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55:诡异小村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20-05-06 8:43:14pm

奇幻·玄幻


中年男人关上门后,仔细锁了好几道锁,才回到位子上,“自己找个位子坐吧。”

君幂点点头从一旁拉来小凳子,坐了过去,屁股才刚沾上凳子,身子都还没暖和起来,里头另一个看上去和君幂差不多年龄,染着一头金毛的男生就开口了,态度也并不怎么友善,像是怕君幂这刚来的人连累大伙一样。

“入了这屋就得跟着规矩走,大晚上的别胡乱给人开门。”

丢下这一句话,也不待他人接话,金毛男就站起身,晃荡上二楼了。

其余坐在金毛男旁边一胖一瘦的男生见状,望着手上的食物有些恋恋不舍,可看着金毛男走远的身影最终还是追了上去,连眼角也没有留给他们。

如此一来,客厅就只剩下中年大叔,君幂和其他两个女生了。

进屋的时候,君幂察觉到这小村里不论是建筑还是所有人的穿着都挺现代化的,和太砚汌的不同,加上君幂身穿的本就是古装,如此一来在这里显得特别格格不入,除了坐在君幂身侧的那一个女生。

她的那副装扮,总觉得有几分眼熟,而且绝对不是现代的衣物。

炉里的木碳烧得噼啪乱响,上头还烧着热水,热气突突的。

所有人都安安静静地,望着烧得火红的木炭发呆,或是吃着碗里的食物,谁也再没有主动开口,好似在担忧些什么,所有人对于她会浑身脏兮兮地出现在这里并不好奇。

就这么坐了一会儿火没那么大的时候,中年大叔将水壶拎了起来,倒进杯子向君幂问了句“热可可?”

这杯子是方才中年大叔用过的,不过看了这一屋子简陋的家具,她发现这屋里似乎只有两个杯子,另一个握在身侧女生手里,只见她喝了一口就递给了另一个女生接着喝,应该是这村里一直以来的习惯。

何况出门在外,总不好嫌东嫌西的,君幂也只好坦然接过杯子“谢谢。”

“时候也不早了,大家吃饱喝足就赶紧上床歇息了。”中年大叔给火炉盖上盖子将火灭了,所有人便各自散去。

“顾幂幂是吧,我叫小白。这肉我没碰过的,给你。”坐在君幂身侧的女生,离开前将满满一碗的烤肉塞到她手上,接着轻轻地说了一句“我房里还有空位,二楼右转就是了。”

君幂正欲问些什么,小白就匆匆离开了,独留君幂在客厅。

回房时,房内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小白已经倒头大睡了。

这间房里灯已经灭了,剩下一盏煤油灯,估计是小白给君幂留的灯。

房间是普通的两人间,一张双层的单人床,门后挂着一幅画,小白给她留了下铺的位置。

煤油灯的灯光不算太亮,照得房间暗黄暗黄的,有些陈旧。

床头的位置是一扇窗户,这里看出去正好可以看见村外的那片树林,外头依旧是下着雪,一片白蒙蒙的。

她将煤油灯灭了,盖上被子,看着头顶被床板挡去大半的天花板,想着明日一早去村里转转,看能不能找回黑团子顺道问问出去的线索。

若是按一般情况,君幂睡前不洗澡是睡不着的,可没想到这一夜她居然就这么闻着暖气传来的怪味,然后昏昏睡着了。

或许是因为累坏了吧。

翌日早晨,大雪刚停。

外头还是一大片雪白,带着余凉

君幂起床的时候,小白已经梳洗完毕正准备下楼,她向小白询问了洗手间的位置后,小白推给她一套干净的换洗衣物,还特别叮咛待会儿下楼吃早饭。

一刻钟过去,君幂洗完澡感觉整个人精神了不少,下楼的时候大门大开,其他人已经将早饭做好了。

她正好碰见已经吃饱的中年大叔,拿着菜筐子,随手拉起门边的厚毛衣就出门了,说是要去林子给大伙儿采集一些食物回来。

其余的人还在席上。

小白听见林子,心里一动,没来得及跟上就被君幂拽住了手臂。

“小白你能带我去厨房盛米粥吗?”

只见君幂朝她使了一个眼色,也没管小白肯不肯,笑呵呵地硬是拉着她进了厅后的厨房。

厨房那头有扇后门可以直接出屋外,小白前脚刚入厨房,君幂又将她给拉出屋外,低声道“你不是这村子里的人。”

小白闻言瞪大了眼睛,压低声音问“你怎么知道,难道你也是...”

“嗯。”

之后两人互想描述了出现在这里前后的情况,君幂发现原来这个名唤小白的女生和她也是来自太砚汌,甚至当时被黑衣人撞上的时候小白也就在附近逛着,同样伴随着窒息。

醒来后就发现自己在一个和太砚汌长得很像,却不是太砚汌的地方。

所以,君幂不排除小白是黑衣人意外牵扯进来的人。

不同的是,小白醒来没多久就出现在这村子里了,来得时候还是大白天。

至于君幂则是遇见狼妖,土蜘蛛,棺内逃出来后才出现在这里的,来的时候是大晚上的。

“你在这里的时间较长,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这村子有古怪,我来的路上在木桥下发现一具尸体。”

小白皱着眉,想了老半天“除了早饭难吃些,人怪癖些,应该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君幂不死心,又问“再仔细想想,怎么怪癖。”

“似乎一定要让人报上全名才让进门,我刚来的时候就是这样,还有......还有不太好客,特别是夜间来敲门的客人。”

“你在的时候,夜间经常来客人?”

这一次小白很肯定的摇头“没有,就你一个。”

“待会我出门找找回太砚汌的方法,你留在屋内观察。”

说着,门外传来声响,君幂中断话题赶紧拿起碗筷,扭开屋外的水龙头说“到这里我一个人就行了。天凉,小白你还是进屋里比较暖和。”明显,是不想其他人知道她们在聊些什么。

小白离开前,金毛男正好跨过门框进来,对小白说“进来那么久还以为出事儿了。别瞎跟别人闲聊,这人来路不明,小心是个麻烦。”

这话虽是对着小白说,可提到来路不明时金毛男的眼神确实落在君幂身上,似乎是在影射她,口气也不太好。

君幂平白对他生出反感“谁是麻烦,还不一定呢。”

回到客厅,餐桌上少了金毛男,其余的人都还在慢条斯理吃着早饭。

跟着金毛男的两个男生见君幂坐下,一人赏了她一记白眼。

君幂觉得这一个个的都莫名其妙,好在她也没打算跟他们套近乎,只喝了几口热粥再塞了几口青菜,跟卷发女生借了件毛衣打算出门。

自来到这里,卷发女生就没说过一句话,就连她借毛衣的时候卷发女生也只是点头摇头。

她还以为那卷发女生是个哑女呢,没想到出门前卷发女生却用塑料袋子装了两个鸡蛋给她说了一句“想在这村子活命,就得吃饱。”

这句话,听起来并无异常可落在她耳里却有另一番意思。

村子虽然不大,但是很好地做了土地规划,大幅度提升了可容纳的房屋数量。

房子倒是挺多,可一路走在主街上却没见上几个人,甚至连店铺都是紧紧闭着门的,完全没有做生意的意思。

她一路往内走去,走了好久终于见到有一户人家的小男孩刚从屋里走出来。

那男孩瘦骨嶙嶙对她这个外来的人倒是挺好奇的,笑嘻嘻地小跑过来,抓着她的小手还有些咯人“姐姐。”

“弟弟,能不能告诉姐姐你有看过,这么大,浑身黑兮兮的小玩偶吗?”

小男孩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家里还有其他大人吗?”这男孩赤着双脚就这么跑了出来,头上的头发很长,都快遮去大半张脸了,浑身也脏兮兮地,如果家里有大人的话应该不会放人孩子这样才对。

小男孩不吭声了,眼珠子巴巴盯着他的腰间。

好吧,更正一点,原来小男孩是对她绑在腰带上的那两颗鸡蛋感兴趣。

君幂蹲下来将鸡蛋让给了小孩“你的妈妈呢?”

“妈妈去了林子里,好久没有回来。”语毕,他想起妈妈临走前交代他不能随便和外人搭话就一支箭地跑回屋内。

接着君幂甚至还听见门上锁的声响。

人是跑了,可她大致都问到了挺重要的线索——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