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一:傳說開始 - 10-3 兩對戀人?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2-27 4:28:11pm

奇幻·玄幻


『我走了妳要好好照顧自己。』我依依不捨的目光停留在眼前美得讓人失魂的臉蛋上。

『你一定要快點回來,我……我會想你的……』允望臉上泛起紅暈,羞澀地別過視線。

我伸出左手握著允望纖細的右手,深情看著她明亮的黑色雙眸,閉上眼睛,嘴唇微微嘟起,滿心期待等待接下來會發生的事。

迎上我嘴唇的沒有想像中的柔軟觸感,而是冰冷的空氣還有後腦勺的無情巴掌。

我睜開眼睛從幻想中醒來,視線對上的是一位彷彿看見什麼髒東西的少女鄙視的目光,一臉嫌惡地說:

『你剛才在想著什麼噁心的東西?』

『妳不是說要我快點回來,會想我之類的嗎?』

『你有病嗎?我什麼時候說過這噁心的話?』

『可……』

『我只是說了要你快點回來,不然姐姐他們回來了我也不知道該上哪裡去找你。』

唉,我真的很懷念那天晚上允望在我臉上留下的親吻。那是我長那麼大第一次有媽媽以外的女孩子親我耶!我臉頰的初吻就這樣被奪走了……

啪!

一記神龍掌再次在我後腦勺炸開。我頓時站不住腳,往前踉蹌了幾步,好不容易在掉進雲海的前一刻停下了。

『你猥瑣的表情告訴我你不是在想著什麼好東西。』

『唉……好好的一個美人,行為舉止卻那麼暴力……』我以允望聽不見的音量輕聲說道。

我重新捉回重心站好,看著一望無際的雲海,左手放在右腰上的疾風劍劍柄,掌心傳來一陣冰涼但讓人安心的溫度。我回頭對身後的允望說:

『我去去就回,等我。』

『嗯……小心。』

۞۞۞

啟人站在雲船的尾部彷彿依依不捨的戀人般對碼頭不斷招手,可允望只是站在原地用無法理解……不,是不想理解的眼神雙手環胸看著啟人,不想給他任何回應。

『我會想妳的~我會很想很想妳的~』

幾不可聞的叫喊聲從遙遠的雲海傳來,允望的額上冒出些許青筋,心裡想著『這白痴到底想幹嘛』的念頭。

她伸出手,低聲呢喃一句:『魔杖。』

一條裂縫自空氣中乍現,當裂縫眼看就快形成一個異空間時,啪的一聲消失了。

『還是不行……看來要多練練了。』

允望用空間魔法將一個普通袋子變成能裝下許多內容物的魔法袋子,於是她突發奇想試著打開空間隔空取物,可惜打開空間並不是什麼發放落雷的易事。她能夠在瞬間便打開異空間已經是件非常了不起的事,當然,她並不知道這些對普通人來說可能是一輩子都做不到的事。

允望根本沒多想,她只是純粹想打開而打開,運用她那被上天恩賜的天賦,再加上自己的突發奇想而無意間打開異空間。

嘆了口氣,允望乖乖拿出魔法袋子,從裡面拉出一支深褐木製魔杖。允望抬頭望了一眼,雲船與碼頭的距離還不算太遠。她舉起魔杖對著雲船,心裡仔細描繪未來五秒的畫面,接著把它付諸於實踐。

一片小雷雲出現在遠方雲船尾端的一位乘客頭上,該名乘客依然高聲嘶吼『我真的會想你』,腔調裡還摻雜些許哭腔,使得雷雲變得跟剛剛比起來大了一倍以上。下一秒,充滿威脅性的雷聲轟隆隆地響起。乘客抬頭一看才驚覺雷雲的存在。

轟隆!轟隆!轟隆!轟隆隆隆隆!

數不清的雷電打在啟人頭上,第一擊讓他錯愕站在原地,第二擊把他打得單膝跪地,第三擊的雷電則加重了電力,讓他全身麻痺,伏在雲船甲板上,心裡想說『應該沒了吧,下手真夠狠的』。第四、第五、第六擊的雷電陸續打在啟人毫無防備的背上,直到啟人再也沒辦法思考,雷電這才停止。而遠方碼頭上的允望也深深吸了一口氣,對著雲船大喊:『白痴!!』

۞۞۞

時間回到稍早前。

花了二十天左右的時間,神武與允希終於抵達欣心居住的村子——路貝特村。

原本以為很難打聽隱居於冥山的大魔法師特洛伊的消息,怎知大部分路貝特村的村民都知道這號人物,還說特洛伊經常來到村子和大家一起吃晚餐聊聊天什麼的,多麼平易近人的大魔法師。

從這裡也可知道特洛伊在村民心目中佔有很大的份量。大家可以提供那麼多關於特洛伊的情報,證明了村民失去靈魂的前一刻都想著特洛伊的事情。

『但要見特洛伊也只能等她自己下山來到路貝特村子,如果想上山拜訪她本人,恐怕十條命也不夠抵達冥山山腳。』一個大嬸如是說。

從路貝特村子往南直走會經過【平雷之原】,那裡每隔五秒便會隨機降下大大小小的雷電,想要毫髮無傷躲過雷擊根本是天方夜譚。允希拿出白裡透藍,發出閃耀聖光的魔杖,連念誦咒語的步驟都省略掉,張開足夠容納自己和神武的防護罩,就這樣若無其事地穿越【平雷之原】抵達【暗黑深坑】。

從【暗黑深坑】望過去便是高聳入雲的【冥山】。但去到【冥山】的山腳前,必須經過無數坑洞的深淵之地。地面大小不一的坑洞,每個往下看去只能望見無盡的黑暗,只要走錯一步掉入坑內必死無疑。【平雷之原】的領地上雖然可以看清楚每個坑洞的位置,視線也算良好,但當神武往前踩進【暗黑深坑】的土地上時,原本清楚看見的景色突然像是關了電燈般離他而去,一片黑暗降臨在他眼簾裡,就連離自己很近的允希,此時也看不見她的身影。

『神武別動!』

聽見允希大喊的同時,神武也停止移動腳步。他頓時感覺身後有股溫暖的白光繼而轉身追尋唯一的光線,模糊中看見允希正走向自己。允希一隻手握著神武的手臂,另一隻手把魔杖放在神武和自己之間,魔杖持續發放白光,逼得神武舉起另一隻手試圖遮蔽白光。

光芒在數秒後消散,神武慢慢睜開雙眼,此時他可以清楚看見周圍景色,微微伏下視線也可看見一位擁有沉魚落雁美貌的女孩站在面前。

允希指著左邊地面,神武視線隨著手指的方向看去,赫然發現一個很大的坑洞,瞬間明白允希為何叫住自己的原因——他因看不見而四處走動,差點就掉進深坑裡了。

『看來特洛伊大師不希望有訪客到來呢。』允希說。

『此話怎講?』神武眼神裡盡是疑惑。

『你看看。』允希指向身後的【平雷之原】。

神武定睛一看,發現沒什麼特別……不,時間都過了快十秒,一道閃電都不曾落下。

看來神武已經發現自己想說的事情,於是允希開始解釋道:『那是特洛伊大師施下的魔法,若是有人嘗試穿越【平雷之原】,雷電魔法便會啟動,從而讓訪客知難而退。正常人通常看見落雷便不會想要繼續往前,但若真有人要硬闖,遭受一兩次電擊也會悄然離去。所以【平雷之原】只是讓人打退堂鼓,不讓人接近冥山的假象而已。

『但如果真有人能夠穿越【平雷之原】,那人本身肯定有深厚的魔力。像我剛才施展的防護罩,依照剛才被雷劈中的次數,如果沒有深厚的魔力是撐不過來的。所以如果有人來到【暗黑深坑】,特洛伊大師認為之前已經給予警告,再往前走便會奪取訪客性命,確保自己不被打擾。因此才會讓神武先生你一踏上【暗黑深坑】的土地便眼前一黑,什麼也看不見,差點掉入深坑裡。』

『原來如此,幸好允希妳救了我。但只要握著火把或許就能平安穿過這地方了吧?』

允希搖搖頭,張開微紅的小嘴說:『不行喔,剛才那是奪取視線的狀態魔法,並不是單純地讓周圍暗下來而已。單靠火把是沒辦法前進的,只能靠高階白魔法的聖光褪去籠罩在雙眼的狀態魔法。』

神武略有所思地低下頭,幾秒後才抬起頭來,視線望向冥山那嚴峻的斷崖說:『換個角度說,特洛伊大師所設下的魔法或許是給訪客的試驗,如果可以通過層層考驗也足以證明該訪客實力和魔力的強大。對吧?』

允希像是突然領悟到什麼而睜大雙眼,道:『說不定,只有學習白魔法的人才可以通過特洛伊大師設下的考驗吧?你看,穿越【平雷之原】需要白魔法【雷防罩】,穿越【暗黑深坑】需要白魔法【光明之術】,這些都是屬於支援型的白魔法。』

兩人恍然大悟地互相點頭,神武接著說:『看來是這樣沒錯了。我們繼續走吧,或許前面還有更大的考驗等著我們……抱歉,我一點忙也幫不上。』

『沒這回事。』允希微笑著搖頭,『一路上都是神武先生保護我免受魔物傷害,現在到我保護你了。』

他們相互揚起笑容,接著靠著【光明之術】賜予的恩惠,安全穿越【暗黑深坑】來到山腳下。

從遠處看只會覺得這是一座嚴峻的斷崖,但在近處的山腳往上看,斷崖發出的死亡氣息與震懾人心的巨大山壁,讓人望而生畏,看不見的盡頭山頂繼而衍生出放棄的念頭,但在神武和允希的字典裡沒有放棄這一詞。

因為他們有不能放棄的理由。

神武從箭筒抽出一支箭枝很厚的箭,在其尾端綁上一根粗厚的麻繩,瞄準目所能及的頂端,放開用力拉扯的弦,手中的箭往瞄準點飛去,尾端的麻繩也跟著它往上延伸。神武手裡握著麻繩另一端,只見他手中原本卷了好多圈的麻繩越卷越少。最後箭枝準確落在神武瞄準的斷崖點,而他手中的麻繩也正好剩下根部。

『我們走吧。』

『嗯。』允希用力點頭。

『女士優先。』神武做出紳士的樣子,身子微微往前傾,請允希先握住麻繩往上爬。

但允希只是站在原地遲遲不動,神武抬起視線時卻發現允希的臉頰彷彿熟透的紅番茄那樣紅潤。

神武的視線往下移動,像是想起了一些有違紳士的事情,驚慌道:『對……對不起!我沒有想偷窺允希妳裙底的意思,只是想讓妳先走,有什麼萬一的話我可以在下面支援妳!』

允希的臉頰更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