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一:傳說開始 - 9-5 貓咪食人虎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2-24 6:48:48pm

奇幻·玄幻


時間來到第二十五天,會隔了那麼長的時間來到猛禽之森是有原因的。

猛禽之森分為兩個部分,前半部稱為悠閒小林,在此處棲息的魔物等級都不會太高,就像上次為了收集【蘑菇孢子】而特地來尋找的蘑菇怪那樣,其威脅性不至於造成生命危險。

後半部才是真正的猛禽之森,等級不用說,所有兇猛肉食的魔物都聚集在這裡,而其中讓人聞風喪膽的佼佼者便是食人虎。

為了確保允望和我可以安全離開猛禽之森,我多用了一星期來加強訓練左手。皇天不負有心人,每天從早晨練至凌晨是值得的,現在已經可以使出各種劍技,雖然殺傷力不如原本的右手般強大,但面臨王等級的魔物,我還是有自信可以打倒它,只是時間上比起以前會稍長點。

萬事俱備後,我們便出發來到猛禽之森。一路上都沒見到食人虎,反而先遇上神偷猴。它們會成群出現在人類面前,然後偷走人類身上的藥瓶、食物、武器等。

在猴島時我發現猴子類的魔物都喜歡吃香蕉,因此特地帶了兩大串的上等帝王蕉充當誘餌。當我把帝王蕉拿出來時,所有的神偷猴都大叫起來,吼叫聲在林中此起彼落,臉上的憤怒青筋清晰可見,然後失去理智般從樹上跳下來襲擊我和允望。

我們花了好長時間,才將失去理智的神偷猴給殲滅,又花了兩天的時間把偷了我們東西後逃跑的神偷猴找回來。事後我們才知道,神偷猴最討厭的就是黃色的食物,其中以香蕉高居討厭食物排行榜第一名。

這……不能怪我啊,猴島上的猴子包括刀疤猿王和齊天大聖都愛吃香蕉的耶!誰知道這裡的猴子不一樣……

在猛禽之森遇上許多魔物,但就是沒見食人虎的蹤影。

在森林中露宿兩天後,今天是允望的極限了。再不回去鑄造之鄉讓她洗澡的話,這座森林會被落雷轟成什麼下場,我用膝蓋想也知道。

正當我們搜尋最後半小時時,無意中找到貌似食人虎的巢穴,接著食人虎戲劇般出現在我們面前,就像一直等著我們的到來。

還沒實際看見之前,我原本以為食人虎是個龐然大物、站起來甚至比我還要高的猛獸。

但我錯了。

食人虎其形象確實和我想象的一模一樣。

橘黃黑相間的皮紋,孔武有力的四肢,不時露出銳利的獠牙和充滿威脅的低吼。但……身形只有一隻成年貓咪的大小。

眼下的八隻貓咪食人虎正把我給團團包圍,銳利虎眼直勾勾地盯著我,眼神裡盡是貪婪的光芒,嘴邊流出粘稠的唾液,暗紅色的舌頭不時舔著殺氣外露的獠牙,彷彿我是什麼稀世珍味。

發現食人虎巢穴時,我便吩咐允望躲在附近的一棵大樹上。一來,全場的視野可以看得更清楚,二來也可保護她自身的安全。

我正前方有隻紅與黃條紋的食人虎,其體型比其他七隻食人虎還來得壯碩。它試探性地往我靠近一步,我隨即架好姿勢,手中碧綠的利劍正散發充滿威脅的氣場,防止它突然猛撲上來。

左邊黃黑圓點皮紋的食人虎突然大吼一聲,右邊兩隻藍黃條紋的食人虎跟著低吼齊鳴,後腳用力一踩,一個跳躍撲向我。

我冷靜挪動身子,左右避開來勢洶洶的飛撲,在它們的背部各劃下一道傷口。還未聽見任何表示痛苦的哀嚎聲,前方壯碩食人虎和我身後來不及看清顏色皮紋的三隻食人虎,紛紛往我身上撲來。我微微蹲下身子,打算往後跳躲開它們的攻擊時,有隻灰白虎紋的小貓咪不知何時已經咬住我的右腳沒被鎧甲包覆的部分。

天命【4】。

突發狀況讓我產生一瞬間的遲疑,壯碩食人虎趁著我分心,跳到我的左肩上,張開大口露出鋒利的尖牙,用力刺進我肩頭上的皮肉裡。

天命【3】。

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楚強烈刺激著我的腦神經,我反射性地舉起右手往左肩方向伸去,指頭碰到壯碩食人虎柔順的毛皮時才想起右手根本無法使力,也就沒辦法捉起食人虎往外丟。

『冰針亂舞!』

允望在我身後方向大喊的同時,無數細小尖銳的透明藍白針狀物精準地射在每一隻食人虎身上。如雨降下的冰針地獄彷彿裝有自動導航般,將我設定成狙擊目標外,一根都沒扎到我身上。

食人虎被冰針逼退至我面前三公尺,趁著針雨還沒結束,我腳下用力一踩往最左邊剛才咬我小腿的灰白虎紋食人虎跳去,疾風劍劃出往上挑的劍軌,耀眼的寶綠色光芒形成一道半月形斬擊。灰白虎紋食人虎幼小的身子被我挑起飛到半空中,緊接著紅光包覆疾風劍身,瞄準仍在半空中的食人虎。

『昇龍斬!』

此時顯得特別動人的碎片往四周散開,爆裂聲轟一聲傳進耳膜。

但還不是放下心的時候。

未等我著地,兩隻食人虎分別往我的左右小腿進攻。

『允望!雷鳴破!』我大喊。

隨即,像是回應我的吶喊般,左手傳來微微的酥麻感,劍身此刻正被黃色的閃電給包住,不時發出劈啪爆裂聲。

我算準時機,把劍從右往左劃出完美的水平線,下一瞬間兩隻食人虎不約而同,撞上閃著黃色雷電的水平線上,身體在空中滯留抽搐了一會兒,我各補上一劍,它們便化作碎片爆散開來。

——剩下五隻。

五隻食人虎準備一起飛撲,想靠數量牽制我。我把身體往右扭轉至極限,使出【旋風斬】,防止它們飛撲的同時也捲起了小小的風圈。風圈捲起不少落葉,我以大量的落葉掩飾身影,直接往前使出【風斬破】。

半月形的斬擊混在狹窄的風圈裡。當風圈消去時,落下的枯葉正好形成絕佳的掩護,正面兩隻食人虎看見【風斬破】時已經來為時已晚。

『吼哦哦哦喵!』兩隻食人虎各自發出奇妙的慘叫後,也化成了我和允望的經驗值。

剛才是不是有聽見喵的一聲?

就在風斬破命中剛才那兩隻食人虎的同時,我將疾風劍提至和肩膀同樣的高度,集中精神在腦海裡想像待會我要使出的招式。碧綠的劍身緩緩發出淡藍色光芒,我腳下往前一踩,伴隨著『喝啊啊啊!』的吼叫往前刺去。

劍尖不偏不倚地刺進黃黑圓點皮紋的食人虎眉間,因震驚與恐懼而瞪大的黃色瞳孔對上我的眼睛,連慘叫的機會都沒有就成為了疾風劍下的碎片。

現只剩下壯碩食人虎和一隻藍黃條紋食人虎而已。

或許是見我一瞬間消滅了它們六隻同伴的關係吧,此時它們正謹慎地從左右兩邊繞著我轉圈,嘴角不時抽搐而露出獠牙和牙齦,低吼聲中伴隨著失去同伴的悲痛淒鳴。

『噢吼喵!』

一根巨大藍白冰錐在我眼前插入藍黃條紋食人虎的背部,尖端從肚子下方穿出,隨著呯鈴的聲響,食人虎的身體便產生龜裂然後化成耀眼碎片。我往右上方的大樹上看去,看見允望正露出笑顏,左眼俏皮地一眨,伸手給了我個大拇指。

其實從放出【冰針亂舞】開始,食人虎已經知道允望的存在,但就是沒去攻擊她,反而把攻擊重心全部落在我一個人身上。

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不過這也省了要我去解救允望的麻煩。

我凝望最後一隻食人虎,它眼裡透露出的殺氣讓我不寒而栗。明明如貓咪般大小,此刻身後宛如有個龐大巨虎的影子,其雙眸正發出血色紅光,壓迫感十足。

它不再像之前那樣打算飛撲而來,而是抬起前腳一步一步緩緩向我走來。它的身影忽地消失於眼前,下一秒小腿傳來一陣劇痛。壯碩食人虎正大口大口地咬下我的小腿肉,鮮紅的血液飛濺,它身上紅黃相間的條紋此時染成一片血紅。

當我想要把它甩走之際,壯碩食人虎再度消失。

我抬頭看著允望,她也只是露出無奈的神情搖頭,似乎和我一樣找不著壯碩食人虎的身影——

『右邊!』

我猛然遵循允望的指示往右看去,一張血盆大口在我臉前不足五公分。我以最快的速度往後彎腰,壯碩食人虎從我上方跳過。隨即我轉身把所有力氣集中在腳部,腳踝一旋,用力跳起。我粗暴地將左手緊握的疾風劍由下往上挑,勉強劃過它的腹部。

我轉身預判食人虎著地的位置,將翠綠的劍身染上淡藍色藍光,以踩穿地面的氣勢把劍尖對準食人虎,腳下揚起的塵土被我甩在身後,身體像是裝上噴射裝置般徑直往前衝。

疾風劍在空中劃出一道直線,上面殘留的綠藍光芒彷彿形成一條長長的尾巴,遠看就像是流星劃過的艷麗痕跡。

壯碩食人虎看穿我的企圖。

它甩動細長的尾巴,用力的抖動讓身體比我預測的更快著地。待四隻腳完全著地,它轉身面對我,而我已經無法停止發出的劍技。在劍技【音速爆裂】施展結束前我只能任由身體徑直往前衝,食人虎這時已經準備攻擊我毫無防備的下盤了。

允望這時在我身後大喊道:『麻痺衝擊!』

一道異常強烈的橘黃光芒掠過我耳邊,直擊食人虎。

『吼……喵!』

麻痺了!食人虎無法動彈僵在原地。

『上吧!』

我二話不說將全身力氣集中在疾風劍上,鋒利的翠綠劍尖利落地貫穿食人虎的肚皮。我把劍向右劃去,再斜斬至左下角,最後劃向右邊形成一個之字形。

反射着陽光的耀眼碎片在藍天白雲之下四處飛散,結束了這場貓咪之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