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一:傳說開始 - 9-2 分道揚鑣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2-21 9:08:49pm

奇幻·玄幻


『那天對各位造成傷害真的很抱歉。』

說話的同時我感到左臉熱辣得發燙,如果有一面鏡子的話,應該可以清楚看見臉上通紅的掌印。

『我願意接受你們的懲罰,甚至是要我永遠背負你們的憎恨也沒問題。』

說完,我向他們九十度鞠躬,背上似乎感到無形的壓力,讓我無法直立起身子。

『抬起頭吧。』

『咦?』我有點無法理解這句話的意思。

『你們那邊的雙胞胎美眉已經把來龍去脈說給我們聽了,我們不憎恨你,就連是受害者的庫珀也快痊癒了。反倒是我對你比較抱歉啊,畢竟你受的傷是永久性傷害……對不起。』

『他說得沒錯。啟人,把頭抬起來,現在殘廢的是你,要道歉的應該是他。』

『神武……』

『哎呀呀,這小哥的性格似乎和我相衝啊,總感覺你毫不掩飾那刺骨的針鋒相對呢。』

現場火藥味濃厚,雙方同伴趕緊跳出來阻止自家人。我在神武臉上看見難得一見的痞子臉,隨即這張痞子臉嚇著允希,水汪汪的大眼瞬間變紅,而神武也瞬間恢復成以往那張帥氣的臉,溫柔地哄著允希。

……這時候放閃不太適合吧?

而另一邊的紅色劍士正被允望的表姐雙手叉腰訓話中,男人和肌肉男也雙手交疊放在身後,雙腳並立站在劍士兩側,安靜聆聽表姐的訓話。

『看來他們的隊長不是劍士而是表姐啊。』

不知什麼時候跑來我身旁的允望邊吃著炸雞排邊說。

感覺訓話沒那麼快結束……啊,結束了。

表姐兇巴巴地一手叉腰一手依序指著他們三人,然後又指向我……怎麼回事?

肌肉男和男人來到我面前,臉上浮現陽光般的微笑,男人率先伸出手說:

『我叫庫珀,是這支小隊的男人,來自白清帝國西方的莫特利村子。』

『我是凡丁,擔任肉盾兼近距離攻擊手,和庫珀來自同一個地方。』

我遲疑了半秒鐘才伸出左手和他們的右手相握。這時,紅色劍士過來把他們倆的手都推開,自己緊緊握住我的手再向我鞠躬低頭說:『欣心說得沒錯,我真是個渣滓、廢物、沒用的海草,你打我吧,打得你氣消為止!』

…………表姐到底和他說了什麼啊?

我露出苦笑道:『這全都是我個人問題,你們就別介意我右手殘廢的事了。再說,我還有一隻手啊,只要好好鍛煉,我還是能重新執劍的。只是目前進展沒那麼順利而已。』

『啊?左手執劍的話,我可以教你喔。』

『蛤?』

۞۞۞

『現在只剩下我們兩個了呢,嘻嘻。』允望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對啊……也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回來……』

『在這裡無所事事感覺好像太浪費時間,我們去接受市民的委託吧!』

『什……哇!』

黑髮女孩一手捉起魔杖,一手握著我的手,不讓我有反駁的餘地,拉著我離開旅館往市中心去。

前天晚上,我們兩組小隊解開各自的心結和誤會後,一起在慶典當中玩個痛快。

神武和庫珀比試射擊遊戲,結果成績不相上下。這是我第一次看見有人使用投擲武器可以和神武的弓術一樣出色。我和紅色劍士幸平還有肌肉男凡丁則聊了很多關於近身戰時鬧出的笑話,也交流了不少戰鬥技巧。

幸平告訴我,小時候訓導他的師父是個左手使劍的高手,雖然劍技高強,但脾性古怪。師父不理幸平是個右撇子,硬是要他用左手拿劍。訓練了三個月左右,幸平左手持劍的技巧才有些許好轉。在一次午休時間,幸平自個兒在庭院用右手持劍,發揮的水平比平時任何一次好。師父看見了,這才放下堅持,讓幸平改用右手鍛煉劍技。

因此,關於左手持劍,幸平教了我一些技巧。

肌肉男凡丁說他是小隊裡的肉盾,每當怪物來襲時,他都是第一個衝上去狠揍怪物。他不使用任何武器,就只是靠拳頭。當我提出懷疑不使用武器殺傷力會不會很低這個問題時,幸平則從旁摟住我的肩膀,把我的身子向他拉去說:

『他的拳頭很痛的啊,來到天鳴國之前我們曾經吵過一次架,凡丁的奮力一拳便把我的天命減至剩餘二成……總之,沒什麼還是別惹他生氣。』

從這句話中,我了解了兩件事情。

除了白魔法師欣心,他們三人都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就如我和神武的關係;第二,他們三人也是穿越傳送門來到這裡遇上欣心,和我們一樣為了回到故鄉而展開旅程。

凡丁告訴我,他們聽聞打倒守護者後可得到寶藏,千辛萬苦之下打倒了傳送門看守者——白羊劍士,結果腦海中卻浮現欣心的聲音,接著把他們誘拐來這裡。出於好奇心,他們三人穿過傳送門,在欣心擔任一天導遊帶領他們參觀村子後,卻發現已經回不去了。

順帶一提,據幸平描述,白羊劍士雖然很強,但三人通力合作,也沒受太多傷害便確確實實地將它打倒。所以當我說起和琉牛一戰時,他倆紛紛覺得琉牛可能比白羊劍士還要強。我們也推斷出或許十二道傳送門看守者的實力有強弱之分,只是我們運氣太衰,不但和神武各別抵達,還要遇上實力強勁的琉牛。

聽完琉牛的故事,幸平邊喝飲料邊說:『你的實力或許在我之上,如果我們正式來場比試的話,或許我會輸。』

當我思考這句話的意思時,神武和庫珀已經結束射擊比賽,齊齊加入我們的對話。三位女生也在慶典的攤位中結束購物之旅,回到我們約好的這間餐館集合。

連綿不斷的禮炮聲持續在空中迸發出美麗的煙火。

允希突然和身旁的欣心嚴肅地談話,煙火的巨響掩蓋允希原本聲量不大的說話聲。一直到聚會結束,兩組小隊各自回旅館休息時,允希才告訴我們剛才她和欣心的對話。

『或許,我們有辦法治愈啟人先生你的右手。』

『真的嗎?』神武搶先說了我的台詞。

允希點點頭,繼續說:『欣心的師父是傳說中的大魔法師——特洛伊。據說她目前五十多歲,但強大的魔力以及知曉許多失落魔法讓她的樣貌維持在二十幾歲的樣子。傳聞特洛伊大師擁有傾城傾國的美貌,但因厭煩世間的爭鬥,選擇在深山中隱姓埋名。

九年前的一場意外中,欣心的爸爸救了當時受到生命威脅的特洛伊,至於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為了報答爸爸的救命之恩,於是答應成為欣心的師父。當時只有三歲的欣心就這樣寄養在師父家學習白魔法,由於天資聰穎,在深山中修煉了十年,幾乎掌握了師父所有技藝,唯獨白魔法的秘技 ——【天使的親吻】無論怎麼都學不會。

『據欣心所說,後來她再次花了整整三年時間依然無法掌握【天使的親吻】的訣竅。她告訴我可以去拜訪她的師父,只要報上欣心的名字,特洛伊師父便不會把我趕走,至於是否傳授秘技,而我又是否可以學會,那又是另一件事了。』

聽完允希的敘述,所有人都陷入沉思中。

後來允希補充說,特洛伊隱姓埋名的深山是天鳴國中惡名遠播的冥山。山里的環境異常惡劣,普通人根本無法靠近。因此特洛伊才得以安心久居該處。

經過一番考量,允希表示無論如何都想要拜訪特洛伊,除了有機會治愈我的手,同時也可以見到傳說中的大魔法師。

沒想到自己的表姐竟然就是特洛伊的直屬弟子,還可以親自見證她本人的美貌,允希覺得既興奮又期待。

但冥山的嚴峻環境,就連遠在天鳴國邊境的允希允望都有所耳聞,所以神武堅持不讓目前殘疾的我跟上,提議分成兩個小隊。他陪同允希到冥山拜訪,而我和允望則留在鑄造之鄉等待他們回來。

我雖然懷疑神武是不是想趁機製造和允希的兩人世界,但礙於他們的出發點是為了我的右手著想,於是我把吐槽的話吞下,像個聽話的孩子乖乖點頭表示贊同。

冥山在天鳴國的最西方,從鑄造之鄉出發馬不停蹄趕去,至少也要兩個星期的時間,加上不知需要多久才能夠學會【天使的親吻】,於是我們相約三個月後回到鑄造之鄉集合。

就在今早晨間,他們倆就像對新婚小夫婦般從碼頭出發。而我,則被充滿活力的允望拉出旅館,到處尋找頭上有【!】符號的市民接受委託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