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54: 棺中醒来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20-05-05 12:23:39pm

奇幻·玄幻


绝阵内,是无尽的寂静。

声如雷动的巨大水声消失了,连同追逐着他们的土蜘蛛。

一切又总算宁静了下来,然而,事情真的是这样吗?

这里,只剩下黑暗,像是一头潜伏的狮子。

君幂悠悠醒来,发现四下一片漆黑,她不敢妄动,小心翼翼伸手往旁边摸了摸。

“哐当——”一声,响亮的声响在黑暗中散开,那是类似银器或铁器碰撞的声音让君幂原本放松的心一紧。

她试探性地喊了一声。

“黑团子?”

外头没有人回应......

不喊倒好,这一喊,她才发现自己口干舌燥,喉咙干痛得像火在烧,连声音都沙哑了。

不仅如此,随之袭来的是一股胸闷,总觉得气吸不进去,像是被人勒住一样难受,君幂下意识大口大口吸着空气来舒缓胸闷,却始终觉得吸进去的氧气非常有限。

于是她用手肘撑着地面试图起身,却不想人还没坐直额头就先磕上了一堵墙。

墙?

空间漆黑得不见五指,她顿时懵了,只好先恢复原先的姿势,又伸手四下摸索了一下。

然后在那副墙上头敲了敲。

叩叩叩的声响,在空间内回荡。

除了身边一些像是杯子珠宝的东西,她发现自己四面并不是所谓的墙而是木板,而且都离她相当近,她忍不住,试图推了好几下,不妙的感觉越发强烈。

她又朝着另一侧的木板加大力度推,这一次是使尽了吃奶的力气,木板却牢牢地纹丝不动。

她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极有可能是被困在了棺木之中,一口带着陪葬品的棺木。

此时她脑海里浮现之前山洞的下层那一口口挂在墙上的棺木,莫非自己就躺在这些棺木之中??

如是这般想着墨卿云这下是一点也不淡定了,甚至还有些崩溃,好端端的一个大活人居然给整入棺内,还是那让人瞟一眼就毛骨悚然的朱红棺木。

也不知道此刻她身下木板下的是棺材底还是尸体.....

想到这里她都快发疯了,连忙开始用脚拼命地踹上头的棺木盖子,一边高喊“有人吗!快放我出去,黑团子!!!”

外头仍然是无人回应。

这盖子实在太重了,她一个姑娘家家压根儿踢不开,由于动作过大,窒息的感觉越发强烈,没一会儿她就喘不过气来了。

棺木的盖子是密封的,没有丝毫缝隙,换言之棺木内可以供君幂使用的氧气有限,经她这么一折腾,氧气消耗地更快了,她明白这么白折腾不但逃不了,反而会加快窒息的速度,所以她连忙克制自己的情绪尽量保持理智,想想对策。

她不清楚自己在这里昏迷了多久,也不确定氧气还能撑多久,所以眼下最急的是先在棺木上凿个口子,让氧气进来。

虽然心知在棺材板上凿个口子并非易事,那板子有多厚她又不是不知道,况且这里头的空间也不算大,要施展开手存在着一定的难度,可除了一试她真的别无办法了。

正烦恼该拿什么凿板子的时候,君幂正好被身侧的一把匕首割伤,她顾不得伤口拿起匕首就往身侧的棺材板重重凿去。

没几下就见棺木果真脱出了小小的一层木屑,她连忙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不得不说,这把匕首十分锋利,就这么重复了一小时多,棺材板上果真凿出了一个孔子,氧气涌了进来。

她连忙将脸贴上去大口大口地吸着外边的空气,窒息感果然缓解了不少。

顺着孔子望出去的视野有限,不过多少还是可以看出棺木是不着地的,离地面大约两层楼高。

直直望去只看见外头地势平坦,云雾迷蒙,八米外的景观被浓浓的迷雾笼罩着,压根儿看不清。

奇怪的是,外头异常谧静,更不似之前有个瀑布从洞顶飞流直下。

稍作歇息恢复体力间,君幂已经做了一个决定,总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既然无人搭救那也只能自救了。

开不了棺木盖,她就想办法将这副棺木摔个稀巴烂。

凭着记忆,她记得这里的山壁上悬着许许多多台阶之类的东西,而朱红棺木就横在台阶边缘的,所以她废了好大的一番功夫,将陪葬品都弄到了靠近台阶外侧的方向,好让重量都聚在那头。

君幂调整了躺姿,接着整个人一次又一次地往那头撞去,失败了一次就试第二次,第三次,终于苍天不负苦心人,在一次次地撞击之后,棺木果真大幅度地晃了一晃,然后她就觉得整个身子一轻,紧接着连同陪葬品往上飞了起来。

不消数秒的时间,棺木重重着地,碎成了好几片,掀起了一阵黄沙漫过头顶。

本就蓬头垢面的君幂这下鼻子,耳朵,嘴里全是沙尘,加上浑身大小擦伤,顿时显得更加狼狈了。

君幂倒是不在乎,从棺木中爬了出来,待疼痛感稍缓,便站起来拍掉身上灰尘,并试图吐掉口中的沙尘。

她检查了身上是否有其他较为严重的伤口后,撕下自己的袖子缠在方才刀子割伤的伤口上。

方才一门心思都放在了逃命上,压根儿没有察觉到疼痛,如今得以逃脱,才发现伤口非一般的疼。

浑身上下,就这个伤口最为严重,没想到那刀子如此锋利,伤口都几乎见骨了。

她在伤口上缠了一圈又一圈,大约四五圈,最后手口并用将上头的蝴蝶结拉紧,心里总觉得幸好还是逃出来了。

黄沙消停之后,迷雾就开始散去了,眼前出现的是和之前浑然不同的景观。

她所在的地方似乎不是山洞,像是一个小村,隐藏在山壁以及左右两旁层层叠叠繁茂的树林之中,抬头即是夜空,此时还下起了小雪。

树林后的景观被迷雾给掩盖着,看不见。

能通往村里的只有眼前这唯一一条黄沙路,由于天空才刚下起小雪,路面还不到湿滑的程度,所以除了偶尔沙尘扑面有些难受,这条路也不算难走。

这里也是阵法的一部分?

君幂原地稍作思考,在散落一地的陪葬品中找回了那把锋利的刀,最终决定继续往前走。

此地虽然诡异,但毕竟都经历过了好几次大凶大险,多少有些适应了。

她走在这条路上,走着走着就看见不远处有座小木桥,她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不由自主地加快脚步,恨不得冲上去。

虽然没有听见任何水声,可她下意识还是希望木桥下的是条河,毕竟她已经渴得够呛得了。

又大约走了十几分钟,此时的路面已蒙上一层薄薄的雪。

她弯下身正准备接水时惊然发现桥下的哪是什么泊泊的河水,是一条长长的深坑,坑子里居然长满了密密麻麻的花苞。

这些花苞长得妖异,成年人握拳的大小,深蓝色的,无根也无茎,花苞上有些小斑点,还散发着淡淡花香味,是前所未见的花种。

只是这花香味之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丝熟悉的味道。

是腐臭味。

此时一阵风吹过,刮得树梢上的叶子籁籁作响。

两侧的树林深处突然传来一阵阵叮铃铃的铃铛声,诡异得很。

铃铛的声音,是成片成片的,好像有不少的铃铛在同时摇了起来,这声响在四下无人的情况下发出,格外渗人。

云层飘落的雪花越来越大,冷风飕飕直往脖子里钻,这一切仿佛是在催促她加快进程。

君幂心中微冷,拉紧领口不再逗留,抬腿继续往前却鬼使神差地,又瞟了那开满花苞的深坑。

一晃眼的功夫,她看见了。

深坑之中,花苞下,居然露出了一截残破的人身,而花苞就这么点缀在这尸体上。

纵使已经经历过不少,可眼前一幕,还是吓得她头发跟都立了起来。

这些花苞居然是以人尸滋养的妖花,这样的花所散发出来的香气闻多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影响,若是花开之时又发生什么事情?

她下意识屏住呼吸,倒退了好几步。

她可不想讲将这玩意儿的气味给吸进体内,只见她后腿一发力,吓得头也不敢回地直直奔向小村。

村子的入口处,飘来了烤肉的香气,她循着香气来到村头一栋两层小楼旁的一扇玻璃落地窗户。

窗户内层蒙上了一层水气。

她透过窗户勉强看见客厅就几张简陋的桌椅,里头大约五六个人正围着火炉取暖,怎么看都是一副和平气象。

君幂绕到了门口敲了敲门,应门的是个中年男人防备的声音“谁呀?”

他并没有开门,所以君幂只好隔着门回道“你好,我迷路了。”

“连名带姓报上来。”

......

君幂苦笑,这年头进屋也得讲求仪式感了吗?然而见她又犹豫,中年男人就凶巴巴地开口了。

“连名带姓报上来,这屋子你爱进不进。”

君幂听这中年男人的语气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不是因为什么仪式感,感觉屋里的人就像是在防备什么东西似的,再加上自从棺中出来就觉得这个地方的气氛不寻常,所以她就随便捏造了一个姓名“顾幂幂。”

此名一出,就听见门“咔”一声,开出了一条小小的门缝。

门虽然是开了个小缝,可里头的防盗门链并未解开,开门的那一刻,只见中年男人从门后探出了半张脸将君幂上下审视了好几遍。

不止是中年男人,屋内围着火炉而坐的三男两女也同时停下了手上进食的动作,齐齐望了出来。

中年男人扭头与其余的人面面相视,得到屋内其他人的同意,又警惕地望了君幂四周好几眼,这才解开防盗门链,让出条路“快进来。”

进到屋内的那一刻,君幂总算明白了,为什么会觉得不对劲。

因为屋内的氛围有些凝重,围着火炉的所有人像是正在讨论些什么,眼里还透着一丝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