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57: 夜半突袭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20-05-21 11:56:44am

奇幻·玄幻


君幂猛然惊醒,急切地翻身掀开枕头,露出下方的黑匣子。

打开的那一刻,她眼里却透出了失落。

木匣子还是空的。

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方才她确实听见了黑团子的声音。

昏暗的灯光下,她已睡意全无,抱膝依墙而坐,抬头望见上铺的木板子,出现在脑海里的却是另一个神。

也不知道阵内的时间是否与太砚汌同步,夜郇将护如今还在太砚汌吗?

她记得文芳和似宝曾提起,夜郇将护这神就是一个面瘫,对谁都不冷不热也不上心,唯有在宋恒武神身边才能感觉他是个正常的神。

或许,他已经离开了太砚汌,不打算寻她了?

倘若如此,回去以后她还待在太砚汌吗?

很快,她扯出了一抹笑容,笑自己想多了。

若他真扔下她自个儿走了,她除了太砚汌,也没地方可去了。

不对,应该说除了三缄阁,没有一个地方容得下她,就她一个凡人来说,怎么有能力离开太砚汌。

想想,觉得自己怪可怜的。

神思荡漾间,夜风吹开了窗户,拍打在侧边墙上。

冷风吹着大雪飘入房内,甚至沾到了床上,整间房的温度因此降了不少。

她连忙起身,穿上鞋子,走到窗户时却惊讶了。

窗户是内开式,也不晓得这栋房子的设计师是半吊子还是怎么的,窗户原先的设计是没有锁的。

但是后期有被人特意加上了一把插锁,仅仅只是风吹是不可能吹开。

可此刻眼前的窗户已开,窗户上的锁有被破坏的痕迹,这窗户显然被人撬开过!

什么时候,难道就在她们睡着时??

窗户的锁已经毁不成型,一时半刻也修复不回来,她只好先赶紧关起,再想想怎么让窗户重新锁上。

外头的风实在太大,窗户重新合上没几秒又被吹开了。

君幂又走近窗边,看见积雪上的手脚印从林子一路来到这栋楼下时,想起了一件事,心里不由一紧。

这房间是在二楼,附近一片空荡荡没有树或者可以攀爬的点,普通人从外面怎么上的了二楼,还腾出双手来撬开窗户。

撬开窗户的,极有可能不是人。

一股莫名的凉意袭来,像是盆冷水将她由头浇到脚,她赶紧找找房内有没有可以暂且将窗户挡起的东西。

所幸这里窗户上有一把执手,窗边的墙上还有几个嵌入在墙内的挂钩,君幂立马撕下自己的长袖子,在执手打了好几个结结,接着将另有头牢牢绑在挂钩上。

才刚完成这一系列的动作,一只苍白的手从窗外侧边探了出来。

那是一只苍白而没有血色的手,手上的皮肤还看得见密密麻麻的黑色血管,那只手稳稳地按在了玻璃上,没有往下滑的迹象,还试图推开窗户。

似乎是发现窗户推不开,那只手顿了一顿,干脆动作僵硬地爬了过来,整个“人”像壁虎一样贴在玻璃上,盯住君幂。

是一个女的,脸上一双眼眸呈灰白色,没有黑瞳,对她扯出了一抹血红的笑容。

君幂吓的赶紧捂住了嘴巴,后退连连,撞上了床架。

说也奇怪,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小白却浑然没有醒来的迹象,她赶紧爬上床铺,试图摇醒她“小白,小白。”

然而小白却一动也不动,像是昏了过去。

窗户的那个“东西”发现进不了屋内没多久便离开了,君幂再次确定窗户是打不开之后,决定状着胆子独自下楼看看。

现在这个情况,很有可能就是这怪异小村的突破口。

楼下。

小白早上递给她的衣物是深色系列的,这正好将她完美隐藏在厅内的黑暗之中。

她躲在落地窗户的窗帘里,望了出去,看见外头的街道上满是手脚掌的痕迹,数量太多,看起来莫名让人发寒。

整间屋子被细微的声响给围绕著,像是被什么东西黏在墙上、屋顶上爬动的声音,密密麻麻,似自四面八方而来。

君幂身后的那堵墙外也传来细微的声响,似在耳畔那般清晰。

声响就从她头顶一路往下移动,直到与她差不多的位置就停了下来,迟迟不褪。

仿佛那“东西”已经发现了她的存在,正眨着眼,看穿墙后的她。

她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大雪一片一片从云层里飘落,又埋去了路上的手脚印。

她细微谨慎地朝外头望了一眼,发现不止是这间房子,就连隔壁的房子,甚至再远一些的房子上都被这些“东西”围住。

突然,她听见了求救声。

屋外的那些“东西”,一瞬间朝那声响跑了过去。

“救命啊——救命——妈妈你别这样,我会害怕,啊!”求救的是把稚嫩的声音,还是个男的,剧烈颤抖中带着哭腔。

声音隔得很远,却无阻剧烈恐惧传开,一声撕心竭力的惨叫声后,是重物跌倒的声音。

就冲这声响,无需目睹也能猜出究竟是怎么回事,君幂呼吸有些乱,紧张万分,因为这声响离他越来越近了。

她依旧紧紧盯住窗外,想看清声音的主人,映入眼帘的人,让她忍不住心里一颤。

是中午的小男孩,身上大小伤口清晰可见,就见他路过每家屋子时都会用力拍打着门口“救命,救救我!外面有怪物!!!”

然而,没有哪一家人肯回应他,仿佛所有人都没有听见他刺耳的求救声。

小男孩惊恐地扭头望了眼身后,看见身后的“东西”又离他近了一些,放弃敲门跑开一段距离。

他边跑边擦着泪水,湿润的双眼在月光照耀下发着光。

可这一道光下的,却是与其年龄不符的绝望。

追在他身后的东西,墨卿云看见了,外形看着是人,却浑身没有一丝血色,像动物曲着双脚和手来支撑身体,目露着凶光。

终于小男孩到了村口这栋小楼前,哭叫拍打着门“开开门,求求你们救我——”

君幂只是静静躲在窗帘后,内心激动,挣扎。

她在思考究竟该不该救小男孩。

最后她迈开了脚步,解开锁头。

“姐姐,求求你!救救我!”细微的声响越来越近,小男孩的声音无比凄惨,拍打着门板的声音乱而无序。

但是君幂解锁的动作却顿了顿。

小男孩怎么知道这屋里住着姐姐.....

就在君幂思迷惑时,一个朦胧的影子凭空出现在她的手边,按住了她的手道“别开门!危险!”

只有巴掌大小,黑黑的,和人不一样,这个影子的没有十指。

不是黑团子又会是谁呢。

为什么,黑团子会成了这个模样......

君幂脸上露出一丝难过的表情,握紧了拳头,问了句“弟弟,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我叫......”

门外,后面的名字,小男孩张合着像是在说话,提到名字却始终发不出任何声音。

小男孩惊愕了,一直重复尝试,两只手不停抓挠着自己的喉咙,仿佛只要这样他就能说出自己的名字。

可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何就是念不出自己的名字。

君幂咬紧下唇,就这么颔首静静地站在门后,她听见外头传来一声惨烈的尖叫声,之后小男孩的声音戛然而止。

拖动重物的声响逐渐远去,她松开了紧握的拳头,眼里出现一丝无奈和愧疚。“对不起,不是姐姐见死不救,而是你本就不是人。

良久。

君幂终于动了动,将解开的锁一个一个往回锁。

她的动作很缓慢,黑暗下泪水还是忍不住滴在了地面上“黑团子,是谁,将你变成这样的。”

“我也不清楚,那人夺取了我的魂智锁在黑匣子里,打算用来炼化怪物。”

一语出,君幂惊雷一颤。

也就是说,这些事情都是人为的。

不等她从震惊中回过神,楼上就传来了脚步声,正朝楼下走来。

她擦了擦泪水躲到楼梯下的黑暗之中,蹲了下来,看见来人竟是卷发女生。

此刻卷发女生的气势和先前的唯唯诺诺不同,看起来桀骜不驯,手上还拿着祭殿上看到似法器又似乐器的东西。

她打开了大门,围着外头的怪物顿时退了一米,一个个眼里露出恨意却又不敢违抗的表情。

眼里直勾勾盯住她手上的那个东西。

“再怎么恨我也只是徒劳,你们反抗不了你们的主子。”

这时,卷发女生身后又响起了一把男声,下来的居然是中年大叔。

“亲爱的,怎么了?”

“又来敲门了,那两个女孩还在睡吧?”

“不碍事,不到早上是醒不过来的。”

“回去乖乖候命,别打乱了我寻尸的计划,更别想打我新猎物的主意。” 卷发女生闻言满意地笑了笑,抬起手上的像笛子一样的东西放在唇边轻轻一吹,君幂是听不见任何声响,可那些怪物就像是被什么刺痛了一般,用手捂住耳朵在在地上打滚,接着没了命一样逃回了树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