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49:南老狐狸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20-03-29 4:44:36pm

奇幻·玄幻


“侯爷,消息传来,北侯请命成功,天界很快会对黑魔降下昧火。”

候爷府那头,家奴早就把日常事物打点完毕,在各自的岗位上候命。

后花园的榕树,挡去了大部分刺眼光芒,橘色的光穿过叶缝,零星地洒在树下躺椅。

侯爷坐在木制的躺椅上,摆手让来报的侍卫退下,接过家奴递来的瓷碗,直起身来,抓起一把面包屑丢进身前的鱼池。

面包屑漂浮在水面上,无数条金龙鱼争先恐后地浮出池面,波平如镜的池面顿时激起涟漪。

金龙鱼张合着嘴就吞下了面包屑。

此时池子较远的地方似乎有什么摆动着尾巴,正迅速往鱼儿聚集的地方游来,众人换气间,只见一只巨型黑尾暴牙鱼拍动着水花越向空中,嘴里咬着一只金龙鱼,尖齿刺穿鱼肚,在它落回池子的那一刻,染红了还算清澈的池水。

侯爷并没为此感到惋惜,眼里反而隐着愉悦,尽管在家奴的眼里,这一幕日日上演的捕食画面始终让人觉得不适。

或许是因为生活环境佳,没有天敌,这条黑尾暴牙鱼的成长速度比一般鱼还要快。

短短一个月里,就长成了如此体型。

池子里的血红逐渐淡去,南侯望着游远的黑尾暴牙鱼,这才满意,将碗递还给家奴。

远处突然白光一闪,后花园里平添了一个修长的身影。

那是一身蓝白装扮的少年,少年背光而行,不时轻轻扇着铁扇,偶尔能听见铁扇划破空气的声音。

“他人如珍似宝的鱼,搁到南侯府上却成了果腹之物,着实可惜。”

即使看不清少年的面孔,就仅凭着语气,南侯几乎可以笃定来者是谁。

是颜无天。

颜无天素来来无影去无踪,所以府上能认出颜无天的,除了南侯就没剩几人了。

再加上颜无天艳红双眼以及其身上独特的气场,侯爷身后的两名侍卫很快便拔出刀剑,冲上前喝道“大胆魔人!竟敢擅闯南侯府!劝你止步离开,否则,莫怪我们不客气!”

颜无天合上铁扇,依言止住了脚步,挑眉瞥了眼其中一名护卫,道“魔人?”,接着视线又落在另一个护卫的身上“止步?”

他露出意味难明地笑容,半晌又张开铁扇,继续迈出脚步。

按理,遇见擅闯者两名侍卫理应一身是胆地冲上去,奈何经过那一笑之后,颜无天浑身气场瞬间变得深沉,硬是压下了两名侍卫原先的气势。

两名侍卫互换了眼神,又暗暗瞥了眼身后径自嗑起瓜子看好戏的南侯,犹豫片刻,毅然握紧刀剑冲向颜无天。

自家老爷正看着呢,若不好好表现,回头随时会落得和金龙鱼一样的下场。

他们谁也不想成为鱼饲料啊。

“看来是不见棺材不落泪,魔人,受死吧!”

怀着这样的一个心态,两名侍卫竟发挥得比以往还好,侍卫奔跑间朝颜无天挥动手上的剑,剑挥出的那一刻右脚重重踩在地面刹住身子,掀起微薄的沙尘。

手上的剑还在猛烈抖动,十道光速般的刃影从剑上分离,划过空气中的沙尘从数个角度直冲颜无天。

刃影巨大,颜无天身子后倾,避着刃影往后低飞,躲到了池塘边。

一道道迎面而来的刃影掀起阵阵冷风,以致身后池塘水面荡漾了,栖息于另一头的黑尾暴牙鱼感受到水面的震动,摆着尾巴游了过来。

颜无天及时稳住身子,挥动铁扇一一挡下攻击,一抬头就见原来另一个侍卫早已经跃到空中,正朝他降落致命的一击。

侍卫浑身的力量都聚集在了刀眼上,刀锋寒光诈现,来势汹汹。

另一个侍卫亦再次握紧了剑柄,他的目标无疑是颜无天的腹部。

眼看着南侯正专心剥着瓜子,眼角未动,丝毫没有喝止的意思,颜无天也不打算还以南侯三分面子,反手用铁扇挡在面前。

“锵——”

刀眼击上铁扇发出响亮的声响,双方僵持两秒,侍卫加剧了输至刀眼上的力量,勉强将铁扇与颜无天之间的距离缩短了一厘米。

可毕竟侍卫和颜无天的力量太过悬殊,最后侍卫未伤及颜无天分毫,手上的刀却断成了两截。

颜无天将半空中的侍卫给挥开,稍微使力往身侧翻去,避开正面进攻的侍卫,侍卫来不及收脚,心底一凉,脚下一空,直接往池中落下。

黑尾暴牙鱼未至,颜无天飞跃至侍卫身上,双脚长了吸盘似硬是将人维持在水面之上,池水正好没过下巴。

颜无天的艳红双眸逐渐转为竖瞳,居高临下冷漠地盯着侍卫胡乱挥动四肢地挣扎。

“救我!!南侯求求您救救我!!!”乱了方寸的人往往都是理智被恐惧所支配,他拼命撕喊着,过度的用力及恐惧让他眼仁充血,双眸几乎掉出眼眶子,浑然不觉没有策略的挣扎只会加速黑尾暴牙鱼的到来。

刹那间,侍卫身下的池水被庞大的黑影笼罩着,他尚未察觉黑尾暴牙鱼正朝他张开血盆大口。

颜无天抬腿朝他落下一脚,将他整个人往池下送去,接着身子一轻飞了起来,整个后花园里,无人敢出手相救,亦或者说无人有能力搭救。

撕喊声戛然而止,池水几乎是瞬间染成了触目惊心的血红色,不消数秒黑尾暴牙鱼再次沉入池底,只留下一截血肉模糊的左手于池面浮浮沉沉。

另一名被颜无天扇开的侍卫撞上树杆时本就受了伤,再被如此惊悚的画面刺激,顿时捂胸吐了不少血。

南侯见状,让另外两名侍卫将人抬出后花园。

这一次,颜无天直接落在南侯面前,艳红的双眸还是竖着的,云淡风轻地道“这俩侍卫似乎不擅待客之道,无天便擅自替南侯教训教训二人。南侯,不会将此事放在心上吧?”

看似客客气气的一句话,潜台词却是在说南侯管教不力以致家奴不知礼数,颜无天一番好意代劳,如若南侯不领情,还因此事动怒就显得南侯不够大量了。

颜无天这一句话,不可谓不专打他的七寸,句句戳他心窝子。

南侯闻言面色有变,抿茶的动作顿了顿。

不过他到底是经历了无数场暗斗的老狐狸,很快就喝下了一口茶水,换上无所谓的表情,笑道“不过就是两名侍卫罢了,本侯岂会放在心上。”

南侯的家奴训练有素,自动自发给颜无天搬来另一张椅子,递上茶水,颜无天入座后直奔话题“南侯找上鹊焱,不会只是想和我喝茶叙旧吧?”

“喝茶叙旧的时间有的是,今日请你到府上确实有其他要事。”

提及要事,颜无天眸子出现片刻动容,竖瞳褪去,只留下艳红色“南侯查到了舍妹的下落?”

南侯摇头,打了个响指。

家奴很快端来了一个木托盘,托盘上盖着白布,看不清是什么。

但凭着魔族辨认气味的能力,白布下有血味,而且还是——人血。

“令妹的下落确实有些线索,然,还需些时日确认。今日请你到府上一趟是为另一件事。”

南侯掀起了白布,露出布下的一颗女性头颅,头颅连着颈项呈死灰白色,颈项断口如野兽撕咬般,眼睛睁得老圆,面上肌肤无一处是完整的。

这一看,就知道是死不瞑目。

“此人乃本侯在太砚汌的干将,不久前才收到此人来报的消息,指白魔之主落入太砚汌,夜郇将护并未同行。本侯原想让她一举歼灭白魔之主等人,不料今早却收到此人遭仇家寻仇的噩耗。此人修炼的术法是为邪术,虽不可逆天,却能换一种形式让自己跳脱轮回,即使肉身尽毁,只要一丝人魂尚存,便可换舍重生。”

颜无天视线再次落在头颅上,确实看见上头尚存几分非常人所有的生气。

南侯继续道“众所周知太砚汌里,神的力量无法发挥,本侯还需此人替本侯在太砚汌办点事情,所以需劳烦你替本侯助此人换舍。”

言罢,家奴将头颅装进一个布袋里,递给了颜无天。

说实话,南侯暗地里干的龌龊事颜无天都知道。

还此人名徐娴,替南侯在太砚汌干了不少事情。

颜无天其实心里着实不想和南侯扯上太多的关系,毕竟南侯阴险狡诈,他也深知自己不过是南侯诸多棋子中的其中一枚。

他可不想哪天被他给出卖了还不知道。

可偏偏,南侯就是看准了他还需要他,断然不会推辞。

“这还不简单。”颜无天心有不愿地接下头颅,也不道个别,转身准备走人。

颜无天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前,南侯的声音再次响起。

“对了,还有一事。天界将对黑魔降昧火,本侯看了看时辰,这昧火,估计也快降到人间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