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50:引昧火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20-04-05 10:28:55pm

奇幻·玄幻


墨卿云接过娜罗弥找来的湿毛巾,一丝不苟地将自己擦拭干净,转了身直接脱下身上血迹斑斑的连衣裙,换上干净的衣物。

娜罗弥将斧柄插在身后的腰间上,跟班似的接过了褪下的连衣裙和湿毛巾。

身后,六条巨蛇分别用身躯缠着正厅内的残骸,并且张着血盆大口。

骨头碎裂的清脆伴随着吞咽的声响在回荡,没一会儿的功夫所有残骸硬是被巨蛇吞下肚里,四周的血渍在蛇麟的触碰下立马就被吸收掉。

现场处理完毕,巨蛇蜿蜒而行回到大殿的柱子上,变回了雕像。

至于曾亦儿,因为尚有一口气,逃过了巨蛇的吞食。

“主人,这女人接下来该怎么处理?”

“丢在这里。”墨卿云毫无留恋地走出了阴庙,娜罗弥紧随其后,目送墨卿云离开这才回到正厅,恢复雕像的姿态。

破旧的阴庙又重新变得空荡荡的,唯独曾亦儿一人气息奄奄地躺在里边。

或许,她这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其实娜罗弥的传说是真的,只是这间在网上疯传的阴庙却是间假庙,若不是墨卿云的力量所至,这些雕像至今还是堆废石......

X        X                         X

天界里,降昧火属于一项重大的仪式,所注重的不是仪式盛大程度,亦不是祭品的讲究,而是过程的流畅度。

昧火源自于玄无石,深藏在燃神焰之中,从不外泄,故此为了让昧火出现,需由两个离体的元神亲自进入玄无石中给昧火引路,当昧火离开玄无石,再由天界两位最德高望众的神明将昧火打入人间界。

这仪式必须一气呵成,四神间得高度契合,过程中任何一方稍有差错就会昧火错引,燃至整个天界。

数千年来这是第二次举行这场仪式,由于难度较高,所以天神下令与仪式无关神等不得接近映月台。

这么做一来是为了不让四神分心,二来若真是昧火错引至少还能争取些补救的时间。

天神的命令才刚下达,星繁领着天兵很快以力量筑起了封锁线,随着封锁线的完成映月台顿时被灰色的结界给重重围住。

结界外的众神可以看见映月台上景观,可从映月台往外望去,只能见到四面高筑的灰墙。

仪式开始,东侯和北侯找了离玄无石最远的地方盘腿坐下,两个清澈如水的元神自额间飞出,一前一后没入玄无石。

石内四处燃着熊熊烈火,烈火一见入侵者,登时烧得更旺,以铺天盖地之势朝元神袭去。

烈火虽多,可全是燃神焰,当中无一是昧火。

东侯和北侯只好先施法护住元神,由东侯负责抑制火势,北侯负责找昧火,否则一旦待在石内的时间过长,即使是神族的元神也未必扛得住这燃神焰。

火势稍被控制住,北侯毅然离开一路往内飞去,越往内燃神焰就越没攻击性,不知飞了多久,北侯终于在众多燃神焰之中找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火。

那是个包裹在露珠之中的火苗,挂满了整颗大树。

自古有云水火相克,可眼前的大树明明燃着烈火,枝干的水珠却没有蒸发的症状,依旧晶莹剔透,闪烁着耀眼光芒。

至于火苗,虽极其微小,可面对着露水的包裹亦丝毫没有熄灭的意思。

如此与众不同的火苗,北侯顿时就认出这便是他寻觅的昧火,心中大喜。

他小心翼翼地靠近火树,确认火树不会突然烧开后,元神才飘近枝干。

露珠一接触到北侯身上的仙气就化开了,昧火以极快的速度围绕在元神周遭。

此举着实吓了北侯一大跳,所幸昧火并未主动攻击,他一刻也不敢耽误,带着昧火原路返回。

因为昧火的关系,其他的燃神焰皆躲避着他,这样一来归途的时间可比原先缩短了不少。

石外,北侯和南侯因元神离体过久,面色越渐苍白,不仅如此,俩神原本直坐的身躯也开始有些晃动,似乎是在苦苦撑着。

这样的情形让结界外的众神不禁替他们捏了一把冷汗。

白发真者与白发真人全程汇精聚神于玄无石上,随时做好了接棒的准备。

一炷香过去,北侯与南侯的元神一前一后出来。

北侯一出现,白发真者立即将昧火引至鹤杖之上接着在映月的地面强行开了一个通往人间界的旋涡。

旋涡一开,先是滚滚尘烟扑面而来,接着强风高速旋转,一股巨大的吸力似要把一切都吸入方才罢休。

白发真者于旋涡旁,与这恐怖的吸力抗衡,脸颊上的薄肉经往旋涡流去的风一吹,滑动了起来,嘴巴也因风力的关系慢慢控制不住地张开。

脸颊的肉在颤抖着,他一手撑地稳住身子,一手将鹤杖凑近旋涡,不过始终是旋涡的吸力更强大些,白发真者没握稳鹤杖,整个鹤杖连同昧火落入了旋涡之中。

旋涡内高速旋转的风强化了昧火,小小火苗瞬间壮大了好几倍,没一会儿的功夫将鹤杖燃烧殆尽,火光更是将白发真者的脸映得火红。

眼看着白发真者快撑不住身体,白发真人却无暇搭救,因为东侯元神飞出玄无石瞬间,燃神焰竟试图趁缝隙完全合上之前出来!

这便是众神们最担心的昧火错引啊!

若要让这燃神焰出了结界,不止天界,就连这四面八方任何一处的神侯或神族都会遭殃!

白发真人眼明手疾,在露出苗头的一刻就用力量压住了燃神焰,可这燃神焰也不是省油的火啊,眼看着缝隙越缩越小,挣扎的力度也越来越大,硬是牵制住白发真人好一段时间。

白发真者那头,可谓是撑到了极限,紧贴地面的十指早就被摩擦得破损,留下两条血痕。

尽管如此依旧,他阻止不了前进的身躯。

结界外的众神破胆寒心,特别是向来和白发真者最亲的紫霞仙子,都红了眼眶,奈何除了在心里默默打气什么也做不了。

千钧一发之际,北侯元神及时归位,起身拉了白发真者一把,接着两人使尽了洪荒之力将旋涡合上。

最后四神齐心合力,施法将燃神焰送回玄无石之中,仪式才有惊无险地告一段落。

X    X      X 

人间界。

墨卿云事后搬回了自己的公寓。

曾亦儿这人还算命大,被折腾成这副鬼样子居然还能被几个探险的青年给发现,然后迅速报了警。

被送入医院时,身上证件全无,加上瘦得变了样,一时间也无从联系家人。

按理,医院也不是做慈善的,像这种身份不明加上不清楚付得了医药费不的病人,医院是拒收的,只是碰巧曾亦儿被送入的那家医院,院长是出了名的热善好施,见一个姑娘家家的竟遭受如此创伤,破列收入。

曾亦儿昏迷了整整一个月才从鬼门关里捡回一条命。

虽说命是救回来了,可代价还是挺大的。

据说是精神状况出了问题,需进行全方位封闭治疗。

是个人的经历过这种事情都会崩溃,她也不例外,被锁进了精神病院无人问津,药费还是院长定期帮忙垫着。

一直到吕警官将案发现场找到的手机送回医院,才得知被锁精神病院的事,最后帮忙联系上秦秀,母女最终才得以相聚。

“啊!!!别碰我!滚,都滚一边去!!!”

房里曾亦儿凄惨尖锐的声音传来,吓得曾少白一抖,整杯热水打翻在裤裆上,顿时闹秀成怒。

“我都说了多少遍,有病就送去治疗,干嘛把人接回家里来,成天在这鬼吼鬼叫的,再这样下去这人还没好起来,我就被逼疯了!”曾少白朝一旁抹着眼泪的秦秀怒吼不满道。

秦秀顿时哭的更凶了“那精神病院简直就和监牢没啥区别,还是人待的吗?本来咱们亦儿的病可以好起来的,若被关进那里怕是一辈子都别想好起来了!”

“反正家吵成这样,我是受不了,若你执意强留,那就别怪我夜不归宿!”曾少白甩甩手,丢下这句话就赌气似地找自己的酒肉朋友去了。

曾少白其实是恼羞成怒,他是不知道曾亦儿这样全拜墨卿云所赐,以为是自己将女儿送给九爷,才将女儿折磨成这样,老待在家对着心里总觉得心虚碍眼,就怕曾亦儿哪天清醒在秦秀面前将事情捅穿,断了他最后的金钱来源。

肩上又刚刚受了伤,还在发疼,心情更是莫名烦躁。

曾少白走后,秦秀怨恨地望着他的背影,差点咬碎了牙。

孩子是母亲十月怀胎生下的,父亲除了在创造时尽了一份力也没为孩子受过什么苦,平日看着宠爱,出了事情自私的本性还是原形毕露了。

可怜了她的亦儿,明明大好年华长相也不错,是个嫁入豪门的命,没想到却成了这样,真是命苦啊!

只是她好端端的为何会跑去那种地方?

想多无谓,越像越心碎。

秦秀只好打起精神,抹干眼泪给自己的女儿熬了一晚小米粥,还细心地将米粥吹凉才送进房里。

一打开门,曾亦儿总算安静了下来,整个人卷缩在椅子上怔怔地望住窗外。

“亦儿,是妈妈。”秦秀试图接近她,见曾亦儿没反应,她用盛了一勺子的粥凑近她的唇。

勺子还没触碰到曾亦儿,她便见到鬼似地闪躲,嘴上还大喊“走开,别碰我!”甚至还小米粥打翻,弄得秦秀一身狼狈。

再怎么着也是自己的亲骨肉,秦秀看着蓬头垢面的曾亦儿心如刀割,耐住性子费了好大的一股劲,最后唱起了曾亦儿小时候最爱的摇篮曲,才将人给安抚下来。

“妈,是墨卿云,是墨卿云那妖女!”或许是因为熟悉的歌声,曾亦儿突然就认出了自己的亲妈,又道“是墨卿云找人将我给......不,不!”

话还没说完,曾亦儿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陷入了尖叫接着又进入半癫狂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