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51 你真的是小希? - 父亲去世的真相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2-20 4:11:09pm

都市·爱情


张星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望着眼前的李瞳:“她就是小希?怎么可能?”

“小希”便是视频里那个小女孩的名字,也就是张星宇幼时的邻居。

李瞳就是李瞳,她怎么会是小希?

张星宇死命摇头,像是要甩掉在自己脑子里不断重复的这句话。

张老太太看得出他的吃惊,忙安抚道:“你先别急,让奶奶慢慢告诉你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跟着转回头问李瞳:“你认识‘李目文’和‘周如童’吗?”

李瞳先是点点头:“我爸的名字就叫‘李目文’。不过,‘周如童’我就不知道了。”

张老太太又道:“‘周如童’还有另一个名字,叫‘周秀珠’。”

李瞳惊异:“我妈的名字就叫‘周秀珠’!奶奶,你怎么会知道我爸和我妈?我妈改过名字吗?这个我不知道!”

“不只是你母亲改过名字,你也改过名字。你出生的时候,原名是‘李祐希’。”张老太太解释。

一旁的张星宇一听到“李祐希”这三个字,难以置信地转头看着身边的李瞳,喃喃嘀咕:“小希的全名就是李祐希……你真的是小希?”

“李祐希?”李瞳也跟着重复了一遍这个全然陌生的名字,对这三个字一点记忆都没有。

张老太太继续说明:“三岁以前,你们一家住在六福大厦四楼的一号单位。星宇和他母亲则住在 你们家楼上五楼的三号单位,也就是你刚刚在影片里看到的那个单位。星宇的妈和我的小儿子,也就是星宇的爸,他们俩有过一段孽缘,生下了星宇。除此之外,你母亲和星宇的母亲是同乡,幼时是邻居,而她们母子得以租下六福大厦的那个单位,大概是因为你母亲见星宇的妈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太辛苦,于是就念及同乡旧情,介绍她租下了你们家楼上单位的一个房间,好能够彼此照应。没想到,他们住进去不久后,就发生了那场大火。”

李瞳依旧一脸懵然:“大火?”

张老太太颔首:“就是你在片子里看到的情景。那天到底真正发生了什么事,没人知道事实的真相。因为当事人都被火烧死了,所以我们只能通过之后警方侦查的结果,加上我们自己私下找人调查的线索,来拼凑还原出那天事发的经过。事发的前一天,六福大厦的保安纪录显示有工人送来了两筒瓦斯上五楼三号单位。隔天下午三点,大厦保安看到星宇的爸爸到了五楼三号单位。二十分钟后,邻居听到两人激烈争吵的声音,还有人听到星宇的妈妈说什么‘大不了我们同归于尽’的话。不久后,五楼三号单位传来第一次爆炸声,大火开始烧了起来。”

说到这里,张老太太顿了一下,喝了一口茶,又继续:“至于你父亲为什么会牵连在内,根据警方的推测,应该是你父亲看到原本正在小区公园里和你玩耍的星宇跑回了家里,因此担心起来,就慌忙抱着你尾随上楼查看。他见房子失火,于是把你放在门外,自己打算跑进着火的房子里把星宇拉出来。当时六岁的星宇事后描述,你父亲为了救他,在火场里被掉下来的巨物压着。他吩咐星宇赶快出去带着还在门外等候的你一起逃生。根据目击者和星宇的口供,数分钟后又传来了第二次爆炸的声响。你父亲并没有及时逃出来,就这样,他牺牲了自己的性命。”

李瞳非常困惑:这些都是真的吗?这些真的都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吗?自己怎么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这就是父亲去世的真相吗?

这时,她突然想到一点:“可是我妈说爸爸是在工业意外中去世的!”

这时,林志伟给李瞳递上几份旧剪报,那上面大大的标题写着“六福大厦大火,三人命丧黄泉”、“六福大厦单位失火,张氏集团幼子烧死”、“勒索不遂,酒女放火,三人烧死”。剪报上还登了一些照片,包括死者的头像。

李瞳看见其中一张头像非常熟悉——那不就和母亲床头那张父亲的旧照一样吗?那头像下打着一行文字:死者李目文。

林志伟又拿出了一张照片递给李瞳:“这就是你们一家人在意外发生的一个月前拍的最后一张全家福。”

李瞳接过照片看了一眼,即刻泪崩。没错,就是这张母亲一直放在床头的照片。那剪报里的头像就是从这张全家福裁出来的。

母亲总会拿着这张照片和李瞳说父亲生前的点点滴滴。

坐在李瞳身边的林志伟道:“大火发生的时间大约是下午三点二十五分。平时的那个时间,李伯父应该是在上班。但是那一天,不巧李伯母生病了,李伯父就请了假在家里照顾你。那天的那个时候,李伯母外出去了邻近的诊所看医生,她向警方陈述,她出门时你和星宇正在临近小区的公园玩耍。”

张老太太叹了一口气:“事发之后,警方推断星宇的母亲是有计划地策划了这场大火,想和我儿子同归于尽,因此才在前一天特地买了两桶瓦斯放在家里。”

张老太太看着李瞳继续道:“由于嫌弃星宇的母亲是陪酒女,再加上当时星宇的父亲已经和另一个大家闺秀订下了婚约,张家的长辈们都坚决反对让星宇的妈妈嫁入张家。我们决定如果亲子认证结果证实星宇就是我们张家的骨肉,就只要孩子不要娘。大概就因为这样,星宇的母亲恼羞成怒, 起了杀机,结果引爆瓦斯,要和我儿子一起死。星宇的爷爷认为,之所以会引发这次的事端,多多少少与我们在这件事上面的处理不当有关,因此我们难辞其咎,结果不只是害死了自己儿子,还连累了你无辜的父亲。为此,星宇的爷爷事后想送你们母女一笔抚恤金作为补偿。可是派人找了你母亲几次,她说什么都不肯收。后来,你母亲以正在守丧为理由,希望我们不要打扰,因此我们决定多隔一阵子才又去劝你们接受我们的好意。但是没想到当我派人再去找你们时,你们母女已经不知所踪。”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