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56:林中禁地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20-05-16 5:43:41pm

奇幻·玄幻


夜晚蒙着一片迷雾,不时传来铃铛声响,入林子的人一去不返......

看来村外的那片林子是个重要的地点,得入林子看看才行。

君幂离林子还有一段距离,就看见了林子的全貌。

白天的林子,没有浓雾,可以看清那一颗颗高大的树上还压着残雪,不晓得是不是因为冬天的关系,头上即使刚出了太阳,还是格外寒凉。

走近之后,她发现林子的外头被两指粗的麻绳给围了起来,那是刻意被人划分出来的界限,麻绳上密密麻麻的铃铛垂挂着,经微风一吹发出缓慢的叮当声响,好似在提醒她不要越界。

然而,这里头却又似乎藏着她想要的答案。

君幂稍微拉高麻绳,迈进那片林子,放下麻绳时树上的残雪落在她头上,硬是冻得她头皮发麻。

这里的地上还积着雪,低头拨弄头发间她无意发现地上有别的东西

“那是什么?”

就在她斜上方的位置,一颗树后面,她走过去蹲下身子观察,发现这是脚印。

脚印有些怪异,并不像我们平日走路一脚前一脚后,而是两只脚落在差不多一样的地方,从脚印看出来,这人走路的姿势有些扭曲。

就在脚掌前面半米的位置还有一双人类的手掌印,和脚掌朝同一个方向,一路往林子深处前去。

这些手脚印比她留下的脚印浅,上头被覆上了些许新的雪花,她估计这些痕迹应该是接近黎明时留下的。

君幂不禁拧眉,小心翼翼顺着脚印走了进去。

一开始的时候,手脚印只有一组清晰明了,越往里走脚印开始越多,而且皆往不同的方向,显得杂乱也辨不清路线。

她随意选了一条路继续前进,隔着耸立的林木她看见隐匿在内的屋子,最后脚印就消失这屋前。

与其说这是一间屋子,倒不如说这是一个祭殿,祭典时供人类聚集的场所,由几个巨大的石头叠建而成,红黄色的交织布条像藤蔓一样缠绕着这个祭典,看起来有些古朴荒凉。

君幂走到这里顿了顿,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看看。

刚才行走的时候她还没察觉,如今停了下来发现太阳已经隐入云朵之中。

都说冬天的白昼结束得快,她担心天色很快就会暗下来,便不再犹豫。

这个祭殿没有门,门框大得连巨人进入都不成问题,她抬步跨上了石台阶,发现里头有点暗,除了门外照射进来的微光,几乎没有窗户和电灯,靠着四周壁上的油灯照亮。

除了这些,这空间并没有外头看起来的大,反而有些狭窄,周遭亦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她拿起壁上的油灯照亮,在四周的壁上摸了一圈,发现其实这空间并非全部。

这里面有一扇石门,伪装得跟普通石壁一样,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但门很轻,她轻轻推了一下,门就开了。

门后又是另一个空间,中央凸起一个四方的石台,上头铺着羊毛摊子,摊子上还摆着着一些他没见过的东西,这些东西奇形怪状,奶白色,看起来像是法器又像是乐器,上面用红色的笔写满了看不懂的字或图样。

石台面向的是一面石壁,石壁的左右各一条走廊。

走廊比外头还暗,连个墙上的油灯也没有,远观看不见走廊里的是什么。

君幂选了左边的那条走廊走进去,将油灯高举至头上以加大照亮的范围,看见里头是三间房间。

所有房门被上了锁,唯独走廊最后的那间房。

门是半开的,她推开门进入,就见一个普通的木柜子和木桌子,桌上一个木匣子。

那大小,就和束魂傀差不多。

不知为何,她萌生的第一念头就是束魂傀在这木匣子内。

木匣子被上了锁,正打算想办法弄开,她却听见外头传来一阵阵铃铛声响,就和昨夜听见的那股声响一样。

君幂心感不妙,拿起木匣子就跑了出去。

然而,就在她不知道的瞬间,其余的房门皆已悄悄地打开,里头竖立着的东西被一块块红布盖着,这些红布却突然缓缓地滑落下来。

从祭殿出来的时候,天空已经看不见太阳,只剩下一抹余晖正以不缓不慢的速度消失着。

耳畔一直传来那成片成片的铃铛声,非常激烈甚至到了刺耳的程度,周遭开始出现薄薄的一层黑雾。

她一个激灵没敢耽搁,趁着黑雾未浓,余晖未灭,还辩得清方向的时候,朝进来的那条路拔腿狂奔。

天空,又飘起了小雪。

脚下的路很滑,可她却觉得自己从未如此冷静过。

她听见身后传来异样的声响,她心里一惊却没敢回头,拼了命地往前跑,终于出了竹林。

铃声还在继续,她却在竹林外遇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金毛男。

他正往回村子的路上,途经时君幂正好从里头出来,只见金毛男放慢了原本的脚步,余光分明是看见她了。

下一秒,他转身一脸不善地朝君幂走了过去,双眸之中充斥着怒气。

另一边,村头的两层小楼里气氛似乎不太对劲。

“昨晚的女孩还没回来。”卷发女生站在门口处低声道。

这时,坐在凳子上的中年大叔黑了一张脸,一下就站起来打算锁门。“等不及了,太阳已经下山,必须马上关上大门。”

小白原本是对关门这事没多大意见,毕竟门关了,只要报上名就可以再打开,却不想中年大叔后来又补了一句那些东西的数量增加了不少,为了所有人的安全,今晚门锁了就不再打开。”

卷发女孩对中年大叔倒是唯唯诺诺,从她的神色,小白看出她是担心顾幂幂的,可她没有对此提出任何异议,径自回到厅中坐下。

小白见状,三步并作两步上前以身挡住了门板“不行!顾幂幂还没回来,如果让她在外头一宿,她会冻死的!”

“天已入夜,那些东西就快出来了!我不可能为了她赌上一屋子人的性命!”

中年大叔眼神中透出一种坚决,可在这坚决的深处,小白却看见了一丝无奈和忌惮。

“什么?你说东西?”

不等他问清楚,就听见楼上传来“噔噔噔”的下楼声,是跟金毛男友好的那两个男生,只见他们几乎是跑着下来的,神色慌张,其中一人更道“叔,我刚去我哥的房里一趟,我哥也还没回来!”

那眼哐湿漉漉的,几乎快掉下了泪花。

“是啊,叔,这门关不得!我哥他都在这里住了这么久,我想他一定是在回来的路上了!”

“叔,我求求你,千万不要放弃我哥。”说着,二人更是扑通一声给中年大叔下跪了。

小白整个人都傻了,两个大男人居然可以为了这事情下跪,感觉就像只要一入夜不回家就会有性命之忧一样。

还有中年大叔口中说的那东西,所有人恐慌的眼神,难道这村子里有可以取人性命的生物?

中年大叔也很是为难,金毛男这人脾气是冲了点,可他就像是自己的半个孩子一样,从来都会看着时间点回家,这一次为何偏偏迟了。

他咬牙,一时之间也不知该如何选择。

说时迟,那时快,气氛正凝重至极点的时候,远方就传来争执的声响,众人抬头一看正是金毛男和君幂。

金毛男拽住君幂的手腕,硬是将人用拉的回来,嘴上激动骂道 。

“那林子是禁地,你居然还明晃晃地从林子里出来!一点心虚也没有,是觉得没给我们添麻烦不安心吗?啊?”

“你快放开我!腿是我的,我要去哪,是我的自由!快撒手!”

两人一争一吵来到门前,金毛男见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好,也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撒开君幂的手,顿时没了方才的火焰,说一句“对不起,我今晚回来得有点晚。我刚刚在路上看见她从林子里出来。”

言罢,便入屋去了,方才还在跪地哭得稀里哗啦的两个男人,擦了擦眼泪随金毛男入屋,嘴上还说着“哥你总算回来了。你都快把我俩给急死了。”

至于君幂,她和这一屋子的人也不熟,下意识将黑匣子藏到身后,礼貌地笑了笑,也了屋。

期间,中年大叔察觉到她的黑匣子,问了句“顾幂幂,这是什么。”

潼诺妍被问得一阵心虚“没有,就是我昨晚来的路上落下的东西。”

“下回,入夜没回来的,都自求多福了。”

接着门依照惯例被锁上好几道锁。

今天的晚餐,很简单,是番茄面条,君幂三两口就解决了,匆匆回到房内。

她从头发上取出两根发夹,试图撬开黑匣子的锁,没一会儿“咔”的一声锁果然开了。

她心中一喜,打开了黑匣子却不想里头是空的。

她将黑匣子收到了枕头下,思索着黑团子就竟会在哪里,迷迷糊糊中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是被唤醒的,被一把熟悉的声音唤醒。

那道声音有些急促“喂,别睡了!快起来!喂!”

“命都快没了,你还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