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一 - 卷一之三十九、四十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0-10 9:22:24pm

奇幻·玄幻


1-39

「今天不是第一堂課嗎?聽說厄臨王子也一起上課,怎麼了?厄臨王子很調皮,還是不好溝通?」通說是個啞巴,溝通起來應該會很有困難吧,對這點他挺擔心的。

「都不是。」銘泌搖搖頭,擦擦臉上的汗水,同時使了些勁壓下臉上的微笑。「別擔心,你下一堂課就知道了。」

「那是怎樣?說清楚啊。」他有一點點焦躁。只有一點點。

「我這樣說吧……你見過可以在十一歲的時候,就讀完整本光明教典的孩子嗎?是真的讀懂,雖然思考方式還是個孩子,但他確實讀懂了整本的光明教典。」銘泌笑著問。

「……你說的那個什麼教典的,是說本文嗎?我只讀過典條。」搔搔頭,那個人尷尬的說,他沒有那個心思去研究那些書籍,典條就是指教規,這還是在小時候去學校,裡面的人大多是光明教會的信徒,這才學會的。

白了他一眼,銘泌暗自嘆息,接著說:「還有阿。」

「還有什麼?你今天說話怎麼怪怪的,你可以用比較簡潔易懂的方式說完話嗎?」他承認他有點失去耐心了,雖然每次跟這種看書看一大堆的人說話都顯得自己很煩躁。

「我懷疑他有自學各族歷史,他有時候問的問題還蠻奇特的,通常只有遇到問題的時候才會去注意到那些東西的,不過也有可能只是他剛好碰到問題也說不定,但我想他應該是有學過。」銘泌看著還是一頭霧水的他,只好苦笑著解釋:「你好好敎他,他夠聰明,肯上進,就是命不好了點,不要誤了這個孩子。」

其實,銘泌十分猶豫,能夠當上傲炎的老師,可見得他站的位置,但現在他說這句話的時候卻與他的主子意見相左,但他還是說了,原因很簡單,厄臨是個啞子,就這一點就可以讓所有人忽視其他的東西,厄臨沒有希望,所以不足為懼,也不用擔心,對於這樣的孩子,刨去他那個令人哭笑不得的麻煩身分以外,任誰都會對他溫柔些,放縱些,包容些,同時也多照顧些。

但他就是喜歡這種能夠安安靜靜抱著書閱讀的人。

那人皺眉了。銘祕這句話說的很清楚,能在這裡生存的他當然也多少想過,例如故意不教厄臨,忽視他,想在這王宮中活下去有很多不得已的事情要做,他也很煩惱,但銘泌這樣說……

最後,他拍拍銘泌的肩膀:「我不會說出去,如果他值得的話,我會幫忙,你知道的,我在意的是一個最好的學生,如果沒有找到的話,那就選最好的薪資,我很窮,窮到沒有錢出去冒險。」聳聳肩,他所謂的冒險當然不是指冒險團那種冒險,而是真正的冒險,那種需要準備上大量的物資,而且可能永遠回不來的那種冒險。

1-40

「是是是,每年的薪水足以買下一棟房子,做一年就多一棟的人,竟然跟我說沒錢,在哭窮,真是太沒良心了,你一定要這樣刺激我嗎?」銘泌哭笑不得,他自己一年的薪水也不過能讓一家人過的不錯,但也沒多少餘錢,銘泌只能跟旁邊那人分享自己白色的眼白,他反而得意洋洋的露出雪白的牙齒。

「格爾,你就這麼喜歡冒險?」銘泌搖搖頭,繼續閒話家常。

「是啊!我們泰拉家族就是有這樣的宿命,為了冒險不擇手段啊!不過我實在太窮了,所以走不了。」格爾苦笑,銘泌在旁竊笑,他知道格爾是怎麼窮的。

格爾雖然人高馬大,但卻心很軟,就是個老好人,只要有人在他面前掉淚,他就沒辦法忍受了,成天拿自己的薪水去捐助一些孤兒院還是其他的類似場所,所以才會在軍隊裡呆了這麼久都走不了,而且,隨著資歷越來越老,在這裡呆的越久,格爾就更走不了,因為他是一個耳根軟的人。

「不管怎麼說,下午你看到殿下,然後想一想,反正有的是時間,你不用像我們那樣有一大堆的規矩,比較簡單。」銘泌笑笑拍了拍手上的書本,然後與格爾擦肩而過。

直到銘泌走遠,格爾靠在牆上,手指頭在自己身上愷甲上有一下沒一下的敲著,發出沒有規律的叮叮聲,最後化成一句長嘆。

好像又替自己找了麻煩阿!還是麻煩自己找上門呢?這年頭賺錢真難。

這些事情對他來說真的很麻煩,他不想要栽進那個可怕的漩渦中,可是他已經在這些麻煩中生存了好幾年,真倒楣,早知道當初就不要看公家工作有保障又有小錢可以貪就跑來應徵,這裡真是太麻煩、可怕。仔細想想,這幾年他倒是適應了,也越來越懂得什麼叫做自保之道,但見鬼的這些根本就不是他想要的。最重要的是傳說中的賄賂一毛都沒收到過啊!

「啊啊啊啊!不管了,時到時擔當,一切等見到人再說吧。」反正在這宮裡也沒幾個可以信任的,更沒幾個是好人,跟這樣相比,他寧願去照顧個啞巴王子,至少人家安靜,而且聽說他很可憐,應該跟孤兒院裡那些小孩子一樣,各個都有自己的脾氣卻又很可愛吧!

照顧慣了那些可憐又可愛的小孩,格爾臉上也露出了溫和的微笑,格爾搖搖頭,就等著下午吧!親眼看到,就明白了。

下午時分,格爾終於見到那個讓他整個午餐吃起來食之無味的兩位殿下,傲炎可愛的小臉上面有個大大的笑容,不像是生活在這個地方的笑容,格爾被這感染的跟著笑笑,然後才發現傲炎似乎覺得這個地方很熱,正在偷偷的往旁邊的樹蔭裡面鑽去,抬手抹去額上的汗水,這裡是很熱沒錯,因為這個地方是練武場,受到陽光的直接曝曬當然熱。

但傲炎偷溜納涼的機會是零,原因是旁邊有個站的筆直,年紀比他大上了一倍的另一個孩子,他牢牢的抓住了他的手,然後用那冷靜的眼睛盯著傲炎,最後傲炎只好扁嘴,乖乖的站好等格爾到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