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一:傳說開始 - 10-5 特洛伊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3-01 6:41:08pm

奇幻·玄幻


迷濛中聽見一些分辨不清的聲音……

神武緩緩睜開眼睛。紅檜樹伸展出來的枝椏遮擋了部分陽光,葉片在神武臉上落下影子。他右手放在眉處,眼睛瞇了又開,開了又瞇。良久,還是無法適應那刺眼的陽光。

太陽貌似在正上方,現在應該是中午時分吧。

——這是哪裡?

這是他從昏迷中醒來,腦海裡浮現的第一句話。

雖然是正午,但陽光只是刺眼卻不熱,搭配不時吹來的清風,加上陌生鳥類的叫聲,和擅自闖進鼻腔裡的花香味,整個環境讓人心曠神怡,彷彿放下所有煩惱,好舒服。

神武索性閉上眼,直接把手臂伏在眼皮上,讓眼睛再次躲進舒服的黑暗中。

他開始整理昏迷前的思緒。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呢?原本想要做什麼來着?

銀色短髮底下的腦袋開始進入回想模式。

最後的記憶停留在他和允希來到一個洞穴,不斷往前走,直到前方出現亮光……

——那是一個讓人看得出神的地方……有個女人……很漂亮……身材火辣……雖然不是我喜好的類型,但那凹凸有致的身材讓人無法把視線從她身上移開……

想到這裡,神武的嘴角微微上揚。

——後來,她攻擊我……對!她攻擊了我,然後允希朝她放出看起來威力很強的聖魔法,接著……她閃現在我面前,我……昏倒了!

神武從仰臥的姿勢猛地跳起來,原本舒適的眼睛再次接受陽光的照耀,視線迅速掃描周圍一遍,尋找允希的身影。

『喲吼吼吼吼吼!』

神武身後傳來一陣猛獸吼叫聲,右手碰到躺在旁邊的碎冰弓和箭,轉身瞬間已經將箭矢架在弦上了。

『神武先生,你醒啦?』允希笑著說。

『這……這是……』

眼前的畫面和剛才腦海裡最後的記憶有很大的落差。

一棵高大的檜樹樹蔭底下有著一張石桌子,四張圓石椅子圍在石桌旁,兩張椅子都有人坐着,一個是允希,另一個是……

『魔女!』神武大喊的同時再次把弦拉到耳後,箭矢上閃現藍色光芒,並發出冷冽的寒氣。

被叫成魔女的女人此時依然抿嘴微微笑著,右眉輕輕一挑,露出『哦?有意思』的神情。

『神武先生等等!她不是壞人!』允希叫停即將放箭的神武,『她是我們要找的大魔法師特洛伊!』

神武挑起一邊眉,藍色光芒漸漸褪去,箭頭也徐徐朝下,眼睛直盯著這位魔女說:『她是特洛伊?和我記憶中不太一樣啊。』

說完,神武上下打量這位特洛伊,不管怎麼看,還是無法相信。在他記憶中,特洛伊外表應該是個彎腰弓背、面目慈祥、柱著拐杖、一副和藹可親的老奶奶才對。

但眼前這……頂多只有二十五六歲,而且不由分說就展開攻擊,一點也不像傳說愛好和平的大魔法師。

『喂喂,小兄弟。就算我的身材好……』特洛伊舉起左手引導神武的視線,放在自己的臀部上,慢慢往上移,在胸部處還稍微輕托了一下,以嬌媚的語氣說:『你也不必盯著人家那麼久嘛,再怎麼說姐姐我也會害羞啊。』

嘴上雖然這麼說,但臉上一點害羞的成分都看不出,反而是嫵媚、挑逗的表情居多。

神武紅著臉別過頭去,頭上彷彿都冒出白煙。

『特洛伊大師,妳……妳別這樣戲弄神武先生啦!』允希臉上也如小番茄般紅潤,只是這不是害羞的臉紅,而是有些生氣的臉紅。

『哎喲?難道小妹妳喜歡這類型的?』

說完,神武與允希的臉都燙得快燒焦了。

特洛伊得意地仰天大笑,枝椏上的麻雀受到驚嚇再次往天空逃去。

雖是個美人,但笑聲真的和猛獸沒分別,恐怖至極。

待笑聲回音漸漸散去,特洛伊乾咳一聲,接著挺直腰背,露出正經八百的表情,說:

『事情我已經聽允希說過了,簡單來說,允希是天分很高的白魔法師,為了救你們的朋友,千辛萬苦來到這裡學習終極治愈魔法——天使的親吻。看在我的弟子欣心份上,加上黑教皇那混蛋無端抽取村民靈魂,我實在悶得發慌,就破格教妳吧。』

神武高高舉起右手,彷彿在上課時要發問的小學生那樣。特洛伊則朝他拋了個媚眼,暗示他說話。

神武感到身上爬滿雞皮疙瘩,放下手,『妳是傳說的魔法師,先不說為什麼你不去打敗黑教皇解救天鳴國,但你很喜歡山下那群村民吧?為什麼不去救他們呢?』

特洛伊沉思了一會,腦中整理好要說的句子,答道:『那是因為我被束縛在這裡。』

『?』

『其實我並沒有像民間傳說的那樣,使用魔法延長自己的生命。倒不如說,青梅竹馬對我下了無法破解的詛咒,讓我得以長生不死,永生永世束縛在這座空島邊界的小島上。只要我踏出這座小島一步,就會遭受萬箭穿心之苦,身體彷彿遭受地獄的業火焚燒,每一寸肌膚都不會燒爛卻可以持續感受灼熱的痛。就算痛得昏倒了,不足十秒,又會被撕心裂肺的痛給痛醒,就這樣無間斷地持續,直到我雙腳踩在這座小島上方可停止。簡單來說,我無法離開這座小島。』

眼前這位傳說魔法師,她望向蔚藍的天空述說自己的過去時,臉上流露出憶起青梅竹馬的微笑、被詛咒的皺眉、遭受酷刑的害怕、無法逃離小島的落寞神情。

特洛伊像是下定決心不再緬懷過去,充滿彈性的臀部從石椅上移開,站起來說:『我們開始訓練吧!首先,我要看看小妹妳的實力,再決定該用什麼方式來教妳。至於你嘛……』

她眼神從允希身上移到神武背上的那把弓,笑說:『要不要順便一起學呢?我以前有個同伴是魔弓手喔。』

『魔弓手……?』神武不解地問。

『就是魔法弓箭手啦,據我所知,現世上的魔弓手不超過五個,其中一個是我的好友,但他現在應該已經是個大叔了吧?不過前提是要看看你的魔力強不強就是了……告訴我你的能力值。』

神武雖然有聽沒有懂,但能力值這東西怎麼可以隨便給陌生人看呢?允希在特洛伊身後對神武慎重地點頭,彷彿在說『這個人值得信賴』,帶著半信半疑,神武覆誦自己的能力數值。

『嗯嗯……以等級49來說,你的魔攻值288算很高了。好!先天條件具備,接下來就看你的領悟能力有多高。來吧,開始訓練!話先說在前頭,我可是魔鬼教練喔!』

特洛伊嘴角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在神武腦海中,此時浮現另一個人的臉龐。

『啟人那傢伙還在意志消沉嗎……?』

۞۞۞

哈啾!

『有人在說我嗎?怎麼感覺鼻子癢癢的……喂喂!別跑!』

一隻長得像哈士奇,全身披著厚重堅甲、四腿加上拖著一條同樣滿是厚堅甲長尾巴的魔物,趁我分神打噴嚏時,從我眼前溜走。

『我可是找你找了三天啊!別想就這樣給我跑掉!』

我右腳往前一踩,沙地被我踩出一個大洞,周圍的竹竿震了一下,身子瞬間來到風速狗的面前,阻擋它的去路。它一臉恐慌,露出獠牙發出低吼來威嚇我。

『哦哦?想幹架嗎?正合我意。』

我握住掛在右腰上的疾風劍劍柄,抽出一半時,風速狗便往我撲了上來。我不悅道:『畜牲就是畜牲,都不知道劍士禮儀,至少等我抽出劍再衝上來嘛!』

疾風劍在臨危一刻鏗一聲擋住風速狗的撲咬,瞬時雙方僵持不下。名字裡雖說有狗這個字,但其體型宛如一隻成年獅子般壯實,力道不容小覷。照我說,名字應該改為風速獅或風速大狗之類的才對。

就在我胡思亂想之際,風速狗突然一個轉身把屁屁對著我,兩隻後腿朝我肚皮來個奮力一踢。我當場倒退了好幾公尺,幸好視界左上角的天命聞風不動。

『好啊,逼我動真格就是了。』

風速狗順時針甩動它的尾巴,轉動速度越來越快,身後的沙子都揚了起來,帶著滿滿殺意向我急奔。它轉動中的尾巴成了類似加速器的功能,此刻風速狗的速度提升一個等級,身影在我眼裡成了殘影。

我閉上眼睛,專心聆聽它急促的腳步聲,疾風劍劍尖緩緩舉起,劍身圍繞白裡透藍的光芒。當微涼的氣息從掌心處傳至皮膚裡後,我把劍插入地面,大聲喊出劍技名字:

『風之牢籠!』

四道細長的風柱從地面伸展出來包圍住風速狗,限制其高速的行動。

我發出嘻嘻嘻的奸笑,慢慢朝它走去。

然後,風速狗朝天長鳴了一聲:『啊擼~~~~』

=======================================

作者的悄悄話:

雖然很突然,但明天就是《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第一部最終話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