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你是幸福的代名词 - 51 篮球比赛1

熊猫小妹≪你是幸福的代名词≫  - 发布于2020-06-27 11:33:27am

都市·爱情


之后,我走出屋外见到了郑浩宇,他的眼睛里看着我满是心疼。

我又哭了。

这才多久,我又哭了。这一个月都不到,我就因为家里的事,哭了多少遍了。

“我很喜欢你。”郑浩宇见我没说话,见我还是闷闷不乐,重复多一次。

他每说一次,就每给我一次坚定,坚定着还有他在,我不是一个人,所以我不准哭。

“怎么了?谁不喜欢你了?”郑浩宇手捧着我红着的脸,边问。

像是在整理思绪,像是在冷静自己。我顿了好久好久,才把整件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他。

郑浩宇听了,心情也不好。

替我抹去了泪水,郑浩宇才开口。

“酒后不吐真言。”

“酒后说的都不是真心的。”

郑浩宇说着,我信了他的话,一直小声嘀咕,重复着。

哪怕有欺骗成分,我也信了,起码我的心情会好转一些。

“你妈妈很爱你。”

“真的吗?”我半信半疑地抬眸看着郑浩宇问。

“那是当然的。她比你看到的,更爱你。”郑浩宇安慰着。

就这样,一来一回,郑浩宇说一句,我问一句,他又再安慰一句。

直到天黑了,天气开始冷了,郑浩宇才让我重新进屋。

“回去吧,别想太多了。”郑浩宇说罢,向我招手让我进屋。

我舍不得地缓缓走进屋内,看着他离开,我才把门关上。此时,妈妈醒了,我害怕妈妈不想看见我,所以想以迅速的速度上楼。

“我头有点疼…酒喝多了,能给我煮醒酒汤吗?”妈妈用手按着太阳穴,边说道。

轻轻应了一声,我便去厨房煮醒酒汤。很快,我把汤端在了茶几上,看了妈妈一眼,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妈,你还记得你刚刚干嘛了吗?”

妈妈很吃惊,反问我一句,“干嘛了?”

“没有,就是睡觉打呼了。”说罢,我上了楼。

妈妈记不起来酒后的她做了什么,但这件事却深深地变成了我的疙瘩。

这件事,这份难过就只有我和郑浩宇知道。

即便如此,我也会相信郑浩宇说的那番话。

酒后不吐真言。

妈妈很爱我。

相信着妈妈很爱我,只是爱得不明显。

几天上课日夹杂着一些比赛,就这么过去了。

李弘光也时不时找我聊天,我也没说几句就结束了话题,搞得他现在也不怎么和我说话,到处和同学说我是话题终结者。其实是他不知道,是我故意的。

放寒假的前两天,都是篮球比赛。这是所有学生最期待的一项比赛之一,因为大家都可以到体育场支持自己的班级队伍。

今天是一班和二班的对决。

一起参加比赛的两个好朋友,郑浩宇和金志辰在赛场上如同敌人。

很多各班的高个子都参加了比赛,其中最显高度的就是李弘光、金志辰和郑浩宇这三人。

比赛马上开始,整个体育场上的位置都坐满了。赛场旁边有个位置是记分的,是裁判的位置,而裁判位置两边则是两支队伍的有几排塑料椅子是给各队的替补选手的。

其余学生一律坐在了看台位置上。而我和尹小凡选在了最靠近裁判位置的地方坐了下来,我们俩的手上还握着一瓶矿泉水,等中场休息的时候可以过去给他们送水。

两队主要选手都纷纷上场了,抢球选手分别是李弘光和郑浩宇。李弘光比郑浩宇高了一些,两人站在一起莫名产生出不必要的火花。

裁判哨声一响,两人纵身而跃,李弘光抓到了球。脚落地的瞬间,狠狠撞了郑浩宇的肩膀。

很快,二班就获得了两分。

“话说,你是支持二班的,还是支持郑浩宇的?”尹小凡忽然的致命问题,让我很是尴尬。

“希望二班赢,也希望郑浩宇多拿分。”我这回答,估计是满意的回答吧?

“你肯定是支持郑浩宇。”尹小凡没信我的话,继续看比赛。

才聊一会儿,一班的分数就追了上来。

哨声再次响起,这次球在手上的金志辰,他带着球穿过了半场,将球传给李弘光。而站在篮底下防守的郑浩宇却被李弘光狠狠地撞了一下,整个人都跌出场外。

看到这,我有点急了。

这不摆明在打人吗?

但是哨声响起的却是二班进分的哨声。

之后,这场比赛就一直这么持续着。只要李弘光的手上拿着球,郑浩宇是防守,李弘光总会狠狠地往他身上撞,相反也一样。

我快急哭了,郑浩宇受伤了怎么办?

幸亏,中场休息了。

我的眼泪倒是忍住了没掉下来,我和尹小凡便小跑到他们休息的地方。不止我们,场上准备送水的还有其他女生。

都是往郑浩宇贴近的。

他被围得我已经挤不进去了,觉得有点委屈,便一个人站在那群女生身后。

“同学们,借过一下。”忽然,人群被分了一半,大家纷纷给郑浩宇让路。郑浩宇的身上有很多汗,头发都湿了不少,衣服也是。

他往我的方向走来,边拿着小毛巾,边笑着问:“同学,你这水给谁的?我能借喝吗?”

“啊?可以。”有点搞不清楚状况,瞟了一眼其他女生的脸色,又缓缓把手上的矿泉水递给他。

其他女生见状,也瞪了我一眼地离开了。

郑浩宇扭开了瓶盖,一张口就把水喝了一半。恰好这时候我看见了他的胳膊上有着一块红色的印。

“被撞成这样了?”我伸手碰了一下,觉得委屈得不得了。

“男孩子比赛嘛…粗鲁一些。”郑浩宇闻言,看了一眼胳膊,再安慰着对我说。

“这还哪是粗鲁的问题?这明明就是故意的!”说着说着,我的视线模糊了起来,感觉自己都快哭了。

“怎么了?怎么就哭了呢?”像是觉得好笑,郑浩宇笑着问,有点哭笑不得。

我看向二班队伍的方向,李弘光正在坐着休息。我又把视线放在郑浩宇身上,拉着他的手腕,往李弘光的方向走去。

“你要干嘛?”郑浩宇一头雾水地看着我,笑着问。

“对质!”说罢,我就把郑浩宇拉到了郑浩宇面前。

“李弘光!”我看着他,大吼着。

李弘光一脸茫然地抬眸看着我们,没有说话。

“你怎么撞人呢?!”我大吼着,他却没有回应我。

郑浩宇在一旁也只是笑着看着我。

见李弘光不说话,我又继续开口:“你怎么可以这样打比赛的…你…”我话还没说完,他就站起来。

他很高,所以站起来的时候就特显威严。一站,我就不敢接着往下说。

“你有病吧?”李弘光仅仅只是冷冷地看着我说了这一句话。

“敢说就再说一次。”在一旁本是笑意的郑浩宇听见李弘光这么一说,心情都不好了。脸上的表情很严肃,眉头皱得很紧。

闻言,李弘光也像是要挑事地重复了一次。郑浩宇听了,没有动手,而是轻轻不屑笑了一声。

“真听话。”郑浩宇看着他,没点好脸色地说。这话逼得李弘光差点动手,但还是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