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52 我們还是分开吧 - 早有预谋进入凯加电子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2-21 12:33:32pm

都市·爱情


林志伟接着解释:“一直到了最近,我才帮奶奶查到原来李伯母当年为了与张家的人断绝瓜葛,想要带着你摆脱过去重新开始新生活,不但自己改了名字叫‘周秀珠’,也用李伯父名字里的‘目’ 和自己原名里的‘童’给你取了个新名字,叫‘李瞳’。李伯母之所以会告诉你说李伯父是因工业意外去世,应该是不希望再提起不堪回首的那场意外吧。”

的确。

母亲在世时,李瞳一旦问起关于父亲的那场工业意外,母亲就会三缄其口,露出伤心欲绝的神情,根本不愿多谈,只是轻描淡写地说过去不开心的事就不要再提。每每李瞳看到母亲这样的反应,即使心里再想知道多一些关于父亲去世的事,也不忍心再继续问下去。

现在,她总算明白了。

李瞳了解母亲的个性。除了不想提起伤心事,母亲她一定是认为这一切的不幸都是自己的错,一定是心里非常自责:如果自己当初没有介绍同乡租下楼上的房子,那天的大火就不会发生;如果自己当天没有生病,父亲就不会请假在家;如果自己那个时间没有出去看医生,父亲或许就不会遭遇不幸。

那一天,母亲出门前父亲还是好好的,回来的时候心爱的丈夫却已变成了一具焦尸!短短的几十分钟,恩爱的小两口竟已阴阳两隔,从此不得聚首。原本一家人本来过着幸福又美满的日子,怎么料到就在自己去了一趟诊所看医生,便化为了泡影,从此再也无法还原。突如其来的生离死别所带来的巨大创伤,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平抚呢?

母亲多年来肯定是一直被加诸在自己身上的罪恶感折磨着,另一方面又担心事故的真相会为女儿的成长罩上阴影,因此更是把所有的痛苦都自己担着。

除了心里头的煎熬,母亲还得咬紧牙根赚钱养家和照顾女儿,同时得承受身体上的劳累,结果长期积郁成心伤,积劳成病疾,在李瞳十八岁的时候就逝世。

心上的创痛,加上身上的病痛,母亲这一生过得一定非常痛苦!一想到这些,李瞳就感同身受,心如刀割,泪珠怎么都止不住,一颗颗滑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张老太太见李瞳这么难过,虽然怜惜,一贯强势的她却还是不愿低头,决意一次过表明立场:“李瞳,奶奶必须老实地把丑话都说在前头。奶奶其实对你和你母亲不是没有怀疑的。首先,志伟认为你母亲当年之所以突然失踪,是想要带着你摆脱过去,重新开始新生活。但我不像志伟那么善良。说我小人之心也好,说我多疑猜忌也好,我无法不怀疑你母亲有做贼心虚的嫌疑。我猜测或许你母亲是因为和那起案子有所牵涉,所以想躲开张家和警方的调查,才会带着你隐姓埋名,突然消失。”

一听见张老太太这么说,张星宇马上想开口帮李瞳辩护,但是张老太太给了他一个凌厉的眼神,举起手阻止他,示意他不要说话,先让自己讲完,接着又继续道:“其二,你们家和星宇之间非一般的牵扯,若你说自己完全不知道,奶奶真的很难相信。或许是因为奶奶这么多年来见多了想要攀龙附凤的心机女吧,所以真的已经无法相信在这个现实的世界上还会有单纯的女孩。即使是到了今时今日,奶奶对你和星宇在一起的动机还是有所质疑的。你到底是不是早就已经知道星宇就是当年的邻家哥哥?你是不是早有预谋进入凯加电子处心积虑想要报复?”

说到这里,张老太太凝望着自己最疼爱的孙子,原本严厉的神情这时竟然软化了:“我心里一直被这些疑问折腾着,想了很久,却还是没有答案。我想,任何人大概也都不会有答案。所以啊, 我的乖孙,现在事情已经全部公开了,事实也都已经摆在了大家的眼前,奶奶心里的疑虑也摊开说给你们听了,从今而后,你和李瞳要如何发展下去,奶奶就把决定权交给你,让你自己决定。奶奶答应你,只要你做了决定,奶奶就不会再插手管这件事。你好好考虑清楚吧。”

对于张老太太这一次竟然公开表达如此开明的态度,始料不及的张星宇满怀感恩,他毫不犹豫、想都不想就绕到李瞳身边蹲下,紧紧握住了她的手,同时向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表明心迹:“奶奶,我不需要考虑。我相信由始至终李瞳是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情!事发的时候她才三岁,怎么可能记得?况且,如如阿姨为了和我们家断绝来往,为了和过去一刀两断, 竟然连名字都改了,可见她的意志是何等的坚决!单凭这一点就足以证明她绝对有可能完全一点都没向李瞳透露过这件事。至于如如阿姨和事故之间的关系,即使她真的牵涉在内,那也和李瞳无关,我们不应该要李瞳承担上一代的过错。”

此话一出,李瞳激动地挣脱了张星宇的手,难以置信地看着张星宇质问:“你怎么可以怀疑我妈?你凭什么怀疑我妈?”

张星宇没料到她有此激烈的反应,一时也慌了,连忙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可是李瞳没给他机会说完,她立马站了起来,胡乱用手先拭擦了一下脸上的泪水,先是看着张老太太说道:“奶奶,非常感谢您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我。不过,这并不是只有星宇自己一个可以决定的事情。这段感情的决定权并不是只掌握在任何一方的手上!我并没有任何不敬的意思,我只是想恳请您也考虑一下我的感受。 难道我的意愿就可以无视吗?”

她跟着与张星宇对视:“星宇,这一切太突然了,我现在脑子一团乱,而且心里也莫名其妙地冒出了很多很多奇怪的情绪。对不起,我们还是分开吧——暂时先分开一阵子。请你给我一点时间和空间,好吗?我需要时间先冷静下来好好想一想!”

说完,她抛下一脸惊愕的张星宇,决然转身走出了张宅。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