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59:奇村.故井村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20-06-04 3:32:37pm

奇幻·玄幻


生即是死,死亦是生。

这是,小村里的定律。

时间飞逝,日月如梭,仿佛才刚重生在棺木之中,转眼又快到了休克之年。

没错,是重生。

这里的村民不是妖,不是魔,可偏偏命运生死却不在任何一界的管制之下,每四十年重生一次,生生不息。

由于得以重生,所以时限到来的那一刻不称为死亡,起名为休克。

而我,亦是村民中的其中一人。

我们无须繁衍,或者说无法繁衍,毕竟自创村以来没有谁曾十月怀胎过。

但嫁娶这事,在这里还是盛行的,成家之后若觉得家中冷清,一般就会到村外溜达溜达,指不定还能捡个现成的娃回来。

就是村外那一面高至云层,挂着一口口朱红棺木的山壁,山壁后头会是什么,至今仍无人知晓,只晓得,无论往哪个方向走,总会走到山壁面前,而山壁据说就是这世界的尽头。

这尽头任你尝遍所有方法,也无法跨越半步。

就像是一个无形的结界将我们这头和外界彻底隔绝。

只不过若是想捡个便宜孩子,还得往村外的那面山壁才行,虽然无论往哪个方向走,最终都会看见山壁,但我觉得这些山壁看似一样,却有所不同。

因为,其他山壁从未出现过重生的迹象。

好吧,第一次写日子,忍不住稍微写离题了,要不这一页权当是给这村子的介绍吧。

接下来切入正题。

昨日深夜,我听见邻居家传来摔倒的声响,铁杯摔在地上哐当一声。

这声音不大,但对正好失眠的我来说,却是无比清晰。

我以为隔壁的夫妻又吵架,望了眼身边还在打着呼噜的丈夫,以及隔壁房没有醒来迹象的孩子,稍微松了口气。

隔壁家的李夫妇不分昼夜地吵架虽已司空见惯,但是出于关心,我还是走到书房,撩起书桌前的窗帘一角,望一眼。

只有这里正好可以看见他俩的卧室。

隔壁卧室昏昏暗暗的,没有亮起灯光,铁杯声后就是一片寂静,不像是吵架。

“老李,老李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很快,我就听见里头李夫人着急的声音,没做多想,拉起一件棉衣套在单薄的睡衣之上,匆匆出了门。

李家的门是锁住的,我唤了数生无人应门,怕出大事,撞开门冲上二楼。

一抵达,看见老李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想起李先生上一年才过三十九岁生日,当时我还参加了庆生宴。

今年也正好年满四十了。

“李先生这是到了休克之年,赶紧戴上辨识之物,扶上床平放,否则就彻底死亡!”

当时李夫人瞳孔狠狠地缩了一下,眼泪就断了线。

虽说村里的定律每个人都清楚,但当这这事真搁在眼前,你才会发现其实自己是多么地舍不得。

毕竟都相处了少说有二十年,这二十年说短不短。

李夫人落着泪,颤着手,给李先生戴上一颗绕着金丝的水滴形吊坠,接着就只能静候李先生重生。

我后来回到房里,翻来覆去,更难入眠。

藏在心里多年的恐惧,被李先生这事给一撩拨,就浮了出来,仔细数数,明年也该轮到我了。

没人能保证,休克之后一定能够重生,毕竟这村子也有不少没能重生的例子。

我曾多次在想,我害怕的究竟是无法重生,还是害怕离家人而去,然而连我自己也没弄清楚。

次日一早,家里的小瓜不见踪影,我在厨房围起围裙打算准备早餐。

期间,我不小心切伤了手指,伤口深可见骨,虽然疼,但我也没止血将手指凑近水龙头冲洗。

没一会儿,切伤的那只手指恢复了原貌,完好如初。

这就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村民所享有的好处,每个人一定会完好如初地活着直到休克之年。

猛然,我听见了门外的奔跑声,扭头,就看见小瓜急急忙忙跑了进屋,直接进入厨房。

身后未长出角的小白羊也随他入了厨房,一人一羊脚下全是泥巴。

我试图让自己不发怒,放下手上的平底锅,探头看了客厅一眼。

不出所料,客厅地板上全是泥巴脚印。

这已经是这星期的第三次了,我叉着腰,不发一语凝视着小瓜,就看他怎么解释。

小瓜和白羊齐齐望了眼自己脏脏的小脚丫。

半晌,小瓜才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结结巴巴,道“那个,妈,今天河水不深,就连脚板都没没过。”

我闻言,硬是咽下了快要爆发的怒气,柔声道“那里的河水时高时低,很危险,下次别再到河里玩了。快去梳洗吃早餐吧。”

望着一人一羊如蒙大赦冲上楼的身影,我暗暗叹了口气,想在仅剩的日子里好好和他父子俩还有小白羊相处。

餐桌上,小瓜边嚼着食物,边开口“妈妈,你猜我今天在河里玩耍的时候看见什么?”

我当时就心想,这还不简单,村里还能看见的东西能有几个,但我还是假装思考片刻,开口“嗯,大山壁?”

小瓜顿时不高兴了,鼓起腮帮子 “妈妈,要是大山壁的话还用猜吗。”

“那宝宝看见了什么呀?”

“我看见山壁上,那红红的板子出现一个大水滴,还亮金光!”小瓜给我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挺兴奋,还挥着短短的手给我比划了,桌下吃着盆里青草的白羊也附和着“咩咩——”两声。

小瓜说的红板子应该就是村外那一口口的朱红棺木,我当时脑里不禁将描述和李先生绕着金丝的水滴形吊坠重叠。

“宝宝啊,那你告诉妈妈后来怎么样了。”

“我从河里爬上来,走到山壁前看见板子掉下来,碎了。我还看见李夫人哭了,从板子里抱出两个娃娃,所以我就赶紧跑回家跟妈妈说这事了。”

因为即将多了两个玩伴,小瓜看起来很高兴,我却沉默着。

原来李先生重生成双胞胎。

不过即使只是重生成一个娃娃也无用,他不会记得任何重生前的事情,更不会记得与李夫人的点点滴滴。

这时,厨房外来了顾太太。

顾太太和我比较熟络,所以很早以前我就让她有事直接进家就好了,无需敲门。

她是村里的祭司,她找上门,我当即就知道是要干嘛了。

让小瓜好好吃早餐,并将门锁上,我随顾太太来到村外林子内的祭殿。

推开秘门,门后铺着羊毛毯的石台上多了具躯体,躯体前一个小女孩静静地坐着,不吵不闹。

“她爸已经休克了五天。”顾太太说。

或许有人会不理解,不就是数日,对于能够重生的我们来说,这几日根本不算什么。

但其实,重生的黄金期就在休克后的三日,三日内无法重生的,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我熟练地坐到小女孩身后,俯身在她耳边哼着歌谣安抚,捂起她的双眼,看着顾太太双手在那躯体上探着他的骨骼,忽然间左手一顿,收回的同时合上手掌,一只小指骨被隔空取了出来。

因为是隔空取出,整个过程一点也不血腥,躯体上除了左手忽然下榻的小指肉外,并其他无异样,倒是顾太太手上的小指骨还沾着鲜红肉渣,她拿起刀子将肉渣刮个干净,放入预先准备的盆子之中清洗一遍。

盆子的水一瞬间蒙上了些许鲜红之色,她又拿起刀子在上头开了几个孔。

最后再以特制颜料画上符文,吹响小指骨,仪式正式完成。

我松开了小女孩,顾太太将小指骨绑上绳子挂在她脖子上“小姑娘,你爸爸累了,想在这里一直睡下去,这个哨子你可得戴好,以后才不会受你爸牵连无法重生。”

这句话,我不晓得小女孩听没听懂,我只知道她当时眼里闪过一点光。

这点光究竟是泪光,还是纯粹因为她清澈的双眼,就不得而知了。

老实说,这场面我没少见过,本已经学会控制住自己,不再受家属的情绪影响,但是今日不知为何,我不禁担心,担心自己也重生失败,还将无法重生的命运遗传到小瓜的身上。

一旦进行了仪式,按习俗,将躯体锁入石台附近的房间,再过几日日躯体就会自动消失了。

回村的路上,天色已晚,我和顾太太加快了进程,却见此时村口闹哄哄的,站了不少村民,所有人在无月的夜色下打着手电似乎正围着什么,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

围观的人太多,将村子的入口都给挡住,我挤不进去,只好随便抓了围观的村民问话,才知道原来这故井村,居然来了个外人。

这确实是件大事,要知道故井村是个隐秘的村子,甚至是与四面八方隔绝,这忽然来外人不就意味着我们的存在被发现了吗?

我看着眼前的村民,发现他们对于这件事的态度不一,有人欢喜有人愁。

欢喜的人觉得自己或许很快就可以出去看看外头的世界了,至于忧愁的大概和她一样,担心此事并不简单。

忽然村内一个格外熟悉的人影走近人群,那人不苟言笑,很严肃的样子,人群一见来人自觉让出一条路。

那人不是他人,正是住在村口那栋两层小楼的村长。

顾太太回家心切,扯着嗓子就喊了他一声。

“村长,村长,我们在这里。”

也多亏她,此时正从人群中往回走的村长才注意到我,当然还有村长身后的外人。

其他村民见我们和村长相识,很识相地让开了一条路,我们走了进村,看见那外来的人,是个女人,最让人难忘的是那一头卷发。

第一次见面,我礼貌上给她介绍了自己,村长还有顾太太,当时我觉得这人有些怪,只是笑了笑,没有开口,肢体动作上看起来挺怕事的。

后来我转念一想,或许她是个哑巴呢,也没多做逗留就离开了。

村长没多说一句话,让人群散开之后,将那外来的人接回了他家暂住。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啦,这一章写的是日子的内容,所以是第一人称,一切以日记主人的视角出发。

怪异小村的来历,君幂所见的怪物,真相正一点浮出水面。

至于这些,咳咳 当然是作者为黑白双魔所做的铺垫,并未扯远哈,读者们别担心。