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52:昧火降临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20-04-23 9:33:04pm

奇幻·玄幻


这一夜,注定是个不安宁的冬夜。

夜色浓稠,苍穹笼罩着大地,无星也无月。

万米高空之上,一团火焰分裂成五颗火球接连坠入云层,又钻出了云层,与迷离的夜色相互呼应,直落人间界。

飞禽走兽惶恐躲避,唯凡人仍无法洞悉遥远天边那朝大地迈近的威胁,依旧努力地过着生活。

墨卿云仰望天空,久久没有背出台词。

火球降落的速度极快,她谨慎地停下一切动作,静观其变,眼看着映在眸子里的火球逐渐放大,瞬间明白这或许就是天界那群神明降下的昧火。

这火,莫不是天界派来对付她的吧?

思及此,墨卿云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浑身力量竟开始不听使唤地翻涌起来。

众目睽睽之下要是露出一丝端儿,怕是以后都没法再待在人间界,墨卿云压抑着体内力量,微妙的表情落在旁人眼里不过就是演戏,是米梦察觉自己上当后还试着说服自己事情并非如此。

在场演员偷偷瞟了眼导演,见导演示意摄影师给墨卿云面上表情来个特写,似乎对剧本的改动很满意,也只好各凭专业随机应变配合。

刚想继续发挥,墨卿云却收回视表情一转,心急火燎地走出了镜头。

导演也正为此深感不解,墨卿云就开口了“对不起导演,我突感有些不适,能否让大家先拍下一个场面,迷梦的部分我尽快回来补拍。”

导演心里也是不愿意啊,方才演得多好啊,这突然被打断了着实可惜,可墨卿云此刻的面色确实不太好,加上墨卿云向来敬业,若不是真不舒服也不会主动要求,导演也只好先放行。

一离开众人的视线,墨卿云带上颜无天的铁扇,于化妆间拿了件大衣披在肩头,低头离开。

摄影棚外,墨卿云插在口袋的手止不住抖动,随着颤动的加剧,人模人样的手指关节开始不受控制地扭曲放大,发出关节扭转的声响。

此时街道上还算吵杂,没有人察觉这异常不同的声响,充满皱褶的双手不一会儿就异变完成。

长而锋利的指甲划破了大衣口袋,直接插入墨卿云的大腿。

夜凉如水,血,染红了大衣。

直到大衣的布料再也承载不了血的重量,才一滴一滴顺着大腿滑落。

街道上,人们皆沉浸在年关的喜庆之中,无人察觉她的异样。

墨卿云没有抽出双手反将其藏得更深,抬眸望了眼夜空。

方才直线降落的昧火在墨色的天空勾出一个弧度,此刻正转朝墨卿云置身的位置降落。

这昧火果然是冲墨卿云来的。

这带着神之力量的昧火,无时无刻在呼唤着她体内的力量。

墨卿云不自觉加快了脚步,她戴上口罩,未等行人红绿灯转绿,顾不得行驶而来的车辆便迈开脚步匆匆越过马路。

路上为此紧急闪躲的司机不少,所幸并未造成任何伤亡,只是司机不满的谩骂声是无法避免的。

“有没有搞错,过马路都不长眼睛的吗?自己不想活了也别出来害人嘛!”

这些话墨卿云都漠视了,她头也不回一路来到摄影棚外的露天停车场,打算离开找个人烟较少的地方。

她握上了门把的感应器,没来得及开启就被淹没在身后的吵杂惊呼声中,她毅然扭头,目光瞬间一滞,力量随即一涌而出将双目染成艳红色,很浑身肤秒裂出纹路。

来不及了!

其中一颗昧火竟加快了速度从天而降,转眼便撞上墨卿云!

力量释放得及时,墨卿云堪堪侧开身子,昧火落在车子的那一刻,剧烈火光包裹了整台车子肆意吞噬,接着车子猛烈炸开。

片片碎片随着冲击力四散飞出击上了她和其他在场的数人,不仅重创了在旁的其他车子,更是触发了其他车辆的防盗铃。

墨卿云离爆炸地点最近,受到创伤的面积最大,不少铁片和玻璃碎片都刺进了皮肉之中,不过这些不属于体内的外来物很快就被力量给推出,身上大大小小伤口周围的组织以丝状的形态开始组织结合,然后愈合。

“哔哔哔”的声响似有若无地从耳畔传来,橘黄色的车灯在停车场里一闪一灭,她摇摇晃晃从地面爬了起来,站稳身子后她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

反观其他的凡人不是被余震给冲击得不省人事,就是被碎片割中要害,估计都快凉了。

只不过闹出这么大动静,其他相安无事的人都连忙逃了,没人敢接近此处。

她估计再过不久就会有警方介入。

得尽快解决离开才行。

突然,后背凉飕飕的,似有另一股杀气腾腾而来,墨卿云没扭头看清而是手脚麻利将会拖慢动作的外套弃之,接着反射性跃上了安静停泊的车子上,一路踩着车顶往前跑。

身后的爆破声有规律地响了三下,每一次的爆破都伴随着一股余劲,而且离墨卿云一次比一次近,火辣辣的温度几乎将人烤熟,最后她甚至感到杀气离自己只有咫尺之远,便拼尽全力奋身一跃,争取和杀气拉开能力所及的距离。

跃出的那一瞬间,身后就传来了震耳欲聋的爆破声,虽墨卿云不是正面接下那攻势,可高温的空气还是灼伤了她背上的肌肤。

墨卿云用力转了个身面朝杀气来源的那一端,她看见了......

其余的四个昧火。

不仅毁了不少车辆,地面还因接连爆破而微微一抖,灰尘四溅。

墨卿云着地的那一刻,为了不让身子飞离太远,毅然将右手的指甲插入泊油路上,借着阻力让身子停下。

指甲与泊油路擦出了点点火花,留下了五条痕又深又明显的抓痕,这抓痕一路拉了好一段距离才停下,然后墨卿云看见一地的昧火火苗还在贪婪地舔着所剩无几的碎片。

按理,再过一会儿已经无物可燃的火苗会逐渐微弱然后熄灭,不曾想这些四散的火苗却又受了某些东西的滋养一般,重新聚成了五个活蹦乱跳的火球。

这昧火竟与一般的火焰不同,势必要燃到目标放才罢休,依情况看来颜无天交代的避而远之怕是办不到了,不得不正面迎战。

“呵,看来这群神是忌惮我忌惮得可以啊,竟然连还出动这玩意儿。”

担心掌控不了能力在自己之上的物种,就趁其壮大之前将其灭之以绝后患,这不就是他们一向的手段吗?

所以墨卿云并不纠结于天界那群神对她穷追不舍得原因,只是可笑的是他们从不敢正面迎战,只会在背后使阴招。

墨卿云看了眼背上烧伤的伤口,生疼生疼的,衣物破了几个洞,里头皮层几乎都融化了和肉成了一团,但却她露出了一次嘲讽,旋即转为满目坚毅。

她不像那群神,在死亡面前她可不曾退缩过。

思量间,五颗火球又朝她发起了攻势,墨卿云就站在原地弓起了十指打算正面接下。

既然她的力量破得了颜无天的擎天破,那么她相信只要不直接接触,她耐得了这昧火。

她要将这昧火好生还回给天界那群神,让他们也尝尝被火烧的滋味。

这一次火球飞来的速度远大于之前,即便如此墨卿云心里没有丝毫畏惧,眼看着火与魔即将撞上,有一只手从她的靴子里拿走了一样东西,接着搭在了墨卿云的肩上将她往后拉了把。

事出突然,墨卿云心头一紧,来不及反抗只能被甩到了很远的地方接着撞上车门上。

将她往后拉得力度可不是普通的大,非寻常人家随便就能使出的,墨卿云后背着车门的时候,重量以吨计算的车辆都承载不了她往后飞的力度,硬是拉了一段距离,就连接下墨卿云的车门都凹陷变形,甚至掉了出来。

墨卿云咳了好几下,抬眸一看,只见前方五颗昧火不知何时又恢复成一团巨大火焰,熟悉的铁扇被放大了好几倍将其阻挡,而铁扇下的人此时正扭头和她对上视线,那人一身蓝白色古装,双眸同样艳红。

他丢了一件披风给她然后说了一句“昧火燃污秽,触及污秽之气烧得更旺,是谁给了你豹子胆,魔气都还不能收放自如就敢正面迎上?”

不晓得是不是错觉,总觉得这一句话似乎还夹着那么点怒味儿。

说完,也不待墨卿云接话,颜无天又扭头唤了声“鹊焱”。

巨大的秃鹰从夜空中飞来,于颜无天身后自燃起来。

“依照南侯的意思,将这昧火在人间界蔓延开来。”

鹊焱会意点头,一凑近昧火,昧火就像是遇见同类那般亲切,没了方才的杀气,它将昧火抓在了爪子上,张开翅膀准备离去。

眼瞅着本来打算还以天界的昧火就快溜走,墨卿云赶紧起身奔向颜无天,大喊“等等!”

颜无天和鹊焱不约而同地望向墨卿云。

“这昧火,能不能给我留点。”

“留给你,烧自己吗?”颜无天俯身与墨卿云平视,弯了弯眼角,这笑容看起来很假。

墨卿云表示自己无话可说,只投以颜无天一个眼神。

眼神的内容如下:

墨卿云:开玩笑也得有个限度。

颜无天摊手,回会以一个眼神:没办法,方才有人真打算将自己送到昧火的怀抱。

墨卿云又瞪了颜无天几眼:......谁知道昧火是什么来头。

见墨卿云一副百口莫辩的模样,颜无天差点没失笑,说道“别瞪了。说吧,你要昧火何用。”

“我要将这昧火还给天界。”

闻言,颜无天挑眉一笑,觉得这想法挺有意思,命鹊焱拨出了不会伤及墨卿云份量的昧火,接着鹊焱拍扇了几下翅膀离开了。

还别说,墨卿云见着那份量差点就哭了,昧火比尘埃还小,连她自己都不禁怀疑这东西真能上天吗?

可墨卿云这牛都吹出去了,也只好呵呵笑了两声,硬着头皮将昧火悬浮于两手之间尝试着将力量注入其中。

同时,意念想着将它逆转成遇神则燃。

这做法就像盲人探路一样,她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没想到还真让她摸出了一条路,只见微小的火瞄旺了不少,红色的火焰转成了幽绿色。

她悄咪咪地在上头留了一句话,又道一句“哪里来,便往哪归去!”接着毅然将这火焰击上了夜空之中。

颜无天面无表情,甩给了墨卿云一个布袋子,潇洒转身“现在可以走了吧,再不走可就晚了。”

墨卿云接上布袋子,大步跟上颜无天问道“这是什么?”

“一位太砚汌的故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