫔是真的病了。

盈贵人再次摇头“那倒没有,只派了徐公公带着东西前去慰问关心。”

“奇怪。”柔妃不自觉的吐出二字。

“娘娘,盈盈觉得您非常关心品贵嫔,何不前去瞧瞧?以您的身份,她可不能将您挡在门外吧!”盈贵人也深觉品贵嫔的怪异,不由自主的就给柔妃提议。

“那倒不必。”柔妃立即摆摆手,见盈贵人露出惊讶与疑惑的神情时,才发现自己反应过大,她立即指着脸上的面纱“瞧,本宫自己都病着呢,去了不是相互过病气吗?”

盈贵人这才了然于柔妃的大反应,原来是担心过病气。“嗯,娘娘真是想的周到,是盈盈思虑不全了。”

柔妃莞尔一笑摇摇头,心里暗暗松口气,差点儿就露出马脚了。

“对了,你有没有听说皇上好像要给你姐姐解禁?”柔妃垂了垂眸,忍不住暗暗地观察着她的反应。

却见盈贵人神情淡漠,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有么?奴婢可没听说过。”她在乎的只是能不能够继续安稳的待在宫里度过余生。

柔妃心里有些失望,还想着故意挑拨几句,让她去促使隋常在解禁这事儿。

“没关系,若消息准确,人就一定会被放出来的。”柔妃说得中肯,好像她才是盈贵人的姐姐似的。

盈贵人则是保持着无所谓的表情点点头,不再就这个话题做回应。柔妃也知道她根本不待见隋常在,但是她有心再加强盈贵人心中对隋常在的不喜,于是...

“盈盈,本宫知道你对隋常在存着失望之心,不为别的,就为当初她还是文妃的时候老是胡作非为,还对太后娘娘下毒手。”

“但是,这事儿也过了快一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本宫想,你作为妹妹的要是能在她落魄之时给予一点关怀一点温暖,或许未来她会为了你改过自新、重新做人,那么你们姐妹俩在这后宫也相互有个照应,你说是不是?”

柔妃循循善诱的姿态,让盈贵人对她越发的尊崇。“娘娘心善,盈盈感激不尽,只是隋常在会不会改过,盈盈不敢妄下定论,还是让她听天由命、我们静观其变吧。”盈贵人说得坦然,让柔妃一时也不敢再多说什么,避免盈贵人对她的居心起疑。

“也罢,盈盈就自己看着办,你要记着,本宫希望你好。”柔妃一脸真诚地握着她的手。

盈贵人感激一笑“奴婢知道,娘娘的恩德,奴婢没齿难忘。”

柔妃面上笑得和善,暗地里却是阴狠至极,只是盈贵人如此简单的一个人又怎么看得出呢?

另一边嘉韧阁里的品贵嫔,其实已经对那封恐吓信毫无感觉,躲在阁子里的原因莫过于是最近身体有些累,总是爱睡。

她怀疑自己又有了,毕竟她生过一个,怀孕的状况她多少知道一些。

她如今身在皇宫,怀孕如此大的事绝对得先保密,否则孩子遇害了怎么办?

但是她必须通知皇上,瞒谁都可以,唯独皇上不可。

该怎么通知皇上呢?

自上回自己称病没去侍寝,皇上就再也没翻过她的牌子,不会是生气了吧?

皇帝: 冤枉啊,最近的事儿太多了!

“宝盒。”想到这里,品贵嫔觉得还是去探探口风比较保险。

宝盒听见她的叫唤,从外头快步走了进来。“主子有何吩咐?”

品贵嫔久违地柔和开口“本宫想邀四皇子侧妃白倩蓉前来一叙,你去给本宫问问徐公公,皇上得不得空?”

总得想个由头才可以名正言顺的出现在皇上面前,否则不只皇上会怪罪,分分钟后宫会胡乱传扬,届时她不得要躲在嘉韧阁几个月?

加上她不能拿腹中可能有的孩子冒险。

“不必了。”此时门外传来皇帝爽朗的声音,说着人已经大步走了进来。

品贵嫔立刻起身,与宝盒一起屈膝行礼。“嫔妾恭请皇上圣安。”

皇帝一声平身,伸手就将品贵嫔扶起,然后眼神示意其余人退下。

徐公公带着宝盒静悄悄的退了出去,留下一时不知该兴奋还是该好笑的品贵嫔,睁着怪异的眼神看着皇帝。

“怎么? 看见朕不高兴?”皇帝看着她奇怪的表情,转身作势要走。

品贵嫔连忙上前挽着他的胳膊,开口就带着些许娇嗔“皇上不是来看嫔妾的吗? 难道您看够了?”说着仰头对着他调皮的眨眨眼。

皇帝看着她逗趣的表情,原本就有些松动的心情顿时豁然开朗。

哈哈大笑的反手将她搂进怀里,他带着她往内室走去。

“说吧,朕知道你一定是有事,否则不会无端端的想要见朕。”皇帝对她还是有些了解的,自打入宫至今从未主动找他,更别说会为了争宠而让自己一直在他的面前晃。

她乖巧得不可思议,压根儿就不似一般十几岁的女孩儿。

“皇上英明。”品贵嫔忍不住赞了一句。

皇帝却捏了捏她嫩嫩的脸蛋,脸上故意露出鄙夷的神色“别给朕灌迷汤,赶紧说吧。”

品贵嫔闻言难得的露出谄媚的神色,伸手再次挽住他的胳膊依靠着他“皇上,嫔妾可能有了。”

“有了?”皇帝重复她的话然后消化着,随后惊喜的低头看着仰着头的她“怀孕了?”忍不住的伸手抚向她的腹部。

品贵嫔抓下他的手,好笑的纠正他“是可能。”

嗯?!

皇帝露出不解,于是品贵嫔给他解释“皇上,您不是知道嫔妾在这近一个月里都待在嘉韧阁不出去,连您翻了牌子也称病不去?”

“是身体不适所以没法儿侍寝?”皇帝听罢立即换上关切的神情。

品贵嫔嗯了一声点点头“所以嫔妾想,是不是能让四皇子侧妃来给嫔妾看看,嫔妾可不想搞什么诈胡的事儿,丢人!”她可不能说害怕有人想要祸害腹中孩子,对于自己的后宫,皇帝还是挺信任的。

皇帝听她说的很有道理,倒也没有想要阻拦的意思。“去安排吧,任何消息记得第一个通知朕。”

“那是自然。”品贵嫔对着他微微一笑。

皇帝看着她笑得灿烂,忽然苦着一张脸“若朕的萱儿真的怀孕,不就不能侍寝了?”说着就再次反手将她拥进怀里,露出满眼的情意。

品贵嫔被他如此露骨的话说得面红耳赤,她轻轻将他推开“皇上后宫多的是能够侍寝的美人儿,少了嫔妾不足挂齿。”

“真心话?”皇帝看着她布满红霞的脸,心情实在是好。

品贵嫔转过头与他对视,随即嗔道“自然是假的。”

听着她的话,爽朗的笑声立即从内室传出去,守在外头的徐公公和宝盒闻声对视一眼,相视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