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58:暮光现,记忆空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20-05-28 9:14:42pm

奇幻·玄幻


众人皆言知人知面不知心。

有的人是你穷尽一生也琢磨不透,更何况是眼前相处了短短两日的人。

.

君幂悄悄退了几步,将自己在黑暗中藏得更深,接二连三的冲击,一时间,她理不清思路。

脑子里唯一清晰的是,她得离开这里。

这间看似避风港的地方并不安全。

将黑团子置于肩上,她猫着腰蹑手捏脚朝厨房走去,路才走到一半,她余光瞟见一道锋芒闪过,连忙侧身躲开。

一把锋利的刀子贴着她的手臂划过,割断了一小撮秀发,最后横插在厨房的门框上,颤动着。

“顾幂幂,你想去哪里?”

君幂侧头朝刀片飞来的方向望去,只见卷发女生扬起一抹笑意,从月光所及的地方缓缓走来,双眼尽是逼人的目光。

最后她停在黑暗之中,背着月光而立,脸上的阴影又模糊了她的五官,再也看不清面上的表情。

君幂心里泛起一丝不安,顾不得迅速朝她而来的黑影,眉头一皱就站直身躯跑到厨房内的后门。

门才开了一半,黑影已经落到她身后,她来不及动作,就被一个强而有力的臂弯给环绕锁住。

紧握住门把的手被人强行掰开,她眼睁睁看着半开的门被人再次合上。

一切来得太突然,感觉浑身血液凝固,中年大叔将她拉厨房入口,拔起小刀子高高举起,随即落下,前所未有的恐惧让她大脑停止运转。

她甚至,忘记了该挣扎。

一霎间,她觉得经历了二十年“风雨”,今日好像真的要在这里交出生命了......

电光石火间,肩上的黑团子跳到中年大叔的手上,她只听见一声清脆的声响,脚边落下一个东西,身上的那股力量突然松开了。

她贴在紧闭的门上大口呼吸着空气,落在地面的刀子还闪着寒光,中年大叔五官几乎拧在一团,正用手捂住冒血的虎口,那双眼眸对她投来的眼光尽是凶狠。

“别看了,快逃!”

黑团子奶声奶气的声音再次响起,她终于缓过神来,迅速拉开了门。

一出小楼,大雪中的冷风像是野兽般侵食着肌肤,她没来得及急拿外套就出来了,体内的温度随着嘴里呼出的白气流失。

夜晚的小村有种说不出的陌生,百家民宅却没有一处亮着灯火,店铺门上的招牌于风中摇晃,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看起来格外荒凉。

无情的风刮得双目发疼,她慌不择路,左跌右撞地往前跑,才发现手脚已经开始冻得微微僵硬,逃跑的速度正一点一点地慢下来。

身后,中年大叔将至,嘴里还恶恶喊道“你逃不了的!”

那声音之大,丝毫不怕惊动楼上甚至是村里的其他人,亦或者说这村里除了这小楼里,经无活人可言。

至于小楼上的那些人,用膝盖想也知道是被下了某种安眠的东西。

再这样下去,她迟早会被逮个正着,她念头一转,毅然转进一家屋前。

门是上锁的,她撞开大门后,慌乱脱下鞋子拿在手上,头也不回地奔上二楼,找了间房间,关门锁上。

这房外是一条走廊,走廊尽头是一扇窗户。

冷月从窗户斜照入走廊,光亮的程度正好能够供人看清走廊的一景一物。

君幂蹲在门后,摸出先前的匕首,竖起了双耳,眼珠子警觉盯住身侧的那一道门缝。

“顾幂幂——”

楼下没多久便传来中年大叔的声音,他幽幽地唤了一声,伴随着沉重金属在地上拖动的声响。

中年大叔走得很慢,每走几步就拿起手上的东西随意敲打着橱面或桌面,像是在寻找她的藏身之处,再之后就听见木板碎开的声响,如是这般重复了好几次。

“顾幂幂,别躲了,我知道你在这里。”而这像极了死神的召唤的话,一次又一次在屋内回荡。

君幂默然,暗自握紧了匕首。

与先前闷沉的声响不同,这一次传来的是玻璃碎裂一地的声响,就在君幂的正下方,脚步声到了那里顿了顿,接着又拖着那不轻的金属转了方向,朝楼上来了。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

她静静地听着离他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踩在台阶的每一步不轻不重,却每一步像是踏在君幂的心尖上,她的心脏止不住跳动,紧张的气氛瞬间将她淹没。

透过门缝最先映入眼帘的是被月光拉长的身影,像投在走廊上的皮影画,那个身影,每打开一道房门就会举起手上的长斧,发现里头空无一人后又放下斧头朝下一道房门走去。

顾幂幂眼看着那双被风雪打湿的靴子以及地板上拖动的斧尖,停在了自己身处的房门外,心脏咚咚直捣鼓,都快跳出了嗓子眼。

正以为中年大叔就快发现自己时,那双靴子却略过了这间房门,往另一头迈开脚步。

眼看着脚步走远,君幂闭起双眼缓下一口气,背着墙壁坐了下来。

“顾幂幂,出来这么久,该回家了!”

一声剧烈的声响顿时惊醒了放松下来的君幂,这个中年大叔居然来个欲情故纵,不知何时又折返回君幂身处的那间房外!

只见利斧在门上劈开了一道裂口,中年大叔抽回斧头,一只浑浊的眼球贴在裂口上转了一圈,发现君幂果然在里头,脸上闪过狠厉,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卧槽!”君幂被这一波操作给惊得腿在地上生了根,求生欲满满的她双手撑起身驱向后用力攀爬着。

这门要是被劈开,她那把匕首还没伤及中年大叔,估计她都被劈成两半了!

思及此,她强迫自己站起来,将身边的橱柜桌灯,一切能叠起来的东西都给推到了门后。

中年大叔在砍门这一方面可是丝毫没有手软,没一会儿就将门劈出一个大口子。

挡在门后的衣柜本就不及门大,这门一破,左右瞬间露出两条大大的洞口,他将手臂从洞口伸到衣柜后方胡乱摸索,试图抓住君幂。

君幂也不傻抽起匕首就往那手掌用力一刺。

匕首穿过手掌,扎在衣柜上,中年大叔发出惨烈的叫喊声,还疼得直挣扎,同时撞击起衣柜。

眼看着最后一道防御线就快被突破,君幂以身挡柜,握住匕首的手也没敢松懈,还在上头狠狠转了几圈,就怕她手一松,这手掌又该缩回去助力了。

即便如此,一个姑娘家家的力量哪能长时间和五大三粗的男人抗衡。

一旁的黑团子也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握紧双手在房内快速来回走动,嘴上重复着“哎呀喂,这天怎么还不亮啊!”,“这一夜怎么如此漫长,再这么下去,咱家君幂怕是要凉了。”之类的话。

君幂都快强撑得两眼翻白了,这货还在嘀嘀咕咕吵得她心烦气躁,她再三隐忍,最后实在忍无可忍,脱口大骂了一句“别吵了!”

喊得太激动,她握住匕首的手不自觉松开。

当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该倒霉时,她才惊觉房内的黑团子还有柜子后方的那股力量——

离奇消失了。

外头的人倒吸一口气,柜子后方没了力量支撑,君幂又来不及收起力气,一下就连人带柜倒了出去。

带着些许温暖的署光照在她脸上,有些刺眼。

她眯着双眼下意识用手遮去光亮。

老实说,落得如斯地步她也无多余的力气再做挣扎,手脚都因为巨大的恐惧和紧张而发麻,若是中年大叔此刻要取她的命,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但是中年大叔却没有动手,待视线她稍微习惯之后,她惊见那把长斧此刻直直躺在地板上,中年大叔用衣物捂住手掌的伤口,脸上浑然没了血色。

他一脸茫然地望了眼四周,又看了看地上脸色不对劲的君幂,眉上的川字皱得更紧了。

“顾幂幂,你怎么会在这里?”

君幂一脸错愕。

这是什么操作啊?杀人未遂装失忆不成?

大男人敢做敢当,大叔你这样你娘不感到羞耻吗?

她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心里这样腹诽着。

可她还是没敢放松警惕。

“我怎么会在这里,嘶——这手上的伤又是怎么回事?”

中年大叔脸上的疑惑丝毫不像是装出来的,君幂觉得如果他真记得昨晚的事情,那他的演技未免也太好了,可如果他真的不知道,那昨晚的一切又是怎么一回事?

君幂没想明白,暗暗收起了那把染血的匕首,爬起来揉了揉眼睛暂且装出一副刚睡醒的模样,道“我也不知道,一睡醒就在这里了。”

接着她又假装不经意,瞄到手上的伤口,惊讶万分“你这手的伤口怎么这么深!要不要紧啊?”

说着就要伸手去触碰。

中年大叔骨子里到底还是提防着眼前这刚来没多久的女孩,不动声色地侧开身子,就下楼了“不碍事,还是赶紧回去吧。”

君幂还强撑着脸上关切的表情,直到中年大叔的身影彻底在视线中消失,才松下脸皮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感觉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方才若不是她机智,估计中年大叔没那么容易离开。

有好几度她还担心中年大叔会突然又抽疯,抬起斧头劈她呢。

无论如何,那间小楼是真没法继续待下去了,想起昨晚走得突然丢下小白一人,她的心里有些许愧疚。

她得赶紧回去将小白带离才行。

她还在琢磨着中年大叔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途经另一间房间时,发现房内窗户开了,窗边书桌上的笔记正被风一页一页地翻着。

就在这时,她的感觉小腿明显凉了一下,好像被什么小东西轻轻撞上。

她顿时精神一震,四处看了一看,唤了声“黑团子?”

只是周遭除了她,毫无生命迹象,并没有看见黑团子的影子。

但那种感觉非常熟悉,它莫名觉得黑团子还在这里。

“黑团子是你吗?你为什么不现形?”此话一出,她就看见裙角被莫名朝房内拉起一角,似乎是在示意她往里走。

一定是黑团子,难道它在白天现不了形?

她一遍揣摩,一遍迈开脚步,来到了书桌拿起了书本。

她再次精神一震。

“这是,日记本!”

作者有话要说:

为何是在逃命,还要脱鞋?

因为鞋子沾有白雪,直接踏入屋内会留下痕迹,不脱鞋就等同于在说“快看,我就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