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53 心碎 - 星哥哥不可以骗人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2-22 3:41:55pm

都市·爱情


李瞳说完后,就头也不回地走出张宅。

不一会儿,她感觉有人扯住了自己的左臂,将她一把拉住,让她不得不停下回转身子。她不用看也知道追上来的一定是张星宇。

“我们不要分开,好吗?连暂时分开都不要,好吗? 不是说好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都要一起面对的吗?求求你让我留在你身边陪着你,好吗?”他拉着她不肯放手。连张星宇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这般苦苦哀求。但是连一纳秒都不想浪费的他,即使已经丧失了正常的思考能力,他还是知道自己必须做的只有一件事:无论如何他都不能放手,不管怎样他都不要和她分开。

此时的李瞳,百感交集。她的脑子里像龙卷风过境一样一片狼藉,理不出所以然。她的内心交织着错综复杂的情感,有许多说不清的激动情绪。她的脸上除了伤心的泪珠,掺杂更多的其实是愤怒的泪水。

父亲为了救人牺牲了性命,母亲辛苦了一辈子最终郁郁而终。

李瞳一家人的痛苦和挣扎,在张老太太看来,竟然只沦为想嫁入豪门的企图,以及李瞳处心积虑接近张星宇的动机。

不管自己被何等抨击、践踏,李瞳都不在乎。但她绝不能容忍父亲的牺牲和母亲的痛苦被人藐视,被轻蔑。她无法忍受张老太太竟然怀疑母亲是那场火灾的帮凶,甚至连张星宇也这么想!张家凭什么可以这样无视李家的痛苦?就因为他们有钱有势吗?

这让李瞳愤愤不平,抓狂得完全无法冷静思考。

李瞳在知道张星宇是张家小孙子前就已经爱上他。

刘丹盈在和张星宇同居前根本就不知道他是富家子弟。

张星宇的母亲或许有什么苦衷才在生下儿子六年后才要求张星宇认祖归宗。

为什么张老太太丝毫不考虑这些因素,就一口咬定这些女人都是想要攀龙附凤的心机女?凭什么?

以前,张老太太设局考验刘丹盈的真心,怕她图的是张星宇的家产。

现在,张老太太又因为李瞳的身世揣测她和张星宇在一起另有阴谋。

张老太太凭什么以居高临下的身份对他人进行人性考验?又凭什么如此武断就妄自对一个人的人格下定论?难道张家的人个个都完美无缺,品格高尚吗?

那么张老太太和张家其他媳妇在进门前是否也经历了这种种考验?抑或她们都是大家闺秀因此得以幸免?这不就是一开始就假定了一般人家的女儿都是淘金女吗?

至于张星宇,虽然李瞳知道这一切都和他没有直接的关联,但是却又真真实实的和他奶奶,甚至是他那放火的母亲,还有他父亲的感情烂帐脱不了关系,李瞳真不知应该如何面对他!

这时,她看见林志伟也追了上来,一阵厌恶感骤然涌上心头,恶心得让李瞳想作呕。她现在连这个一向尊敬的暖男学长也一并排斥了。

她一直都把林志伟当成兄长那般信任,他怎么可以在暗中调查她的同时还可以像一贯没事那样和自己谈笑风生?李瞳不禁开始怀疑,这些日子以来他对自己的关心和照顾都只不过是他调查的手段而已,并非出自真心。

真的太矛盾,太可笑了。

不久前听说了刘丹盈的事后,李瞳还安慰了满心愧疚的林志伟,说他只不过是在帮张家办事,不需要因此而自责。

可是现在当自己也成为了被调查的当事人,李瞳才发觉自己根本完全没法对林志伟体谅了!那种如同罪犯一样,被人把自己的一切和过去都翻出并公然摊开的感觉,真的不好受。

凭什么?他们凭什么这样对她?

李瞳知道这些想法确实很偏激,但是她就是没法控制自己不去胡思乱想。她现在最需要的是自己一个人先冷静下来。只要是和张家有瓜葛的任何人等,还是请勿靠近!

于是,她又一次挣脱张星宇的掌握:“我也求求你,让我一个人离开,好吗?我一刻也不想再留在这里了。就让我自己静静地先好好想想。”

“那么你先静下来好好休息,两天后就是堂哥的婚礼,到时我去接你一起出席!”张星宇依旧不放弃。

李瞳一边猛摇头一边极速后退,像是一刻也不肯再留在张星宇身边:“对不起,你还是找别人陪你出席吧。我不想去!”

见她心意如此坚决,见她根本不想让自己靠近,张星宇的心都碎了,知道当下的情况再怎么纠缠都于事无补,只好无奈松开手,看着自己心爱的李瞳别过身子,从自己身边离去。

张宅处在城中的黄金地段,和张星宇在郊外的小洋房不一样,这里四周环境虽然清幽,但是其实就在城中正中心的最佳地理位置。李瞳知道不管朝着哪一个方向走,只要徒步三十分钟便可以到达交通便利的市中心,因此一出张宅就毫不犹豫往前走。

她一边走一边苦涩地想:饼干屑女孩的幸福和幸运,大概在今晚以后就会消失了吧?从此以后,自己又会被打回原型,自己一个人孤单地过日子。

不过,此刻情绪非常激动的李瞳大概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她忘了有一个叫张星宇的男人,他好爱好爱她。这个男人虽然平时看起来淡定得总是让人误以为他对什么都不屑一顾,事实上,只要是他最在乎的人和事,他不但会奋不顾身去保护,还会义无反顾去争取。他不惜一切的执着和霸气,绝对会让所有人都吓一大跳。

此时正沉浸在哀伤中的李瞳并没有发觉这个爱她的男人正像上次那样,在她身后偷偷地跟着她,守着她。

看着缓缓走在前方的李瞳,张星宇的思绪飞到了二十几年前的童年。

六岁那年,母亲带着他搬进六福大厦五楼的单位。

早熟的张星宇记得,母亲说她遇到了同乡,热心的同乡介绍她租下了和她毗邻的单位,说是这样以后就能彼此照应。

他记得很清楚,他们搬进六福大厦的第一天,母亲的同乡姐妹就站在大门迎接。母亲唤那个同乡作“如如”,还说张星宇以后可以叫她“如如阿姨”。那天,如如阿姨还给了他一支“珍宝珠”棒棒糖当见面礼。

那段住在六福大厦的日子,是张星宇童年中最快乐的时光。

那之前,在夜总会上班的母亲晚上上班时,张星宇就一个人被关在家里。

搬进六福大厦之后,不只是母亲上班时他可以在李家待着,甚至是白天时他多数时间也会在那里消磨。在李家,他不但可以和他们的三岁女儿小希以及小希养的那只宠物乌龟玩耍,如如阿姨有空也会教他做功课。

张星宇在李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家庭温暖:如如阿姨炒菜的饭菜香;目文叔叔每晚下班小希飞扑到他怀里的画面;他们一家人的欢声笑语,这些都是张星宇儿时最温馨的回忆。

他记得自己常常带着小希到小区里的公园玩。有一回,张星宇因为忙着自己爬树用玩具枪射小鸟,结果让小希在公园里走失了。当张星宇终于找到她时,被吓坏的小希根本就止不住哭, 哭了近一个钟头都停不下来。

看着哭不停的小希,小星宇乱了方寸,只能连声保证以后无论如何都一定会紧紧牵着她。

“真的吗?星哥哥不可以骗人!”小希一把鼻涕一把眼泪问道。

见小希终于止了哭,张星宇忙拍胸膛立下誓言:“绝不骗你!星哥哥发誓,以后无论和都会拉着你,绝对不放手。”

小希这才破涕为笑。

从那天起,每次带着小希,张星宇就会遵守承诺牢牢拉着小希的手,寸步不离,再也不放开。

想到这里,张星宇感慨不已:原来,身体真的不会说谎。

怪不得自己总会自然而然就拉起了李瞳的手,而且每次都会不知不觉就紧紧握着。原来他的手早就认得自己最熟悉的温度,才每一次都舍不得放开。

而另一边的李瞳也何尝不是呢?

她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当张星宇第一次在电梯里拉起她的手时,她竟然一点都不抗拒。原来她的手早就认得让自己最安心的温柔,一开始就放心地任由他牵着自己走。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