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五章 - 06一丝隐藏

晨茵≪黑色蔷薇≫  - 发布于2020-05-23 12:51:52am

奇幻·玄幻


会议室内,气氛一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THE ONE虽无法轻举妄动,但脸上表情却依旧没有一丝害怕,反倒还扬起了嘴角。轻笑了起来。

“走狗。”

利维纳虽然一向看似冷静纵容,但他骨子里骄傲自大,嘴边抽畜了一下道:“你说什么?”

THE ONE见惯风浪,才不会被利维纳的气场吓着,压低了声线,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道:“我说……你、是、走、狗!”

“其有此理。”

利维纳听完,食指用力,便想一枪毙了THE ONE,但THE ONE身手敏捷,反手抓住利维纳的手枪,身子一闪,打出的子弹就划过了他的身边,打穿了他身后的窗户。

躲在椅子后面的领袖被玻璃破碎的声音吓着,大叫一声,立刻狼狈地躲到了桌子底下。

利维纳想不到THE ONE的身手如此敏捷,眉头一皱,甩开了THE ONE的手,又立刻向THE ONE开了四枪。

THE ONE迅速避开,一下就躲开了四颗子弹,完好无损。

利维纳知道枪械已经对THE ONE毫无作用,收起手枪,从腰间拔出一把长剑,刺向了THE ONE。

利维纳的身手也不是盖的,出剑快、狠、准,THE ONE差点就中招。

THE ONE当然也不甘示弱,双手抓成爪子样,伸手抓向利维纳,利维纳知道血族的指甲犹如刀片般锋利,往后一跳,躲开攻击,但THE ONE却没有因此放过这次机会,继续向他进攻,压制他的行动,一瞬间,就占尽了上风。

被压抑着的利维纳眉头紧皱,乘着THE ONE没注意,从外套内的口袋里拿出了什么,丢向THE ONE。

THE ONE感受胸口处有股刺痛的感觉,低头一看,自己竟是中了几支银针,而银针扎入的地方还呈现了黑紫色,很快就从针的周围扩散开来,然而,此时最让THE ONE惊讶的并不是自己的伤口,而是眼前这个男人。

“你是……”

THE ONE惊讶地望着眼前这个男人,然而利维纳并没有想要停下来的意思,而是继续从外套里取出了几支银针,二话不说地把针飞了出去。

THE ONE反应快捷,快速闪开,但回过神时背后又中了两针,全身开始感觉刺痛乏力。

THE ONE自知自己敌不过利维纳了,眉头一皱,冲向了刚被打爆的窗户,二话不说地跳了下去。

可这里是领袖的办公室,也是大圣堂里最高的一层楼,足足有五层楼高,THE ONE竟然能够二话不说地就这样跳了下去,并且只是稍微扭伤了一下脚腕,但还是能够以超乎凡人的速度,逃进了树林里。

利维纳在楼上看着逃跑得无影无踪的THE ONE,拳头一握,打向了旁边的墙壁,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岂有此理!”

这时,一直躲在桌子底下的领袖也终于走了出来,并和利维纳一样,俯身往窗户外望了下去,当看见THE ONE已经不见踪影后,他语气责怪地说道:“你怎么能够让他逃掉?”

不料话还没说完,他的脖子就被利维纳紧紧地掐住,发不出声了。

“唔……唔……”

可很快的,利维纳就松开了手,一脸凶恶地望着那个跌坐在地上,一脸害怕还胆小如鼠的领袖。

“别忘了,你是什么身份。”

虽然不知利维纳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但总觉得利维纳好像话里有话似的,而领袖听完,脸色也愈发难看,颤抖着说道:“是……是。”

利维纳见他应该知道怕了,转过身子,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领袖见利维纳走了,大松一口气,缓缓起身,紧紧地握紧了拳头,望着房门的方向,用力地“呸”了一声。

*****

另一边厢,由烈于因为听了宣告,所以出现在了大圣堂外。

今天是大升堂袭击事件后的一个星期,大圣堂外的摸样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之前的宏伟装横也丝毫不差地重新呈现在众人的面前。

只是今天站在这大圣堂前的少年,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一心向往成为议员,想着把世界拉回轨道上的人了。

如今,面对这座建筑,面对这个扭曲社会,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该去往何处,该怎么做才是正确的了。

就在由烈于思考到一半时,利维纳从大圣堂的大门里走出来。

他原本只望着远方,形色冲冲,好像想要追上什么似的,但在看见由烈于之后,他难免愣了一下,接着,赶紧收回那副惊讶的表情,往树林的方向走了过去。

由烈于不知道他正在追寻着什么,但看他一个人跑出来,身边又没带任何一个人,应该不算是什么严重的事情。

“利维纳。”

于是,在利维纳快越过他身边时,他低沉地开口道:“恭喜你,你的计划终于可以实行了。”

利维纳听了,立即停下了脚步,缓缓地转过身子望向由烈于,并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怎么?你想加入?”

由烈于也是一笑,但眼里却看不出有任何笑意。

“你觉得我会吗?”

利维纳不想和他继续纠缠下去,“哼”了一声,语气有点儿不满地说道:“我现在不得空陪你聊,自便。”

说完,他迅速转身,快步走进了树林里。

由烈于觉得事有蹊跷,见利维纳走了进去,便打算也跟上去一探究竟,只是当他迈开脚步的那一刹那,他发现了地上的血迹。

血迹还未凝固,血的周围萤绕着黑气……

“是血族?”

在想到刚刚可能有血族来过,而且对方还有可能是离格,他加快了脚步,二话不说就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