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一:傳說開始 - 10-2 夜行者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2-26 10:34:59am

奇幻·玄幻


我知道老爸是個很強的劍士,小時候總是會有來自村外形形色色的人到家裡做客,長大後才發現,那些訪客都是世上赫赫有名的勇者——蒼火劍士·鳴渡魯、上帝之子·拉瑟夫、百射弓手·歐李佛、龍族召喚師·庫拉皮卡等,話說好像還聽過天魔法師·特洛伊這個名字……

這些世界級英雄好像都和老爸非常熟,每次看見老爸都會打鬧鬥嘴起來。年紀尚小的我只認為這是因為老爸是村里公認的好好先生,為人親和平易近人,平時就常看見他和村里的大叔打成一片。從我有記憶以來,大家和老爸玩得不亦樂乎、絲毫沒有大人該有的樣子這件事我已習以為常,也不覺得有什麼奇怪。

但眼前這怪人接下來說的這句話,讓我又呆站在原地,無法做出反應好一陣子。

『後來,江浙也被世人尊稱為滅世的英雄——劍神。』

劍神,這名字我在一本名為【英雄大集合】的厚重書本上看過。

十五年前,世界陷入滅亡危機,當時被稱為劍神的男人帶領站在各自領域頂峰的勇者——弓箭手、召喚師、魔法師、戰錘長槍彎刀使等,去到如今世人稱為末日戰墟的戰場,和傳聞從地獄來的一眾魔獸決一死戰。

民間還流傳著一段故事,當末日之戰結束時,劍神獨自面對敵軍三萬士兵,經歷一番死鬥,最後他站在由三萬具屍體堆成的屍山上,身上濺滿敵人鮮血,手上的愛劍不斷滴落紅色液體,魔王的屍體跪在他面前,在血紅的夕陽下解救了這場世界危機。

但這些只是民間流傳的英雄事蹟。

記得當初允希解釋天鳴國的歷史時也曾提過劍神這個人,但與我所知的劍神事蹟似乎完全不一樣。也許是人們口耳相傳時加油添醋並誇大其詞,最後成為如此傳奇般的故事。

劍神與同伴的面貌也流傳得千奇百怪。什麼劍神其實只有一隻手臂、魔法師用的不是魔杖而是掃把、弓箭手從來不帶箭枝、大錘使真實身份是頭黑熊、地獄三頭犬是他們的寵物等。

由於幾乎沒人見過他們的真實樣貌,所以也沒人可以證實英雄的真實存在。我也只是把【英雄大集合】當成故事書打發時間般閱讀。

因此當我聽見故事書上最偉大的英雄是我老爸時,我根本不知道該給什麼反應。良久,我發出顫抖的聲音,支支吾吾地說道:

『你……你真的認識我老爸?我老爸是那個傳……傳說的英雄?……』

『……』

怪人宛如死掉的眼神對上我開始模糊的視線,沒有要開嘴回答的意思。

我不知道自己在激動什麼,但就是有種激動與不可思議的念頭纏繞著我。沒想到此時此刻竟會聽見關於老爸的消息……

允望將我失常的舉動看在眼裡,一時半刻也不知該說些什麼,只是輕輕握住我的右手,保持沉默。

過了彷彿一世紀那麼長的五秒鐘後,怪人再次開口說話,我以為他會繼續說老爸的事蹟,怎知他卻說:『任務達成的獎勵有三種,可以選擇升級你們身上的裝備,或修復一件武器,或升級一件武器。』

我並沒太專心聽他說的獎勵選擇,只是一味搖晃他的雙肩,激動地嘶聲叫囔:『你真的認識我老爸嗎?你知道他現在在哪裡嗎?回答我!快答我啊!』

突然給我搞失踪的老爸居然出現在這裡,搞不好老媽也在,我絕對要問出他們的下落!竟然把唯一的十二歲兒子留在家裡,讓他獨自一人生活了三年,讓我找到他們一定要……

轟隆!

一道閃電在數米深的地下室精準劈中我的腦袋,握著我右手的允望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與我拉開距離,立即明白那道閃電是她在不遠處拿起魔杖對我施放的初級閃電——雷鳴。

天命【4】。

我茫然地看著她,用眼神詢問她這是在做什麼。

允望嘆了口氣說:『他是個少一塊靈魂的可憐老伯,只會說出自己想說的話,無論你問什麼,他都不會回答的啦!再說,你沒聽見獎勵的選擇嗎?』

『獎勵的選擇?』我擤走鼻腔裡的燒焦氣味,並無視左上角少了一成的天命,問道。

少女沒好氣地大喊回答我的疑問:『升級裝備或修復武器!』

修復武器……修復武……噢哦哦哦!我的夜行者!

我收回視線,轉頭面對身上也隱約有點焦味的怪人說:『怪人……不,老伯!我選擇修復武器!老爸什麼的先不管了!』

『確定選擇修復武器?獎勵只可選擇一項。』

『確……』說到這裡我停下快說出口的【定】字,視線再次回到允望身上,接著說:『……不行。我不能那麼自私選擇修復武器,在這系列任務中妳讓我學會了左手使劍,和我一起辛苦經歷每一場戰鬥,如果就這麼選擇修復武器的話,對你很不公平。』

允望像是無法理解我說的話搖著頭,說道:『你錯了。這一個月我只是陪著你進行左手的特訓,素材蒐集基本上都是你獨自完成的,而我只是跟在你身後看著你做的所有一切。不必在意我,選擇修復夜行者吧。』

允望說完給我一個很暖心的微笑,那真摯的笑容總是能夠融化一切。

我握緊拳頭,心裡天人交戰。允望緩緩地走向我……不,走到怪人面前,微動粉嫩的小嘴說:『確定修復武器。』

別說我娘炮,此時此刻我真的感動得快哭出來了。

『把需要修復的武器拿出來。』怪人的視線從允望身上挪開,往上移到我噙滿淚水的雙眼,彷彿早已知道需要修復武器的人是我。

我從魔法袋子裡拿出夜行者,沉重的劍身喚起身體的熟悉感。即使斷成兩半,夜行者的劍身依然散發出莊嚴的存在感,彷彿正高聲吶喊『我還沒死』、『我想繼續戰鬥』。

我小心翼翼把夜行者遞給怪人,當他看見這斷成兩截的藍劍時,突然雙手抱頭,突出眼珠子,一臉痛苦地看著夜行者,喃喃自語道:

『這是……我打造的……啊!浙……夜行……啊啊啊啊!』

怪人邊自言自語邊敲擊自己的頭,臉上因痛苦而扭曲,彷彿正遭受千刀萬剮的酷刑。

『你沒事吧!』允望衝過來查看怪人的狀況。

怪人使出吃奶的力氣抬頭望著我,視線掃了夜行者一眼,痛苦地說道:『你……夜行……浙也的兒子……對吧……?救……被黑教皇……空島……控制……』

怪人像是失去意識般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我和允望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切,治愈魔法我們一樣都不會。最讓我憂心的是,老爸的名字又出現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心情鬱悶到極點,卻沒辦法得知任何消息!

突然間,怪人以不快不慢的速度爬起來,恢復成早前的面無表情,眼神也變得毫無生氣,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要修復的武器是夜行者對吧?』

他伸手接過夜行者,看了看劍身斷裂的部分,說:『修復夜行者需要特定材料,把這些素材收集回來我再進行修復。』

允望把怪人念誦的材料抄寫下來,接著覆誦一遍給我聽:『藍刺獸的尾棘x2、夜行鸚鵡的喙、風速狗的堅甲x3、藍薔薇x20』

可我的心思依然掛念著父母,於是開口問道:『請問你知道我老爸現在在哪裡嗎?』

『……』

這次,我終於放棄了。

所有的疑慮,只有在終結黑教皇後才能得以浮出水面,我將視線挪回清單上。

看是看明白了,但這些該去哪裡找啊?總不可能在這片空之大陸的散落小島一座一座去找吧?

正當我頭痛素材的下落時,允望像是看穿我的苦惱般搖搖我的手臂說:『姐姐有本【素材大全】的書籍哦,你等等,我找看看。』

不消一會,允望從魔法袋子中拿出一本厚度嚇人的書籍,跟著目錄找到了【藍刺獸的尾棘】。

『火熱的雨林……這是哪裡啊?』

『很靠近而已,鑄造之鄉北方的下一座島就是了。可每個素材的地點都不一樣耶。【夜行鸚鵡的喙】在西北方的百鳥島、【風速狗的堅甲】在東南方的暴風峽谷、【藍薔薇】則是東邊的食人花之島上。』

『……感覺又會是一項需要好幾個星期的素材收集之旅。』

我看了一眼怪人,他依然抱著夜行者一動也不動。我繼續對允望說:『那我們明天早上出發吧。』

『……我們不能一起去。』

『為什麼?』允望意料之外的回答讓我不知所措。

『島和島的距離說遠不遠說近不近,萬一我們碰上什麼阻礙遲了回來,或者姐姐他們提早回到鑄造之鄉而找不到我們,那我們該怎麼集合?因此我倆其中一個必須留下充當聯絡員。』

允望說的很有道理,我們完全沒有任何通信的方法,就連【心之音】如此方便的魔法也有距離限制,要是一起離開鑄造之鄉,回來時卻找不到神武他們,那就本末倒置了。

『……好吧,那我去,你留在這裡等神武他們。』

『嗯。今晚我會把素材的出處和我所知道的各島之間的資料都整理好,明天交給你。如果你離開的這期間姐姐他們回來的話,我也會叫他們在這裡等你回來的。你一個人真的沒問題吧?』

允望臉上浮現出擔憂的神情。

我搖搖頭,像是消除她的憂慮般說:『沒問題,已經習慣左手使劍,實力自然也恢復到之前那樣了,放心吧。』

我將夜行者收回到魔法袋子中,怪人依然像個人偶般站立在原地不動。

雖然心裡存在著海量的問題,但眼前的怪人面對我的提問也無法做出回答。

為什麼怪人看見夜行者後會產生激動和痛苦的感情,是不是那瞬間他暫時取回了自己的靈魂呢?老爸真的是傳說的劍神?他和老媽的失踪是不是和這座空島有關?

我甩了甩頭,額前的劉海也跟著晃動,決定暫時放下這些問題。

踏上階梯準備回到樓上的殘破房子前,我回頭看了一眼怪人。

他似乎流露出寂寞、無奈、痛苦交織的眼神,但臉上一如既往沒有任何表情。

或許是我多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