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卷 - 54章 白兄弟

白虎王≪狂神天才≫  - 发布于2020-03-25 10:17:46pm

其他·同人


这个文心,如果白亦看到,肯定会认出来,正是被李子明绑到酒店,差点被李子明给玷污的女总裁。

  这时,柳湘云高兴的从别墅里跑出来,嘴里喊道:“文心姐姐,文爷爷。”

  文迪副院长笑呵呵的看着柳湘云,同时观察柳湘云的脸色,发现柳湘云的脸色并不太好,有些担忧。

  而文迪忙走上去,亲切又心疼的拉着柳湘云的手,摸着柳湘云的脸蛋说道:“湘云,一个月不见,让我看看,瘦了没有。”

  “文心姐姐,我现在很好啦。”柳湘云高兴道,今天爸爸又在家,文心姐姐又来了,柳湘云心情很好,而平时大部分时间,爸爸不在,也没人陪她,一个人很孤单。

  文心看着柳湘云一阵心酸,柳湘云的病文心自然是知道的,而且也知道柳湘云活不久了,现在只不过是在帮她努力的续命,活的更长一些时间罢了。文心不敢再想下去,怕自己会心酸的哭了。柳湘云是她从小就认识的,在柳湘云的爸爸还没有离婚之前,还在那个家族的时候,她们就是玩伴。只是,命运捉弄。

  文迪问道:“小晨,怎么感觉湘云脸色变差了上个月来都不是这样啊”

  “啊。”柳晨鸣顿时心一颤,担心了起来。

  柳晨鸣一连担忧道:“文叔,怎么会。”听到文迪这么说,他紧张的都要哭出来一样。

  可文迪是全国知名的名医,是不会看错的。

  “是不是这个月湘云受到什么心情上的干扰?”文迪问。

  这时,柳湘云告状一样的说道:“文爷爷,都是爸爸偏要给我找什么保镖,让我才一直被气。”

  文心一听说,忙道:“对了,湘云妹妹,我正想问呢,听说你找了个保镖,我也想找个保镖呢,你那个保镖怎么样”

  柳湘云道:“文心姐姐,你要找保镖一定要找个质量好一点的,我那个保镖实在太差了,我都不想说了。可是,我爸偏偏要他,文爷爷说我气血差,肯定是这些天总是被那个保镖气出来的。”

  “啊,有这么糟糕吗什么保镖啊。”文心一脸愤怒道,还把雇主给气了,这保镖也太不合格了。

  文迪看向柳晨鸣,问道:“湘云说的是不是真的难怪我就说怎么一看不对,气色明显没有上个月来的时候好。”

  柳晨鸣无奈道:“的确有这事,可是,我也迫不得已啊,之前在学校,一个变态故意趁着湘儿去厕所的时候,在湘儿面前弄那无耻之物。所以,我才不顾湘儿反对,给他找了个保镖。”

  文迪看了眼他的孙女文心,竟然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因为他的孙女,也被人绑到酒店,差点被人玷污,若不是那神秘的黑衣人相救,以及一枝梅把李子明杀了,后果简直不敢想象。所以,文迪对柳晨鸣给女儿找保镖这事,却是挺赞同的,他都要给孙女找保镖了。

  文心说道:“柳叔,就算要给湘儿找保镖,那也找一个质量好的啊,你看把湘云气的。”文心心疼无比的样子。

  柳晨鸣苦涩道:“湘儿那个保镖,武功真的挺不错,像风云堂那什么副堂主的儿子卢观什么的,轻轻松松就被收拾了,有他保护湘儿我挺放心的啊。”

  文心道:“柳叔叔,湘云那个保镖在哪,叫他出来,我一定要好好的训他一顿,哪有气雇主的保镖。”

  柳晨鸣道:“他在和他朋友玩游戏,玩好了等下就进来了,别在外面傻站着。”

  柳晨鸣请文迪和文心进入别墅的屋内。

  柳湘云和文心一直挽着手,柳湘云满脸开心,很少能够看到她这么开心的时候。

  在客厅坐下来,柳晨鸣忙泡茶。而柳湘云和文心却挽着手上楼去了,在柳湘云的房间里说一些女孩子的悄悄话。

  柳晨鸣和文迪聊起了柳湘云的病情来,柳晨鸣立刻脸色不太好。

  大约聊了十几分钟后,文迪兴奋道:“小晨,这次来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的。”

  “什么好消息,是不是找到什么更好的治疗办法了!”柳晨鸣忙问。

  文迪副院长笑道:“这倒不是,不过我觉得应该会比这个消息更好。今天中午,我在医院认识了一个人,这个人,针灸术之高,简直颠覆了我的想象,不,颠覆了中医的认知。”

  “啊,真有水平这么高的神医?”柳晨鸣惊喜若狂。

  文迪笑呵呵道:“神医不神医我不知道,我中午也就只见识了他在针灸治疗这方面的手法,太让我震惊了。你知不知道,这个人,他把一个被医生宣布死亡的人,给救活了,就靠他一手超乎想象的针灸术。”

  “啊,不会吧。”柳晨鸣有点听天书的感觉,宣布死亡的人怎么可能再救活。

  “当然,那个死者身体温度并没有完全冷下来,只是心跳和大脑都停止活动了。”

  “可这也等于是死亡了啊。”

  “嗯,我也觉得神奇,所以,这是我要告诉你的好消息,这个人,他日我一定会引荐给你认识,今天刚和他认识,我也不好提湘云这个事。”

  柳湘云和文心从楼梯走下来,文心听到后,激动的握着爷爷的手说:“爷爷,真的有人可以治好湘云妹妹的病吗”

  文迪说道:“文心,你别激动,凡事都不能先肯定,我只是说此人针灸术这么高,也许他就有可能治好湘云,但是不是一定,也得等到时候我跟他再联络后才能知道。”

  总之,文心激动的哭了。

  柳湘云站在楼梯口,听到文爷爷这么说,心中也是又激动又期盼,如果可以不死,谁愿意那么早死啊,她还没谈恋爱,还没有结婚,还没有生孩子,她还有好多好多事还没做呢。不过,柳湘云心中马上又清醒了过来,还是先不要抱着什么希望,免的到时不行,还得忍受那失望的痛苦。

  文迪看了眼柳湘云,和祥的说道:“放心吧,我说的那个人,他肯定会有不一样的办法的,就算再不行,延长寿命这方面肯定有办法。”

  柳晨鸣问:“文叔,你说的那个人,医术比你高吗”

  文迪说道:“他在针灸方面的造诣,我想整个国家都没有人能够跟他相比,在其他方面,比如辨证用药方面,我就不知道了。好啦,现在暂时不讨论这件事了,以后再说,湘云,你过来,我给你切切脉。”

  白亦正在别墅后面的不远处.......

  “后面!在后面!“白亦拿着手机狂喊。

  “好!我就不信我的98k打不死你这个近战的。”

  这时白亦和萧文手机传来了游戏声音:”吃鸡,胜利!“

  “终于吃鸡啦!”

  “都说咯,我们是最配合了。”

  “是啦,是啦。”这时白亦见天色不早了,便道:“好啦,今天先这样了,你回去好好的泡热水澡。”

  “好。”

  白亦本想留萧文下来吃晚饭,但萧文拒绝了,这毕竟不是白亦的家。

  萧文自己坐公交车回家。

  白亦进入别墅大厅,大厅里没有一丝声音,白亦还以为没人在,结果走进去一看,几个人正安安静静的坐在大厅里,只是没有人说话。而坐在沙发上正闭着眼睛给柳湘云诊脉的,正是光明医院的副院长文迪。难怪这么安静,原来文迪在诊脉,大家不能打扰他。

  “小姐,她到底得了什么病。”白亦心里不解的暗道。

  白亦眼睛往柳湘云身边的那个女子一看,更是一惊,这不是那天晚上,他在酒店救的女子吗好像叫什么文心的,她怎么在这里。

  文心抬起头,看了眼白亦,眼神有点疑惑,柳湘云小声道:“他就是那个保镖。”

  文心一听是柳湘云那个不合格的保镖,果然不给白亦好脸色,瞪了白亦一眼。

  白亦看了眼文迪,笑道:“你这样把脉是很片面的。”

  文迪正在专注的把脉,并没有去注意白亦,也一时没有听出是白亦。

  文心哼道:“你这个保镖懂什么,我爷爷是全国著名的名老中医。”

  柳湘云也瞪了眼白亦,说道:“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在文爷爷面前不要给我丢人现眼。”

  白亦撇了撇嘴。

  柳晨鸣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文迪依旧是闭着眼睛,但白亦的话他也听到了些。

  文迪受到了一些干扰,带着训斥的口气说道:“给我安静点,是保镖就做好你的保镖工作,我把了五六十年的脉,还轮得到你说不对。”

  白亦翻了翻白眼,这副院长,把个脉而已,眼睛闭这么紧干嘛,一看就是水平不高的,像邰老那个做法才是高。

  白亦也懒得理就去了厕所。

  大约过了三分钟后,文迪停了下来,把眼睛睁开,对柳晨鸣说道:“情况跟以往差不多,只是稍微比上次更不稳了些,应该是湘云这段时间受气太多的缘故,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把湘云的情况稳定下来。那个保镖叫他出来,刚刚就是他大言不惭的说我把脉方式不对是吧?我倒想看看要如何才算对。”文迪本来就对柳湘云的保镖不太喜欢,刚刚又听白亦口出狂言,非常想当面训斥他一顿。

  白亦正在卫生间,听到后忙走出来:“奶奶个熊,找我什么事情。”

  白亦走到大厅。

  文迪一看,大吃一惊。

  “怎么是你?”文迪一下站了起来,可是,因为用力不恰当,而且刚刚给柳湘云诊脉坐了比较久,腰瞬间扭了,老骨头了就是不中用。

  “爷爷,你怎么啦。”

  “文叔,你怎么扭到腰了。”柳晨鸣和文琪忙扶住文迪。

  白亦真无语,见到他也用不着激动成这样嘛。

  白亦走了过去,文心一脸嫌弃道:“都是你害的,你不要碰我爷爷。”

  白亦撇了撇嘴。

  文迪坐下后,稍微不那么痛了,看向白亦问道:“白兄弟,你怎么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