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卷 - 55章 神医

白虎王≪狂神天才≫  - 发布于2020-03-25 10:26:05pm

其他·同人


纳尼?!

白兄弟?!

柳晨鸣和文心以及柳湘云,听到文迪叫白亦白兄弟,大吃一惊。以文老的知名度和学术水平,能够和他兄弟相称的,起码也是跟他同个等级的人吧,白亦一个十八岁的小毛,如何让文老称白兄弟。

  白亦笑道:“文副院长,见到我也不用这么激动嘛,你看看,把自己的腰给闪了吧。”

  文迪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兄弟,让你见笑了,老了,不中用了,惭愧惭愧。”

  柳晨鸣忙问:“文叔,你认识白亦?他就是湘儿的那个贴身保镖啊。”

  文迪很是不可思议的笑道:“真是没想到,小晨,我刚刚说的那个,针灸之术当今世界几乎无人可敌,能够起死回生的那个神医,就是他呀。”

  “什么?!”柳晨鸣大叫出来。

  “蛤!”柳湘云和文心都难以置信的瞪大着眼睛。

  这,扯淡吧,白亦才十八岁,神医?

  白亦微笑道:“副院长,你过奖了,我可不是什么神医,我的那点粗浅的医术。”

  “白兄弟,你真爱开玩笑,你这水平如果还只是粗浅,那我恐怕得算皮毛了。”文迪笑道。

  柳晨鸣忍不住说道:“文叔,你真没开玩笑啊白亦真的就是你说的那个神医。”

  文心和柳湘云也目光切切的看着文迪,这太不可思议了。

  文迪说道:“这还有假,我中午刚认识的,他来给那个叫张大力老婆的针灸排毒,然后张大力老婆被神秘人注射了毒药死亡了,就是白亦利用他神奇的起死回生术给救活了,而且连毒都给解了。我亲眼所见的,还有他那个叫什么李小琳的朋友也在呢。我本来还想以后把白亦引荐过来给湘儿看看,没想到,他竟然就是湘云的保镖。”

  “啊,白亦是神医。”柳晨鸣愣愣的看着白亦。

  白亦哈哈笑道:“柳叔见笑了,神医我可不敢当。”白亦心里想着邰老和零才是真正的神医,我只是一个低级小子。话说白亦觉得自己也要搞清楚自己的情况,为什么突然会出现零这个人人物。

  站在一边的柳湘云突然想起,傍晚放学回来的路上,白亦和萧文在讨论暧昧的话题,还以为是白亦和李小琳去开房的事,现在听到文爷爷一说,才知道中午白亦和李小琳没有去开房,而是说去医院办事。

  柳湘云顿时一阵尴尬,原来是她思想太龌蹉了,人家说的,跟她以为的,压根不是同一件事。当然,柳湘云也感到当时对白亦发脾气很是愧疚,难怪白亦骂她不可理喻。

  文迪见白亦这么高的医术都这么谦虚低调,顿时觉得他都不好意思混了,他平时被人尊敬惯了,刚刚白亦说他把脉不对,其实他内心有点不爽的。

  “滋。”文迪一不注意,动作猛烈了一点,腰上传来一股疼痛。

  “爷爷,你怎么样”文心忙问。

  “文叔,要不去医院看看。”柳晨鸣也把目光从白亦身上收回,紧张的看着文迪。

  “臭小子,看他到你太高兴了了,闪到了。”邰老说道。

  “哦,好吧。”白亦站了起来,说道:“都走开吧,我来看看。”

  柳晨鸣和文心下意识的走开了点,白亦来到文迪身前,文迪微微笑道:“有劳白兄弟了。”

  “不客气,你躺下吧,背朝上。”

  “好。”文迪忍着痛趴在沙发上。

  柳晨鸣等人都在一边看着,不知道白亦是不是真的医术这么厉害,如果真是,那他岂不是人品大爆发了招了个保镖,结果这保镖还是一个神医,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啊。

  白亦拿出一根银针,短短的,并不长。

  白亦在文迪的背部按了按,确定了文迪扭伤的痛处后,就在那个地方刺了下去。

  “哇。”文迪感觉一阵舒畅,背上紧绷的肌肉顿时大放松。

  白亦用一根银针,在文迪背上扎了三处地方,短短十分钟不到,白亦便道:“好啦,没事了。”

  文迪坐了起来,果然,就跟没扭伤前一样。

  “哇,这也太神奇了吧。”文迪很是吃惊,一般别人扭伤,都是贴活血祛瘀的膏药,贴个一两天就没事了,而白亦十分钟。

  不过,贴膏药的效果哪有白亦针灸快。

  “行啦,副院长,别什么都吃惊,你动不动吃惊,我又会忍不住说你医术水平差了。”

  “呵呵呵。”文迪毫不介意的笑了笑。

  柳晨鸣这回完全相信了,白亦竟然真的是文叔说的那个神医啊。

  文心此刻看着白亦,不再像之前那样不给脸色,而柳湘云脸色却有点复杂。刚刚她听说有个神医说不定可以救她,当时她很高兴和期待,她的人生还很长,还有很多事没做呢,期待那个神医早点来。可没想到,竟然就是白亦,白亦是无耻的恶少啊,在柳湘云心里,白亦的两个形象怎么也无法对接上。

  文迪说道:“白兄弟,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孙女,高文心。”文心坐起来后,忙介绍他孙女给白亦认识,他这么着急的介绍孙女给白亦认识,其实文迪伦内心是有一点想法的,大家年纪也算是差不多嘛,如果白亦和他孙女有眼缘,能够走在一起,文心会非常乐意看到。

  文心看着白亦微笑道:“你好,谢谢你救了我爷爷。”

  “呵呵,举手之劳而已。”白亦微微一点头,他这是第二次见到文心了,只是别人不知道而已。

  柳晨鸣忙激动道:“白亦,真的太难以相信了,你竟然还是一个神医,我只不过是找一个保镖,没想到我运气这么好。”

  白亦说道:“柳叔,保镖才是我正当职业,医术只是略懂罢了,呵呵。”

  柳晨鸣忙说:“白亦,你帮我看看湘儿吧,其实我早应该告诉你湘儿的病。”

  “嗯,好吧。”白亦其实也很想知道她小姐到底得了什么病。

  “湘儿,你快过来,让白亦看看。”柳晨鸣对柳湘云说道。

  柳湘云红着脸,心里有些复杂的走到白亦身边坐下,本来很厌恶的一个人,可突然却需要他来拯救性命。

  这次白亦真的开始认真了,左右手同时搭在柳湘云的脉搏上。

  文迪却是微微一皱眉头,有些不解白亦为什么要两边的手都把脉,因为两边手的脉搏是一样的,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白亦闭上眼睛静静的感受着柳湘云的脉搏,虽然很虚弱,但白亦脸色却很淡定。

  “邰老,怎么样?什么病。”

  “没想到她居然的了寒疾。”

  “寒疾,是什么?”

  “患了寒疾,普通人很少能活过二十岁。这是一个可怕的病,就算武林高手都会因为这个而殒命。”

  “能救吗?”白亦有点担心的问道。

  “能是能,但是有三成的治愈希望。”

  “试一试吧。”

  这时文迪叫了一声:“白兄弟,你告诉我,湘云的这病,要如何治,你有办法吗”

  白亦慢慢的睁开眼睛做个样子挠了挠头说道:“不瞒你们说,我让你们失望了,小姐这病,有点棘手,我恐怕只有三成的治愈希望。”

  文迪一听,惊骇道:“你说什么?三成?是治疗是治愈?”

  “是的,我只有三成的把握治好,如果是我的华佗师傅,那就百分之百了,但我学的不全,真的很抱歉。”白亦感到很抱歉。

  可是,文迪却激动的握着白亦是手说:“谢谢,太谢谢你了。”连一边的柳晨鸣听到白亦的话,都激动无比,柳湘云也内心火热,重新燃起了生命的欲望。

  “呃,你们怎么啦?我只有三成的把握治好,你们怎么不感到失望?”

  柳晨鸣激动的笑道:“白亦,听到你说有三成的希望,而且还是治好,我太高兴了。你可知道,之前是完全没有任何希望治好,就算续命,让湘儿超过二十岁的希望也不到一成。而你却说,有三成的把握治好,天哪,这消息真的太好了。”

  文迪也激动道:“是啊,我真怕把治好跟治疗听错了,白兄弟,你再说一遍,是治好还是治疗?”

  白亦无语道:“废话,当然是治好。”

  “此话怎么说如果治疗的话,你能让湘儿续命多少年能让湘儿活到三十岁吗哪怕二十五也好。”柳晨鸣紧张的说。

  白亦翻了下白眼大胆的说道:“续命这对我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八十岁是最低标准。”

  “什么,八十岁。”柳晨鸣真的哭了,这消息真的太好了,之前能够活过二十岁的希望,都一成不到啊。现在白亦居然说至少也能够续命到八十岁,这还担心什么,那些没病的人也不一定活的到八十岁。

  柳湘云此刻也激动不已,文心和柳湘云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以此来宣泄内心的激动心情。

  盖在柳晨鸣头上的阴霾,好像顿时一扫而空,天空变的晴朗。

  柳晨鸣忙道:“白亦,那么赶紧治疗吧。”

  “好。”

  此刻,白亦又在一次的把脉。

  几分钟后,白亦放开了柳湘云的手,柳湘云脸色微红,还以为白亦诊断完了。

  可白亦说道:“我还需要听听心跳,所以,小姐你多担待一下。”

  白亦不等柳湘云说话,他的手就直接按在柳湘云的胸口。

  “啊。”柳湘云浑身一颤,白亦分明是耍流氓,按她的胸。

  而柳晨鸣和文迪却不忍直视,扭过头去,但是他们却没有怀疑白亦是借机揩油,事实上白亦也的确不是,因为白亦手虽按在柳湘云的胸上,但却完全没有去感受那软弱,而是心跳。

  又大约两分钟后,白亦说道:“好啦,完成了。”

  “怎么样啊。”柳晨鸣忙问。

  “呵呵,情况还不错,比我预想的要好。看来文迪一直都有给小姐治疗和保养,不然小姐现在恐怕就没有这么好的情况了。”

  柳晨鸣感激的看了眼文迪说:“文叔从湘儿小时候就一直为她定时的治疗。”

  “嗯,现在小姐身体外在表现还不错,内里就没有了,月事不正常,一年也不一定有两次,在寒疾还没有好之前,都不能做任何泄阴元的事,否则身体情况可能会急剧下降。”

  “什么是泄阴元的事?”文心不解的问。

  白亦说道:“就是跟男子交欢,不仅仅是交欢,连想都不能想,通俗点说,小姐必须戒色。”

  柳湘云郁闷无比,羞得她脸红耳赤,哼道:“谁色了,你才需要戒色。”白亦让她戒色,搞的好像她很色的人一样。

  文心翻了下白眼,有些尴尬,早知道不问的,害湘云陷入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