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一:傳說開始 - 9-1 鑄造之鄉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2-20 9:03:35pm

奇幻·玄幻


『額哈啊啊啊啊!』

一道清脆聲響在耳邊迴繞,眼前的豬頭獸人化成碎片在空中四處飛散,它手上的長矛斷成兩截掉落在碎石鋪成石路上,一併變成耀眼的多邊形碎片飄散,消失殆盡。

豬頭獸人是等級不高、智慧不足、行動笨拙的獸人型怪物,但我卻彷彿面臨大敵,在它身上胡亂揮劍劃下大小不一的傷口,好不容易才把它給消滅。

終於解決豬頭獸人後,神武這才把手上拉得老緊的弓弦放下。

『你覺得我應付不了嗎?』我說。

『只是以防萬一,你別想太多。』他眼裡閃過一絲驚慌。

眼見氛圍似乎有點不對,我揚起嘴角撐開笑容說:『只是開玩笑,你們別緊張啦。』

聽見我這句話後,三位小隊成員才展開笑容,氣氛也較為緩和些。

就算那天晚上我笑著大聲宣布會振作起來,並會努力學習左手用劍,但夥伴依然擔心我是為了讓他們安心而逞強。

我將劍提高至齊肩,再用力往左下揮落甩走豬頭獸人的血跡,接著把新劍——【疾風劍】收納到系在右腰上的劍鞘。由於慣用的右手已經無法使力,用左手把劍收到背部劍鞘上這個動作讓我感到非常彆扭。考量一會後,決定把劍鞘的位置換到右腰上。

但用了十幾年的右手突然殘廢,在生活上還是會帶來極大的不便,沒辦法在短時間內適應現在的左手生活。

對付一隻小怪,我的動作卻像個新手般笨拙。雖然小怪沒辦法對我造成什麼巨大傷害,但在戰鬥途中總會感到急躁,覺得自己無法全力揮劍,使出的劍技都亂七八糟,不是中途摔跤就是攻擊落空。吃飯洗澡作息更是麻煩,幸好同伴對我非常包容也非常照顧,這讓我對自己的無奈感到些許釋懷。

一邊重新鍛煉我的劍技一邊趕路之下,終於也橫跨了浩瀚無比的雲海,來到第十座島嶼——鑄造之鄉。

由於已經入夜,神武提議先在碼頭露宿一晚,明早再趕去城鎮。

不過允望卻不贊同。她興奮地甩著馬尾,指著前方不遠處冒出燈火的城牆,說城鎮看起來距離不遠,稍微趕路今晚便可睡在舒適的大床上,不想睡在野外。

於是我們離開碼頭往城鎮方向前進,一路也沒遇上什麼魔物,很快便到達城鎮。

剛踏入城鎮,兩位穿著傳統和服服裝的漂亮女生站在城門左右兩側,燦爛無比的笑容在她們臉上形成一幅漂亮的肖像畫。

『歡迎光臨鑄造之鄉!』

砰的巨響從空中傳來,抬眼望去,無數煙火在漆黑的夜空綻放繽紛色彩,為寂靜的星空增添歡樂的氣氛。

『你們看!是慶典耶!』允望開心地邊跳邊說,丟下我們自己往街道跑去。

街道兩側滿滿都是各式檔口,撈金魚、惡鬼面具、冰糖葫蘆、章魚燒、炸雞排、炒麵麵包、射飛鏢等,吃的喝的玩的買的都有。經過我們身邊的人們雖然臉上都掛著歡慶的笑容,但仔細看的話便可知道他們其實也是【永生之術】的受害者,只是剛巧那噩夢般的一天是慶典節日,所以鑄造之鄉便無限重複慶典這活動。

『真可悲,雖然空氣中充滿歡樂的因子,但他們只是無意識地重複節慶。』神武說。

我伸出左手敲了神武的頭,說:『你小子會不會看情況啊?難得遇上慶典,就不要說那麼現實的話,好好投入其中不就好了。』

『啟人先生說的是,今晚我們便好好放鬆,在這難得愉快的氣氛中享受慶典吧。』

『姐姐姐姐!這章魚燒好好吃!還有那邊好香,快過來!』

允望高昂的聲量遠遠蓋過人們的嘈雜聲,即使淹沒在人群中,依然能夠清楚聽見她的聲音。

咕~

我和神武的肚子同時發出讓人頗為尷尬的聲音,兩人摸著後腦勺尷尬地看了允希一眼,接著三人追上允望,一起投身到慶典當中。

۞۞۞

『成補,偶想要那夠!』

『先吃完炒麵麵包再說話。』神武翻了我一個很久沒見的白眼。

我快速咀嚼嘴裡的炒麵,用力吞下,口腔裡都是美奶滋的味道,大叫:『我想要那個啦!』我指著一枚水藍色的手飾。

『我不要。』神武斷然拒絕。

『為什麼!』我像個得不到心愛玩具的小孩般吶喊。

『因為我們都是男人,感覺很奇怪。』

『現在都什麼年代了。你沒聽過“男女傳宗接代,男男才是真愛”嗎?別那麼古板啦。那手飾的顏色很符合我的裝備顏色耶,拜託啦神武。』

我用左手手肘碰了碰允望讓她幫腔。

『哎呀,這對神武你來說輕而易舉吧?射箭遊戲耶,根本就是為你而設,就幫這個笨蛋把手飾贏回來嘛。』允望說,然後補上一句:『不然他吵死了。』

……

神武嘆了一口氣,二話不說拿起攤位上準備好的弓和箭,拉弦上箭,瞄準一百公尺外的標靶。

咻!正中紅心。再來,拉弦上箭——命中紅心!最後一支箭——又是紅心!

『哇,好厲害喔!認真的男人就是帥!』

『這不是理所當然嗎?』神武放下弓然後轉頭看向我們。

我看著神武從驕傲自滿的跩樣,接著轉為錯愕害羞的臉紅。

因為他發現說出稱讚那句話的人並不是允希也不是允望,更加不可能是我。

射箭遊戲的檔口旁邊是飛刀遊戲,玩法一樣,只是用的器具從弓箭換成飛刀。

說那句話的主人是飛刀遊戲檔口前的一個女生,而被稱讚的對象是此時拿著飛刀的男生。他們兩人身旁還有一名血紅裝扮,背上有把很搶眼的紫色長劍的劍士,和一名穿著無袖鋸齒衣的肌肉男。

我們兩組人馬幾乎同時發現對方,八個人同時發出:『咦————!』

۞۞۞

兩姐妹和對方的白魔法師打了招呼,接著進入忘我的聊天模式。許久,才發現男生之間的氣氛似乎充斥著火藥味。

男人和肌肉男熱灼的視線正盯著我的腦袋瓜,我低著頭,無法直視他們。視線角落我發現紅色劍士也做出和我一樣的低頭動作,稍微抬頭一看,原來是神武此時正用殺死人不償命的視線光波秒殺紅色劍士。

啪!啪!啪!啪!啪!

現場的五名男士後腦勺同時被各自小隊的女生賞了一記巴掌,接著開始接受訓話。

『你不要那麼凶狠地盯著人家!』允希罕見地叉著腰鼓著腮幫子對神武說教。

我也不列外,允望擺著一樣的表情附加不屑的眼神,強硬托起我的下巴宛如我才是女的,直到視線可以迎上她漂亮的琥珀色眼睛,說:『那不全然是你的錯,沒必要把自己搞得如此卑微,真要說起來我也有錯,你是想要我也不開心嗎?而且你也付出了慘痛的代價,還不夠嗎?快,抬起頭誠心向對方道歉,快!』

允望的臉靠得非常近,我幾乎可以聞到她的體香,腦海想起了那天晚上的吻。

『你到底有沒有聽我說話啊……不要放空!』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